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过是这个团队的符号"——90寿辰座谈会答谢词

○ 杜润生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能活了90岁(笑声),我想来想去,就是靠共产党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新时代,使我们这种来自乡村的知识分子,取得了改善生活的条件。我查了一下祖宗三代,都是四十几、六十几就死了,到我这里90岁了还不死,还得活几年(掌声)。

  我19岁参加党的外围组织,到现在70年了,70年回头一看,觉得没有做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那一天我和厚泽几个人一起开会,我总结了一下:第一条,苦劳多,功劳少;第二条,右倾的时候多,左倾的时候少。我虽然右倾了,但没有变成右派,还不错,这是毛主席保护了我。




  1955年,我和邓老(邓子恢)一起犯了合作化"小脚女人"走路的右倾错误,中央开会处理我们。陈伯达提出来说,邓老的错误实际是听了杜润生的主张,要处分杜润生。毛主席说,杜润生同志土改是坚决的,他提出土改要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清除匪霸,我很赞成。他可能是对合作化没有经验,下去锻炼一下就好了。陶铸同志准备把我委派到海南岛,已经下了通知。后来安子文同志提出来,杜润生是个大学生,国家搞科学规划,可把他留下,这就是吴明瑜说的科学十二年远景规划。此后,留在科学院工作。在科学院主要是针对保护知识分子提了一些意见,这些意见成了中央的文件叫做科学十四条。周恩来总理、聂荣臻元帅,他们很明智的,亲自主持讨论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要设国家农业委员会。第一任农委主任是王任重,我们是中南局相处很好的朋友和同志,他想起我来,从科学院把我挖出来,使我又回到农口。

田纪云到杜润生家里吊唁



  在农口这几年,我们做了一些工作,上边靠领导,这上边的领导都重视农业,而且有共同语言,从华国锋开始。大家现在都知道华国锋搞了"两个凡是",但是他对农业抓得紧。华国锋以后,邓小平时代是胡耀邦、赵紫阳,那共同语言就更多了,所以领导方面比较好沟通,这是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我们农口有一个好的传统,在好的传统下面有个好的团队,他们的战斗力较强,而且人才很多,老年、青年一大批,咱们的王岐山、陈锡文、王小强、周其仁搞了个发展研究所。我们和其他部委关系也很好,何康同志的农业部,钱正英的水利部,还有史力德的供销社,相互配合,搞得很好。省一级同样协同一致,今天来的也不少。我们这个团队,人员众多,而且容易取得共同语言,这个共同语言如何形成?原因就是大家都愿意为农民服务,并做农民的代言人。

  中国农民是共产党可靠的同盟军,他们支付出五六十万的人头,换来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这是第一条大功劳。第二条,农民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0%的人口,外国人都说这是个奇迹,中国农民把土地利用得非常好,不仅产量高,而且土地用有机肥保养得很好,所以南方的土地到现在亩产一吨多,中国农民的创造性是了不起的。我们要爱护国家,首先要爱护老百姓,特别要爱护农民。

  我现在心里有两个悬念,也就是面临待解决的重大问题,在脑筋里面放不下去。第一个是减少农村人口,组织好人口的转移,如能在本世纪中期,转移出2亿农民,使农民取得完全的"国民待遇"。现在有9400万人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摆动,有关城市要把这些人安排好。第二个,农民缺乏自己的代言人。全世界的经验,农民必须有个农民协会。我们曾向小平同志建议过,当时他说你们这个意见很重要,我要考虑,看三年,如果三年下来,大家都同意,那时候你再提出来,我一定批。但是到了三年的时候,六四风波来了,顾不上这件事。现在我把愿望移交给诸位,我希望在十五年内解决这个问题。

杜润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刚才同志们说了很多表扬的话,我实在不敢当,如果说我们过去农业战线,工作还搞得不错,首先是靠我们这个团队,有中央的领导,我不过是这个团队的符号。人们说你对农业战线有贡献,实际是指大家的贡献,个人能做多少事?人们表扬我,实际上是表扬大家,我自己心里明白。不过,当这个符号我也很高兴。

  今天我最后感谢你们说了那么多好话,我把它当成大家对我的勉励,这个勉励的话我接受下来,争取在可能的情况下,做一些有益于人民的事情,安心地走向生命终点。■

  (本组文章配图由徐庆全提供)

  (责任编辑 冯立三)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