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大午"私企立宪"

○ 保育钧

 

  我仔细阅读了《大午集团:私企君主立宪十年》,思考了很久,才写下了这个题目。因为,只有这个题目才能比较准确地表达我对大午集团君主立宪的认识和评价。

  所谓"私企君主立宪",实际上就是私营企业制度的创新。"私企君主立宪",不过是一种比喻而已。孙大午把自己一手创办的私营企业比作一个王国,自己好比这个王国的君主,但这个君主不搞专制独裁,而是通过立宪来限制自己的权,分散自己的权,实行权力之间的制衡。根据他立的"宪法",大午集团内部实行三权分立:监事会代表所有者利益,行使所有权,有立"法"权而无决策权和经营权,监事长实行家族成员继承制;董事会是企业最高决策机构,有权决定子公司一二把手人选和工资待遇,但无所有权和经营权,董事会实行民主选举,两年一届;理事会由总经理负责,在董事会领导下负责日常经营事务,但无所有权和决策权。"三会"之中,董事会的选举最能拨动全体员工的心弦。2013年2月,我应邀观摩了大午集团董事会第五届大选。与会者整队入场,分区列坐。竞选者一一上台发言,或激昂或沉稳,都有本人自我介绍和各自的施政主张,听了令人振奋;投票、唱票以及公布选举结果的那几个时间段,更是激动人心,我也深受感染。当时,我对在场的记者发表了如下看法:

  "作为一个民营经济的研究人员,我非常关心企业内部制度的建设。我们的私营企业应该建立什么样的制度才能健康发展呢?我认识孙大午这几年,发现他一直在研究探索如何把企业办成既是自己的又是大家的。今天上午几位董事候选人的竞选演说,让我印象非常深刻,那位外地来的中层干部说"大午就是我的家",更令人感动。说实话,别说是民企,就是国企,也没有多少人把企业当成自己的家。"私企立宪"制最成功之处是将赤裸裸的雇佣关系变成了劳资双方的合作关系,让大家把这个企业看成既是大午的,也是工人自己的。"

  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加上过去8年的实践,10年多的事实证明,大午集团的这个制度创新是成功的,成功的标志是下列数据:10年来,企业销售额以每年25%~30%的速度递增,企业总资产由10年前的1亿元左右变为现在的20多亿元,10年累计的纳税超过2000万元(饲料、种禽和学校免税),员工收入年均增长15%左右,员工流失率不超过3%,由普通员工进入中层以上管理阶层的,超过100人。

本文作者(前排右一)参加大午集团换届选举


  孙大午列数这些成绩后很感慨。他说:"立宪以来,虽然决策变慢了,但更科学了。各个子公司面向社会,面向市场,完全市场化了,想不让它发展都不行,挡都挡不住。"

  一个主营农牧业的私营企业,在实行"君主立宪"的制度创新之后,能释放出如此巨大的能量,确实值得我们重视并加以深入研究。

  两年多前我在目睹大午集团第五次董事会选举之后所发表的见解,没有错,我至今仍坚持那个评价。但那个评价只说到结果,没有点出为什么能把赤裸裸的雇佣关系变成劳资合作关系的原因。现在看来,原因不是别的,而是立宪限制了、分散了作为私企所有者的孙大午的权力,"三会"互相制衡又能有序运转。这被限、被分的权力跑到哪里去了呢?到了企业员工那里,使员工不再仅仅是按业主的意志出卖劳动的苦力,而是有发言权(有批评建议权)的企业一分子。到私企里找工作的普通劳动者,不仅是为了找个饭碗,更主要的是通过谋生岗位学到本领,寻求发展的机会。大午集团通过"私企立宪",通过民主选举,员工们享受到一些民主权利,看到了自己的发展机会,当然会把自己的命运与企业的命运联系起来。雇佣观念将随着民主成分和发展机会的增多而逐渐淡漠,主人翁意识将随着责、权、利的逐步统一而得到加强。

  权,这个东西很奇怪,很有诱惑力。没权的,想得到它;有权的,想牢固它,扩大它。许多人追求它,权越大越好,越集中越好。唯有改革者才能给自己权限,向别人分权。1980年8月18日,邓小平同志在论述党和国家制度的改革时,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党和国家的总病根是权力过分集中,统得过多,管得过死,因此,要实行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下放权力,实行党政分开,政企分开,并且要有制度来保证。邓小平同志非常重视制度建设,他指出,制度好,坏人难以干坏事;制度不好,好人也难免犯错误。即使像毛泽东同志这样伟大的领袖,也难免犯错误。他还指出,像文化大革命那样的错误,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是不可能发生的。因此,要加强制度建设。习近平同志也深刻认识到这一点,在他就任总书记不久后,就指出,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李克强同志就任政府总理后,所下的"先手棋",就是从政府减政放权入手,一再强调各级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各级政府要列出权力清单。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对全面依法治国做出了战略部署,强调依宪执政,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建设法治国家。在这个大背景下看待大午集团的"私企君主立宪",首先从限制和分散作为所有者的孙大午的权力入手,把部分权力转移到董事会、理事会和全体员工身上,无疑是符合改革的大方向的,是私营企业制度的创新。

  现在,也许有人会问,如果孙大午在企业内部实行股份制改造,按现代公司治理模式,聘用职业经理人,实行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或者在企业内部试行员工持股,岂不是更符合改革精神?对此,孙大午回答,股份制不是没有试行过,但不成功。他对现在的资本市场也有自己的看法。在研究中外历史上的案例后,他最后选择了"君主立宪制"。按照他的说法,这样做,是为了实现其"产权整体传承,永不量化分割"的理念,因为他笃信"私企不姓私,而是私的积累,公的发展",是私有、公治、共享。在我看来,孙大午之所以选择"君主立宪制",恐怕还与他对中国国情的把握有关。中国是一个被自然经济、农耕文明统治了几千年的国家,社会意识中"均贫富"的大同思想根深蒂固,而产权保护意识和契约精神十分淡漠,加上长期阶级斗争引发的诚信意识也十分的缺乏,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引进西方文明国家的制度,往往会变形走样。与其采取激进的革命方式引进现代企业制度,还不如从中国国情出发,采取渐进的改良方式,逐渐积累民主的经验,待到社会上诚信意识和契约精神普遍树立之后,再与世界接轨也不迟。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大午集团的"私企立宪制",也不失为一大"中国特色"。

  改革创新永远在路上。大午的"私企立宪制"试行才10年,肯定有许多不足之处,有待在实践中继续完善。我相信,爱好读书学习、勤于比较思考的孙大午,会沿着他既定的人生目标,不断探索下去,为中国的私营企业制度创新提供新的参考系。

  谨以以上几点粗浅认识,作为该书的序言。■

  (作者为中华工商联原副主席)

  (责任编辑 徐庆全)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