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张培森——《张培森文集》代序

○ 何 方

 

  张培森同志离开我们已经两三年了。作为他的老朋友和老同事,我一直在深切地怀念着他。他的音容笑貌也经常浮现在我的脑际。

  我和老张(我们一起工作后,大家都亲热地叫他老张)的相识相知,完全是由于中央对张闻天平反昭雪提供的机遇。但这也得从头说起。

  由于1949年后推行了一条极左路线,不断发动政治运动,导致头30年国民经济不但没有增长和发展,反而出现严重下降和倒退。1957年反右派,遭严重批斗和戴资产阶级右派帽子的为57万人,主要是整肃了一大半知识分子精英。1958年,毛泽东提出"超英赶美"的口号(实际上是想超苏,为争当世界革命领袖创建物质基础),发动大跃进、公社化运动,还搞了几个"大办"(如"大炼钢铁",动员几千万人上山砍树做燃料),以致对生产力和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破坏,造成严重后果,为祸子孙后代。

  大跃进失败后,又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制造了一个"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除对当事人和同他们关系密切(多为组织上安排的工作关系)的人进行批斗和给予严重处分外,竟大张旗鼓地在全党全军以至全国上下,发动了一场反右倾运动,其声势之浩大和后果之严重,远超过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而反右倾运动,则除了知识分子外,多数挨整的已属中央和地方各级干部,批斗完戴右倾机会主义和严重右倾帽子的超过300万人。反右倾运动后又造成饿死3000多万人和全国一大半人害浮肿等严重营养不良疾患。这自然引起全国上下的质疑和抱怨。我因受张闻天的牵连被外交部党委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下放安徽劳动改造,一位讨饭出身的贫农老大娘就偷偷地对我说:"毛主席怎么就那么心狠,就是不让我们农民吃饱饭!"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张闻天才得到平反。1979年中共中央为张闻天举行了高规格的追悼会。1981年中共中央做第二个历史决议,承认八届八中全会关于所谓"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的决议是完全错误的。在张闻天夫人刘英同志的全力推动和主持下,由时任中央秘书长、不久后即升任总书记的胡耀邦批准,中央成立了张闻天选集传记(后称文集)编辑领导小组,下设工作小组。我是领导小组成员,萧扬和张培森则先后出任工作小组的组长。领导小组的日常事务一直主要由我负责,作为张闻天组唯一专职成员的张培森因此封我为"常务组员"。另一位负责日常事务并做出重大贡献的领导小组成员,是不幸于2015年3月3日离世的曾彦修。本组开张后,取得组织编制和活动平台,处理、研究和纪念张闻天有关的各种政治性和事务性问题(这类事情实在不少),老张在操持过程中大多同我这个"常务组员",有时还直接同刘英同志商量办事。

  从1979年到老张去世,我们两人在这33年里工作关系紧密,友情也日益加深。老张工作认真、负责、细致,学术上进步很快,事业上越来越成熟,在参加纪念张闻天的工作后,就较快地从一位普通的党史教员成长为颇有建树并已享誉国内的党史学界专家学者。他主持编写的《张闻天年谱》有不少第一次得到披露的重大史实,成为党史研究的重要参考书。老张掌握的张闻天资料比较多也比较细,好多事情连刘英都不知道,有人有问题找刘英,刘英还得转问他。

  老张说过,他一生中有两个人对他影响最大:生活上是胡绮娜,工作上是何方同志。他把自己在学问上的迅速进步过分地归功于我,却并不准确。我们两人在许多问题的看法上确实接近,甚至相同。老张对我的感情也与众不同,确实情深意切。这些,我都是感受到了的。但是,他所取得的成就,则是他本人在身体长期生病,还遭年老丧女之痛的情况下做出不懈努力的结果。另外,胡绮娜同志也不只是他生活上的终身亲爱伴侣,还早已是他工作上的得力助手。她本人身体也一直单薄,却在操持繁重家务和照顾老张病体之余,为他做了抄写文稿,收集、保存和发送图书资料等大量事务性工作。老张去世后,她接着又倾注全力于编辑出版这本文集,真是老张的贤内助。

  在张闻天组里,老张同我在治学和工作要求上确有不少共同点,这当然跟我们都敬仰和同情张闻天有关。悼念曾彦修同志时我也曾提到,我们两人的深交是从一起受命参加起草张闻天悼词开始的,而我们两人又都敬仰张闻天的学识和人品。我发现,张闻天组的同志大都在为人和作风上跟张闻天有相近之处。这固然主要由各人的本性所决定,但显然也同受到张闻天的精神感染有关。曾彦修、萧扬和我同张闻天有过长期接触,在我们这些人的身上,反映出受张闻天影响是自然的。而同张闻天从无接触的张培森,在研究张闻天的过程中也越来越深地受到了张闻天工作作风和思想的影响。在这里还应该提一提张青叶。正如萧扬在《200位老人回忆张闻天》一书代后记里所说:"张青叶同志是本书编辑出版的倡议者、主要操作者和第一功臣。她从丰盛中学副校长的岗位上离休下来,主动地,无偿地,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以一个完全志愿者的身份,参加张闻天选集传记组的工作。她对张闻天从知之甚少到很快有所了解并产生由衷的景仰之情。她积极倡议出版《张闻天》画册及其增补本图册,收集图片的工作主要由她承担。在这过程中,她同时不失时机地采访了所有接触到的人,而且做了尽可能详细的记录。为了把她所经历的张闻天组的工作情况记录下来,她从头学习电脑打字,2010年完成了两部书稿并由她的子女自费印制出来。"张青叶在成书的过程中一直得到萧扬的具体支持和帮助。曾彦修和我则是在得到张青叶的赠书后才发现她竟然做了这样一件有重大意义的事。我们两人都极为赞赏,立即向人民出版社力荐出版。曾彦修同志更是亲自组织,大力促成。

张培森与肖扬(张闻天政治秘书,也是第一任“张闻天组”组长)于
1996年10月前往莫斯科搜集张闻天在苏联学习期间的资料时拍摄


  在这里,我还想具体介绍一下我们在张闻天研究和文集编纂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难办的事。这里只举两个例子。

  一个是关于张闻天是否担任过总书记的问题。这个史实本来不成问题,许多老长征老延安都知道。毛泽东也说过张是一朝领袖,在不少场合,还戏称张为"明君"、刘英为"娘娘"。1979年经过胡乔木修改定稿、由邓小平在会上宣读的张闻天悼词,也说张闻天在遵义会议上"被选为党中央总书记"。但到1982年,忽然发现了一份谈遵义会议的文件,经陈云辨认,说这就是他所写的"遵义会议传达提纲",其中讲,会议决定由张闻天在中央负总责。但除陈云的说法外,再找不到其他任何证据,这就使人对这个传达提纲不得不大打折扣。陈云什么时候、在哪里、在什么范围做的传达,有谁听过,至今没有发现任何人在回忆文章里提到。何况遵义会议明确规定,传达时不得指名道姓,只讲会议精神。刘英、潘汉年等大批干部就是长征途中在扎西听到传达的,传达中也确实只讲反围剿失败主要由于主观原因,强调客观原因是不对的。

  据我个人的研究考证,这份材料绝不是没有一个人听到过的什么传达提纲,而是长征途中陈云奉命去向共产国际汇报前准备的提纲草稿,因为这份材料是在共产国际1955年前后交给中共中央的一批档案中发现的。很可能这份草稿是由几个人集体起草,经中央领导讨论同意后由陈云整理并抄清带去的。而陈云正是在长征途中受中央委派先去上海恢复党组织的工作,然后再去莫斯科汇报长征和遵义会议情况的。

  陈云还说,遵义会议传达提纲只有他写的这一份。此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有关张闻天的著作中就不许再讲张当过总书记,只讲是他负总责的了。

  刘英对改变张闻天称呼的这个规定想不通,邓力群专门向她做工作,说就得按陈云同志的意见讲。刘英党性强,只好在自己的文章中照办,只是在括弧里加上"也叫总书记"之类的说明。为了澄清事实,张培森和我多次写出专文,论证张闻天确实当过总书记。张培森在2006年第7期《炎黄春秋》上发表的《为张闻天总书记正名》一文里雄辩地举出论据,共达七八条之多。但直到我写出《何方谈史忆人》(2011年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因为书中谈到张闻天就是总书记,审查部门还是在这个问题上卡了一年多。其实,到2010年在上海举行张闻天110岁诞辰纪念会时,连邓力群本人也在发言稿中改口说张闻天当过总书记。这时,陈云已去世5年多。

  另一个例子是,把张闻天的著作收进《陈云文选》《陈云文集》,这恐怕也不合适。我们在编辑出版《张闻天文集》时,要把张1945年11月起草的致东北局并报中央的电报——"对满洲工作的几点意见"放进去。就在这时,张培森了解到《陈云文选》编辑组也要把这个报告收进去。他告诉我后,我们两人都觉得他们不可以这样做。张培森和他们办交涉时把张闻天起草报告的档案影印件拿去给他们看。陈云知道后说,既然有洛甫的字迹,那就加个说明吧。结果是,在《陈云文选》所载这篇报告的题解中说:"这是陈云同志主持起草的,以他、高岗、张闻天的名义给中共中央东北并转中共中央的电报。"我们还是觉得不对,我记得还向中纪委反映了我们的意见,说这不符党内的规定:主持撰写报告的领导人不能把报告收入自己的文集。如果这样做,那么,所有中央文件都是在毛泽东主持下写的,不就都可以收入《毛泽东文集》了?

  最后的结果是,同一份报告,被收进了两个文集。为了多少说明一下张闻天在报告起草中的作用,张培森的处理办法是:在《张闻天文集》(三)收入的《当前形势与争取东北》一文的后面附上这个电报,并专门加了个"选编说明",全文是:"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代表中国共产党赴重庆与国民党进行谈判。随后刘少奇在延安主持中共中央工作时提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并作出"争取控制东北"的部署。本文是张闻天在此期间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时局问题会议上发言的记录。标题是编者所加。发言着重分析了我党工作部署的国际条件。一个月后张闻天即奔赴东北,11月20日抵达沈阳,11月26日到哈尔滨,在(时任北满分局书记)陈云主持下起草了致中共中央东北局并报中央的重要电报"对满洲工作的几点意见"。为帮助读者全面了解张闻天在此重大转变时期的思想和主张,本书在收编张闻天发言的同时,特将这份以陈云、高岗、张闻天三人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