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卞仲耘之死的匿名唁函

王晶垚

 

  196685日下午,卞仲耘校长在北京师大女附中校园被红卫兵活活打死。

  196689日中午,我在悲痛中收到一封署名北京“师大女附中一教师”的紧急匿名唁函。

  这封唁函的起草时间是196688日下午2。信中陈述了卞仲耘遇害的全过程。这是第一份,也是第一时间陈述卞仲耘被惨杀真相的文字。

  据其他几位受害者和目击者后来揭发,卞仲耘同志被折磨、杀害的经过,比这封信里揭露的还要野蛮,残酷得多。

  在当时极其险恶恐怖的血腥局势下,这封信不得不用特意改变了的笔法和字体写成。卞仲耘遇害时极其可怕的情景被清晰记录和见证,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阅读这封匿名唁函时悲愤交加的心情。

  这封匿名唁函告诉世人,即使在文革最黑暗的时刻,仍然有人敢于立即做出自己的选择,抗议邪恶。

  信寄到我手中不久,女附中有人前来追查,凶恶地迫令我立即交出此信。我当即坚决拒绝。

  197863北京市中共西城区委员会印发《关于卞仲耘同志昭雪的决定》的文件。

  197885,在八宝山举行的卞仲耘追悼会上,《关于卞仲耘同志昭雪的决定》与这封《匿名唁函》,作为悼念文件在追悼会上向800多名与会者分送,以告慰死难者卞仲耘同志。

  44年过去了,我一直郑重保存着这封匿名唁函原件。今天,我想通过《炎黄春秋》向当年发出这封匿名唁函的师大女附中张静芬老师表达我和我们的孩子们对她的衷心感谢。

                           201085

 

原件一、《匿名唁函》全文

老王同志:

  老卞在女附中为党工作十七年,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心里清清楚楚。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老卞同志就被活活打死。据亲眼看见的人说(我们在楼上开会没有下去):她临终时浑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肩膀肿得老高。在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她被很多带钉子的粗木棒和板凳腿乱打,罚她下跪就下跪,罚挑土就挑土。她和胡志涛、汪玉冰都挑不动(很大的筐),挑不动就乱棒猛击头部、上身,肉都被一块块带下来。(胡志涛说,这是违反政策的。后来就被用绳子捆起来手。)(现胡汪都住进了医院)后来又被罚去扫厕所,在刚登上第三层台阶,在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她就一头晕倒在宿舍楼的台阶上。当时大小便失禁,只有大口呼吸的份儿了。而竟还被认为装死不老实,被用脚乱踢头部及身上。不马上送医院。时约六时许,竟被用垃圾车运到小操场厕所旁边。一会还嫌不够,又用风雨衣把她紧紧盖住,一个工人想换用一张白纸都不行。很多老师要到她身边看看,都遭斥责不准。就是最健康的人窒息,也要致死。至七点,打电话请示了市委,才被允许通知医院和家人。换担架至医院时,四肢已硬。打四针强心针,又有何用?老卞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人死不能复活。这种严重违反党的政策的暴行令人发指!怎不令人悲愤填膺!毫无疑问,这是别有用心分子干的!我们一定要追究责任,使真相大白于天下!

  可怜老卞同志是真正的大老实人。高血压、心脏病,病成那个样子还硬挺着挨斗。不敢说一句,这说明她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以大局为重,不计较个人得失。她的惨死更说明她是好书记、好校长。我们相信,她决不会去反党。她死得这样悲惨,这样不明不白,我们坚决要求为她申冤。

  这件骇人听闻的惨案,在某些人是噤若寒蝉,某些人是敢怒不敢言。6日上午广播,要封锁消息,这是封锁得了吗?

  老王同志,你是她多年的战友,也是爱人。你必须坚强活下去,勇敢地斗争下去。首先要为老卞把事情弄清,揪出坏分子。这也是对党负责。证明她不是反党分子,不是黑帮。同时也要好好抚育老卞留下的四个孩子。尤其是可怜的四宝,她还那么小,只在几个小时内就被夺去慈爱的妈妈。我已决定,今后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尽力帮助他们。最后,希望你一定节哀。冷静再冷静,凡事三思而后行。你是革命前辈,相信你一定处理得好。

  我和你只见过几面,我是一个普通的教师。我不愿写下我的名字,也不愿暴露我的笔迹。希望你相信:老卞不是孤立的。很多大字报是言不由衷的(各种不同的言不由衷)。可惜老卞没有坚持到文革的最后时刻。不过,我们要相信党,相信群众。事情一定会弄清。老卞是有群众的,谁想破坏文革,一万个办不到!

  握手

  致最沉痛的哀悼和敬意献给

  老卞在天之灵!(她为党做的工作,我们一定不忘!)

                                   师大女附中一教师8.8.2时 

 

(责任编辑 杨继绳)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