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栏目:首页 | 古镜台 | 贪官与名画

贪官与名画

王春瑜


  从现存传世画作来看,隋唐以来,妙手丹青,名画辈出。由于古代保存绘画的条件简陋,更由于水、火、兵、匪之厄,特别是战乱的洗劫,名画传世甚难。今天我们重读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可以深切感受到在“山河破碎风摆絮”的国破家亡时,人民仓惶逃难,转死沟壑,图书、文物——包括名画,或被偷被抢,或被迫弃如敞帚,任人践踏,碾作尘土,实在让人痛心疾首。因此,历代传世名画,数量甚稀,价值连城,往往成了不法之徒行贿、贪官污吏受贿的珍品。而巨贪大恶,更直接染指名画,巧取豪夺。即以明朝为例,史实昭昭,观之令人触目惊心。
  明代成化(1465——1487)年间,镇守云南的太监钱能,贪赃枉法。他附庸风雅,却又不择手段,曾仗势欺人,先后用7000余两银子收买了沐府价值4万多两银子的文物。后来他调任南京守备,与另一个臭气相投的太监王赐,互相展示自己收藏的文物,并向南京不少缙绅炫耀过。明代嘉靖(1522——1566)年间陈洪谟(1474——1555)著《治世余闻》下篇卷2载谓:
  五日,令守事者舁书画二柜至公堂,展玩毕,复循环而来,中有王右军亲笔字,王维雪景,韩题扇,惠崇斗牛,韩干马,黄笙醉锦卷,皆极天下之物。又有小李、大李金碧卷,董范、巨然等卷,不以为异。苏汉臣、周对镜仕女,韩班姬题扇,李景高宗瑞应图,壶道文会黄笙聚禽卷,阎立本锁谏卷,如牛腰书,如顾宠谏松卷、偃松轴,苏、黄、米、蔡各为卷者,不可胜计。挂轴若山水名翰,俱多晋、唐、宋物,元氏不暇论矣,皆神品之物,前后题识钤记具在。
  这些字画,不但都是晋、唐、宋物,而且从王羲之、王维到苏东坡、黄庭坚、米芾、蔡襄等,他们的作品,无一不是国宝。二柜书画在公堂展玩后,“复循环而来”,究竟有多少柜,虽然不得而知,但即使一柜,已属珍贵之极矣。
  明代嘉靖年间曾任内阁首辅的严嵩(1480——1565),权倾朝野,贪赃枉法。他神童起家,善诗文,精通书画。其子严世藩,号东楼,短项肥体,眇一目,可谓人模狗样。但在严嵩大红伞的庇护下,“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严世藩平步青云,做官做到工商左侍郎,是个肥缺。他“招权纳贿,贪利无厌,尤好古尊彝奇器书画,取不遗余力。他看中的名字画,往往假手总督、巡抚、按察使的势力,对字画的主人威胁、迫害,甚至倾家荡产,丢掉性命。后来被御史邹应龙、林润相继奏劾其罪,斩于市,籍其家。其父严嵩,因与嘉靖皇帝有着多年沉湎道教,共同修炼,妄图成仙的特殊关系,被打发回老家,寄食墓舍以死。值得注意的是,抄没严嵩家产的登记簿,被保存下来,冠名《天水冰山录》成了一本书,留传于世。本书铅印厚达140页,严嵩家产之多,不难想见。严嵩的抄家物资中,不仅有大量田产、金银财宝、绫罗绸缎,钟鼎彝器等等,并有大量名人字画,“古今名画手卷册页,共计三千二百零一轴卷册”,真是骇人听闻。其中有唐吴道子《南岳图》、李思训《仙山楼阁》、阎立本《瀛州学士图》、王维《园光小景》、王维《辋川雪溪图》、黄笙《金盆浴鸽图》、周《杨妃出浴图》、戴嵩《牛图》、关同《山水图》、荆浩《山水图》;宋徽宗《秋鹰》、宋高宗题王仲《梅》、董源《山水》、文与可《竹》、苏东坡《墨竹》、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米芾《人物山水》、苏汉臣《婴戏货郎》、李嵩《士农工商》、马远《翎毛》、范宽《晓景图》;元赵子昂《观音》并《美人图》、钱舜举《花草》、王冕题元人花鸟;明代文征明《潇湘八景》、文征明《拙政园十二篇》、祝枝山《文赋草圣》、沈周《画谱》等等,无一不是国宝。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大家之作,有不少是多幅的,如阎立本《瀛州学士图》就有八轴,王维《园光小景》二轴,米芾《人物山水》竟达十三轴之多,马远《翎毛》也多达九幅。严嵩父子的贪得无厌,暴露无遗。这幅《清明上河图》,历经沧桑,流传过程,曲折离奇,后人演绎成为传奇《枕中秘》,又被改编为京戏、地方戏,我在少年时,即看过淮戏的改编本,至今印象深刻。经专家考证,现存故宫博物院的《清明上河图》,是张择端的原作,也正是当年严嵩被抄家后,归于内府的。我曾购得故宫复制、启功题戳、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清明上河图》,仔细观察,并无严嵩父子的题识,或收藏章。想来当是严嵩父子垮台后,臭名远扬,被收藏者截去题识及印章。耐人寻味的是,画上有金朝灭亡后,遗老王先生的题诗,谓:“歌楼酒市满烟花,溢郭阗城百万家。谁遣荒凉成野草?维垣专政是奸邪!”固然他痛斥的是亡宋、亡金的统治集团的腐败分子,但严嵩父子,不也是实足的奸邪吗?!
  清代的贪官,不少人也是眼睛盯着名人字画。乾隆时的巨贪和(1750——1799),这几年被无聊的电视剧,炒作得沸沸扬扬,妇孺皆知。他贪污的数字之大,成了中国历史上贪官之最。据研究和的专家冯佐哲教授说,“正史、官书和档案中却没有一份完整的有关和全部家产的清单,有的只是零散的抄家史料。”但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收藏的一包档案来看,仅和在承德一处的住所中,即有“大小字画177张”。和有很高的文化素养,能书亦能画,他收藏的这些字画,绝非等闲之物,是可以断言的。惜乎文献不足征,已经无从详细查考了。
  遥看名画堕污泥——每当想到那些天才画家的杰作,成了行贿者交易的筹码,贪官的赃物,不禁扼腕浩叹。但是,“古月照今尘,今人欲断魂。”今天的贪官,比起古代贪官,人数之多、胃口之大、手法之狡猾、所呈集团化趋势,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据媒体报道,不少已被判刑、处决的大贪官,赃物中均有名人字画。唯一不同的是,有些贪官不学无术,行贿者更胸无点墨,所送名人字画,常有赝品。值得注意的是,用名人字画行贿,是当今官场腐败的一大特点,具有相当程度的隐蔽性。犹忆笔者前几年参加一次小型学者聚餐会,席上有京中著名老字号古董店鉴定字画专家说:“近日有一港商来我店,问:有尺幅齐白石画否?我说:没有。只有一张小幅,有签名,未盖章,当是老人随手所画。画价十五万元。港商二话不说,付款后拿走,欢天喜地,并说:我请某要人题字,已送他一件古董,但觉得礼太薄了,所以才买此画,可惜不是大幅!”可以想见,这位港商送的古董,起码也值十五万,这位高官的区区几个丑字,即换来三十万元!近日我又在文友的餐桌上,听某著名女作家、也是艺术史专家说:她亲眼目睹某国画家卖画情景。此公尺幅八万元,尺幅以上二十万起价。有四个商人当场买画,但见画家桌上铺开四张宣纸,依次画山、水、草木、人物,纯属流水作业。商人当即在四张画前摆下四堆钱,画家目光一扫,看谁给的钱多,即在画上加画一塔、一鸟之类,扬长而去,其夫人立刻收钱,商人携画而去。他们都是将画送给高官的——常言道,天上掉不下馅饼。被赠画的高官,一转手,此画即可卖几十万元,揣进腰包,天衣无缝。他们利用权力为商人谋利,坑害国家,是不言而喻的。显然,当今官员——即使是部级高官,按其工资,是绝对买不起齐白石、张大千、范曾之类的画作的。他们如拥有这些画,或出售这些画,就应当引起纪检、监察部门的注意。目的只有一个:莫教贪官遁其形,莫让名画堕污泥!  (1月25日于老牛堂)
(责任编辑 杨继绳)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