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口政策的两次转变

○ 詹小洪

  

一、韩国生育率的变化

  朝鲜战争前的1950年,韩国人口为2000万。战争结束后,韩国政府推行奖励生育政策,加之深受"多子多福"的儒教伦理影响,在韩国人特有的"生下来反正饿不死"观念驱使下,韩国出现了婴儿潮,人口暴涨。1960年韩国人口达到2500万人。这10年韩国人口年增加率为3%,每个家庭平均6.3名子女。

  韩国人口密度比中国东部沿海地区还高。1961年,朴正熙军政府认为人口暴涨会制约经济增长,采取控制人口政策,提出"不节制生育的后果不免是乞丐"的口号;1966年,开展"3·3·35运动",即一个妇女"生育三胎",三年三胎最晚生育到35岁;1973年,变成了"不分男女,优育标准两个";到了80年代提出独生子女政策,口号是"两胎也多","一胎就可以满足","我们就生一胎吧!"甚至出现"即使生一个,三千里江山也满员"的鼓励不育口号。鼓励一胎政策导致"好男胎"风气,乃至出现溺女婴的现象,只好又提出"优育一个女儿比10个儿子更好","父母一代盼望儿子,我们一代没有伴侣","以爱孕育,不分男胎女胎"的口号。韩国政府的人口政策从三个到两个再到一个,生育控制不是个人权利,而是"国民的义务"。由于上述强制措施,韩国的人口自1970年以来增长缓慢,到1988年,年增长率降至1%,2000年为0.84%,2005年为0.48%,2010年为0.46%。总和生育率(简称TFR)即国家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20世纪60年代为6.3,70年代降到4.53,80年代降到2.83;90年代降到1.59,1998年降到1.47,成为低生育率国家。2001年降到1.30以下,进入了超低生育率国家。2005年创下1.08的最低纪录。联合国人口基金《2005年世界人口现状》显示,该年世界TFR平均为2.6,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贫穷国家的TFR分别为:1.57、2.82和4.86。韩国比发达国家的1.57还低。

  2006年是"双春年",2007年是"金猪年",这两年在韩国都是喜庆年份,TFR分别反弹至1.13和1.19。2008年为1.2,2013年为1.25,在全球224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219。排在最后的是:台湾1.17,香港1.11,新加坡0.80。

  从2001年至2012年,韩国TFR持续12年低于1.3。低生育率是发达国家共同的社会问题,韩国更严重。韩国人口学家悲观地预测,韩国现有人口5000万,按照日前趋势,2018年将是韩国人口的顶峰年,从此人口绝对数下降,到2050年总人口将缩减至4200万人,到2100年将减少到现在的1/3,最后会导致韩国人在地球上消失。

  人口不断缩减,导致了以下现实结果。

  首先是各级学校将出现招生困难。韩国小学生数量持续减少。2009年的小学生数量勉强超过70年代的一半。2009年尚有732.8万名小学、初中、高中生,到2018年将会减少至545.7万名,而2030年的学生数将减少至451.5万名。2030年的中小学校学生数达不到2007年学生数的60%。这意味着每10所学校中有4所是多余的,将有四成的老师失业。0~4岁的幼儿期人口每年递减4%,今后销售幼儿用品的商店和幼儿园可能陆续关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每年新生儿出生超过100万,韩国兴建了大批大学。但是,目前每年新生儿不足45万,当这些婴儿进入大学的时候,50%的学校招生困难。在未来的15年里,很多大学要么倒闭,要么合并。

  其次兵源严重不足。在韩国,男子必须服兵役。照此下去,到2020年,韩国的适龄男性将非常缺乏,不能够满足部队所需的人数,有人担忧将来参军的男丁不够,会发生征集女性从军的事情。

  最后是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劳动力短缺。目前韩国的大部分工人,都是1955—1963年婴儿潮时代的产物,约有1600万人,占韩国人口的34%。这个群体退休,韩国将经历劳动力短缺的阶段,导致经济增长放缓。目前,平均每8名劳动人口赡养1名老人,到2025年,这一比率将达3∶1。由于领钱的人比交钱的人多,养老金赤字将会扩大,养老基金严重不足,会导致经济的长期衰退。社会福利会收不抵支,年轻一代的税负也会加重,恶性循环,动摇国家根本。

二、人口老龄化加速

  与生育率下降紧密伴随的是人口老龄化。韩国国家统计厅2013年12月9日公布,男性的平均预期寿命为77岁,女性的平均预期寿命则为83.8岁。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1970年为3.1%,2000年7%,2005年9.3%,2011年11.4%。2014年初已达到12.2%。40年来,韩国老龄人口增加3倍,速度位于世界经合组织(OECD)之首!如果将1970年各国老龄人口的比重定为1,2013年韩国老龄人口规模增加到1970年的4倍,不但远高于OECD平均水平(1.6倍),甚至高于日本(3.6倍)、芬兰(2.1倍)、葡萄牙、意大利(2.0倍)、捷克、加拿大、西班牙(1.9倍)等人口老龄化严重的国家。

  韩国人口年龄中位数1980年是21.8岁,1995年是29.7岁,2000年是32岁,2005年是35岁,2010年是38.1岁,预计2040年将达52.6岁。

  70年代每年韩国出生婴儿100万名,现在每年仅44万名,不到45年前的一半。韩国18岁以下的青少年人口在20世纪60年代为50%,2004年仅为25.1%,现在更低了。

  更严重的是劳动者老龄化。韩国劳动者的平均年龄从1980年的28.8岁增至2013年的35岁左右。从不同年龄段劳动者所占比例看,1980年29岁以下的占60.6%,2013年减少到25%以下。而同期40岁以上劳动者所占比例则从15.8%上升为40%以上!

  2013年,韩国年龄超过60岁的高龄人口的就业人数首次领先20~30岁的青年人的就业人数。

  世界经合组织将15~64岁的人口定义为劳动人口,而核心劳动人口为25~49岁,这个年龄段的人口经济活动最为频繁。2010年的人口调查显示,韩国核心劳动人口所占总人口比例从20世纪末的50%以上下降至2010年的40.7%。

  核心劳动人口减少意味着韩国经济增长率将会下降,并给国内的消费力带来巨大影响。韩国年轻人口减少将会导致消费力下降,市场萎缩,并逐渐改变消费模式。这意味着将有更多的消费人群,导致社会成本不断增加,福利成本也将不断增加,并最终影响韩国政府的财政稳定。

  韩国目前的适龄劳动力(15~64岁)比重为73.1%,高于OECD的平均值(66.6%),排名第一。分析认为,这是因为韩国在朝鲜战争结束后的1950年代和越南战争后的1970年代出现了婴儿潮,当时出生的大部分人口目前仍属于适龄劳动力。

  世界经合组织发布最新数据显示,韩国国民赡养一名老人的劳动年龄人口数1950年为15.79人,1997年降至10人以下,2014年5.26人。到2036年,韩国赡养一名老人的劳动年龄人口数将为1.96人,低于世界经合组织的平均值2.38人。韩国社会老龄化速度已达到世界最高水平。

  根据世界经合组织预测,2030年韩国老年人比率会达到24.3%,成为继日本、德国、意大利之后的第四大老龄化国家。而韩国的退休金制度等养老金政策远不如其他发达国家完善,退休老人生活艰难得多。据统计,2012年.韩国老年人的贫困率为45%,远高于OECD的平均值13.3%。

  在韩国,人们很难期待悠闲的退休生活,离开工作岗位的时点也将越来越延后。2012年韩国65~69岁高龄人口参加经济活动的比率,男女分别为53.7%和32.3%,比世界经合组织的平均比率几乎高一倍。

三、低生育率的原因

  晚婚,回避婚姻,生育意愿低,是超低生育率的三大原因。

  结婚年龄大大延后。20~29岁女性的未婚者1970年是34.6%,到了2010年,已经超过70%;30~34岁女性也有15%未婚。2000年,韩国女性初婚的年龄是26.5岁,2010年超过了28岁。据近几年韩国媒体公布的数字,韩国人初婚年龄,男的在31岁、32岁,女的在28岁、29岁。随着妇女学历提高,就业率的上升,30岁以上的成功女性高不成低不就,越来越多地成为"剩女",女钻石王老五屡见不鲜。

  生育年龄随着结婚年龄提高而提高。目前,韩国30多岁的产妇比20多岁产妇多。由于养育孩子身心负担重,职业女性往往要放弃工作。所以30多岁女性就业率远低于20多岁女性的就业率。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已经普遍化。

  韩国保健福祉家庭部于2005年和2009年对1.211万户家庭进行了两次调查。调查显示,未婚者结婚和生孩子的意愿明显降低。有1/4的20岁以上的未婚受访者表示"不想结婚"。10名未婚者中想要结婚的只有7名,认为一定要孩子的只有2名。2005年想要结婚的男性占男性总数的82.5%,而女性只有75.7%。2009年男性和女性比率接近,分别是75.7%和73.5%。2010年4月调查,近六成未婚受访者认为,"结不结婚都无所谓"。男女两性准备结婚的年龄都推迟到了30岁以后。

  对于子女问题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一定要孩子"的在未婚者中只有24%。2005年调查中,有一半的调查对象认为子女是必需的。已婚女性对于子女的态度很积极。2000年10名已婚女性中有9名认为要孩子,但2005年的调查中只有65.2%的人认为要孩子。想要孩子怀不上的比率也在增加。2005年接受不孕诊断的已婚女性比率为7.5%,2009年已高达26.2%。初婚年龄越高,不孕的可能性越大。

  据2005年调查,生育率明显下降的主要是中产阶层。韩国年轻人实际生育率比意愿生育率更低。韩国人口保健福利协会2014年初针对1843名全国已婚男女进行了一次低生育率问题问卷调查,结果44%的受访者表示,最理想的子女数为3名,38.2%的人表示2名最为理想。但统计厅2013年公布的2012年平均生育率仅为1.3名。

  韩国专家将导致低生育率的现象归因于生育环境差、年轻女性受教育程度及就业率的提高、韩国国民的婚育观念改变。

  2005年,日本某媒体对韩国、美国、日本、法国、瑞典5国各1000名20~49岁的男女进行各自国家生育环境的调查。在回答诸如"你是否认为自己国家的子女养育环境良好""是否还想要孩子""夫妻对养育孩子的责任分担"等问题时,韩国被访者的回答都是最负面的。韩国最具影响力的报纸《朝鲜日报》针对此结果,发表了"在韩国养育子女难于上青天"的社论。其中提到养育孩子成本过高、男女不平等多种因素。

  尽管韩国妇女整体就业率提高并不多,1980年为42.8%,2004年为49.8%,但从就业女性年龄结构看,25~29岁的女性就业率却从1980年的32%上升到2005年的63.7%。女性的大学升学率从1990年的30.8%上升到2013年的80%。达到了与男性80.4%持平的水平。韩国未婚女性越来越重事业轻家庭。在20~39岁女性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