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座“文革”博物馆

罗国璋


广东澄海市“文革”博物馆2004年峻工照

  巴金老人生前呼吁在中国建立“文革”博物馆。他说:“建立‘文革’博物馆是件非常必要的事,惟有不忘‘过去’,才能做‘未来’的主人,不让历史重演,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要使大家看得明明白白,记得清清楚楚,最好是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馆,用具体的实在的东西,用惊心动魄的情景说明二十年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看看它的全部过程,想想个人在十年间的所作所为,脱下面具,掏出良心,弄清自己的本来面目,偿还过去的大小欠债。没有私心,才不会受骗上当,敢说真话,就不会轻信谎言。”
  2004年,广东省澄海市,一座完全由民众捐资建设的 “文革”博物馆建成,圆了巴金老人的梦。中国首座“文革”博物馆是由具有历史责任感的共产党员、曾任潮州、揭阳、汕头市市长、书记的彭启安发起的,他在海内外筹措了900多万元,民众还自愿捐献出土地、山林、建材、实物、资料……历经七年岁月,冲破重重阻遏,渡过经费困难关,资料文字匮乏关,在当地干部群众和潮汕各地一批有卓识的新老领导同志的坚定支持下建成了。
  澄海市是中国“文革”的重灾区之一,是“文革”危害的缩影,冤死了400多人(包括14位厅级以上领导和名人)。被残害的这些人,曾经在潮汕大地上坚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出生入死,又参与解放后的生产建设,立下汗马功劳,他们没有被日伪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枪炮所杀戮,却惨死在“文革”红色的屠刀下,还有4500人伤残,10余万人受株连。

  “文革”博物馆位于塔园,那里山林环抱,树木葱茏,鸟语花香,登高望远,大好河山,尽收眼底。进入园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石壁上铭录着1986年6月27日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还有任仲夷同志“千万不要让文化大革命的悲剧重演”的巨幅题词。园区在十三个山头上构建了“文革”博物馆、碑廊铭史、冤茔长青、恸石志恨、心碑永矗、宝塔思安、明镜史鉴、石笔书史、警钟长鸣、榕石真诚、孔圣宣仁、潮音伴月、童鹤戏春十三个风格各异的凭吊景点。
  “文革”博物馆 庄重凝朴,巴金老人《建立文革博物馆》和著名诗人熊鉴的《文革十年祭》石刻碑文,矗立两边。沿石阶拾级而上,一座仿北京天坛造型、雕廊画栋、气势宏伟、庄重典雅的主题建筑“文革”博物馆呈现眼前。圆形大厅正中,是巴金老人的巨幅画像。坛殿四壁,嵌着大量图片石雕,展厅玻柜展有有关“文革”的报刊、书籍、资料、图片、实物。这里有打出“文革”信号弹的发表《评海瑞罢官》的报刊,有点燃“文革”烈火《5·16》通知,有打响内乱第一炮的聂元梓的第一张大字报,有矛头直指刘少奇为“文革”火上加油的大字报《炮打司令部》,……连续8次的接见,把年轻幼稚的红卫兵捧上政治舞台。有铺天盖地的大批判、大串联、大字报、大抄家、大破“四旧”、大揪牛鬼蛇神的图片和实物。夺权夺印、抢占档案、派别争斗、文攻武卫、忠字舞、红海洋、语录歌,还有一些刑具,让人们好像回到那个年代。
  大厅里也有展示粉碎四人帮、审判四人帮场景的图片,以及1976年12月10日起中共中央批发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的三批罪行材料。还有1981年1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分别判决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戚本禹、迟群、刘庆棠、聂元梓、张铁生等罪有应得的死刑(缓刑)、无期徒刑和15年至20年徒刑的图片和报刊。还有展示“文革”期间在澄海市故意杀害原地委副书记陈焕新、原副县长王鼎新、原县委副书记吴仁秀等10余人的凶犯陈德福被执行枪决的图片。
  碑廊铭史 这个景点倾注着对汕头地区专员陈焕新等16位在文革中惨遭冤死的同志怀念哀思之情,铭刻着对文革的剖析与批判。
  冤茔长青 这是一片墓园区,埋葬71位文革冤死者的尸骨,不能辨别身份的只能合葬。墓区砌建了台坛,树立石表,石表上镌刻“冤茔长青”四个大字。
  恸石志恨 在墓园山坡上一块倚山而立的大石上镌刻“恸石”二个醒目大字,凝重肃穆,直面冤茔。
  心碑永矗 在园区中心一处心形大石上,镌刻着李锐同志悼念胡耀邦同志的名句:“活在人心便永生”七个大字。颂扬胡耀邦同志永远活在人们心中,同时又借以怀念在文革中含冤死难的同志。
  宝塔思安 矗立在墓园的山顶,钢筋水泥花岗石混合结构,高36米,七层,由著名书法大师陈大羽题写塔名。塔内各层壁面分别镌刻巴金、季羡林等10位名家批判文革的文摘及赠建者芳名。塔门树立任仲夷同志题词的碑石。塔的四周各有一座6米高的石塔,有4座寄托对含冤惨遭死难的陈焕新、王鼎新、杜美宗、朱荣桂的怀念。旁边有二副对联:冤骨埋荒山,今昭雪;喜拨乱反正,得安定。见塔如见君,浩气永留存;满园春色美,当可慰忠魂。
  思安塔的建立,弥补了原来塔园(地名)无塔的缺憾。
  明镜史鉴 在铜锣峰山坡上,依坡而上建了三座平台,一平台中间安一大石镜,两边安置十本石书,书面分别镌刻着刘少奇、邓小平、叶剑英、胡耀邦、彭德怀、贺龙、季羡林、童竹君的图像,后屏为碑壁。二平台矗立叶剑英的铜像,威严如生,他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粉碎“四人帮”,为安邦定国立下不朽功勋。三平台是史鉴山屋,收藏有关“文革”及其它政治运动的纪实著作200多本,还挂满全国各地名家留赠的诗词书画作品。值得提出的是明镜台的石镜,概取“以人为镜,可以知善恶;以史为镜,可以明兴替”之义。
  石笔书史 有三个平台,上平台矗立一柱巨大的石笔,直指蓝天,高10米,直径85公分,旁边安置一本未写上字的大石书。中平台竖一长碑壁,以全国作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先生《终结文革》一文作为石笔峰记。下平台竖石笔峰碑,由杜应强先生题写,石笔石书蕴含秉笔直书之意,握起石笔在无字书上挥毫写下“文革”真史。
  警钟长鸣 在峥嵘交错的岩石间,一座书写警钟长鸣四字的平顶四柱亭,四角各挂一口铜钟,象征警钟,亭中竖立德高望重的任仲夷同志在党的十六大讨论会上发言的浮雕像,铭刻他“不能淡忘文化大革命”的警言。
  还有纪念余锡渠同志的“思源仰余”亭和许士杰的“葑菲铭许”阁。他们都是早年参加革命,一生勤劳朴素,鞠躬尽瘁的人民公仆。
  读完三千多条碑刻和对联,从上面凭吊区来到了天然岩峰上的“潮音伴月”景点。这里有两位石雕的潮乐老艺人,一拉弦,一吹呐,也许是在痛诉风雨肆虐,又像在喜庆云雾散尽日月重辉。
  “孔圣宣仁”景点,有一座3米高的孔子石像,相峙的巍石勒记孔子在“文革”中被毁谤的事由。
  最后来到“童鹤嬉春”景区。峰台上,一位女童,身着洁白衣裙,手托白鸽,在欢畅嬉戏。寒冬逝去,暖春来临,祝愿春天永驻人间!

  巴老已经远走了,他来不及看一眼第一座“文革”博物馆,但是他的期望却在粤东实现了。全国2000多个县、市的执政者,我想一定不乏像彭启安那样具有远见卓识的勇士会起来鼓与呼,步“塔园”之后,建立起第二个第三个“文革”博物馆,谱写成一册厚实的中国“文革”全史。作为一名曾经为共和国诞生浴血的闽粤赣边纵的老战士,一名在“文革”中同样受难的幸存者,眼看战友们及其亲属的坟茔荻草、墓后的苍松翠柏和巍峨的纪念馆塔,我内心无法平静,特为之记,并以耄耋之年为之鼓与呼。
(责任编辑 吴 思)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