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栏目:首页 | 故纸堆 | 致友人书

致友人书

○ 邵燕祥

 






  【冯立三按:重读邵燕祥兄信,不由回想当年哭别母亲的痛苦情景。既清晰如昨,又恍惚如梦。母亲生于1920年1月23日,卒于2012年3月7日。3月11日祭奠于北京市八宝山人民公墓。母亲在世时含辛茹苦,艰苦卓绝,养育三代,独撑危局。临去时,似乎已感到她的人生使命已经完成,生命已到尽头,故极其平静地等待生命之火的最后熄灭,无怨无悔,无欲无求,听天由命,顺其自然,连句遗嘱都没有,似乎进入圣人境界,我的朋友以"伟大的母亲"盛赞之。我的师友王景山、李昌荣、袁鹰、李国文、王蒙诸先生皆有花圈相赠。这使母亲的谢世显得极富尊严。告别仪式免去环绕遗体一周做最后送别之成规,增添主祭者诵读亲撰祭文之新礼。我为母亲读文章,平生只此一次,况在母子间诀别之际,八宝山兰厅之天人分隔之地。我边读边哭,难以卒篇,创痛酷烈,情何以堪!悼词先发表于《中国作家》杂志,既而转载于《中华读书报》。燕祥兄读后寄来此信以示激励。"哭吐精诚"四字深得我心;称"亦是有穿透性的檄文",则实不敢当;中国近来缺少烈士及其成因之放言,为燕祥兄所首肯,是我的荣幸。寥寥三百五十字,尤显大家风范,敢借《炎黄春秋》一角以飨同好乎?】

  立三:你好!

  收到《我的伟大的母亲》一文,拜读之下,泪流满面。我们相识相交二十余年,我只知你家庭因父亲遭遇"运动"而不幸,怕触痛伤疤,不敢深问;今天才知你从五十年代遭家难,母亲、弟妹和本人的苦难之深,真的,若非老太太支撑,真不知伊于胡底,简直这一篇有如诉状的纪念文字,所写竟是如我这样(并非对世事全懵然不知)的读者所很难想象,也不敢想象的。

  从你所经历的人世炎凉,你所接受的家教、母教,我进一步懂得了你坚强、坚忍、坚韧的秉性,仁义、厚道而恩仇分明的性格的由来。你对如斯暴政下缺乏以死抗争者这一历史现象的分析,亦实事求是,中肯,足以服人。

  这是一篇重量级的祭文,从一定意义上说,亦是有穿透性的檄文。老人逝去已趋百日,你已呕心沥血,哭吐精诚于此文,尚希节哀,保重,你和令弟、令妹和第三代们的健康和睦安乐上进,当足以慰老人在天之灵!保重,保重!不赘。

  文秀同此致意。

  燕 祥  

  2012年7月24日■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