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栏目:首页 | 古镜台 | 论司马迁冤狱

论司马迁冤狱

戚 文


  他,司马迁(公元前145-前87年),一位曾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旷代奇才,一位绝代奇文的作者和中国纪传体史学体系的建构者,竟然为一个不同意见,被一位大皇帝凭其封建专制的权威,横蛮无理地押送暗无天日的蚕室,残酷地处以比死刑更耻辱的腐刑。
  百代千秋,中华民族的子孙读到这位大文豪纵横跌宕、激昂悲情的文章时,想起他悲惨的遭遇,心中都会有一种隐痛。是的,司马迁的冤狱,是我们民族永恒的痛!
  
一、汉武帝在战争失败责任问题上的恶劣作风和司马迁的不幸

  司马迁的冤狱是由李陵与匈奴浚稽山战役的失败而引发的。应该对这一丧师辱国的战役负领导责任的是谁呢?是汉武帝。李陵提出的那种孤军深入,率五千步兵“涉单于王庭”的作战计划是根本错误的。可是他竟轻率地加以赞许。他被不久前抗匈战争中的巨大胜利冲昏了头脑,得意得连基本的军事常识都忘记了。他不知道,不久前的军事胜利是将近百年来全国人民长期备战的结果,是卫青、霍去病等一大批将领认真组织、规划的结果,是数以几十万计的士兵勇敢作战的结果。他作为战争战略方面的最高决策者,也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但是这种作用是有限的,它只有在战争客观条件所规定的范围内才是正确的。超越了客观条件的规定,他的战略决策和战争指挥,对战争非但不能起任何积极作用,反而要起破坏作用。当他昏昏然地,以为以往的军事胜利是他天才头脑的产物时,他的头脑也就走向了反面。所以,李陵那种无知的狂妄建议,正好适应他那种狂妄的心态,两者一拍即合。他一听这个建议,马上就被鼓动起来。长期在西域作战的将军路博德看出了李陵作战计划的致命弱点,千里上书提出不同意见。他非但不听,反而给李陵下达了紧急作战命令。这个命令甚至把千里之外大军的行军路线都预先规定好了,他以为只要他向天空划一道弧线,敌人就灰飞烟灭了。
  他期待着胜利的捷报,却等来了李陵兵败投降的消息,他主观主义的热昏计划全部破产。他该引咎自责了吧!不,他是天之骄子,一贯正确,他怎么能引咎自责呢!统统是李陵的罪过,把他的老母、妻子抓了起来。
  根据司马迁《报任安书》的自叙,公卿王侯,几天前在李陵送来行军报告时,还在宴会上向皇帝奉觞上寿,歌颂皇帝指派李陵深入漠北的壮举。现在又在揣摸皇帝推卸战争失败责任的心理,一齐攻击李陵。他对大臣们随风转蓬的作风很不满意。正好皇帝征询他的意见,他就说李陵原来表现不错,这次深入戎马之地,“足历王庭”,打了败仗,但“所杀过当”,现在身虽陷敌,也许别有意图。司马迁的这些话,同汉武帝企图重责李陵、推卸战争失败责任的意图完全相反。
  汉武帝勃然大怒了,以“为李陵游说”的罪名,将司马迁逮捕入狱。那些为虎作伥、专会揣摸皇帝意图的刀笔吏给司马迁拟就了最高罪名:“诬上”,即攻击皇帝。判处的刑罚是最惨无人道、最侮辱人格的腐刑(即宫刑)。这一年司马迁才四十六岁。
  
二、司马迁为什么要替李陵辩护?

  司马迁究竟同李陵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无端地出头为李陵辩护,承担这样大的风险呢?
  没有什么特别关系,他们只是青年时代的同事,但“素非能相善也,趋舍异路,未尝衔杯酒,接殷勤之余欢”(司马迁:《报任安书》)。他为李陵辩护的动机,就是前面他自己说过的两条:(一)不满于大臣们的随风转蓬,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二)他觉得李陵过去的表现尚好,作战有功,可能事情尚有曲折,想说一些公道话,以利于问题的正确处理。这在不了解李陵兵败陷敌具体经过的情况下,对于一个性格正直的没有处世经验、又不会耍滑头的书呆子是合乎情理的,他的自叙是完全可信的。
  在汉王朝已得到李陵兵败陷敌的消息以后,司马迁还出来为李陵辩护,这样做难道不是非常错误的吗?难道不是包庇在反匈奴侵略斗争中的叛降者吗?
  不。我们认为,从当时的具体情况看,不能认为司马迁为李陵的辩护是什么非常错误,更谈不上包庇问题。
  这是因为在古代的战争中,不易区别战败被俘和投降附敌这两种不同性质的问题,在历史记载上常常把这两种不同情况的不同行为混同一律。但在处理上,无论是战争的哪一方,在弄清情况时,都是有区别的。李陵身陷匈奴之初,就是汉武帝也弄不清他究竟是无可奈何的被俘,还是真心实意的变节投降,而只是怪他没死。试问司马迁又怎样弄得清具体情况呢?由此可见,司马迁在尚不了解李陵陷敌的具体情况时候,根据李陵以往的表现,认为李陵“身虽陷败,彼观其意,且欲得其当而报于汉”(《报任安书》),这并不是什么不可以理解的事情。司马迁对李陵的看法,既谈不上是什么了不起的错误,更谈不上包庇。
  在判明李陵确实投降敌人之后,司马迁对李陵的态度如何呢?司马迁对他进行了很严厉的谴责。司马迁在《史记·李广列传》的结尾,附了李陵的简单事迹,说:“单于既得陵,素闻其家声,及战又壮,乃以其女妻陵而贵之。汉闻,族陵母妻子,自是之后,李氏名败,而陇西之士居门下者,皆用为耻焉。”在司马迁《报任安书》里又说:“李陵既生降,其家声”。司马迁一贯主张砥砺气节,他对李陵“生降”敌人,“其家声”的谴责,在当时社会的道德观念上是极其严厉的谴责。
  有人说,既然司马迁谴责李陵的投降,为什么在《报任安书》里,又为李陵说好话呢?
  在《报任安书》中,司马迁的确讲了李陵有“国士之风”,“与单于连战十有余日”,“能得人死力,虽古之名将不能过也”。但这只是为了说明他当时为什么为李陵辩护,说的是他当时对李陵的看法,没有这些看法,他怎么会惹怒汉武帝,受那么大的迫害呢?因而不能视为又替李陵说好话。在《史记·李广列传》中,他对李陵就没有那么写。那里,他只是在叙述李陵兵败的过程中写了一句“而所杀伤匈奴亦万余人,且引且战,连斗八日”,接着就是对他投降匈奴的谴责。而且,就连这句话也是对于历史过程如实的叙述(他订正了以前的“连战十余日”的说法),并不能理解为为他说好话。一个人过去好,后来变坏了,他在历史上应该受到谴责,但是不能因此而不承认他过去做过的好事。对于抗击匈奴侵略事业中的背叛者李陵,司马迁一方面在总的论述中给予严正的谴责,一方面又在有关章节中记叙了他未背叛前的抗敌战斗,一是一,二是二,这种客观求实的论史态度是司马迁一贯的作风,是他忠实于历史科学优秀品格的表现。从汉王朝的正统观点看,项羽是刘邦的敌人,韩信、英布等是大逆不道的人,司马迁在《史记》里虽然或者根据他们的实际错误,或者根据当时的传统观点,对他们进行了历史谴责,但也如实地记叙了他们的历史活动,并对他们的历史功绩给予了评价。如果没有这些如实的记载,大概我们今天很难知道反秦起义和楚汉之争的历史真貌。
  
三、在李陵之祸中,司马迁有没有自己的责任

  难道李陵之祸中,司马迁自己就没有自己的责任了吗?难道全是汉武帝的过错?对的。全是汉武帝的过错,司马迁没有责任。
  首先,事情的起因,即决定李陵孤军深入漠北,给军队造成覆灭性灾难的是汉武帝,与司马迁无干。正是由于他的狂妄无知,轻率地决定用没有战骑,没有后勤,没有配合的孤军去袭击单于王庭,才造成了战争的悲惨结果。要是一个大臣犯了这样的错误,不杀头也得逮捕法办,可是皇帝犯了错误,连个检讨都没有。非但没有检讨,还要借名士的血去堵塞别人的嘴。文过饰非到了这般地步,真是恶劣之极了。我们承认汉武帝是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他在抗击匈奴侵略,发展国家经济、文化方面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我们从他对李陵案件和司马迁问题的处置上即可以看出,他不仅具有一般统治阶级野蛮、虚伪和极端利己的本质,而且在精神世界的某些方面,还具有与他性格相适应的极渺小的东西。他只能说好,不能说坏,专横跋扈,暴虐贪鄙,一发火就要残酷整人,没有起码的民主。他在性格上却与秦始皇一脉相承。他们是封建主义历史发展中必然产生的同一类型的专制主义者。秦始皇反儒,他尊儒,方向虽异,实质则一,都是为了加强自 己的专制统治,而不准有反对声音,这叫殊途而同归。
  在李陵投降事实确定以后,谁都可以看出司马迁为李陵辩护以及为此惨遭迫害是不值得的。这一点司马迁也认识到了,他认为这是一个悲剧。他在《报任安书》中说:“李陵既生降,其家声,而仆又茸以蚕室,重为天下观笑。悲夫!悲夫!”但是因此就可以要司马迁对这场悲剧负什么责任,从而为悲剧的真正制造者减轻罪责吗?不可以。其原因是我们不应把在此以后发生的事情提到在此以前。司马迁为李陵辩护的时候,事情还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他对事情做一点好的估计,希望在处理上留一点余地,没有什么不对。而且,那还是皇帝自己征求人家意见,人家才讲的。你要人家讲意见,人家如实地讲了。言者无罪。为什么要翻脸整人呢?一切都要顺着你的意图讲,不对就要惩办,那还征求什么意见!
  辩护错了,就不该负责吗?不,在汉武帝整治司马迁的时候,还没有证据证明司马迁的辩护是错了。即使当时有证据证明司马迁的辩护是错了,也不能整人。为什么一个人有了罪就不能为他辩护一下呢?
  还有,错误的辩护永远不应该与辩护的错误等同。既然有辩护,就会有正确的辩护和错误的辩护,这是辩护的题中应有之义。只准正确的辩护存在,不准错误的辩护存在,就等于不准辩护。错误的辩护只是一种意见错误,它可以受到质询、批判、谴责、驳斥,但辩护不能构成罪状,不应受到惩处。而且,即便是错误的辩护,也要比没有辩护优越千百倍。因为没有辩护,则不能纠正错误,而错误的辩护,亦能反证正确。为什么要害怕它呢?
  大概后来,汉武帝自己也意识到在李陵问题上对司马迁的处置是太残酷了,太不得人心了,于是又提拔司马迁为中书令。有的史学工作者说,这个任命表明了汉武帝的胸怀宽广,爱惜人才;还有人在新编历史故事中,描写汉武帝如何大力鼓励和支持司马迁写《史记》;甚至在有人攻击《史记》时,还出来为司马迁主持正义,并检讨了自己对司马迁处置的错误,这些都是无中生有的粉饰之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