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扬一张照片引起的回忆

袁 鹰



周扬

今年第3期《炎黄春秋》刊有《“异化”问题的讲座和周扬的遭遇》一文,追叙了周扬同志晚年的一些遭遇,读了令人感慨万千。文中插了一张照片,文字说明是“1983年4月8日周扬与人民日报同志交谈”。我初看时有点诧异。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我在报社文艺部工作,除十年动乱时期外,同周扬同志常有接触。多次听到他在大会小会上的报告和讲话,报纸文艺宣传计划和重要的文艺评论请他审阅,在他晚年也有不少接触。但几十年中,他从未来过报社,我也未曾陪总编辑秦川同志到他家中谈工作。而且同他一起合影。那么这张照片从何而来?再仔细回想,又看清照片中另外一位是当年报社外联室的申明河同志(两年前不幸病逝),这才想起一件往事。

1983年4月初,法国共产党党报《人道报》代表团访问中国。按规定:凡各国共产党党报代表团或个别记者,都由《人民日报》接待。报社设有外联室这个机构,专门接待各国党报来访的代表团和一些常驻记者,帮助他们安排采访事务。这次《人道报》代表团身份较高,团长是法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人道报》社长罗兰·勒罗瓦女士。到京后,胡耀邦总书记曾接见他们,晤谈甚欢。代表团提出想去拜访周扬同志,外联室同志找我去联系。那时正是周扬发表《关于马克思主义几个理论问题的探讨》那篇重要报告引起轩然大波后不久,处境有点困难,我在去电话时心中有点忐忑不安。暗想如果他不愿见,我可以找个理由(如不在北京或因病住院之类)回答外宾的要求,不料他欣然同意会见。这样,4月8日上午,我就陪秦川同志先去他家,简单介绍一下外宾的情况。

外宾来到前,周扬同我们闲谈。他说除了苏联《真理报》之外,他不清楚别的国家党报的名称。我们就向他介绍:朝鲜党报叫《劳动新闻》(因朝鲜的党名劳动党),越南党报名同我们一样,叫《人民日报》,日共党报名《赤旗报》,英共党报名《工人日报》,法共的党报就叫《人道报》⋯⋯周扬说:“《人道报》这个名字好。”正说着,外联室的同志陪外宾进门。

《人道报》的同志对他表示由衷的敬意,不知道他们是否读过周扬最近发表的那篇长文,但是看得出不是一般的礼貌,尊称他为杰出的理论家、思想家。有一位外宾说:据他所知,当代现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已经不多了,周扬是突出的一位。周扬笑着摆摆手说:“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对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作了些探索。”坐定下来,他就着这个话题,又说了一段话,大意是:他感到当代的马克思主义者,比如我们中国共产党,过去很长时期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关注得多,实践也多,这当然是正确的,也是斗争实践的需要。但是不能忽略马克思主义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人道主义。他说:“好长一个时期,我们将人道主义、人性、人权都看作是非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将它们都奉送给资产阶级,而且是无条件的⋯⋯”听到此处,几位外宾都笑起来,室内洋溢一片轻松祥和的气氛。

谈了一阵,已到中午。外联室同志轻声对周扬说:“午饭就在附近的四川饭店,已经准备好了。”周扬说:如果不远,我们就步行过去吧。外宾也都赞成,于是,一群人就从他家安儿胡同出门,穿过一个小小的菜市场,引起市场里许多人的注意,他们大约也很少遇到这样的路人(其中还有外国女士)。很快,走到西绒线胡同四川饭店。那是一个庭院式的饭馆,与一般饭馆不同,引起外宾的兴趣。我说,听说这里原是300多年前满清王朝初期摄政王多尔兖的府邸。外宾更是惊诧,不忙入座就餐,先在饭馆前前后后参观了一遍。

事后,外联室同事对我说,今天的活动,是他们多年接待外宾工作中绝无仅有的经历。他很担心那一段路上会出什么意外,而且还有外宾。我笑着说:周扬同志自己都不担心,你怕什么呢?■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