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现代文明的推手昂山素季

○ 魏兴荣

她非常瘦,甚至有些虚弱,但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内心力量。她身上有一份安静的尊严,同时也有着因长期囚禁而带来的紧张颤抖的心。她展示出了一些我曾经在其他政治囚犯身上看到的特质,像纳尔逊·曼德拉(前南非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前捷克总统)。像他们一样,昂山素季将民族的希望扛在自己肩上。 ——希拉里·克林顿

这是2011 年12 月身为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对被从软禁中释放的昂山素季的印象。

拍摄了电影《昂山素季》的法国导演吕克·贝松赞美昂山素季是“比圣女贞德还要伟大的女英雄”,是“甘地一般的人物”,由此他也愤愤然:“一个从未咒骂,从未偷盗,从未干过非法活动的女性,就这样被软禁了24 年,难道这就是历史?这种行为太愚蠢了。”

好在这种不可思议、不可理喻的愚蠢历史已经结束,历尽苦难的昂山素季和缅甸人民也已迎来前所未有的光明时刻。

缅甸于2015 年11 月8 日举行了5 年一次的全国大选,民盟取得压倒性胜利,获得单独组建新一届政府的权力。25 年前,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也曾获得同样的胜利,但迎接她的是软禁。昂山素季和她的人民一起受难,一起坚持。25 年后,缅甸在民主转型的5 年中已发生了悄然巨变,这次民盟胜选后,缅甸总统吴登盛、联邦议长吴瑞曼、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均表示尊重选举结果,并承诺为政权平稳过渡提供合作。2015 年12 月11 日昂山素季与前独裁者丹瑞将军会面。丹瑞的孙子奈瑞提翁向外界透露了会面消息,他引述丹瑞的话说,昂山素季将成为缅甸未来的领导人,并表示他将“尽可能”地支持她。

至此,除天道昭彰的民意之外,昂山素季已获得政方军方包括旧势力的尊重和支持。缅甸历史开启了崭新的一页。


昂山素季与父亲德钦昂山的照片

远离政治的贤妻良母

昂山素季美丽娴静,气定神闲。她虽出生于充满政治色彩的家庭,但她所具有的典型女性特质使她更愿意选择做贤妻做良母为她的家人守护好和美的私人领地。或许,政治的残酷特别是她的父亲遭遇国家内乱的残害这种血腥政治令她恐惧和厌恶,在最初的人生里,她同政治以及她的家国保持着距离。尽管她心知肚明,那种家国使命时刻都会被召唤出来。

昂山素季的父亲德钦昂山将军在上个世纪中期带领缅甸人结束了英国人的殖民统治,使缅甸获得独立。但1947 年7 月19 日,昂山将军的执政生涯尚未开始,就倒在了内乱的血泊中,其时昂山素季只有两岁。1960 年,她15 岁时随被任命为驻印度大使的母亲离开了缅甸,在印度一所学院学习。在此期间她受到佛教和甘地非暴力思想的影响。 1963 年,18 岁的昂山素季进入英国牛津大学先后攻读政治、哲学和经济专业,获学士学位。

在她的祖国缅甸,虽然奈温曾和昂山素季的父亲一起并肩战斗,且同被称为缅甸的“国父”,但奈温在1963 年通过一场不流血的政变获取权力,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在缅甸建立了极权主义政权。奈温把所有的私有企业国有化,驱逐外国企业家,没收其资产;禁止所有政党,废除独立新闻组织;立法、行政、司法权力被“革命委员会”和新建立的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垄断。因军方一直保留着绝对控制权,所以奈温统治时期也被称为军政府时期。在这个时期,昂山素季无法也不愿回国,她先是在牛津留校任职,两年后的1969 年在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吴丹的帮助下,在纽约联合国办事处谋到助理秘书一职,后又在不丹外交部等处任职。英国学者迈克·阿里斯从事藏语和喜玛拉雅语研究,一度担任不丹王室的家庭教师,对东方文化情有独钟。当美貌端庄,总是用各种丝巾来搭配衣服的昂山素季出现在阿里斯面前时,他的爱慕之情油然而生。在阿里斯的热烈追求下,一对才情并茂、品学兼优的异国情侣恋爱了。经过8 个月的热恋, 26 岁的昂山素季和25 岁的迈克·阿里斯于1971 年订婚。但她担心她的跨国婚恋有朝一日会影响她服务于她的祖国和人民。因此,她在给他的信中写道:“我只有一个请求,如果国家的人民需要我,恳请你帮助我让我为他们尽责。”而阿里斯的回答让昂山素季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相信我,我不会站在你和你的祖国之间”。没有什么海誓山盟比这样的回答更让人动容,让人踏实。

1972 年,昂山素季与迈克·阿里斯结婚。婚后的15 年间,昂山素季随阿里斯在牛津静静地过日子。她相夫教子悉心照料家庭,陪伴两个儿子成长。

因为时机未到,她小心翼翼地遮蔽自己的政治色彩,保护自己的家庭免受无谓的滋扰,她避免跟流亡的缅甸异见人士接触,她深知她的国家现状远不是他父亲以生命为代价所追求的样子,她从不主动卷入缅甸政治的是非之中。她心里明白,当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地付出自我、牺牲家庭。所以尽管她有资格领取英国护照,但鉴于在缅甸拥有双重国籍是违法的,昂山素季一直拒绝申领英国护照。而阿里斯也非常清楚妻子的这种抉择隐含着、意味着什么。正是特殊的家庭组合和昂山素季的特殊背景,注定了他们夫妇背负着历史的重托。

尽管这对夫妇在英国非常低调,但因丈夫是英国人,缅政府还是不断地借此诋毁昂山素季并造谣生事。如一切独裁政权使用的伎俩一样,他们污蔑昂山素季是间谍,指控她为民族的叛徒,是英美新殖民策略的工具。而为保护素季,阿里斯博士一直努力将他们一家人的生活置于公众视线之外,对所有别有用心的攻讦一概置之不理,在英国度过了难得的15 年家庭生活。


迈克•阿里斯与昂山素季夫妇

民意簇拥下的荆棘政途

1988 年3 月,昂山素季生命的轨迹连同缅甸的历史发生了悄然骤变。

身在缅甸的母亲病危,获悉后的昂山素季在离开故国28 年后终于踏上了归途。临行前幼小的儿子抱着她问什么时候回来?昂山素季回答:两个星期吧。她没有想到,这一去,便再也离不开苦难深重的祖国。

终回故国,缅甸却充满混乱和暴虐。素季的父亲和他的同仁们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结束了英国在缅甸的殖民统治,而获得独立的缅甸人民并未迎来更好的生活。昂山将军被杀害后,开国者们所努力实行的议会民主制只艰难维持了14 年。至1962 年,在国家政治斗争激烈,少数民族武装叛乱频发,国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奈温将军发动政变,推翻了以努努为首的民选政府,开始了军政府的独裁统治。但由于军政府的高压统治和治国无方,缅甸的武装战事频仍,经济凋敝、民不聊生,缅甸从富饶之邦沦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由于不满独裁,从上世纪80 年代起,缅甸的学生、市民和僧侣不断组织抗议活动,当局则施以武力镇压。1988年8月8日,军政府悍然用机枪向成千上万的示威人群扫射,造成5000余人死亡。受到镇压的群众一批人被逮捕,一群人四处躲藏,他们进入昂山素季母亲治病的医院,向素季求助,期望能得到她的庇护。离开祖国这么多年,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祖国的痛,她没有想到,她的到来,成了在苦难深渊中挣扎的民众的期望。一个清晨,一群人敲开了昂山素季的家门,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深深地向昂山素季鞠了一躬:对不起,女士,请原谅大清早便来打扰您,我们是大学的教授,我们请求您,带领这个国家走出血腥的独裁,带领我们走向民主与自由。因您是昂山将军的女儿,人民会支持您,昂山将军为这个国家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们相信,您与他一样,在祖国需要您的时候会挺身而出。

军政府的血腥镇压点燃了素季心中的怒火,她无法接受以暴力手段统治民众的家国!无助的国民涌向素季,要求身为昂山将军的女儿的她拯救这个国家于苦难之中。在此情况下,面对统治者的残暴,面对成千上万缅甸民众的吁求,素季无法置她的国家于度外,无法对她的同胞的苦难无动于衷。她别无选择。1988 年8 月26 日,素季走出家门,走向聚集在仰光的瑞光大金塔下的近百万名示威者,向他们发表了她个人历史上的首次演讲。她说:“僧侣们,缅甸人民,这次集会的目的,是让世界听到人民的意愿,是希望国家能成为一个多党制民主国家,这是我们终要证明的事情。有一些你们不知道的关于我的事情,我要告诉你们,因为我住在国外,我嫁给了一个外国人。是的,我曾经居住国外;是的,我是嫁给了一个外国人;但这些事实从未改变我对国家的热爱和忠诚。这个国家正遭遇着我所目睹过的最丑陋的残暴。作为我父亲的女儿,我不能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若无睹,必须让我父亲的灵魂安息。”

她面对冒着危险——这个国家规定5 人以上聚会为违法行为——勇敢集会的群众高喊道: “这是国家的第二次民族解放运动!”无疑,自此以后,她将如民众所期所愿,勇敢担当起这次民族解放运动的领袖。

其实从政并不是昂山素季所属意的,她生命最大的特质是安静,还有她的悲悯之心,这与通常的政治殊异。但是,祖国满目疮痍,民众翘首而望,她以沉静舒缓的步态走上了政治之路。

昂山素季的宣示令缅甸人民看到了希望,他们从她身上看到了她父亲的影子,看到了她的胆识与担当,看到了她的魅力。她无视军政府散布的要刺杀她的暴力威胁,她选择继承父辈未竟的事业,选择和民众站在一起,并带领他们向暴政宣战。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民众觉得,昂山素季已经和身后的瑞光大金塔融为一体,成为这个国家的圣像。人民感受到,他们不再零落,不再孤单。他们的美好梦想,将由一个弱女子坚毅的双肩担当。

昂山素季反对暴政,同时反对以暴制暴。她反对武装斗争,身体力行践行民主和文明理念,用非暴力理念力图把这个国家从暴虐的深渊拉回到正途。她指出缅甸悲剧的根源:“强权主义是一种建立在畏惧、恐怖和暴力基础上的系统,一个长时间生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会不知不觉成为系统的一部分。”她有信念,有行动,有追求,从一开始就有建立现代国家的信仰自觉和理论自信。因此,她不仅为民众寻找出路,也为统治者寻找变革的路径。

她不为权力而为政,不为一己而战——因为她留在英国,已有美好的生活——她为一个国家的尊严而战,为全体国民的福祉而战。所以在任何危难的情况下她都会那么淡定而坦然。虽然她初为政坛之人,却已在为政治家树立崭新的标尺。

归国当年的1988 年9 月27 日,昂山素季即组建了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并出任总书记。缅甸人民终于有了自己心仪的政党和领袖。民盟迅速壮大为全缅最大的反对党,与此同时,昂山素季和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