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粮价看秦家店

尹振环


  这些年来,影视传媒对秦皇汉武炒得沸沸扬扬。自然这跟伟大人物的肯定有关。章太炎的《秦政记》说:“古先民平其政者,莫遂于秦。”“世以为秦皇为严,而不妄诛一吏也。”又说:“其视孝文,秦皇犹贤也。”1957年6月13日毛泽东与吴冷西的谈话,也表示了类似看法:“高祖之后,史家誉为文景之治,其实文、景二帝乃守旧之君,无能之辈,所谓‘萧规曹随’,没有什么可称道的。”(吴冷西《缅怀毛泽东》上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206页)所以我们从来没见过文帝上银屏,也很少听到对文景之治的赞歌。从帝王的丰功伟绩、雄才大略看,秦皇似乎“贤”于汉文帝。如果变换一个角度,比如从粮价上看,结论会不同吧?
  战国前期,李悝为魏文侯作尽地力之教,粮价为“石三十”(《睡虎地秦墓竹简·秦律十八种》)。有两条律文证明秦统一前的官定粮价也是石粮三十钱。还有《管子·国蓄》也有同样例证。秦统一天下五年后,即公元前216年,粮价竟高达“米石千六百”(《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十一年)。即粮价涨了五十余倍。验之历史,这个粮价会有什么结果呢?《汉书·食货志》说:“汉文帝二年(公元前47年)齐地饥,谷石三百余,民多饿死,琅邪郡人相食。”王莽末年,“米石二千”,“天下户口减半”。由此看来秦始皇“米石千六百”时,岂不是也在大量饿死人?秦末大乱,无粮价记载,恐怕斗金难换斗米。但汉初就有粮价记载了:《史记·平准书》曰:“汉兴……米至石万钱。”而《汉书·食货志》则曰:“汉兴,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者过半。”这些与粮价“石三十”比,已是天价。当然,这不能归罪于汉,基本上属秦始皇造就。而汉文帝时“粟米十余钱”,多得发霉(《史记·律书》)。一个是“人相食,死者过半”,另一个是“天下殷富”,从老百姓的角度他们能说秦始皇贤于汉文帝吗?而且由此我们还可以观始皇之兴亡成败与贤明的。
  
  一、“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

  秦始皇13岁登基,38岁时灭六国,统一了天下,尤其是29岁至38岁这十年,胜利一个接着一个:公元前230年,“韩王安降,尽纳其地”,前228年“得赵王”,前225年“魏王请降,尽取其地”,前224年“虏楚王”,前222年“得燕王喜”,“虏代王嘉”,“降越君”,前221年“得齐王建”。其胜利之迅速,举世震惊、景仰。谁能说不是“功过五帝,地广三王”呢。它令秦始皇心醉、目眩,深信“自古莫如己”,还有哪位帝王比自己更伟大、更正确、更光荣?因而在他统一天下后,立即犯下致命的错误。不过在转入这个问题之前,先要解析另一个问题:即秦灭六国、一天下的伟大胜利,秦始皇个人因素占多大比例。其实这是秦的地理位置、他的祖宗、敌国、政敌,更重要的是人民群众的强烈愿望,共同培植出来的。
  先说民愿:“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虽然是知识分子的感叹,但也是人之常情。春秋战国两百年的烽火连绵,将会生出何等对和平、安宁、家人团聚的渴望?“元元之民,冀得安其性命”,战国末年,当时七国的人口,据说只有二千万,或者还不到。楚国号称拥兵百万,少的国也有三十万。秦灭楚之战,出兵六十万。秦的人口以五百万计,兵民比这么大。有人估计七国之兵,合计起来在三百五十万左右,也就是说,将近人口的五分之一,这还不算为战争服务运粮等人力物力。五口之家,要拿出一个主要的男劳力当兵,还要拿出将近一半甚至百分之七十的收入投入战争,而战争胜负难测。试想,这对战争的主要承受者农民及战士、及其妻室儿女,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秦始皇之所以能够秋风扫落叶一样的“吞二周而亡诸侯”,“振长策而御宇内”,最主要原因就是渴望和平炽烈、普遍、不可遏止的民心、民情、民愿吧?这跟陈涉“一夫作难七庙堕”的历史背景一模一样。
  再说地理位置。正如贾谊所说:“秦被山带河以为固”,四面环绕山水,皆有天然屏障,十分坚固。六国困于险阻不能进。而六国所处多为平原丘陵,无不是易攻难守。
  其三祖宗。秦始皇续六世余烈,他的祖宗已将秦国领土早已扩展到四川、山西、河南、河北、乃至贵州的某些地区了。掌控极为丰富的人财物与战略要地。秦王政(始皇)登基后不久,李斯这样估计形势:“秦之乘胜役诸侯,盖六世矣。今诸侯服秦,譬若郡县。”名为诸侯,实为郡县,因此灭诸侯,成帝业,天下一统,“有如炊妇扫除灶上之不洁”。
  其四,商、韩等崭新的政治哲学,为秦开帝业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商鞅变法以来,秦国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是战争体制:人民受到严密组织控制,全民纳入耕和战,实行高度中央集权与严刑峻法,励行大动人心的军功奖励(斩敌一个“甲首”,赏给爵位一级,田百亩,宅九亩,农奴一人)。这些大大“有异于六国”的政治哲学,完全可以想象它会产生多大的作用。
  其五,六国各有打算,离心离德。六国在贤智良将的辅助下,也曾“同心并力攻秦”,但均因形不利、势不便而失败了,到后来,六国名为未忘亡秦,实为只顾己利;疲弊、散漫、腐败。
  这就是秦始皇统一前面临的基本历史条件。不能把一统天下的功劳全归之一人。已成的历史条件与历史走势,比任何伟大的个人要强大万倍。
  普列汉诺夫在他的《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一文中,曾经引用了俾斯麦于1869年4月16日在北德议会中所说的一段话:
  “诸位,我们既不能忽视以往,也不能创造未来。有人常将自己的表针移前一些,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时间加快,但这实在是一种错误,我希望诸位加以避免。一般人通常过分估计我对于我所依靠的那些事变的影响,可是始终没有一个人想到要我来创造历史。这种任务是我同诸位联合起来行动也办不到的,虽说我们联合起来便能与全世界相抗。然而我们毕竟不能创造历史;我们应等候历史去自行造成。我们用火来温暖果树,决不能加速果子成熟的过程。我们把尚未成熟的果子摘下来,是只会妨碍果子成长而使其腐坏的。”
  应该承认这话基本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可贵出于这位“铁血宰相”之口,他对于德国,有些像秦皇之于中国,只不过二者头脑的复杂程度不同。俾斯麦对于分裂为三十多个邦的德国统一,以及改变欧洲的整个格局(德、法、英、俄的力量对比),还有以后的德国突起,起到相当大的作用。说出上面的话,更显可贵。自然李斯用炊妇扫炉灶来比喻一统天下,有夸张鼓励的成分,但用今天的话说,并非只有伟大的天才才能办的。不然,那死后不到一年天下就沸腾了,以及统一天下后许多致命错误又何以解释呢?

  二、“秦政制”显示撮制四海的巨大优越性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终于一统天下,依照法家理论建立了高度集权国家:一,“海内为郡县,法令由一统”;二,集三皇五帝之尊称,号曰皇帝。独控文、武、威、德“四权”,固操臣民生杀贵贱富贫“六柄”;三,“命为制、令为诏”,皇帝命令高于一切;且至尊、至贵、至重、至隆。首先建成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双层次专制主义全能国家:即皇帝对于统治阶级的专制主义,统治阶级对于人民的专制主义。从这一点看,秦始皇之功勋是任何人任何时候也无法否定的。不过秦始皇所创建的这种国家,既能创造世界性伟大灿烂辉煌的奇迹,也会造就世界性罕见的悲剧。秦王朝虽未能“传之万世”,但他的政治体制,却在中国传之二千多年:即毛泽东所说的“历代都行秦政制”,这种“秦政制”,在秦统一天下之前后就充分显示出它“撮四海,运于掌握内”(柳宗元语)的巨大优越性。统一后其优越性是:
  ⒈ 全国推行郡县制。商鞅在秦主政,就在全国置县,今天的话说:实行全国一盘棋、一股劲。正是运用这种体制,使秦所向披靡,所以统一天下后,始皇决计用李斯建议,在全国普遍推行郡县制。柳宗元说:秦之所以革者,从制度本身来说是大公无私的,但“其情,私也,私其一己之威也,私其尽臣畜我也。然而公天下之端自秦始”(《封建论》)。不过这个弯子转得太急、太直了。而且秦始皇马上运用这种制度役使近二百万劳力,大兴土木,“暴其刑威,竭其货贿”,将天下投入苦海。尽管如此,“人怨于下,而吏畏于上”,全国无一地、无一吏敢说个“不”字。
  ⒉ 统一度量衡,统一法度,车同轨,书同文。春秋战国几百年,早已苦于各国法度、文字、度量衡的五花八门。所以商鞅等人已在秦和一些国家统一度量衡,各国文字也在渐趋于同。秦皇一天下后,在全国立即实行“五同”(同法度、同伦、同文字、同度量、同钱币),划定疆域、通水路、去险阻、少关隘……这自然是功莫大焉。
  ⒊ “收天下兵(器)聚之咸阳”。这一举措,显然为了防止六国死灰复燃,战乱再起,因而它会受到万民的拥护。同样“徙天下富豪于咸阳十二万户”,也为防止战乱的。
  ⒋ 解决农民土地问题。公元前216年,此年即粮价上涨五十余倍,是否因此才想起“令黔首自实田”呢?在多年的战乱与“力役三十倍于古”、人口减少、田土大片荒芜的情况下,土地问题根本不是占有的两极悬殊,而是无人耕种。下令“自实田”,不过是自报所种所垦的土地,落实赋税徭役罢了,把它说成是“确定土地个人私有制”,未免太拔高。但着手解决土地问题,值得肯定。

  三、“秦政制”立即造就世界罕见的人间悲剧

  章太炎对“千古一帝”厚爱有加,但不得不说“秦皇微点”——稍微有些缺点:“独在起阿房及童男女三千人资徐福;诸巫食言,乃坑术士,以悦百姓,其他无过。”(《秦政记》)而焚书坑儒不过弄死几个“巫术方士”以取悦百姓罢了。而对于“专擅于一人”的制度,“病病者寡,其余荡荡(平等)平可浣准矣”!平得像水准仪校正过的一样。这样的“微点”算得了什么呢?且看以下几个致命性的“微点”:
  ⒈ 滥用民力。前面说秦始皇统一之后,五年粮价猛涨五十余倍,其主要原因,一是灭六国,“工程”空前巨大,从公元前236年至统一天下的前221年,秦无年不战,无岁不征。交战规模少则数十万,多则一两百万。要不然怎么能在秦始皇二十九岁至三十九岁之间灭六国(多国)呢!它必然影响整个经济:生产缩减,粮食储备用尽。《管子·参患》曰:“一期之师,十年积蓄殚;一战之费,累代之功尽。”在这十五年中何止一期、一战?老子曰:“师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