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获罪版本不断刷新,值得反思

叶祝颐


  山东省高唐县民政局干部董伟因在网上发帖称“没钱了,还搞什么建设”被指诽谤县委书记孙兰雨,几天以后,即2007年1月1日,他因涉嫌侮辱罪被送进高唐县看守所,同时被关的还有王子峰、扈东臣。出乎意料的是,1月21日,撤销逮捕,他们被释放了。他们被当地电视台报道为“重大网络刑事犯罪团伙”。(12月20日《中国青年报》)
  其实,因为言论获罪已经算不上新闻了。重庆彭水县秦中飞用手机编发了一首有关时事的打油诗,结果换来了牢狱之灾。安徽五河县一中的两名教师,因不满上级指定的校长任命考核,编发手机短信给有关领导,遭遇降级、撤职处分,还被拘留、罚款。
  因为言论获罪的悲剧一再上演,笔者不禁想问,百姓说话到底犯了哪门子王法?惹得领导如此恼火呢?这不是压制言论、封堵民意吗?真是岂有此理!不让百姓说话,拘留敢说话的人,不仅没有任何民主可言,而且会加深百姓对权力层的怀疑和对立。百姓毕竟不是围着磨盘转圈的驴。
  那么,董伟发帖的内容到底算不算诽谤姑且不论,即使真的“诽谤”了县委书记也应该是民事纠纷、自诉案件,由县委书记起诉他们,而不是由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以拘留、逮捕等方式来追究刑事责任。
  其实,如果官员工作做好了,根本不用担心百姓来“诽谤”。反之,如果贪污腐败、工作失职、“打肿脸充胖子”上面子工程,即使滥用权力去堵百姓的嘴,总有被舆论口水淹没的那一天。
  讽喻社会现实的网络言论、短信、民谣之类,并非空穴来风,往往多被百姓言中了。安徽贪官王怀忠出事前,当地就流传“只要反腐不放松,早晚抓住王怀忠”的民谣。王怀忠垮台以后,民间又流传“腐败坏种(怀忠)没跑掉,迟早抓住王昭耀”的民谣。权倾一时的王怀忠、王昭耀,不是在百姓的“诽谤”中倒台了吗?沸沸扬扬的彭水诗案,县委书记不是被撤职了吗?
  (原载2007年12月21日《羊城晚报》)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