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的《传牌稿》

李耐因

 


林则徐纪念馆

我在参观林则徐纪念馆时,引起我特别注意的不是那些回廊阁楼、假山鱼池和衣着、奏章,却是陈列在一个角落的橱柜里的一篇《传牌稿》。是不是林则徐亲笔书写,不敢断定;是林则徐亲自起草,却是可以确定无疑。《传牌稿》,用现今的话说就是通知或通告。那年代没有电话、电报,下个通知就要派人传送。这《传牌稿》文字不长,也只400字;事情也不大,不过是说我要路过你那个地方。

《传牌稿》的全名叫《本部堂奉旨前往广东查办海口事件传牌稿》。“本部堂”是林则徐自指,“海口事件”指在广东海口因输入鸦片发生的中英冲突。这事发生在1838年,亦即清道光十八年。林则徐时任湖广总督,因严禁鸦片,卓有成效,奉旨进京,力主禁烟,得到道光皇帝的支持,命他为钦差大臣,赴广东查办海口事件,并节制全省水师。

按当时情况,林则徐官位显赫,他既是两湖(湖北、湖南)的最高长官,又奉旨主管广东军政,这样一位大员离京南下,通常旧例,必定是前呼后拥,浩浩荡荡,沿途大小官员迎送供奉,馈赠纳献,一定弄个人仰马翻,糜费甚巨。

但是,林则徐从离京后的第一站——良乡,就发出别具一格的《传牌稿》。文字不长,且摘引几段供欣赏:

为传告事:照得本部堂奉旨驰驿再往广东查办海口事件,并无随带官员供事书吏,惟顶马一并跟丁六名,厨丁小夫三名,俱系随身行走,并无前站发站之人,如有借名影射,立即拿究。

这一段是讲出差原因,接着就直述本义:我没有陪同的官员、秘书、警卫、副官等一大堆,只有一名向导,几名跟丁、厨师,他们是跟我一道走的。特别说明,没有打前站的人,如有人假冒打前站的人索拿卡要,“立即拿究”。这何等痛快!那个年代,钦差、大员出巡,早十天半月,就有打前站的官员下去了,向地方官员介绍钦差、大员的习惯爱好(比如古玩珍奇、犬马声色等),检查吃、住、行走是否够“标准”,且百般挑剔索要钱财。地方官员就得倾力准备。接待一次钦差、大员,就是地方的一场灾难。林则徐的《传牌稿》,一开头就杜绝了这一陋规。

所坐大轿一乘,自雇轿夫十二名;所带行李,自雇大车二辆,轿车一辆。其夫价、轿价均已自行发给,足以敷其食用,不许在各驿站索取丝毫。该州县亦不必另雇轿夫迎接。至不通车路及应行水路之处,亦皆随地自雇夫船。本部堂系由外任出差,州县驿站之累皆已通知,尤宜加意体恤。

这段话几乎不需要讲解,说得清楚明白。那意思是:凡属应公家开支的,都用出差费开支了;凡属私人事务,都由“俸禄”(工资)开支了,这些都已足用,不许他们再向地方政府、招待所“索取丝毫”;也不要地方官员另雇轿夫迎送。特别是最后一节,林则徐说,他自己是地方官员奉旨外任,很知道地方官员接待钦差和中央大员的苦衷和陪累,应该特别体谅。

所有尖宿公馆,只用家常菜,不必备办整桌酒席,尤不得用燕窝烧烤等糜费。此非客气,切勿故违。至随身丁弁人夫,不许暗受分毫站规门包等项。需索者,即须扭禀;私送者,定行特参。言出法随,各凛遵勿违。

林则徐的这段话,可谓用心良苦。清朝末年官场席宴之盛,争奇斗异糜费之大,实为腐败现象之一端。接待像林则徐这样的大员,理所当然地会山珍海味,无所不陈。林则徐深知其弊,断然提出“只用家常菜”,而且坦诚地说“此非客气”,不是说风光话、打官腔,而是“言出法随,各凛遵勿违”。林则徐还明令禁止跟随他的人索要卡拿,收受礼物钱财。“需索者”,抓起来法办;“私送者,定行特参”,谁个敢送,罢官免职,绝不宽容。

《传牌稿》的最后一段是:

切须至传牌。

右牌仰沿途经过各州县、驿站官吏准此。

此牌由良乡传至广东省城仍缴。

那意思是,沿途经过的地方都要传到,各地官吏都要照此办理,直到广州缴回。

据史料记载,林则徐在由京城南下途中的两个月期间,沿途确是按《传牌稿》上所说做的,一路不扰民,不惊动地方政府,还做了大量民情吏情的调查研究工作。

林则徐的《传牌稿》写在距今170多年前,但今天读来仍给人以教诲、启迪。

虽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上面人下去公干有过明文规定,有严格的标准,也有几不准。但是,我们仍然不时看到浩浩荡荡的车队,前呼后拥的迎送;大吃大喝名酒佳肴者有之;住五星饭店总统套房者有之; 大件小件满载而归者亦有之。公费旅游、公费送礼的现象并不鲜见,至于暗送红包、私赠股票虽系个别,却也有之。我们的国家大,官员也多,单只中央的部、委、院、办的领导干部何止千百,他们都是要到下面省市州县去的,或调研或办事或有别的公干。有个不成文的约定:上面下去的人,下面必定有相应级别的一二把手接待、宴请,或汇报情况或陪同参观、游览;即使是逢巧路过的官员吧,至少也要“见个面,吃个饭”。据称,地方接待北京来的不同级别的官员有不同的费用标准,等级分明。似乎不这样做,就不够“规格”,不够尊重。确也有过因当地主官忙未能“及时接驾”,有拂袖而去者,很使下面的官员凄凄惶惶,不知所措。一些先进、发达地区、城市,似乎特别受“重视”,那里大有迎送成灾之势,书记、市长们为迎送接待疲于奔命,常使人怀疑:他们能有多少时间忙自己的地方公务。林则徐在《传牌稿》中曾说到,他是从地方官员上来奉旨出差的,很知道州县地方官员接待上官之苦累,所以特别要加意“体恤”。我们的一些官员也大都是从基层上来的,可是一上来架子就大起来,不懂得体谅下级之苦衷。有人还借疗养、休息在一个地方常住,也要地方领导人陪游、陪戏、陪玩,甚至陪打麻将。那种种开支嘛,经费里是报销不了的。自己又不掏腰包,只有地方填赔。哪来的钱?还不是人民的血汗,国家的财政?

由这里又想起,报上“晒”出中央各机关年度招待费、交通费、出国费等等。这实在是一件好事,希望能坚持下去。不过,中央各机关官员大都是被“招待”的,自己招待的开支不会大。能不能各省市州县政府也“晒”出年度接待费、交通费、餐饮住宿费等等,并且要有细账:接待某官员开支多少,接待某调研团、参观团开支多少……那才是真正有益的。

林则徐的《传牌稿》,写在170多年前。但是,我觉得介绍给现在的人们读一读,对纠正当今时弊,对遏制不正之风的蔓延,亦大有可兹借鉴之处。

 

(作者为《望》周刊原主编,新华社原高级记者)

 

(责任编辑 杨继绳)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