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栏目:首页 | 编读窗 | 读者来信摘登

读者来信摘登

炎黄春秋杂志

 

  我是一名中国远征军老兵,今年93岁,热爱《炎黄春秋》已有十几年的订阅历史,我完全赞成贵刊2015年第6期《不能忘却的精神堡垒》,作者庞国义先生所说"希望给抗战胜利纪功碑正名,恢复原来的名称,确定其应有的历史地位"。其重要性和必要性庞先生已说得清清楚楚,不必赘述。

  我更支持重庆市政协委员和市人大代表的提议以及广大网友的呼声,恢复抗战纪功碑原貌,能引起各级领导的重视,尽快得到实现。

  愚以为无论国家政党如何更替,无论是谁今天和过去的社会地位如何,都应该捐弃前嫌,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历史,尊重历史,保护历史。历史是人类文明进行,社会科学发展的宝贵精神财富,任何人都不应该以任何理由对历史进行阉割,裁剪或抹煞。

  云南读者 周巩越 

贵刊今年第7期刊登了施滨海、史义军署名的文章《〈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起草过程》,此文在涉及我父亲薛暮桥的部分有几处错误:

  1.第9页左栏倒数第10行"基本"应为"资本";第10页右栏倒数第17行"据吴敬琏回忆,薛暮桥约他同往沈阳、长春考察期间",此处的"薛暮桥"应为"马洪";倒数第18行中:"马洪立即组织周叔莲、张卓元完成了初稿",据张卓元回忆,参加初稿写作的还有刘增禄。

  2.第13页右下角的照片说明应为:"1985年9月,薛暮桥、马洪、吴敬琏、李克穆在参加宏观经济管理国际研讨会(巴山轮会议)时在长江边上的合影。"

  3.第14页左栏倒数第9、10行:"为此,薛暮桥再次给中央和国务院写信";第11行:"薛暮桥告诉他",此两处的"薛暮桥"均应为"马洪"。

  薛小和 

  近读2015年第6期《炎黄春秋》所登《张仲翰与新疆开发》一文,提到由于粮油等食品的紧缺而出现了"二号病",显然有误。所谓"二号病"即霍乱(含副霍乱)的代号,该病是由霍乱弧菌引起的烈性肠道传染病。依照当时我国卫生部公布的传染病管理办法,定为二类十八种,即甲类三种及乙类十五种,其中甲类排列为鼠疫、霍乱(副霍乱)、天花,霍乱(副霍乱)排列第二,故以"二号病"代称。规定一旦发生甲类烈性传染病,应立即逐级上报至国家卫生部(在城市不超过12小时,农村不超过次日须报告),并要求严格保密,疫情封锁,疫区封锁。且相关"二号病"的各种官方文件均冠有"机密"戳记,以求保密。

  江苏海安退休医师 蒋志铭 

作者更正

  本刊第6期17页左栏第三段"当年6月30日至7月21日,钱端升院长赴科伦坡参加……"应为"当年6月上旬,钱端升院长赴科伦坡参加10日至17日在那里举行的……"右栏第6行"父与子"应为"母与子"。

  王为民 

更 正

  2015年第6期第33页右栏倒数第15行"陈丕显(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有误;第7期第2页图片说明中"李方"应为"季方";第38页图片说明中"发端于黑龙江省柳河县",应为"黑龙江庆安县柳河镇";第78页右栏第4、5行中"上海纺织工学院"应为"上海华东纺织工学院";第86页左栏第25行中"陈云已去世5年多"应为"15年"。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