胡耀邦与党的现代化

○ 郝怀明

 

  今年是胡耀邦诞辰一百周年,我曾经在他的直接领导下工作,此时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学习胡耀邦,促进党的现代化。

  党的现代化是国家和民族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关键环节。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都与党的现代化紧密相连,与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密切相关。胡耀邦以他光辉的思想和实践,为推进党的现代化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可以说是一位鲜有的杰出代表人物。

  胡耀邦力倡独立思考,反对家长制,反对"一言堂",反对个人崇拜,不迷信任何人。他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在党内要讲是非,不讲关系,不看脸色。他组织和发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就是他的这一思想的光辉体现。以这场讨论为标志的思想解放运动,既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奠定了思想基础,也为党脱离封建残余影响、走向现代化奠定了思想基础。其历史功绩怎么估价都不为过。

  社会本来就是多元的,必然存在多种声音,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更是如此。胡耀邦说:鸦雀无声,是走向灭亡的前奏曲,七嘴八舌人气旺,民族复兴有望。一个社会,作为执掌公权力的领导者,应当允许不同的声音,不能只喜欢一种声音而不容忍别的声音,像在文革中以及文革以前许多年中"一言堂"那样,一听见不同意见,就视为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就当作仇敌,非"批倒批臭""彻底砸烂"不可。

  全面改革和现代化建设是极其复杂的创新事业,没有也不可能有现成的答案,因此理论上和工作上的不同意见是经常发生的。政策的制定要遵守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在充分发扬民主的基础上,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但是学术和艺术问题,要遵守宪法规定的原则,实行学术自由,创作自由,讨论自由,批评和反批评自由。这是胡耀邦的主导思想。胡耀邦在党内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对这段艰辛而又沉重的历史有深刻的反思。我多次听他说过,对于学术上的问题,随便搞大批判开路,历来不成功。他极力主张通过民主的方法,讨论的方法,对话的方法,充分说理的方法去解决,允许从容讨论,不强求一致,是非对错,让实践去检验,历史去考验。对文学创作中出现的失误和问题,他认为只要不违反法律,都只能通过文艺评论即批评讨论和争论来解决,必须保证被批评者在政治上不受歧视,不因此受到处分或其他的组织处理。学术、艺术问题的讨论和争论,必须采取平等的、与人为善的态度,不要简单粗暴,不要无限上纲,不要乱戴政治帽子,允许反批评。在他看来,只有这样做,才能正确发挥马克思主义对学术、艺术的指导作用,形成科学、文化发展所必需的安定团结的环境和民主和谐的气氛,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

  这里涉及如何看待思想的一致性问题。问题不在于要不要保持思想的一致,而是通过什么途径、用什么方法来达到思想的一致,要不要在我们的各项工作中认真坚持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而更重要的是到底应该同谁在思想上保持一致。

  1978年5月19日,我听到胡耀邦一次谈话的传达。他说,一个党要天天关心人民的要求、呼声、情绪。许多人不从实际出发,而是从文件的规定出发。"四人帮"横行时,许多人摸中央有什么精神,靠摸精神过日子。我不主张摸上面有什么精神,应该先向下,后向上。下是基础,上面是参照下面的,如果不合,应建议中央改过来。这是先驱者应有的勇气,不能把上下颠倒了。我们是为群众服务的,下情是真理,上情是参照的。不论正确路线还是错误路线,摸精神,不从实际出发,都是不对的。承认人民是决定力量,才是历史唯物主义态度。没有民主,党就要灭亡。

  胡耀邦以他的言论特别是行动,对如何看待不同意见,如何处理不同意见,以及在思想上归根结底究竟应该同谁保持一致,做出了科学的回答。概括地说,就是发扬民主,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历史已经证明,如果我们党在思想上真的严格和两个"凡是"保持高度一致,对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动不得,那就走不出现代迷信的怪圈,不会有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也就很难开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新局面了。

  在有幸参加胡耀邦领导主持起草有关中央文件的过程中,在同他的直接接触中,我深感他特别重视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这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元素,特别重视吸取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能够摆脱传统的、陈旧的意识形态的束缚,从人类现代文明发展的广阔视野,来反思中国社会的痼疾与弊端,思考国家、民族和党走向现代化的路径和方法。这一切,都体现在他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所提出和实施的主张和大政方针之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定不移地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坚定不移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坚定不移地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并且使这几个方面互相配合、互相促进,作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体战略布局,就是在胡耀邦的主持下确立的。20世纪80年代,整个社会生机勃勃,一派兴旺景象,经济发展,思想活跃,意识形态领域环境宽松,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显著进步。人们怀念那个年代是不无道理的。

  近来,有些媒体屡屡发表文章,称美国的民主是"劣质民主",并非"真正民主",而中国的集权政治体制则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值得西方学习。这种看法和说法,同邓小平提出的"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原则,以及他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一文中对我国权力过分集中的弊端的分析和认知,显然相距甚远,与胡耀邦实现国家、民族、政党现代化的光辉实践相比,也不免给人以大相径庭之感。邓小平提出的"三个面向"的原则和政治体制改革的主张,胡耀邦在实现党和国家现代化方面的思想和实践,他们对政治体制改革所做的种种努力和贡献,是值得人们重视和永记的。■

  (作者为中共中央办公厅调研室原正局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 王彦君)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