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栏目:首页 | 古今谈 | 狗与人类政治

狗与人类政治

○ 张绪山

 

一、狗与帝王神学政治

  狗是人类较早驯化的犬科动物。在马、牛、羊、鸡、狗、豕六畜中,以狗的驯养史最为悠久,约有1万多年。西安半坡文化遗址中,曾发现众多狗的骨殖。甘肃秦安大地湾新石器文化遗址中,出土的彩陶壶上有4只家犬的形象。2002年10月,考古人员在河南洛阳市中心城区发现了东周天子驾六车马坑。引人注目的是,坑中有7只殉葬狩猎犬,其中6只见于马车之下。据专家们分析,这些狗是被缚在车上为主人殉葬的。

  狗见诸文字记载为时甚早。《殷墟文字类编》象形文字中有狗,其符号也见于《易》。《诗经》有"无感我悦兮,无使尨也吠"之句,"尨"就是狗。随着人类活动内容的扩展与复杂化,狗逐渐被驯化出其他一些功能。战国时代,狗作为宠物在人们的娱乐生活中已经占据一定地位。《战国策·齐策》记载:"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狗、六博、蹋鞠者。"这种娱乐形式不限于齐国。汉代时,以狗为中心的娱乐活动进入皇室范围。西汉开始设立叫作"狗监"的驯狗官,汉武帝建有"犬台宫",还有"走狗观"。据《三辅黄图》载:"犬台宫,在上林苑中,去长安西二十八里。"汉灵帝于"西园弄狗,著进贤冠,带缓",以至形成"王之左右皆狗而冠"的景象。

  狗的最大特性是对主人的忠诚,人类对狗的礼赞大多集中于此。狗的忠诚表现在它可以为主人付出生命。"义犬救主"的故事出现在许多平民故事中,无非是说明狗对主人的忠诚,但同样的故事出现在政治人物传奇中,尤其是出现在成就了一番轰轰烈烈大事业的帝王的传奇中,则不可避免地显现出浓厚的政治意味。据《荥阳县志》记载,楚汉相争时,项羽追击刘邦到荥阳。刘邦潜入了林间草丛中,项羽放火烧林。刘邦陷于绝境之际,一只"黄犬,以身投水,滚于帝旁之草上,如此者百余次,则草湿火灭",刘邦得救,而黄犬累死。为了纪念黄狗的救命之恩,刘邦在荥阳县西南,狗的埋骨之地建了一座"灵犬义冢"。此故事套路与《搜神记》如出一辙,且为正史所不载,显系后人套用。刘邦出身农民,乃流氓小吏,没有世卿世禄的资本加以利用,为了给自己夺取天下披上神圣的"天意"外衣,颇费了一番心思进行自我神化。他能够编造出其"母与龙交合"、"赤帝子斩白帝子",乃至身体上七十二黑子之类的无稽故事,如果真有义犬救主之事,岂能不善加利用,广为散播,使"刘邦神话"锦上添花?

  这类"义犬"母题一直延续到清代,见于满族传说:努尔哈赤被明军追杀,追兵迫近,努尔哈赤急忙躲入芦苇丛,追兵纵火,迅速蔓延芦丛,努尔哈赤遭烟熏昏迷,火势延及其身之际,跟随他多年的大黄狗跳进水里,全身沾满水后,将努尔哈赤全身及周围弄湿,努尔哈赤得救,黄狗累死。明军前来搜索时,一群喜鹊落在努尔哈赤身上,追兵误以为乌鸦叼啄死尸,遂撤兵。同一母题的传说被连绵不断地移植到帝王传奇中,说明它只是一种虚构,并非历史事实。

  然而,是否真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这类属于帝王"天命异象"谱系的"狗故事"能够广泛流传,说明它已经演化为一种政治伦理心态。作为帝王传说,狗的忠诚这里已经不是中心,狗——努尔哈赤传奇中是狗与喜鹊——作为媒介所显示的"天赋异象",昭示的是帝王"大难不死"之下的"天佑之运",即"真命天子"的征象。

  帝王的"天命异象"是表现中国传统政治伦理的一以贯之的老套路,其背后的支配观念是君权的"天命神授"。商始祖的神话是"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周始祖的传说更具典型性:周始祖弃乃其母践巨人迹而生;出生后被"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这种种"帝王异象",与刘邦、努尔哈赤传说中的狗、喜鹊救主一样,是传统"帝王天命"主题下诸多传说不可缺少的道具,服务于同样的政治目标。

二、狗与古代政治活动

  狗不但服务于帝王神话,而且成为历史上实实在在的政治元素。帝王与权贵生活中的狗往往身不由己地卷入了政治,成为政治活动的一部分。据记载:周襄王时期,晋灵公夷皋(公元前620—前606)无道,滥杀无辜,大臣赵盾多次劝谏,使晋灵公讨厌。灵公请赵盾喝酒,事先埋伏下武士,准备杀掉赵盾。赵盾的车右提弥明发现了这个阴谋,找借口扶赵盾走下殿堂。晋灵公唤出一只高大凶猛的狗来咬赵盾。提弥明徒手上前搏斗,打死了猛犬。两人与埋伏的武士边打边退,提弥明战死。在这个政治事件中,狗的忠诚被暴虐的君主所利用,扮演的是"助纣为虐"的角色。

  狗在历史上扮演过敦睦邦交的角色,其典型是哈巴狗。《旧唐书·高昌传》记载:"唐(高祖)武德七年(麴)文泰又遣使献狗,雌雄各一。高六寸,长尺余。性甚慧,能曳马衔烛。云本生拂菻国。中国有拂菻狗,自此始也。"武德七年(624年),拂菻国即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高昌即今之吐鲁番。这种能口衔蜡烛、拖缰绳为舞马引路的小狗即哈巴狗,属马耳他种,由于它小巧而聪明,自唐代以后成为宫廷贵人的喜爱之物。唐代曾不止一次从中亚引入这种宠物。9世纪中后期段成式写的《酋阳杂俎》记载,玄宗天宝年间(742—756)的一个夏天,玄宗与一王公对弈,杨贵妃怀抱一只康国(撒马耳罕)进献的"猧子"在一旁观棋,当棋盘上的形势变得对玄宗不利时,杨贵妃放出"猧子"到棋盘上,打乱了棋盘的棋事。玄宗的面子得以保全。这就是有名的"猧子乱局"故事。据《玄宗起居注》记载:"帝赠贵妃二狗,雄者名窝,雌者名狸,每有宠幸贵妃之时,常调侃曰:"窝狗日狸"。"朝贡体制之下,藩国奉献的宠物,不仅对于维护两国关系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还加深了皇帝与嫔妃们的感情,为他们的宫闱生活增添了不少情趣哩。狗之妙用竟然如此。

  狗能敦睦邦交,也可以引发外交事端。在英国历史上,亨利八世以宗教改革垂名青史。这位英国国王的最重要的作为,是宣布脱离罗马天主教会,建立英国国教。他的妻子凯瑟琳是西班牙公主,她与亨利八世生育了几个孩子,但都夭折,只有一个女儿玛丽存活。亨利八世与女侍官安妮·鲍林产生婚外情后,以凯瑟琳未生育子嗣为借口向教皇申请离婚。罗马教廷不想得罪强大的西班牙,在离婚案上态度暧昧。亨利八世派红衣主教沃尔斯利觐见教皇。双方的会谈进展顺利,教皇无意反对亨利八世离婚案。但是,作为一个偶然因素,一条狗的加入使事态发生逆转。沃尔斯利与教皇会谈之日,随身带去了一条狗,就在沃尔斯利按照惯例,俯身亲吻教皇的脚时,这条狗误认为教皇要踢其主人的脑袋,咆哮着扑向教皇。被狗咬伤的教皇蒙此羞辱,勃然大怒,拒绝了亨利八世的离婚请求。教皇对亨利八世离婚案的否决,演变成亨利八世断绝与罗马天主教会关系、发动英国宗教改革的导火索。

  在历史悲剧中,由于狗对主人的忠诚,狗往往与主人一起成为悲剧的牺牲品。1894年9月17日,中日甲午战争发生,邓世昌指挥的"致远"舰遭到日舰围攻起火,船身倾斜。邓世昌毅然驾舰全速撞向日本主力舰"吉野"号右舷,决意与敌同归于尽。倭寇见状大惊,集中炮火射击,"致远"舰鱼雷发射管被击中,鱼雷爆炸,"致远"舰沉没。邓世昌坠落海后,其随从以救生圈相救,被他拒绝,所养的爱犬"太阳"游至其旁,口衔其臂以救,邓世昌誓与军舰共存亡,遂按犬首入水,共没于波涛之中,与全舰官兵250余人一并壮烈殉国。在这个历史事件中,狗的命运与主人的命运表现出惊人的一致性:忠心耿耿的狗,尽管以死相拼,最终未能挽救其主人;而处在为清廷"看家护院"位置上的邓世昌,虽然视死如归、浴血奋战,最终还是不能挽救清廷在日寇武力面前的丧权辱国。

三、狗与现代政治

  在一些情况下,无辜的狗会被无故地卷入政治旋涡,被动地成为"政治元素"。1941年12月7日,日军向香港发动闪电式进攻,香港形势危急。日本侵华战争爆发以后,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成为不少民国军政大员、银行家、文化名人的避难之地。为了避免这些要人成为日军俘虏,重庆国民政府应各方要求,加派航班,争取将这些要人抢运到内地。12月10日,从香港最后起飞的一架飞机到达重庆机场,《大公报》编辑部派人到机场迎接报社社长胡霖(政之),接人者未见社长和其他要人的身影,却见到了孔祥熙的夫人宋蔼龄、二女儿孔令伟、老妈子、大批箱笼和几条洋狗。洋狗与孔家联系起来,被报界披露以后,"洋狗"事件成为轰动一时的政治事件,引发昆明颇有声势的"倒孔"学潮,并由政治力量推波助澜,引发大后方以学生为主力的抗议浪潮。这段"洋狗"故事,不仅在当时被视为党国要员及其裙带腐败恶行的证据,甚至在今日仍被一些所谓"学术著作"沿用,尤其是一段出自想象的孔二小姐如何在机上持枪强迫其他"要人"为"洋狗"让位的身临其境般的描述,似乎使抢运"洋狗"事件变成了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特权恶迹的铁证,确凿无疑的"历史知识"。然而,最新的研究证明实情是,飞机起飞之日,香港与九龙间交通断绝,电话也因日机轰炸中断,没有到公司接洽的乘客无法得到通知。飞机起飞前,时已拂晓,由于敌机飞来侦察,不能再等待。鉴于飞机舱内尚有多余座位,中国航空公司的留港人员也搭机回渝,并将中央银行公物尽量装载填空,并无私人携带箱笼、老妈子之事,亦无到站不能搭机的乘客。至于"洋狗",则系两位美国驾驶员所有,因飞机仍有余位,他们将狗也顺便携带到渝。(见杨天石:《"飞机洋狗"事件与打倒孔祥熙运动》,《南方周末》2010年3月18日)本来与政治无关的狗被生硬地推进了政治旋涡,成为政治斗争的一个砝码,此为典例。

  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的一些独裁者都有"恋狗"情节,乃至形成怪癖。希特勒养有一条德国牧羊犬,取名"布隆迪"。他经常与狗一起吃饭,经常请医生给布隆迪检查身体;如果狗病了,希特勒会给狗安排一份病号饭,包括鸡蛋、瘦肉等。希特勒的仆人曾说:"希特勒签署命令,枪决某位军官,眼睛都不会眨一眨,可是,听到他的狗病了,他会很难过。"希特勒的情妇爱娃曾抱怨说:"他每天只跟布隆迪说话,但从来不跟我说话。"1945年年初,战争形势对德国越来越不利,希特勒似乎感觉到末日正在逼近,但他像历史上的所有暴君一样,拒绝反省自己的错误,而将失败的原因归于军队将领对他的背叛。大势已去之下的绝望,对将领们忠诚的狐疑,以及对他们可能背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