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曼帝国:立宪后的专制

○ 王三义

 

  东方国家的西化改革,奥斯曼帝国开始最早(1792年),其中1839—1876年的改革史称"坦齐马特"时代。1876年12月,奥斯曼帝国史上第一部宪法颁布,比日本宪法的诞生早12年。奥斯曼帝国1876—1878年的第一次宪政,让西方人对土耳其政治家刮目相看。但在不满两年的君主立宪政治之后,又走上哈米德二世专制的道路,从1878年到1908年持续了30年之久。哈米德二世推行专制,却未公开废宪,也不放弃经济、军事和教育改革,某些领域仍然在开放。其得失值得后人研究。

昙花一现的君主立宪

  地跨欧、亚、非的奥斯曼帝国,1875—1876年进入多事之秋。1875年巴尔干属地发生起义,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起义军几次打败奥斯曼政府军队。1876年4月,保加利亚又发生了起义,塞尔维亚、门得内格罗两地响应,奥斯曼政府束手无策。5月发生宫廷政变,在位15年的阿卜杜·阿齐兹被废黜。新立的穆拉德五世,在君主宝座上仅坐了三个月,就被宣布为"神经失常"而废黜。8月,体弱、胆小、多疑的阿卜杜·哈米德被拥立为苏丹(即国王),称哈米德二世。

  哈米德二世任命米德哈特为大维齐(相当于首席大臣),宣称立即制定和颁布宪法,召开议会。10月28日,颁布了选举法,12月,奥斯曼帝国宪法正式颁布。根据选举法,给予安纳托利亚的省份、非洲行省、欧洲省份不同比例的代表名额。1877年3月19日,奥斯曼帝国第一届议会在道尔马巴赫彻宫开幕。

  道尔马巴赫彻宫是一座新宫殿,1853年才正式使用,金碧辉煌,堪与法国凡尔赛宫媲美。这一天,帝国各部大臣、贵族代表、议员和外国使节们兴奋地步入敞亮、豪华的大厅,参加了开幕仪式。议会两院看起来很正规,参议院由25名官员组成,众议院由125名议员组成。奥斯曼帝国是通过军事征服建立的老式帝国,召开议会确实是破天荒,边远省份的帝国臣民们,不敢相信自己的国家发生了这样的进步。

  如果不探究历史细节,1876年奥斯曼帝国颁布宪法,算是水到渠成,因为这个帝国为政治制度改革做了80多年的准备。帝国早已仿照欧洲模式,把旧衙门改组为内政部、财政部、外交部、农业部、外贸部等现代机构,推行西方式的教育制度、法律制度。经济、军事和社会层面的各项措施取得成效,只等待制度变革了。

  实行宪政,基本的条件是"各民族、各阶层权利平等",奥斯曼帝国已为此做了准备。1839年颁布的《古尔汗法令》中,"承诺颁布维护臣民利益的新法律;个人不得凭借其地位和势力违反这些法律";"法律适用于所有臣民,不分宗教或派别"。欧洲人对《古尔汗法令》大加赞赏,法国报纸上说,这一成文法令为土耳其进入现代文明奠定了制度基础,是"一部真正的宪法,是西方文明的胜利"。其实这只是一个法令,不是宪法,充其量是为政治改革鸣锣开道。1856年颁布的《改革法令》中,"明确宣称基督教臣民与穆斯林有同等权利;宣布信仰自由";"帝国范围内的各宗教团体,课税和服役一律平等"。根据这两个法令,奥斯曼政府颁布了新的刑法、商法,建立民事刑事混合法庭,建立现代市政组织,同时扩大政府部门职能,完善地方管理制度。

  奥斯曼帝国的立宪过程有些仓促。从宣布制定宪法到正式颁布宪法,只用了4个月时间。从颁布宪法到召开议会,只有3个月时间。而同属亚洲的日本,从1868年夏季颁布《五条誓文》和《政体书》,到1889年2月颁布帝国宪法,经历21年时间。这21年里,对于如何选举代表,如何建立立法议事会,如何改变官制,召开了无数次会议,派遣大臣去欧美考察,研究各国宪法,做了大量扎实细致的工作。奥斯曼帝国虽然1839年颁布《古尔汗法令》,但没有提到立宪,也没有以宪政为目标。哈米德二世说立宪就立宪,前后仅几个月,速度未免太快了。

  奥斯曼帝国的议会其实仅召开过两次,存在时间很短。1878年2月,哈米德二世强行解散议会。在解散议会之前,大维齐米德哈特被解职,理由是米德哈特要为奥斯曼帝国的军事失败承担责任。1877年4月,奥斯曼帝国和俄国发生战争,军队在战场上遭到惨败,哈米德二世认为战败的责任在立宪派,下令解除米德哈特的职务,流放国外。几个月后,所有议员离开首都。此后奥斯曼帝国长达30年再没召开过议会。

  后人评论哈米德二世,说他颁布宪法、实行宪政,纯粹是权宜之计。刚上台立足未稳,必须换得立宪派的支持,立宪只是一种政治妥协。哈米德二世是被改革派重臣米德哈特等人拥立的。米德哈特在一年内先废黜阿卜杜·阿齐兹,拥立穆拉德五世,三个月后又废黜穆拉德五世,扶哈米德二世上台,足见他能操纵苏丹的废立,权力很大。哈米德二世流放米德哈特,后来又派人暗杀了他,是权力较量的结果。

  哈米德二世在后宫里长大,在宫廷政变中仓促上位,原来并不了解何为宪政。满以为宪政会有利于自己对帝国的统治。真正看到宪法草案后,才发现这部宪法对苏丹的限制太多,于是表示反对。立宪派被迫做出让步,重新修改了宪法草案。在第一届奥斯曼帝国议会召开时,哈米德二世的亲信以及对宪政一无所知的人占了多数,但哈米德二世还是感到很不满意。宪政开始后,哈米德二世渐渐明白:设立议会,实行选举,就是要让议员们参与国策,这就意味着国家大事不能由苏丹一人做主,宫廷不再是帝国唯一的权力中心。这个结果,哈米德二世不能接受。解散议会,就把国家权力重新收回到自己手中。

哈米德二世专制的特色

  哈米德二世的统治前后33年,开头两年实行宪政,最后一年被迫恢复宪政,中间是30年的专制。屠杀亚美尼亚人的事件就发生在他统治时期,西方史书称他为"血腥苏丹"。西方外交官、作家、旅行家和传教士笔下的哈米德二世,过于脸谱化,哈米德二世的专制和残暴,西方当时的宣传明显夸大了。历史上的暴君一般都难以持久,而一位专制君主能统治30年,肯定有多方面因素,不能简单化。对哈米德二世统治期间的大事进行梳理,就会发现,他不同于奥斯曼帝国史上的封建君主专制,也不同于世界其他各国的君主专制。至少有4个"特色"。

  第一,哈米德二世解散议会,终止宪政,但奥斯曼政府和哈米德二世本人从未公开宣布废除宪法,还继续把它刊在帝国年鉴上,表明帝国是有宪法的国家,在依据宪法管理帝国。不打算付诸实践的宪法,轻而易举就可以制定出来,而真正准备实行的宪法,要费好大的劲,世界史上的例子太多了。哈米德二世给自己制定了一纸空文,发挥了自己需要的功能。

  第二,哈米德二世政治上开倒车,却并不停止经济领域的改革。前几任苏丹没有落实的法令,有些到这时才付诸实践。他积极引进外资和技术,主要依赖德国,修建了多条铁路和公路,加强了帝国各行省的联系。对外贸易扩大,外汇收入增长,国家税收也有所增加。帝国境内的不少城市建起学校、孤儿院、银行、电话局、医院,社会仍在进步。

  第三,哈米德二世为了政令畅通,扭转官场不良习气,遏制奢侈之风,加强了苏丹权力。哈米德二世发现,苏丹的政令不能到达各个行省尤其边远行省,社会上弥漫着奢侈风气。于是计划推行政府机构改革,尤其想裁减官僚机构的冗员。例如,奥斯曼政府核心机构中,带有高级职衔、官衔、荣誉头衔的高官就有700多名,这么多高级官员,人人享有高级待遇,人人想得到更大的私利,实际工作中互相推诿,政府的效率很难提高。不过,哈米德二世明白,裁撤高级官员,把陈腐臃肿的机构变为精简的机构,几乎办不到。所以,裁撤冗员的计划始终未能提上议事日程。在保持原有官僚机构不变、官场习气不变的情况下,哈米德二世能做到的就是严格操控官吏的任免大权,各部部长由苏丹任命,又想办法限制这些部长的权力。比如任命一些与部长立场不一样而完全听命于苏丹的副部长,起到钳制作用。部长、副部长们的工作变得像秘书工作,对苏丹控制权力有利。当然,权力集中到苏丹手里后,各省的省长和总督就要争相表现对苏丹的"忠诚",基层官员就要热切表现对省部级长官的"恭敬",花钱买官,用钱保官,各级官员为升官而行贿,必然变相敲诈勒索下层民众,帝国的官场风气更加败坏。

  第四,哈米德二世把帝国的航向拨回专制时代,没有出现大的反抗活动,社会稳定。如果说流放立宪派大臣、停止宪政的责任在于哈米德二世,那么,情愿在君主专制下安安稳稳生活30年,恐怕就不能完全怪苏丹,而应从帝国臣民自身找原因。

  在哈米德二世当政之前,奥斯曼帝国的改革已经推行了80多年,经济、教育、文化、军事的改革步步深入,但并没有让帝国臣民满意,反而招致许多怨言。奥斯曼帝国的西化改革是一场持久战。起初的改革,是迫于内外交困的严峻形势,支持改革的人多,改革容易推进;后来的改革,触及社会生活各个方面,普通民众都盼望改革立竿见影,却一次次失望。改革带来的好处并不明显,问题反而暴露出不少,反对的意见多了。有两位厉行改革的苏丹被废黜,多名改革派大臣被处死或流放。在改革中得到好处、得到实惠的毕竟是少数,人口占主体的穆斯林对改革感到不满,统治阶层中也有人对改革不满,于是大家把板子打到改革者身上,仿佛都是改革惹的祸。

  有的人批评改革措施推行不力,比如有的行省推行了新法,有的行省没有;距离首都近的行省实行了改革,中央能有效控制的行省也实行了改革,边远省份则没有实行。有人批评官员的腐化,尤其那些改革派的官员,他们大权在握,也贪污、受贿,比如著名改革家雷希德帕夏,有人抨击他"腐化堕落",任命"一些不称职的、臭名昭著的人担任高级官职"。奥斯曼帝国在"坦齐马特"时期的改革效果明显,但行贿受贿之风蔓延。埃德温·皮尔斯1873年初到君士坦丁堡,吃惊地发现,整个城市普遍流行的是行贿受贿。几乎每一件事,无论大事小事,都要送礼,不行贿办不成任何事。皮尔斯和他的同伴在这座城市生活不久,每个人就能讲出许多行贿受贿的故事。皮尔斯印象最深的还是"豆腐渣工程"。比如,奥斯曼政府要在君士坦丁堡的港口投放一百个浮标,购置浮标这样一件简单的事,办理的过程经过几个中间环节,每个浮标竟然花费150英镑,但等待安装时发现,浮标存在质量问题,根本不能用。又如,在君士坦丁堡不远处搭建了一座木桥,耗资8000英镑,建成不到两周就塌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