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时期反封建的财富观

张椿年


  文艺复兴时期,随着社会经济和社会结构的变化,人们的伦理观念、财富观念与中世纪比较也有了很大的不同。中世纪的财富观主要来自《圣经》,经常被教会和神学家引用的经文有以下一些。
  “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
  “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有财宝在天上。”
  “财主进天国是难的……骆驼穿过针眼比财主进上帝的国还容易呢。”
  以上引文分别见于马太福音第六和第十九章。中世纪的教会和神学家根据这些经文向世人宣传应该抛弃尘世的财产,积累财产与信仰上帝是对立的,财产越多离上帝越远,只有守贫才能接近上帝,世人应该学习基督,基督没有财产,他为了拯救人类,过着赤贫的生活。阿奎那说:甘愿奉行赤贫的生活才是获得上帝的爱的首要的、基本的条件。所以中世纪的一切僧团的组织章程都是以守贫作为其基本原则,托钵僧甚至以游乞为生。
  基督教把守贫视为美德,把贪婪视为罪恶。因为人的贪婪产生了现世的财产,从而使人不爱上帝,不爱人类,所以贪婪应该受到永世的诅咒。当商业发展起来后,教会认为商业就是一种贪婪活动。由于商业以赢利为目的,所以在中世纪教会对商业历来不赞一词,更不用说对高利贷了。高利贷应该受到谴责,但是教会把银行、钱庄和私人放债统称之为高利贷。高利贷虽是商品货币关系发达的一种表现,它却很易招致社会的不满,因为受高利贷盘剥的主要对象是一些小私有者、小贵族、农民、手工业者,他们怨恨债主苛刻的利息。神学家和教会认为高利贷者不付出任何劳动,甚至在他们酣睡时还在收取暴利,这是不可原谅的罪恶。当高利贷对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时,教会对它的谴责也越来越猛烈。
  守贫斥富的观念得以在中世纪存在,有其客观的基础。中世纪是个财富不均的社会,《圣经》中关于财富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劳动人民要求财产平等的思想和对统治阶级不满的情绪。然而人们又无力改变社会的现实,所以只能把对尘世的希望寄托于天国,于是有了“财宝在天上”,富人进天国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的说法。这是守贫思想存在的一个原因。其次,在自然经济占主导地位时,商品交换还很不发达,货币尚未充分发挥其作用。流传至今的西欧中世纪早期的海盗将抢劫来的财宝藏之于深山或埋之于海岛的故事,说明了这个问题。这是守贫思想得以存在的又一原因。
  然而社会的存在不可能没有财富,社会的发展不可能没有商业,社会的生产规律不是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意大利是欧洲资本主义发展最早的国家,威尼斯、米兰、佛罗伦萨均为欧洲有数的几个大城市。
  随着经济的发展,意大利历史上出现了一批巨商豪富。在15世纪中叶,柯西莫·美狄奇和乔凡尼·卢西莱依的家产都在100万佛罗林以上,是全欧最大的富翁。
  15世纪的一位历史学家这样说道:“佛罗伦萨人如果不是商人,没有周游世界,没有阅历异国的风土人情,没有携带一笔钱财回到佛罗伦萨,就不能获得荣誉。”“崇高”这个形容词在中世纪只用于贵族的打猎、练武等等的活动上,现在贩卖呢绒的职业也被认为是崇高的了。
  在社会经济政治和社会结构阶级阶层发生剧烈变动的时代,市民阶层的心理状态不能不发生变化,不能不与传统的基督教的伦理观、财富观发生冲突,不能不对一系列的伦理问题进行反思。
  在富裕的市民阶层中首先开始重新评估财富的价值,因为他们最早从实践中认识到,只有拥有丰厚的物质财富才能带给人以优裕的生活和社会尊严。他们认为发财与信仰并不矛盾,开始把发财与信仰协调起来。我们在商人遗留下的账本中,常可读到以下一些祷文:
  “为了耶酥基督,为了圣母玛丽亚和所有在天之圣者,愿他们怀着宽大和仁慈之心赐予我们健康、成功,使我们的财产、子女增多,使我们的灵魂、我们的肉体得以拯救。”
  “但愿上帝在我的商业中赐予我福利、帮助和恩惠,我指望这种帮助和恩惠能增进我的收入。”
  “为了上帝,为了成功,为了利润。”
  15世纪60年代佛罗伦萨的一个中产商人巴洛·达·切尔塔尔多写了一本名叫《良好的习惯》的书,规劝一些生意人不要因为个人的各种杂念而放松发财的意志。他希望商人,“决不松懈发财的努力,不要说什么:即使我今天还活在世上,明天我将离开人间,我不愿在身后留下丰厚的财物,因为我没有孩子,我的双亲也不爱我。他们是这样性情的人,纵然我给他们保留整座城市,他们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把它荒唐地浪费、滥用和消耗光。因为你不知道是否长寿,所以不晓得自己的命运。事实上,我目睹了光荣的国王、高贵的领主、富有的市民和商人尚在本人健在时就失去了自己的全部财产,从而过着贫穷的生活。”
  发财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在14至15世纪,意大利的不少富人因各种意想不到的原因而遭受破产。著名的巴尔济·彼路泽公司倒闭的原因之一,是英王爱德华三世拒付借款。然而对于切尔塔尔多这样具有进取心的商人,虽然风云难测,仍不屈服于命运,为了发财,甚至不怕遭到灵魂永坠地狱的谴责。商人法兰西斯科·达蒂尼一方面渴望发财,同时又害伯来世的苦难,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前者。他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我主要指望人,不是指望上帝,人们为此会好好给我以报答。”
  人文主义者对待财富的态度有一个发展过程。彼得拉克的财富观继承了基督教的一些传统思想,他认为财富只会带来危害,是不幸的根源,人们叫做财富的东西,对真正的哲学家来说,既不是幸福,也不是值得尊敬的东西。从思想的深度来说,彼得拉克对财富的认识还没有突破阿奎那的理论。但是他对贫穷的看法与基督教的守贫观又有所不同。基督教的守贫观是禁欲主义的核心内容。彼得拉克是从这样一个角度来提出问题的:人应该经受住命运和贫困的打击。他说:“有道德的人不应该陷于对贫困的诉怨。”彼得拉克的观点接近于斯多噶派的观点:人应勇敢地忍受生活的考验。
  对财富、对商业的看法发生转变始于萨留塔蒂。自他之后,人文主义者相继从不同的角度对财富的积极意义进行了肯定。
  萨留塔蒂认为,佛罗伦萨共和国的繁荣归功于手工业和商业,从事手工业和商业是值得人们尊敬的事。他说,由于有了行会,像他这样的人才得以有今天的样子。我们知道,萨留塔蒂在担任文书长的职务时享受着公社政府给予的最高待遇,他是佛罗伦萨有数的富户之一。萨留塔蒂看重商人,他认为商人是社会存在的基石,没有商人,人们就不能生存。萨留塔蒂的看法,反映了佛罗伦萨的工商业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布鲁尼针对禁欲主义者宣扬财富的本质是罪恶的观点,认为财富本身并没有好坏的属性,它不过是完成某种行为的工具。他从政治斗争中看到财富是一个巨大的力量。布鲁尼说,被阿尔比奇驱逐在外的美狄奇家族于1434年之所以能够返回佛罗伦萨,迫害反对党,就是因为他有大量的钱财,能用金钱收买小店主、丝绸商以及其他挣钱谋生的人来反对他的敌人。布鲁尼认为,谁有足够的钱把一般的人吸引到自己这边来,谁就是可怕的政治斗争的胜利者。
  布鲁尼是一位学者,他认为财富对学术活动有利。他引用亚里士多德的话说:财富是哲学家的朋友。哲学家只有有了丰富的生活必需品,从恐怖的精神状态中解脱出来,才能潜心研究。
  布鲁尼不仅肯定了财富是一种外在的幸福、外在的力量,还认为财富是道德的基础。他说,没有财产,德性是无力的,哲学是经不住风雨的。
  与布鲁尼相近似,布拉丘利尼、帕尔梅利和阿尔伯蒂也是把财富的社会意义作为自己的论证重点。
  布拉丘利尼写的《论贪婪》最集中地反映了他的财富观念。《论贪婪》的原文是拉丁文的“DE AVARITIA”。“贪婪”在中文中是一个贬义词,在布拉丘利尼的文章中,主要指追求物质生活的享受,尤其指追求金钱和发财致富。因此,中文贪婪的概念不能完全表达“DE AVARITIA”中的意思。
  《论贪婪》是用对话的体裁写成的。文中的对话人物围绕财富和发财致富这个中心问题展开讨论,有的反对,有的持中间态度,赞成适度地追求财富。参与争论的安东尼奥·洛斯基(人文主义者、外交家,1365—1444)则对财富的社会意义作了最充分的肯定,对禁欲主义者的财富观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布拉丘利尼在文中虽未表明自己的立场,但他把洛斯基置于争论的重要地位,联系到他在《反对伪善者》一文中揭露僧侣阶层的游手好闲和不劳而食;在《论高尚》一文中斥责贵族的寄生生活和肯定劳动的价值,这就说明了他倾向于洛斯基的观点。因此,我在这里有必要比较详细地介绍他借洛斯基之口而发表的一些言论。
  与基督教的观点相反,洛斯基认为人生的目的是为了发财,不是为了拯救灵魂。他认为贪婪财富是一切事业的发动力。他说:“人们做的一切事都是为了金钱,我们所有的人都充满着获取利润,获得更多利润的欲望。如果弃绝了这个欲望,一切事业就会完全停止,要不指望获利,还有谁来从事任何一项活动呢?财利越明显,我们越愿意做任何的事,所有的人都在追逐财利,所有的人为了财利而努力。”又说:“如果你观察一下军事、商业、农业、手工业,或者所谓的自由艺术,原来,其中任何一项莫不是为了得到钱,为了金钱我们克服了生活中的困难和危险。”
  洛斯基尖锐地指出,教士们的崇高的善行也不是帮助有罪的人超脱尘世。他问道:“对我们显然热心过分的教士能说些什么呢?难道他们在信仰的掩盖下没有其他别的目的吗?难道不是为了少出力而又成为富翁吗?他们决非因为内心不安,他们一点也不害羞,为了发财赤裸裸地追求所谓的善行,而我相反地把它叫做对心灵的残暴行为。”
  洛斯基用贪婪来代替基督教的净化灵魂,这意味着文艺复兴时期正在形成中的资产阶级的人生观的产生。
  与基督教的观点相反,洛斯基认为贪婪是无罪的,这是根据人们自然需要得出的结论。他说自然使许许多多有生命的活东西渴望保存自己的生命。在这个欲望的驱使下,人们谋取食物,关心身体。而金钱给人们以达到这个目的的可能。没有钱,没有金子和银子,就不能有什么东西,因此人们如果渴望金钱,这是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大惊小怪的。
  洛斯基要人们注意一个日常生活中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