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届十一中全会日记

○ 解学恭

  

   (王辉按: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是1966年7月24日发出通知,7月27日至30日召开预备会议,8月1日至12日举行正式会议。时任中共中央华北局书记处书记的解学恭列席了这次会议。他的日记记述了会议的一些情况和会上领导人的讲话。这些原汁原味的记录,对于研究当代历史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七月二十七日 

   八届十一中全会预备会华北小组会:

   读七月二十一日文化革命小组起草的文化革命二十三条稿。

   雪峰同志传达主席两次讲话:

   改变派工作组的政策。工作组起了阻碍革命的作用。一不会斗,二不会改。斗就是破,改就是立。阻碍运动,实际上就是帮了反革命。

   六月一日公布聂元梓大字报的办法,非那样办不可。不要怕乱,让乱一阵然后一分为二。现在看派工作组不必要。

   你们整天忙于日常事务,不下去,没有感性知识。

   怕字当头,怕反革命派动刀枪,怕什么。到群众中去看大字报。有人说怕群众包围,就是怕包围,包围了就讲话。无非讲,我是来学习的,研究的,帮助你们的,召之即来。不要怕乱。

   工作组进去了二个月,冷冷清清。半年不行,一年也不行,这个办法不行,要充分彻底放手发动群众。

   两次讲话,很明确,有批评。

八月一日 

   八届十一中全会。

   主席:开会。计划开五天。内容邓讲。

毛泽东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讲话,会议气氛十分凝重


   小平:会议开法,今天正式开会。计划五天。

   第一,会议主要内容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包括近四年来中央全会应该认识的大事。第二,讨论批准中央十中全会以来的国内国际的重大决议和事件,通过。第三,会议写一个公报。第四,撤消彭罗陆杨的职务。

   少奇同志讲话:

   讲两点:

   一、北京的文化革命运动。这个时期主席不在家,主要由我主持。关于工作队问题,我还要讲清楚一下,伯达同志提过三次,不派工作组,派的撤出来。第一次没讨论。第二次伯达提出两条,讨论了,多数人同意派,我也同意,认为党委搞了,没个工作组不好办,这次没有通过伯达同志意见。最近又讨论一次,多数同志不赞成撤,我的观点还是认为机动,是不是撤,看一看。主席回来了,根据主席的意见,最后定下来,决心撤消市委派的工作组。

   文化大革命开展以来,北京市文化革命,派工作组有错误,我应负主要责任。文件一长一短的,我也看了,讨论中提出了不少好意见。

   二、十中全会以来,差两个月就四年了。四年来重大的决策要讨论批准。62年主席提出阶级、阶级斗争,这个纲一直执行的,在这个纲下反对了各种错误倾向。在经济方面,执行了八字方针。1963年毛主席提出社教,到现在还在进行,一个十条,一个二十三条。

   其次64年,三线问题,小三线问题。三线建设晚了一二年,主席提出来后抓上来了。

   再其次,工业上学大庆,农业上学大寨,大学解放军;林彪同志提出大学毛主席著作;学用结合,在用字上下功夫,许多地方也做了。学毛著的运动普遍了,成为广大群众运动。

   文化革命运动,主席很早就提出来了,1962年主席给彭真、刘仁的信,彭真放了一个多月才拿出来。后来要出来发到一个会议上学习。现代戏、芭蕾舞的演出,一直到最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些都是重大的措施。还有彭、罗、陆、杨的问题。去年十二月揭了罗的问题,今年四、五月揭了彭的问题,杨、陆的问题发现的早,杨尚昆问题发现的更早,几个副主任掌握在他手上,采取不动声色的一个一个调开。四个人有四个小组,进行专案,总负责人邓小平同志,事实多,很多。做地下活动,是很值得注意的一件事。

   国内重大的事,还可补充。国际,60年81国会议,61年22大,63年25条。十中全会后提出了共产主义运动总纲领。63年苏英美签订三国条约,公开点名,写了一年多,到64年赫下台,毛主席讲,22大纲领是高潮,之后就是下坡路,就是这样。

   (主席:22大以后没有办法了,三国条约不是高潮。)

   赫下台后,我们派人去,摸底,知道了新领导是在国内外同赫一样,没有改变。我们了解了,抵制了。

   (主席:他们要求停战。)

   他们派罗马尼亚代表来调停。毛主席说:三个月不行,三天也不行,打笔墨官司又不死人。柯西金访越过京,(主席:柯西金来,我让了一句,论战少了一千年,九千年了,你还不满意!)

   以后,22国以古巴为首的九国代表团来与我们谈判,谈的结果,我们没有答应。主席见了一次,说,有人怕鬼,怕教条主义的鬼,很大的冒犯,冒犯了卡斯特罗,(主席:他投降了修正主义。)之后古巴代表单独找我和小平谈。说是怕那个鬼。我们没有让步。回去之后,在莫斯科写了公报,回去后向卡(卡斯特罗)报告了。以后格瓦拉来,又问,毛主席说怕那个鬼,是谁。现在看来,古巴不是因为什么困难向修让步,而是向修投降了。

   (主席:全世界一百多个党,你们22个党,太少了,你们统统来,欢迎,六十个党统统来,我们欢迎嘛!)

   这个期间,朝鲜也是变了的。

   日本党来谈,要联合行动,包括苏修。我们说反对统一战线,我早就提了,反美不能包括苏修,因为他们不是反美力量,是别动队,日本回去反了,又反修,又反教条主义。

   (主席:反教条主义就是反马列主义,把马列主义当成教条。)

   越南是赞成联合行动的。派人来谈,事实上他们内部有争论。有美帝国主义,他不能离开中国。黎笋写文章说,反帝就是反修,不反修了,越南是不稳定的。今年七月来了一次,避暑。(这是个机会,谈一谈)谈了多次,到苏谈了,公报上写了一句,造我们的谣,我们没发表。以后他们来谈,总理谈了,为什么苏联造了那么多谣言,你们不辟谣?你们怕苏联,欺侮中国。胡说,欺侮中国他不承认。他想见彭、杨,我就把这件事告他了,这事是不可避免的。苏联、欧洲党都发生了,我们内部也发生了,你们越南就没有?他们报纸上今天宣传封建时代中国侵略越南,这是为什么?是修正主义。美国轰炸河内你们怎么办?没有别的办法,除了高射炮之后,准备轰平上海、北京。

   (主席:三年解放战争,城南庄天天炸,一个人也没炸死。他们要我走,我就不走。)

   实际上是轰炸河内,如果没办法,准备同美国谈判的。从这一系列问题谈到他们内部有修正主义,准备联苏反华。

   (主席:我也给他讲了。七十六了,要去见马克思,你那个党不出修正主义?)

   到杭州见了毛主席,又谈了一次。他问你们怎么发现高、饶、彭、罗的呢?我们开始发现一些现象,以后就查本质,搞小团体,地下活动,和党的路线方针不一致的,这就能发展,也不会冤枉的。谈的中间,他插了几句,说,你们怀疑我们欺侮中国,向美国妥协,觉得伤心。话说的太重了。最后提出这样一个劝告。没有美帝就会变向。

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
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


   (主席:北京变得这样,没有什么了不得,中宣部垮了,人民日报批评了多年,他就是不听,扫帚不到,灰尘就是不走。5月30日陈伯达这个扫帚不到,灰尘照样不走。)

   总理到了阿尔巴尼亚,谈了。阶级斗争根源,他不承认,承认有阶级斗争,不承认有阶级。(主席:有些错误,不是主要的,原则的。)社会主义不向共产主义前进,势必退到资本主义,不进则退是毫无疑问的。他们正在那里搞革命化,军队搞革命化,工业、农业也在搞。正在前进。

   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巴基斯坦对我还是不能断的,我们对他们也有援助。

   日本党恐怕要分裂。

   印尼问题。930事件。反动派利用了,打击了中间派,杀了几十万人,直到现在还没有站起来。还没有工农的纲领,路线。在这样大的白色恐怖下,还是右倾机会主义,拥护纳沙贡,依靠苏加诺,直到现在,还不丢掉苏加诺。个别党的组织不听话了。我们估计,革命者是要起来的。反动派占了优势,破坏了两国关系。有二百多党员去中国是避难性的。

   陈伯达:少奇同志刚才讲,承认了错误。我们都没经验,我们这些人都是书呆子,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只是做些调查研究。我们觉得用工作组办法,不能搞文化革命,把朝气勃勃运动压下去了。

   今天主席批了彭小蒙几个小同学的大字报,不能不高兴,毛主席的接班人,他们所作所为使人感动。

   工作组,包括我在内,不了解文化革命,不比人家水平高,反而要领导人家。不只一个地方,大量的单位,压制革命。我们文革小组不能把下情反映到上边。还有主席在杭州给我打电话,"过早的派工作组,对我们的文化革命并不利"。我记得这句话,又看到目前情况,是一种逆流。走了相反的方向。工作组中有许多好人,但是不懂得,又不学习。毛主席讲,先当群众的学生,后当群众的先生。这个革命的传统,工作组记不得,好(多)人也可能记不得了。我常说我是很蹩脚的书生,搞文字资料,写几篇蹩脚的文章。老了,不行了。有一点可以保持青春的,就是当群众学生,到群众中去,从群众中来。毛主席比我们年纪大,就是不断总结经验,站得高,想得远,把我们党的理论不断的提高。文化大革命给老同志提出一个问题,先当群众学生,后当群众先生。马克思讲过,教育者必须先受教育。工作组不受教育,先要教育。

   (主席:90%以上的工作组,方向是错误的。)

   把群众压下去了,反认为胜利了,实际上是失败了。我们要警惕这一点。官大了,年纪大了,很容易倚老卖老,这样就脱离群众了。我们现在有一批老干部,是党的宝贵财产,脱离群众,

   (主席:脱离一下还不要紧,你反对群众,镇压群众,吃上三顿饭,去镇压群众,派出工作组的老爷们,不罢官行吗?做官当老爷,说不得自己,只能听好的。)

   把我们会领到错误道路上去。我们这些人都是蠢才,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因为是蠢才,就不听,就不好了。从生产队起,都存在这个问题。一个书记,不叫书记就发脾气。60年春到广东调查,叫部长听的人很高兴,我说,一律叫部长好了,叫客人高兴。一个叫首长,很高兴。主人、客人都高兴。在天津,也是这样。其实,有些青年团就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