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剧变的再思考

田 森


  在这世纪之交的历史时刻,人们回首往事,依然对上个世纪90年代初发生的苏联剧变怀有浓厚的兴趣。人们不断地问,为什么那么大的一个超级大国顷刻之间会分崩离析了呢?为什么这样一个天翻地覆的剧变竟然在苏维埃大地上那样相对平静地被接受了呢?究竟什么是这一剧变最深刻的原因呢?

列宁的起点

  我们在探索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失败的原因时,必须把我们的视线向后移。
  谁都知道,旧俄国是一君权至上的国家,任何重大举措皆听命于以沙皇为代表的国家,巨大的封建势力长期束缚着人民的自由意识,而使得崇尚权威极为盛行。
  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列宁在“二月革命”之前始终认为,俄国应当首先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革命必须分步骤走,不可任意跨越。可是二月革命后的整个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也改变了列宁的看法。回顾历史人们都记得,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俄国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深重苦难,俄罗斯大地上到处弥漫着对战争的厌倦,对和平的希冀和渴望,可“二月革命”后的资产阶级政权同沙皇一样都主张把战争进行到底,因而也就使它站到了人民的对立方面;加之频繁的战乱也的确削弱了帝国主义战线,从而使得俄国无产阶级能够在帝国主义锁链中的薄弱的一节实现突破,列宁毅然抓住了这个历史机遇,迅速发动了社会主义革命,并一举成功。今天,当我们回顾这段历史时,在感受列宁的革命胆识的同时,也不能忽视那时在俄国发动这场社会主义革命确有其显著的特殊性——不成熟性。当时在俄共领导层内能跟上列宁思想的领导人甚少,致使列宁每前进一步都不能不做大量的思想工作,虽不能说步履维艰,但的确遇到的阻力是不小的。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普列汉诺夫曾讲过一句流传深广的俏皮话:“俄国历史上还没有磨出烙社会主义馅饼的面粉”,反对列宁发动社会主义革命的主张。当时俄国的生产力的确很落后,自然不具备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物质前提,而思想准备也是十分不足的。革命既然在这种情况下取得了胜利,就特别需要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自身的先天不足,并力图用后天的诸多措施来弥补。可惜列宁在胜利后工作了五年,就离开了人间,来不及大有建树。
  大家知道,列宁上台后,在1918年至1920年曾搞过一段战时共产主义,当时他想把商品和商品交换全都取消。但实践很快就证明了用颁布国家法令的办法在一个落后的小农国家中按共产主义原则从事生产和分配产品,显然行不通。列宁的伟大就在于,当他认识到再这样下去会毁掉年轻的苏维埃国家时,便立即果断地予以纠正,于1921年开始转而实行新经济政策,这一政策颇似我国现今实行的改革开放方针与政策。在国内方面,力求把经济搞活,提倡市场经济,号召共产党员向资本家学习管理经济的本领,对外则力主开放,强调引进外资、技术和管理经验,同外国和平相处,并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长处。列宁还曾构想在苏联建立我们中国今天搞的特区那样的结构,可惜由于党内的反对,没有能够成功。列宁奉行的这个著名的新经济政策,由于符合客观实际,因而迅速取得了成效。他当时曾表示新经济政策至少要奉行25年。
  列宁去世前曾给代表大会留下遗言,希望总书记能由一位不似斯大林那么专断和粗暴的同志出任,可惜他的意见并未能传达给代表。后来斯大林掌权后,便开始逐渐扭转新经济政策的方向,只是由于新经济政策所仍有的持续的惯性作用和当时的客观形势,使得在1929年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之前,新经济政策仍始终在苏国民经济中不同程度上发挥着它的积极作用。斯大林这个自称为列宁的学生和列宁主义的继承人,对新经济政策的不以为然是明显的。他在他撰写的论述列宁主义的所有名著中,只字不提列宁的新经济政策,难道这能被理解为是偶然的吗?
  斯大林执政30年,苏联凭借着这个过度集权的模式在当时国际和国内的特殊环境下充分发挥了它的动员作用,以至在较短的15年时间内便实现了国家的工业化,打下了国力的基础,同时也为卫国战争的胜利奠定了物质基础,这个模式还为提高全苏联人民的普遍素质做出了重大贡献。如上所述,在沙皇统治年代,这是一个文盲众多的国家,然而革命后,对教育的重视和普及,使得苏联终于成为世上少有的几乎没有文盲的国家,并为苏联造就了大批各式各样的专家。
  但是,成就毕竟不能掩盖错误。任何一位公正的朋友最后都不得不忍痛承认,斯大林模式存在的诸多严重问题,终于导致社会主义在俄罗斯大地上进行的这次空前大规模试验遭到了失败。
  从社会学角度考察,任何社会无不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相互作用的载体。苏联社会是在特定的条件下凭借着一种过度集权的模式来运作的,而它终于由于同生产力的发展难以适应,而无法焕发万千群众持久的创造热情。它的生产力显然被它独特的体制遏制了,在同西方的较量中一再失利,从而使这个载体逐渐失去了生命力,而这正是它的僵化体制所造成的。
  下面我们就来对斯大林模式存在的问题做一些粗略的远不完备的分析。

僵化的经济体制

  ⒈只强调计划经济,排斥市场经济。计划的制订又缺乏科学决策过程,制订者判断的失误屡见不鲜。而生产管理者和劳动者只须埋头完成计划指标,什么成本、什么效益,一概可置诸脑后,其浪费之惊人,效益之低,令人难以想像。苏联的计划经济模式对生产什么产品及其数量都卡得很死,难怪在苏联经济发展史上闹出过由计划机关决定生产多少块砖的笑话来,甚至西方学者评论苏联计划经济时说:“那是一从头到脚都被紧紧束缚起来的经济体制”。
  ⒉把公有制作用绝对化了,在所有制问题上搞纯而又纯。大家知道,20世纪30年代斯大林曾不惜用暴力手段强行消灭非公有制,用残酷剥夺农民的方式推行集体化,从而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给农业的发展造成了深远的后果。斯大林急于求成,他并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国有化和集体化两种公有制并存的格局,仍力求早日建立单一的全民所有制。这种在条件尚不成熟时,硬要排除全民所有制之外的其他所有制的想法和做法,给苏联经济带来沉重的损失。一个有讽刺意味的材料给我们带来很多思考。据报道,长期以来,苏联人的所谓“别墅”中拥有一块自留地。剧变后千孔百疮的俄罗斯,之所以还能够挺过来,自留地是立了很大功劳的。一般居住在城市的居民,在郊外大都有一块自留地,这块地每年虽要向国家交租但极低廉。每逢假日,城里人就到这里来经管自己的自留地,种上土豆和应时的蔬菜。俄罗斯人在解体后最困难的日子里,正是凭借着这块自留地减轻了他们沉重的生活负荷。
  ⒊只重视优先发展重工业,忽视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有关的农业和消费品工业的发展,终于形成苏联畸形的经济结构,造成苏联的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生产发展缓慢,人民的必要需求得不到满足。这种不合理的经济结构严重地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导致经济的低增长,甚至负增长。
  苏联僵硬的经济体制和畸形的经济结构终于使得总体发展速度日益递减,到剧变前夕的90年代初,其经济发展速度已呈现负增长。昔日曾一度拥有过的速度优势已一去不复返。西方在50年代发生的微电子革命把这个曾经多少诱人的苏联速度优势粉碎了。至于从效率和效益来考察,苏与西方相比则始终处于劣势。而在像农业这样的重要领域内,情况只能更令人沮丧。据一项材料统计,苏联革命前4年,当时沙俄的年粮食总产量为8600万吨,而到斯大林逝世的1953年,苏的粮食总量竟低于过去沙俄的年总产量,仅为8250万吨。大家知道,在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下,经济增长和提高效率的最终目的都必须落在人民大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上,可是由于苏维埃经济效率的低下和增长率的缓慢,使劳动群众的生活水平比之西方工人生活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大。苏联人有时发牢骚说,苏维埃体制对工人的剥削甚至超过了资本主义。越来越多的苏联人在两相对比之下逐渐开始对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产生动摇,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能在1991年那样相对平静地接受了剧变现实的深层次的原因之一。
  与人民生活水平不高相联系的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社会问题,那就是苏联人的人均寿命水平大大低于西方。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至少同苏联人的营养状况以及医疗水平有关。

政治上过度集权

  ⒈过度集权、党政不分每每被视为斯大林模式在政治上的一大弊端,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正是这种执政体制使得权力逐渐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最后甚至集中在一个人手中,形成了个人专权的格局,也正是这种执政体制导致民主的缺乏和监督的少有,必然会带来腐败,带来社会生活中的缺乏活力,它的确是斯大林模式失败的一个不容忽视的深层次原因之一。其实,在苏共党内早就有人提出更新执政机制的问题,强调“在物欲横流和政治文明低下的今天,这个问题比任何时候都来得迫切”。
  长期以来苏共和苏维埃国家的政治生活都没有遵循口头上、文件上强调的民主集中制的原则,而是采用过度集权的制度,致使人民群众和广大党员只有服从的份儿,哪里还能表达不同的意见呢?这样的体制又怎能发挥人们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呢?而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做法更是随处可见,其结果也必然使得党变成了官僚化的组织。
  能否清除腐败从来关系到一个政权的存亡。苏联的执政模式最后终于证明它已无力凭借着自身的力量来铲除腐败了,这也是导致1991年剧变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⒉缺乏权力制约机制。社会主义可以否定西方民主的“三权分立”,也不必照搬西方三权分立的模式,却绝不能否定制约机制的精神,否定建立制约机制的绝对必要性。法国伟大的思想家孟德斯鸠曾经在他那本著名的《论法的精神》一书中写道:“一切有权的人们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看来,绝对权力必然伴随着绝对的腐败。所以为了防止滥用权力,孟德斯鸠主张“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历史已经证明,这是一个真理。斯大林模式的失败又一次从反面证明了这个真理。缺乏权力制约机制,必然导致“人治”,导致“一言堂”,20世纪30年代苏联的肃反运动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如果有权力制约机制,怎么能够允许随便杀害无辜的忠良呢?又如何能发生上千万人在斯大林年代惨遭杀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