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代言人

○ 吴 象

 

  杜老,大家感到他最大的特色,感受最突出的,他是农民利益的代言人。这一点许多同志都讲到了。但是我想再补充一点,就是他之所以能成为农民利益代言人,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还因为他是一个越老越年轻的人。

  为什么这样说呢?杜老十分关心农民的利益,重视保护农民的利益,而且特别善于在复杂的矛盾中协调各方面的关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去实现农民的利益。之所以能够如此,就因为他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一个很有理论水平的老共产党员。在太行山上,他是出名的秀才,懂得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来处理问题,原则性同灵活性相结合,有群众观点,会走群众路线,是做群众工作、农民工作的能手。

  上世纪40年代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最艰苦的是1942年。那时候太行分6个分区,后来扩大到8个分区。原来6分区的地委书记也是一位大学生,马列主义说得多,但是缺乏实践经验,群众发动得不充分,工作不扎实,一"反扫荡"就暴露出来了,根据地损失很大,搞得很不好。邓小平把他训了一顿,改换了领导。后来第一把手是部队同志,当时杜老是专员,部队的同志会打仗,不熟悉地方,地方工作完全依靠杜老,放手让杜老领导。根据地没有什么工人,只有农民,但是又要打仗,又要生产,又要减租减息,又要救灾,又要搞统一战线,矛盾也是很复杂的,不依靠农民什么都搞不好,杜老善于体会农民的要求和利益,协调各种关系,所以能够把整个工作做得很好,军民团结一致,越战越强,直到反攻胜利。所以我认为,杜老作为农民利益的代言人,不仅是在80年代农村改革时期,也不仅是在50年代合作化时期,早在战争年代,他就重视农民利益,懂得农民问题的特殊重要性。


吴象

  杜老一生是很坎坷的,他自己说没有功劳,苦劳倒有一点。这当然是他自己谦虚。实际上不少时候是功劳、苦劳一概抹煞,反而当作错误来批判。建国以后这一段,"左"不断地发展,杜老一次又一次地挨批,甚至加上莫须有的可怕罪名。杜老屡遭挫折,积极性始终不减。始终经得起考验,受得起委屈。这是革命斗争中锻炼出来的。他是一二九学生运动的活跃分子,抗战开始他返回家乡,组织了一个抗日游击队,不会打仗,也敢当司令,这不是很好吗?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挨整了,降到《胜利报》去当编辑。他不在意,不计较这些,照样努力工作。后来才承认他是个人才,才又让他去当领导。老同志中不少人有类似遭遇,都能表现出革命者应有的气度。但他更不同的是,有独立思考。受到错误的批判,也不停止思考;事后证明正确的是他,还要继续思考。他什么事情都看得很深,想得很透,因此比较客观,比较公正。他善于思考,也善于表达,有独特的表达方式,很有魅力。我1943年听过他一次讲话,也只有这一次,他当然不会认识我这个听众。可是我听了之后印象非常深刻,一直对他佩服得不得了。青年们恋爱有"一见钟情"的说法。我这可算是"一听钟情"。

  他不整人,出了问题敢担责任,对整他的人,也不怨恨,而是冷静分析,所以被整时不垂头丧气,正确了也不趾高气扬,心胸特别广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他不愧这个容字、大字。而且这不完全是由于性格宽厚,更多的是出于理性的思考。他深知自然与社会本身具有丰富的多样性,必须适应并学会正确处理这种多样性。所以什么意见都能听得进去,什么人都能容纳得下,都能调动其积极性。我听纪登奎同志说过,来农研室工作是他心情最愉快的一段。

  独立思考是他比许多受人尊敬的老同志更胜一筹之处。与此相联系,他还有个最值得学习的特点,就是孜孜不倦地追求新知识。他早就是公认的大知识分子,越到晚年,学习兴趣的浓厚,认真的程度,领域的广泛,使许多好学的青年学者都自愧弗如。他对事物往往采取一种学习、研究的态度,喜欢找人探讨。他老朋友多,"小朋友"更多,都是可以促膝深谈的。说他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还远远不够,他从不居高临下去指示别人、教育别人,总是互相讨论、倾听,真心诚意地想从对谈者那里发现、吸收有益的新思想、新观点,哪怕只有一点点可促进思考的反面意见,他也不肯放过。方才周其仁讲得好,不知不觉就受了影响,心悦诚服地把原来的看法改变了,或者更正确地说是提高了。

  善于同青年人交朋友,虚心学习青年人的新思想、新观点;使他能不断吸收思想上的营养品,心情愉快,变得更加豁达,有益健康长寿。从生理上说,人总是逐渐要走向衰老,哪怕活一百六十岁也无法改变这一规律。但从心理上、思想上说,却真正出现了越老越年轻的特点,这是很了不起的。他这个人有很多别人想不到的地方,在老同志里是个特例。我曾听到一个故事,1949年长江流域刚解放那阵子,他在郑州弄到了一部吉普车,自己一个人开着开着就开到武汉去了,到中南局去报到。我感到不可思议,问他这是不是真的,他说是真的。老干部里像他这样的人少见,越老越年轻,确实难得(有人插话:前两年还唱《潇洒走一回》呢)。

  最后重复一句,杜老所以能够成为真正的农民利益的代言人,在中国农村改革里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是因为他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真正的共产党人,不是教条式的,更不是官僚式的,不妨说是开创了一种越老越年轻的模式,越到晚年越成熟,越学问大,成为中国农村问题的大学者、大专家。记得早年有一首苏联歌曲"快乐的心随着歌声跳荡,快乐的人们神采飞扬。"祝愿杜老健康、长寿、快乐,永远神采飞扬!■

  (作者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