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冶方在理论工作务虚会上的发言——1979年2月4日

孙冶方

  我不久前从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回来,看到人家解放后,一心一意建设了三十多年,远远走在我们前面。我们天天讲阶级斗争,硬性地不断改变所有制关系,把我们国家搞成目前这个样子。我们同南、罗不能比,更不能比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了。作为中国人,作为共产党员,看到我们的社会主义不吃香,国家这样落后,实在使人痛心,想起来都要掉眼泪。对于这一切,毛主席要不要负责?都说成是刘少奇的过错,太不公平。至少这十年和刘少奇没有关系。我同意90号简报上李洪林同志的发言。我同意小平同志的话: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确切地理解这句话,是说没有毛主席就不能在一九四九年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即使没有毛主席,中国革命也迟早总是要胜利的。毛泽东同志过去讲过:我们取得革命胜利付出的代价很高。希望今后在建设时期少付一些代价。事实怎样呢?事实是在困难时期,特别是在文化革命时期,死了千千万万的人。我们所付的代价比任何经历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国家都高,甚至超过了苏联。

  实事求是地评价毛泽东同志的错误,并不能损害他的伟大。他的伟大业绩是不可磨灭的。同样,一九五八年以后他的极“左”思想和错误也是抹煞不了的。不把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账搞清楚,我们就不能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前进。正如为了更好地往前走需要回过头去看看走过来的路一样。我们要为第三世界作出榜样,希望将来他们革命时,不要再产生第二个波尔布特。主席曾经说过,西欧国家和美国为什么不发生革命呢?是因为那里生活太好了。这个理论是完全错误的。中国搞成这个样子,与“越穷越革命”的理论有关系。西欧和美国的工人之所以不起来革命,我看是因为苏联、中国的榜样不好。搞阶级斗争死那么多人,生活水平那么低,生产发展不如人家,你比下去了嘛。(林韦同志插话:在我们这里革命本身就是目的,人民生活的提高倒不是目的。)

  主席的话大致有三种情况。

  一是原来就讲错了。比如,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的指示说,我们现在的商品、货币、八级工资制,这和旧社会差不多。我们知道,经济学上的商品、货币、八级工资制等等范畴,说的都是生产关系。怎能说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和旧社会差不多呢?这话如果是我孙冶方或任何别的人说了,岂不要被打成大右派吗?

  又比如毛主席说:要分清思想问题和政治问题。我不同意这个说法。哪有与政治无关的思想(指社会科学方面的思想)?哪有没有思想的政治?思想问题和政治问题怎么能分清呢?我们的宪法中规定了言论自由,但始终没有执行。就从反右说起,最右的右派无非是主张“轮流执政”,既然宪法保护言论自由,人家可以这样讲嘛。我们也可以批嘛。反右的结果是人们不敢讲话、不能讲话,不讲话怎么能分清是非呢?主席听不到大家的话,再加上个康生“判决”,事情就搞坏了。所以,问题不在于分清思想问题和政治问题,而在于要分清是思想、言论问题还是违法乱纪的问题。言论自由要保护,违法要依法处理。我这样讲大概是会惹人的。听说张耀祠说,他不“心慈手软”,我也不怕再进秦城。顺便说,康生的问题,我也还是要揭的。据说汪东兴在中办说过,谁再讲康生问题,要关起来。如果还是要他当家,我难免再被关进去。

  又比如“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说是刘少奇“塞进”八大决议的,怎么说得通呢?实际上这个话并没有错,我记得斯大林就这样讲过。(林韦同志插话:列宁讲过近似的意思。)当然斯大林讲得不完全,计划、管理方法等等生产关系方面的许多问题也是需要不断改进的。但是既然经过革命,生产关系已经大大改进了,主要的任务就成为发展生产力。主席过去很强调发展经济,特别是毛选第四卷多处讲到取得政权以后就要讲发展生产问题。以后天天讲阶级斗争,和过去的思想是矛盾的。

  我很赞成马洪同志的意见,周恩来同志、陈云同志是真正懂得搞经济建设的。有个柯庆施,对经济工作一窍不通,胡搞,但主席很看重他。三年大困难后,陈云同志根据耕畜繁殖的速度等,认为农业的恢复必须有三几年时间,后来事实证明陈云同志的意见是对的,但柯庆施认为陈云的意见右了,保守了。基本建设要缩短战线,打歼灭战,这是主席自己多次讲的。根据这个意见,经总理亲自审定,下了一些项目,当时主席也是同意的,但是后来主席却出尔反尔,大批“下马风”,实际上矛头是针对总理的。

  第二种是原来并没有讲错,但真理再向前跨过一步就变成谬误。其中有些东西是主席自己强调过分的。例如,“矫枉必须过正”的思想运用到建设事业上来大不妥当。物极必反,强调过分,使得本来正确的东西反而被否定了。

  例如“大中小并举”、“土洋并举”的方针在原则上是正确的,如果我还能写一本政治经济学的书的话,我要把这一条写进去。中国落后,没有那么多现代设备,继承的工业基础基本上是旧的,因此我们现在只能半土半洋,搞许多中小型的企业,不能只靠买许多大洋设备,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我们是需要“大中小并举”、“土洋并举”的。我们有丰富的劳动资源,小、土企业可以使用那些不熟练的简单的劳动,工资低些,但是,这个原则是有限度的。这就是小、土企业不需要高价的设备,可以使用比较简单的不熟练的劳动,工资比较低,当这两个方面节约的开支可以抵消小、土企业不带来的劳动生产率低、成本高这个限度以内,是合乎价值规律的,而且还可以解决一部分就业问题。一旦超过这个限度,就是胡闹,害死人。一九五八年搞“后院炼钢”,后来搞每个省、每个专区都办汽车厂,浪费了多少资金,多少原料!这样,由于强调过分,结果把本来正确的方针、原则否定掉了。

  第三种是讲得对,但没有照着做。毛主席过去非常强调理论不要脱离实际。我早就认为,王明那一伙人脱离实际,搞本本主义,成不了大事,早就怀疑中国革命在他们手里能不能胜利。后来听说毛主席来领导非常高兴。四十年代整风时,我在新四军听到毛主席关于改造学习和反对党八股的谈话,认为真是切中王明的要害,对主席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文化革命这十年,主席是怎么联系实际的呢?例如要搞“群言堂”,“不搞一言堂”这个话讲得很好,从五十年代开始提倡,讲了二十年,结果却是越来越一言堂,而最大的一言堂就是主席自己。他在讲这个很好的话的时候,是针对别人的,是没有考虑到自己的。我们中国的情况是从最上面的一言堂一直贯下去,贯到省、地、县、社、队。我曾同一个小青年讨论农业问题。我说,第一条要解决社队土皇帝、恶霸的问题,第二条要提高农产品价格。小青年说,第一条你就办不到,县委就是那样搞,你怎么整得了下面的书记?现在好了,三中全会和工作会议上,华主席作自我批评,不搞一言堂,这就好了。

  另外,对一些提法或正在批的一些话,有的我同意,有的我不同意。

  如“全面专政”的问题。我看现在没有批到点上。张春桥那些家伙的搞法,主要是把专政的对象搞错了,把专政的方法搞错了。关键不在于“全面”二字,无产阶级专政,是讲政权的阶级性质。这个政权应该管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包括文、教、科、工各个上层建筑领域在内,不能留有真空地带。不是无产阶级专政,就是资产阶级专政或“四人帮”的封建行帮的法西斯专政。难道在这些领域,我们要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吗?或者这些领域不搞什么专政,是空白的吗?问题在于无产阶级专政怎么搞法。举个例子。马克思在英国生活很久,大部分著作都是在那里写成并公开发表的,他在那里建立了第一国际,参加工人运动,还在海德公园骂过英国首相。但英国资产阶级并没有抄他的家。这能说英国资产阶级没有对马克思实行专政吗?当然不是。人家是资产阶级、剥削阶级,手中没有真理,还能用这样的方法专政。而我们是怎样行使无产阶级专政呢?我看毛主席的话,有的说得不对。什么“不准乱说乱动”,为什么不能人家说话呢?乱动看怎么个动法,不违犯国法,为什么不能动呢?我们把“专政”的面搞得太广了,以至于“专”到了党内来。好像拧螺丝,越拧越紧,大家都动弹不得。弄得不得人心了。毛主席把英国首相对马克思没有用的办法都用到党内来了。难道我们掌握的真理比当年英国首相还少吗?不是嘛,是把专政的对象和方法搞错了。

  又如“继续革命”的提法。乔木同志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提法,提出了疑义。我觉得那个提法本身并没有错。毛主席讲过,好像列宁也讲过,夺取政权,并不是革命的结束。说继续革命是继续夺取政权,那是“四人帮”的解释。要继续革命就是要保卫已经夺到手的政权,防止复辟,要不断改进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尤其要大搞技术革命,发展生产力。文化大革命证明这话没有错。如果我们不抓“四人帮”,复辟就是眼前了。抓“四人帮”就是一场革命。现在还有“帮四人”,还跟着康生的阴魂转。不继续革命行吗?

  还有,关于“整个社会主义阶段始终存在着阶级斗争”的提法。“整个”、“始终”四个字肯定错了。不然,那就是在到社会主义建成时,一觉醒来就进入共产主义了,没有阶级斗争了。(林韦等同志插话:毛主席有一句话说,一万年以后还会有蒋介石王朝的代表人物在各地活动着。这种话是没有经过思考说出的。)据说“始终”二字是别人加上去的,但既然“整个”,那也就始终了。社会主义阶段肯定存在着阶级斗争,问题是谁对谁斗、怎样斗法。

  再如“现代迷信”的问题。有的同志讲,现代迷信是林彪搞起来的,我看是把林彪的身份抬高了。文化革命前,我们党内的迷信就盛行了,包括我在内,我对毛主席的信服实际上达到了迷信的程度。追根溯源,现代迷信是斯大林搞起来的,毛主席喜欢它,接过来了。这不是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在这个问题上,刘少奇是有份的。(林韦同志插话:五八年刘少奇还讲过,我们就是要迷信,迷信毛主席有什么不好呢?)现代迷信、一言堂都是从斯大林那里来的。现在要纠正过来。

  我还有一个看法,毛主席维护斯大林的招牌,怕“丢刀子”,就是维护他自己;维护对斯大林的迷信,就是维护对他自己的迷信。文化革命中江青讲过:七千人大会那口气,直到现在总算出了。我看这话是代表毛主席说的。当年江青她算老几。实际上七千人大会上,毛主席承担责任,那是硬吞咽的一口气。我看对斯大林、毛主席都是要一分为二的。至于三七开还是四六开,还是几开,要实事求是地分析,对的不能丢掉,不对的就是要抛弃。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