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毛泽东论鲁迅》的记录、整理者?

○ 汪大波


  

   《炎黄春秋》2013年第8期所刊曾彦修的《关于对鲁迅的阅读与研究的一点建议》,提到了毛泽东的文章《毛泽东论鲁迅》。但在记述毛泽东此文的发现上,存在差错。

   该文写道:"很巧,1980年前后,我有机会遇见写这篇报道(笔者注:指《毛泽东论鲁迅》)的人,场合是在当时北京城内沙滩北大旧址前饭摊之中。时由张黎群召数友人饮于此。我于座间请教萧泽宽,萧告诉我说,他当时在陕北公学,不久就分配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工作。他把毛的这篇演讲整理成文,呈与《新华日报》潘梓年,潘说《新华日报》不敢用,因不是中央交下来的正式稿件,叫他投与胡风的《七月》。潘并说,我可以告诉他们,你是延安出来的,因此就在《七月》发表了。"

   这段文字告诉读者,记录、整理、投稿发表《毛泽东论鲁迅》的是萧泽宽。但这是不正确的。真实情况是,记录并投稿发表者是我的胞弟汪大漠。

   汪大漠,重庆市长寿区云集乡人。1936年在成都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1937年6月去陕西参加红军,同年入陕北公学,为第一期学员。在1937年10月19日延安陕北公学纪念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作为学员的汪大漠未经任何人安排,完整地笔录了毛泽东关于鲁迅精神的演讲并加以保存。1938年春,他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等待工作分配的时候,又把笔记整理成文稿,投给武汉《新华日报》。因为是毛泽东的文章,未经审阅不便发表,稿件被退回。他又寄给了武汉《七月》杂志,《毛泽东论鲁迅》终于得以发表。但在正文中,记录、整理者的名字"大漠"却被误印为"大汉"。封面目录则署名"大漠"。《毛泽东论鲁迅》几经报刊转载,新中国成立后又被选为中学语文教材。然而笔录者"大汉"(大漠)是谁,却成了谜。汪大漠发表此文的本意是出于对鲁迅先生的崇敬和历史的责任感,而非为了出名。而且当时他已离开武汉被调往新四军。1949年渡江战役前后,汪大漠跟随张爱萍将军,参与接管国民党海军和组建中国人民海军的工作,被任命为华东军区海军党委委员(张爱萍为书记)。新中国成立后,他先后任华东海军后勤部政委、人民海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等职。在紧张繁忙的工作中,他也无暇去考虑当年那篇文章的署名问题。1966年夏,他转业到交通部工作,随即文革开始,他作为"走资派"被剥夺工作十年,在批斗中,他的右眼被打残,左手指被打骨折。文革结束后,恢复工作,在交通部离休。1994年7月病逝于北京。

   令人欣慰的是,1981年8月19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唐天然的《〈毛泽东论鲁迅〉发表的经过》,1981年10月12日《人民日报》又刊登了当年《七月》杂志主编胡风的《一点回忆》,终于澄清了汪大漠记录整理和发表《毛泽东论鲁迅》一文的历史事实。《人民日报》1981年9月22日头版头条还刊载了由新华社发出的《论鲁迅》一文,作者署名"毛泽东",随后,正式编入《毛泽东文集》。至此,几十年间毛泽东这篇文稿的记录整理者之谜得到破解。

   当年,毛泽东在陕北公学纪念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关于鲁迅精神的演讲,没有稿子,汪大漠笔录整理成文之后,自己拟定标题为《毛泽东论鲁迅》,并在该文前加写"小引"说:"这是鲁迅周年忌日,毛泽东先生在陕公的纪念大会上的演讲,当时是由我记录下来的。记录稿一直搁到现在,没有把它整理出来在刊物上发表过。毛先生对鲁迅是颇有研究的,他读过鲁迅不少的著作。这篇演讲是精辟独到的作家论,而且,对于每个正在艰苦斗争着的民族解放战士,都是具有特殊的意义的。因此,在现在发表也许并不过时,在延安时没有把这记录稿交给毛先生看过,如果有遗漏或出入的地方,当然由记录者负责。"当年的汪大漠还是只有22岁的青年作家,刚刚入伍的红军战士,他主动地记录、整理成文,并投给《七月》杂志发表出来,为研究毛泽东对鲁迅的评价提供了一份完整的历史文献,为保留毛泽东唯一的一篇对鲁迅的专论,做出了贡献。■

   (作者为重庆日报报业集团离休干部)

   (责任编辑 王彦君)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