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明复回忆录》披露的一条史料

○ 李 乔

 

一、阎明复笔下的一条珍贵史料

  阅读中共党史、共和国史的史料和论著,常能看到"个人崇拜"和"个人迷信"两种提法,其中以"个人崇拜"用得更多。为什么会出现两种提法?哪个提法更准确?为什么"个人崇拜"的使用比"个人迷信"频率高?这个问题,长久以来令人困惑。

  这两个词组,是对俄文"КультЛичности"的两种不同译法。我的直觉是,"个人迷信"这个译法可能更符合俄文原意,也更能反映其所代表的内容。近日读了刚刚出版的《阎明复回忆录》,看到一些相关史料,我的困惑基本解开了,由此又引发了对一些相关问题的思考。

  阎明复是中共战略情报家阎宝航之子,曾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统战部部长,中苏交往频繁时期,曾任中方最高层俄文翻译。他写的这部回忆录提供了大量中苏友好及后来交恶时期的史料,当中就有关于"КультЛичности"这个俄文词组的翻译问题的史料。

  在赫鲁晓夫所做的秘密报告《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中,"КультЛичности"是个核心词汇,对于这个词汇,当年是怎样翻译的?过程如何?《阎明复回忆录》披露了一条珍贵史料。作者回忆说:对这个词该怎样翻译,我曾请教毛泽东的俄文翻译师哲同志——

  师哲说,1956年苏共二十大后,他请示过刘少奇,刘少奇说,"КультЛичности"是贬义词,应该翻译成"个人迷信"。后来又请示毛主席,毛主席说:只能译成"个人崇拜",不能译成"个人迷信"。但也有一些翻译仍把这个词译成"个人迷信"。这样,就形成了"个人崇拜"与"个人迷信"两种译法并存的局面。

  师哲还提醒我们,两个月前,毛主席在成都会议上说,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我们不是崇拜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吗?对斯大林正确的东西还要崇拜。对于他们,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得了。另一种是不正确的,不加分析,盲目服从,这就不对了。因此,你们在翻译正式文件时,必须译成"个人崇拜"。(《阎明复回忆录·见证历史:中南海十年见证中苏关系之变迁·发动大跃进,赶超英美》,人民出版社2015年6月版)

  看了这段话,对于"КультЛичности"这个词为什么会出现两种译法,为什么"个人崇拜"比"个人迷信"用得更多、更流行,就明白了。这段话中有两句极为重要,一是毛泽东说的"只能译成"个人崇拜",不能译成"个人迷信""。一是师哲提醒阎明复的话"你们在翻译正式文件时,必须译成"个人崇拜""。这就告诉我们,"个人崇拜"这一译法是毛泽东亲自敲定的,也因此,在正式文件上就必须写成"个人崇拜",而不能写成"个人迷信"。

二、怎样翻译更准确

  对于"КультЛичности"这个俄文词该怎样翻译,实际上,不仅刘少奇和毛泽东的看法不同(后来刘服从了毛的意见),当初中央高层不少同志及翻译人员中也曾有过讨论和争论。

  那么,究竟哪种译法更准确呢?

  阎明复在谈到中俄语文对译不易,有时需要多加解释的问题时,说了这样一段话:

  "个人迷信"的译法,翻成"个人迷信"还是"个人崇拜"?在俄文里"个人迷信""个人崇拜"就是一个词,所以要解释。(《阎明复回忆录·见证历史:中南海十年见证中苏关系之变迁·翻译组的工作》)

  可以看出,"个人迷信"与"个人崇拜"两种译法并行的根源,在于俄文自身的特点。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中文里,"个人迷信"与"个人崇拜"这两个词并不是等同的,不能说翻译成其中哪个词都是精确的、科学的。因之,不能说译成哪个词都一样,究竟使用哪个,有个选择问题。

  曾任张闻天秘书的何方同志在一篇"关于个人崇拜的笔记"中认为,应该译为"个人迷信",而不应译为"个人崇拜"。其原因,他写道:"个人崇拜是个外来语,有时也被译成个人迷信。这里所说的崇拜(cult),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崇拜祖先、崇拜名人等含义,而是指对崇拜对象的神化、迷信和政治伦理上的狂热追随、组织活动上的盲目服从。"又写道:"在英、德、俄等文字中,并没有汉语中个人迷信与个人崇拜这样两个平行的可以互换的词组。"这就是说,按照外文的本意,若用中国话来说,还是译为"个人迷信"更准确。何方的说法,与刘少奇所说的"КультЛичности"是个贬义词,故应译为"个人迷信",是一致的。

1956 年9 月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团团长、中央
委员约凡·维塞林诺夫向毛泽东赠送礼物,翻译为阎明复



  何方这段话说得十分精到,要义是划清了对名人之类的一般性崇拜与神化、迷信的界限。在中文里,"迷信"是贬义词,"崇拜"则大体是个中性词,因"崇拜"含有尊敬、钦佩之意,故与"崇敬"一词很接近。虽然"个人崇拜"也是个贬义词,但"个人崇拜"并不如"个人迷信"所含的贬义那么纯粹和彻底。少奇同志是有俄文修养的,他特别强调那个俄文词是贬义词,所以主张应该译为"个人迷信"。

  当然,译为"个人崇拜"也是一种选择。但是,若从学理上衡量,哪个译法更准确、更恰当呢?我认为,哪个词最能反映事情本质,最能让人明白其所要概括的内容,就应该译为哪个,也就是"对崇拜对象的神化、迷信和政治伦理上的狂热追随、组织活动上的盲目服从"这种情况。

  显然,翻译成"个人迷信",是最能反映事情本质的,是能够确凿无误地表达所要概括的对象,因而译为"个人迷信"最准确、最恰当。刘少奇、何方主张译为"个人迷信"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个人崇拜"一词具有一定的游移性,容易产生歧义,有时还容易被曲解,不能算是最准确、最恰当的译法。"两种个人崇拜"之说的产生就说明了这一点。这个词还会给政治修养不高的人造成误导,他们会说:"个人崇拜"不就是"崇拜个人"吗?崇拜、崇敬伟人有什么不对呢?

三、从"两种个人崇拜"到"个人崇拜全部是正确的"

  毛泽东是语言大师,他深知"个人崇拜"与"个人迷信"这两个词的差异。他选择了"个人崇拜"一词。于是,也就有了发表"两种个人崇拜"论点的可能和空间。著名学者沈志华、李丹慧认为,对于"КультЛичности"这个词的"两种译法,实际上代表了毛泽东和刘少奇之间某种观念上的分歧"。(《阎明复回忆中苏关系:半个世纪的恩怨》,载《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21期)沈、李的文章提出的,是个正确而精辟的判断。

  对于毛泽东在1958年3月成都会议上发表"两种个人崇拜"论点时所讲的话,师哲向阎明复做了转述,但从前引阎明复所记录的文字看,转述的话似不够完全。中共中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卷所记录的原话是这样的:1958年3月,毛泽东在成都会议上说:"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崇拜,如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正确的东西,我们必须崇拜,永远崇拜,不崇拜不得了。真理在他的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另一种是不正确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从,这就不对了。"(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阎明复的转述中,没有"真理在他的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这句话。这是很重要的一句话。

  "个人崇拜"原本是个贬义词,作为政治行为更是错误的,但因"崇拜"具有中性词属性,毛泽东在讲话中便弄出了个"正确的个人崇拜"。实际上,这是将崇拜个人与崇拜真理混在一起了。这不是辩证法,是混淆概念。毛说这番话的立意是清楚的,是在为个人独断的合法性立论。从翻译上说,"个人崇拜"一词为这种立论创造了条件。党内当时就有些同志不赞成这种混淆。阎明复在回忆录里说:"师哲对毛主席把崇拜真理和崇拜个人混为一谈的说法也持有不同意见。"(《阎明复回忆录·见证历史:中南海十年见证中苏关系之变迁·发动大跃进,赶超英美》)

  不仅有"两种个人崇拜"之说,毛泽东还进一步干脆认为"个人崇拜"并不是什么坏东西,而是必要的好东西。试看毛泽东在1958年3月成都会议上对陈伯达发言的插话。

  在会上,陈伯达有个长篇发言,拐弯抹角地为个人崇拜说好话。他举恩格斯的《论权威》为例,说恩格斯说了,海上航行,全船命运就交给了船长,船长就是权威,应该绝对服从,所以,应该把必要的权威和个人崇拜区别开来。陈的意思是,毛主席就是船长,应该服从毛的权威,服从毛的意志,这没有什么不对。同时,他又论证说,我们对毛主席并没有搞个人崇拜——"我们是国际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我们有权威,有代表人,有中心人物,中心思想,但并不是个人崇拜。"(李锐《大跃进亲历记》,上海远东出版社1996年版)

  陈伯达说到这儿,毛泽东接过话茬说:"怎么不是个人崇拜?你没有个人崇拜怎么行?你又承认恩格斯,你又反对个人崇拜。我是主张个人崇拜的。就是说,正确的主张赞成,错误的主张反对。"(同上)毛泽东觉得陈伯达说得不够劲儿,于是明确说"我是主张个人崇拜的"。对于恩格斯的《论权威》,毛的理解是,服从权威其实就是个人崇拜,二者本是一个东西。这就把服从权威与个人崇拜混为一体了。

《阎明复回忆录》封面


  本来,"两种个人崇拜"之说还把个人崇拜分为"正确的"与"错误的"两种情况,但毛的这一插话,特别是明确说"我是主张个人崇拜的",便实际上已把个人崇拜说成是正确的了。虽然也说了"正确的主张赞成,错误的主张反对",但这显然是被笼罩在"我是主张个人崇拜的"这个宗旨之下的,是服从个人崇拜的。对毛泽东的插话,陈伯达的反应是:"是呀!个人崇拜如果按这个定义,全部是正确的。"至此,"个人崇拜"已经不是贬义词,而是正面的词汇了。到了文革中,毛泽东在与斯诺谈话时说,"需要搞一点个人崇拜",这就明确地把个人崇拜当作好东西来实行了。

四、郭沫若的说法

  在毛泽东对个人崇拜做了独特解说之后,原本头脑清醒、正跃跃欲试要破除个人崇拜的一些领导同志,也转而觉得个人崇拜并不像赫鲁晓夫说得那么坏了,进而又认为并没有什么不好了,甚至认为是应该的、必须的了。于是,新的想法产生了:难道伟大领袖毛主席不值得崇拜吗?难道我们的崇拜是"不正确的个人崇拜"吗?

  毛泽东的解说对于社会各界人士的影响也是很大的,众多长于理性思考的知识分子也被说服。兹举一例。郭沫若对毛泽东是很景仰的,这本来很正常,但后来发展成了不正常的个人崇拜。他对自己的个人崇拜行为有如下解释: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