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大镇压的报告

赵 宏 翻译 叶书宗 校注

 

 

 

 

译校者按:1930年至1953年初的大清洗中,苏联究竟制造了多少起冤假错案,镇压了多少人?对这个问题,苏联学者,尤其是欧美各国学者,进行过大量调查研究,提出过多种数据,彼此差别较大,长期难有定论。本专题选编的文件是苏共中央政治局30年代至50年代初镇压事件复查委员会关于大清洗调查结果的简要报告。报告对大清洗的开展和进程涉及得不多,但是对大清洗的结果,却有详细的统计。文件指出:从1930年至1953年斯大林逝世,苏联共制造了2578575起“案件”,涉及3778234人,其中的786098人被处极刑。值得注意的是,在被镇压的人中,2478406人,即占65%以上是由非执法机关审理的;656548人,占83.8%是被非执法机关判处死刑的。苏联党和政府从1954年起就开始对这些案件进行重新审理和甄别,但直到1988年底,尚有1575958件应该重新审理而还来不及重新审理的“案件”,其中涉及2192130人。该委员会对于余下的这个“大尾巴”提出一个彻底而简便的解决办法:由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宣布这些审讯为“违反苏联宪法”。

 

03685

 

苏共中央政治局大镇压事件复查委员会的简要报告

19881225日)

              绝  密

              特别卷宗

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三四十年代至五十年代初镇压事件材料复查委员会继续进行着为这几十年中被无辜判刑人员平反的工作,分析档案材料,审查大量有关请求告知亲属下落及其死亡日期、埋葬地点的公民申请书和诉状。地方机关也进行着类似的工作,分析和审查自始至终在地方处理的案件。

此项工作促进了新的道德氛围的形成,唤起了对法制、秩序的社会需求和对宪法、法规的尊重,为成千上万清白的人恢复了名誉和尊严,消除了无根据的指控和嫌疑的重负。现已重新审理了涉及到1586104人的1002617件镇压性质的刑事案件。根据这些案件1354902人获得平反,其中包括非执法机关案件的1182825人。

除了恢复社会和法律的公正之外,这方面开展的工作还促进了对长期强烈影响国家社会发展并使其变形的无法纪和专横的根源——内部机制的深刻理解。

与此同时,委员会的工作经验提出了几个问题,正像所表现的一样,要求从原则性的政治上和宪法的角度作出评价。只有现在,在社会民主化的条件下,才开始暴露出镇压及其不法程度的实际规模,从而全面分析和评价这些现象的工作也就具有社会政治和法律的意义。

在这方面需要着重研究和评价以下四类问题。

一、关于“三人小组”、“两人小组”、特别会议、名册等等的反宪法性和反法律性。镇压案件相当大的一部分判决正是由这些非执法的和反宪法的机构作出的。

研究国家安全机关的文献资料确定,19301953年间根据由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部等机关起诉的刑事案件,有3778234人受到镇压,其中被判极刑(枪决)的786098人。在被镇压的人中间,由执法机关判处的有1299828人(其中枪决129550人),非执法机关判处的有2478406人(其中枪决656548人)。

现在尚未重新审理的案件有1575958件,涉及2192130人。在这些案件中非执法机关受理738866件,判处1097293人(其中枪决339125人)。

苏联最高法院领导和多数法律学家注意到,对19301953年间由非执法机关作出的判决的上述进行审理具有鲜明的合法性。因为它们的建立、活动乃至存在本身都是违背宪法的,没有依据当时的任何法律条文。既然此类机关一开始就是不合法的,那么任何由它们作出的判决都不可能被认为是合法的。

类似的立场既以法律为依据,也以道德政治为依据。因此,倘若苏联最高苏维埃作出决定,宣布所有被列举的非执法机关不符合宪法,显然将是正确的。

因此,所有非法院判决的受害者将自动恢复名誉。

与此同时,这种决定不应扩及伟大的卫国战争时期的抢劫、掠夺、强盗袭击行为及其他刑事犯罪案件的特殊审理程序,当时此类罪犯不经法院和法院调查就地枪决。

二、关于斯大林及其左右对组织和实行大规模镇压,推行反法律、反宪法活动的个人责任。他们的大规模镇压活动和违法行为对党和人民犯下的罪过是巨大的、不可饶恕的。越深入地研究,越能清楚地发现,这一罪过不仅具有道德和政治性质,而且具有直接的法律和刑事性质。社会舆论合理地要求对此做出应有的评价。

首次大规模的镇压发生在30年代初。根据以安·安·安德烈耶夫为首的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强制迁出富农委员会的决定,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卫总局的机构在19301931年间将356500农户、总人数1680000人从苏联的欧洲部分强制迁往北部地区和西伯利亚。其中一部分人被迁往监禁地,另一部分被迁往专门移民区。在19291933年间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卫总局的机构仅逮捕被划为富农者就达519000人,并追究其刑事责任,还不包括数万名被没收生产资料和土地的富农分子和被判为流放的人。

在这些年代里,正是根据拉·莫·卡冈诺维奇的建议成立了所谓的“三人小组”。改变法律、最大限度地简化政治性案件的逮捕和侦查条件导致了镇压的扩大化。从30年代初开始简化法院诉讼程序,同时非执法机关采取的惩罚措施更为严厉。

当时,逮捕的规模是如此之大,以致在斯大林和莫洛托夫签署的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和苏联人民委员会专门指示信中(19335月)指示,在拘留所关押的人数不应超过40万人。制定了逮捕人数和被驱逐出境人数的通知单。

30年代初对各种知识分子团体的代表执行了伪造的政治诉讼程度。30年代后半期镇压规模之大骇人听闻。遭到镇压的有党的、苏维埃的、经济方面的积极分子,以及广大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阶层。

斯大林是不经法院和侦查而进行大规模的逮捕和枪决、成千上万的人被驱逐出境的倡导者和组织者。

犯罪的行为泛滥成灾,表现为内务人民委员部拟定清单,交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或内务人民委员部“特别会议”审理,而且“惩罚”已事先确定。这些名单呈送斯大林本人。其中确定了三种惩罚:第一种,枪决;第二种,监禁825年;第三种,8年以下监禁和驱逐出境。现在只发现了内务人民委员部呈送斯大林本人的一部分名单,即发现了19371938年期间的383份,列入其中的有44000名党的著名工作者、军事活动家、经济管理人员。这批人员中有39000人应判第一种惩罚,5000人应判第二种,102人应判第三种。在这些名单上有斯大林和政治局其他成员的亲笔批示。在383份名单中斯大林签字的有362份,莫洛托夫签字的有373份,伏罗希洛夫签字的有195份,卡冈诺维奇签字的有191份,日丹诺夫签字的有177份。还有米高扬、叶若夫和斯·柯秀尔的签字。政治局委员会们不仅同意提出的镇压建议,而且还批字鼓励内务人民委员部机关工作人员进一步镇压,而在个别人姓名的上面有批字:“杀—杀”。

最粗暴地破坏社会主义法制,内务人民委员部日常工作中对被逮捕的人采用体罚、拷问、严刑拷打,迫使无辜的人做出所谓的“心服口供”和诬告。而凡此种种都被斯大林以联共(布)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公开批准。根据文献判定,斯大林亲自监督过镇压活动。

除斯大林之外,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贝利亚、伏罗希洛夫、日丹诺夫、马林科夫、米高扬、赫鲁晓夫、布尔加宁、安德烈耶夫、斯·柯秀尔、苏斯洛夫对镇压和违法行为也负有直接责任。他们都亲自作过指示,逮捕、审判和枪决大量党的、苏维埃的、军队的和经济方面的干部。为了扩大和加强地方的大规模镇压活动,为了加深紧张关系和彼此间的猜疑,政治局委员们经常在内务人民委员部工作人员陪同下去地方党组织。通常,他们每出行一次,就会有一批州委和加盟共和国党中央委员会的第一书记被撤职和逮捕,党和苏维埃的积极分子被镇压。

维·米·莫洛托夫作为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从1930年到1941年)在30年代参与组织和进行大规模性镇压中极为积极。首先,他对镇压苏维埃中央机关工作人员负有责任。其中大部分是根据他个人的建议被逮捕并枪毙的。1935年进入苏联人民委员会的委员中有20人在镇压年代里丧命。活下来的只有米高扬、伏罗希洛夫、卡冈诺维奇、安德烈耶夫、李维诺顿夫和莫洛托夫本人。1938年初人民委员会28个成员中有20人很快被镇压。仅在半年内,从193610月到19373月底,就有约二千名苏联人民委员各部工作人员被捕(不包括国防人民委员部、内务人民委员部、外交人民委员部)。

19378月叶若夫准备了内务人民委员部关于大规模镇压波兰族人员行动的所谓的“军事”命令。在该命令上有下列签字:“同意——约·维·斯大林、维·莫洛托夫、拉·卡冈诺维奇、斯·柯秀尔”。仅从19378月至193712月底,在这次行动中就有18193人被镇压。莫洛托夫经常在被监禁的人的姓名上方加上:极刑。1949年莫洛托夫批准了许多被指控进行特务活动、反苏活动的苏联公民和外国公民。现在其中大多数人因没有犯罪事实已恢复名誉。

拉·莫·卡冈诺维奇作为一个政治活动家的全部经历都同背信弃义和镇压活动联系在一起。合作化年代他在乌克兰、沃罗涅日州、北高加索、西西伯利亚的活动留下的严重后果尽人皆知。正是他在30年代初提出建议成立非常超司法机关——所谓的“三人小组”。

卡冈诺维奇在19351939年大规模镇压年代中扮演了一个瘟神的角色。经卡冈诺维奇批准以反革命破坏活动的罪名逮捕了铁路交通部门和重工业部门的许多负责人和普通干部。然后,根据伪造材料判处他们极刑和长期监禁。卡冈诺维奇批准19371939年间被镇压的1587名铁路工作人员的亲笔信有五册。从卡冈诺维奇同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的公函往来中可以看出,一些情况下,他批准逮捕那些他感到诋毁材料涉及的人,另一些情况下他自己就是逮捕的主使人。为组织大规模的镇压活动,卡冈诺维奇到过车里亚宾斯克州、雅罗斯拉夫尔州、伊万诺沃州和顿巴斯。他一到伊万诺沃就立即发电报给斯大林:“初步了解的材料表明,必须立即逮捕州委书记叶帕涅奇科夫,还必须立即逮捕州委宣传部长米哈伊洛夫。”当伊万诺沃市委书记瓦西里耶夫在州委会全体会议上对被逮捕的州委会工作人员搞敌对活动这一说法表示怀疑时,卡冈诺维奇要求把他开除出党并指示逮捕他。卡冈诺维奇为扩大大规模的镇压,在他所到的其他州里,也是这么干的。在他从伊万诺沃回来后,仅仅经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批准,就有297人被镇压。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