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联与“第三种人”的论战

刘书旺 刘小清


“第三种人”苏汶率先启衅

  20世纪30年代初,以鲁迅为旗帜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与“第三种人”之间爆发了一场论战。
  “第三种人”与“新月派”、“自由人”不同,他们不是资产阶级绅士政客、学者教授,而是同左联有着很深交往甚至参加过左联的“同人”,他们也曾翻译过苏联的文艺著作,并自称是拥护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的,其代表人物即苏汶。
  苏汶原名戴光崇,又名杜衡,1926年毕业于上海南洋中学,不久即与就读于大同大学的施蛰存和就读于震旦大学的戴望舒相识。这年3月,他们共同创办了《璎珞》旬刊。1926年正是第一次大革命走向高潮的时期,7月,国民革命军挥师北伐,10月,上海工人举行了第一次武装起义。革命前进的步伐吸引了苏汶与他的朋友,于是,他们停办了《璎珞》,走出文学殿堂,投身到实际斗争中。苏汶与施蛰存、戴望舒一同加入了共青团。当时他们三人同住一个宿舍,可谓形影不离。特别是组织交给他们散发传单任务的时候,他们往往一个在前注意巡捕;一个殿后,提防有人跟踪;而中间一人则将预先准备好的传单塞入老百姓家的信箱、门缝。一日,苏汶与戴望舒到一个团小组所在地活动,遭便衣警察逮捕,后经保释出狱。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形势骤然紧张,他们随后即离开上海。苏汶与望舒同回杭州,而施蛰存则回松江老家。不久,苏汶因“心境非常沉闷”,遂与戴望舒一道来到松江。这样,苏汶、施蛰存和戴望舒在松江一起从事文学创作和翻译,办起了“文学工场”。其间,冯雪峰因北京军警在北新书局抄到他的一部译稿,扉页写有“这本译书献给为共产主义而牺牲的人们”,为此遭到通缉,被迫南下到施蛰存家。冯雪峰是颇负盛名的湖畔诗社的诗人,大革命失败后加入中共,既有铮铮硬骨,又重友情义气。冯雪峰的到来为“文学工场”增添了新鲜活力。在冯雪峰的影响下,“文学工场”开始翻译苏联的进步文学作品,苏汶亦由此受到进步文学的熏陶。1928年初夏,戴望舒在震旦大学的同学刘呐鸥从台湾抵上海,在虹口江湾租了幢三层小洋楼。此后,戴望舒、施蛰存应邀搬到小楼同住。随后冯雪峰、苏汶亦抵上海。这样,“文学工场”一班人全部移师上海。1929年到1930初,“普罗文学的巨潮震撼了中国文坛,大多数的作家,大概是为了不甘落伍的缘故,都‘转变’了。”左联成立时,冯雪峰是发起人之一,故而在他的介绍下,苏汶和戴望舒均参加了在上海中华艺大召开的左联成立大会,同时也成为左联第一批盟员。
  从苏汶的这段经历来看,他已经从一个自由文学人进入了左翼文学的队伍。然而,苏汶在左翼文学阵营的后院“放了一把火”。
  1932年5月,施蛰存在上海创办了《现代》杂志,并声明“本杂志并不预备造成任何一种文学上的思潮主义或党派”。
  不难看出施蛰存似乎想达到某种超脱,然而他不免率真。就在左联正集中火力批判“自由人”胡秋原时,苏汶在《现代》第一卷第三期发表了《关于“文新”与胡秋原的文艺论辩》的文章,扯起了“第三种人”的旗帜,开辟了新论战“战场”。
  苏汶关于“第三种人”的典型表述是:
  在“知识阶级的自由人”和“不自由的、有党派的”阶级争着文坛霸权的时候,最吃苦的却是这两种人之外的第三种人。这第三种人便是所谓作者之群。
  施蛰存对苏汶的“第三种人”是这样理解的:
  这话是讲得很明白的。所谓“知识阶级的自由人”,是指胡秋原所代表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及其文艺理论。所谓“不自由的、有党派的”阶级,是指无产阶级及其文艺理论。在这两种人的理论指挥棒之下,作家,第三种人,被搞得昏头转向,莫知适从。作家要向文艺理论家的指挥棒下争取创作自由,这就是苏汶写作此文的动机。不是很明白吗?“第三种人”应该解释为不受理论家瞎指挥的创作家。
  然而,左联对“第三种人”的理解却并非如此。“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对左翼文化的压迫一天比一天严重,他们就公开打出小资产阶级的旗帜,声称他们既不是资产阶级的作家,也不是无产阶级的作家,而是小资产阶级的作家,算是‘第三种人’。他们在国民党压迫左翼作家,限制自由创作的情况下,不向国民党去争取创作自由,而向左翼方面去争取创作自由。”曾经担任过左联宣传部长、行政书记的任白戈的这番话则体现了当时左联对“第三种人”的定性。

左翼阵线不相信“不偏不倚”

  事实上,苏汶并未成为如他所说的“第三种人”,而是在声援胡秋原。他讥讽“文学是个卖淫妇,资产阶级想占有她,无产阶级也想占有她,于是文学便只好从良。”同时,他亦认为“左翼文坛霸占着文学”,使“文学不再是文学了,变为连环画之类;而作家也不再是作家了,变为煽动家之类。”
  左联阵营最早对“第三种人”进行痛斥的是署名易嘉的文章:
  事实上,文学也并不是卖淫妇。文学是附属于某一个阶级的,许多阶级各有各的文学,根本用不着你抢我夺。只有这些文学之间发展着剧烈的斗争:新兴的阶级,从前没有文学的,现在正在创造出自己的文学;而旧有的阶级,从前就有文学的,现在是在包围剿灭新兴阶级的文学……
  作者呢,本来就不是什么“第三种人”。作者——文学家也不必当什么陪嫁的丫环,跟着文学去出嫁给什么阶级。每一个文学家,不论他的有意的,无意的,不论他是在动笔,或者是沉默着,他始终是某一阶级的意识形态的代表。在这天罗地网的阶级社会里,他逃不到什么地方去,也就做不成什么“第三种人”。
  继之,周扬又写了《到底是谁不要真理,不要文艺》一文,参与对苏汶“第三种人”的批判。
  面对来自左联的声讨,苏汶又先后在《现代》上发表了《“第三种人”的出路》、《论文学上的干涉主义》,坚持自己的立场,认为左翼文学即是文学“受某种政治势力的干涉”,“成了某种政治势力的留声机”,于是高声反对“文学上的干涉主义”。
  苏汶扛着“第三种人”的大旗,攻击左翼文艺的言论激怒了左联盟主鲁迅,鲁迅立刻写下檄文参加战斗,这便是鲁迅著名的杂文《论“第三种人”》,其中不无讽刺地说道:
  生在有阶级的社会里面要做超阶级的作家,生在战斗的时代而要离开战斗而独立,生在现在而要做给与将来的作品,这样的人实在也是一个心造的幻影。在现实世界上是没有的。要做这样的人,恰如用自己的手拔着头发,要离开地球一样。
  鲁迅同时又针对苏汶关于“第三种人”因为害怕左翼理论家的批评而被迫搁笔的观点,作了反驳:
  然而苏汶先生的“第三种人”,却据说是为了未来的恐怖而“搁笔”了。未曾身历,仅仅因为心造的幻影而搁笔,“死抱住文学不放”的作家的拥抱力,又何其弱呢。两个爱人,有因为预防将来的社会上的斥责而不敢拥抱的么。
  其实,这“第三种人”的搁笔,原因并不在左翼批评的严酷,真实原因的所在,是在做不成这样的“第三种人”,做不成这样的人,也就没有了第三种笔,搁与不搁,还谈不到。
  鲁迅的《论“第三种人”》是左翼文坛对“第三种人”论战的最有分量的一篇檄文。然而,耐人寻味的是鲁迅的这篇驳斥苏汶观点的文章却是先交给了苏汶,并由他转交《现代》杂志发表的。这至少可以说明,当时左联对“第三种人”的论战,尚未形成水火不相融的局面,鲁迅对于苏汶,还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用说理的态度,希望他能认识错误,转变立场。冯雪峰生前回忆说:“鲁迅《论‘第三种人’》最后一句‘怎么办呢?’是我加上的,引用苏汶的原话,意在给对方留了后路。”
  当年苏汶收到鲁迅《论“第三种人”》的手稿时,其心态如何,不得而知。但他并未将此稿扣下,而是坦然地交给施蛰存并在《现代》上刊发。这一细节可以说明当时这种论争,既有双方观点上的不妥协,又有私人情感上的包容,既有斗争上的激烈,又有方式上的平缓。“当年参加这场论辩的几位主要人物,都是彼此有了解的,双方的文章措辞,尽管有非常尖刻的地方,但还是作为一种文艺思想来讨论。”林默涵在建国后一次谈到当年鲁迅对“第三种人”的态度时,也有过类似之说:“鲁迅……那篇《论‘第三种人’》的文章,在理论上毫不妥协,指出作家超阶级的不可能,同时又有劝诱他们认识真理之意,而不是简单地骂。等到他们真正变成了国民党的鹰犬时,鲁迅先生就毫不留情地加以鞭挞了。”

“雨巷诗人”戴望舒等成为“苏汶之流” 

  当上海文坛围绕“第三种人”论战正酣时,与苏汶、施蛰存当年同在“文学工场”以后被称为“雨巷诗人”的戴望舒此时正在塞纳河畔的巴黎,戴望舒是自费赴法国索尔邦大学旁听的。学习期间,戴望舒选编了自己的诗集《望舒草》,并且翻译了《紫恋》、《苏联文学史话》、《比利时短篇小说集》以及《意大利短篇小说集》等。为此,他与法国左翼作家过从甚密。1933年3月21日,他参加了法国文艺家协会召开的大会,并应施蛰存之约,为《现代》专门写了《法国通讯——关于文艺界的反法西斯蒂运动》。
  戴望舒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风闻国内左翼文坛对“第三种人”的批判,故而在文章的最后专门提及这一问题并亮明观点。这位也曾是左联盟员的青年诗人说:“在法国文坛中,我们可以说纪德是‘第三种人’……他始终是一个忠实于他的艺术的人,然而,忠实于自己的艺术的作者,不一定就是资产阶级的‘帮闲者’,法国的革命作家没有这种愚蒙的见解。”言下之意,自然是说中国的革命作家有这种“愚蒙的见解”。继之,戴望舒又说:“正如我们的军阀一样,我们的文艺者也是勇于内战的。在法国的革命作家和纪德携手的时候,我们的左翼作家想必还在把所谓‘第三种人’当作唯一的敌手吧!”
  戴望舒当年曾与苏汶、施蛰存形影相伴,同气相求,故而对“第三种人”的同情完全在预料之中。本来这篇发表在《现代》第三卷第二期上的文章并未产生多大影响,但鲁迅读到了这篇文章,他对戴望舒在万里之遥的欧洲仍写文章呼应“第三种人”颇有些不吐不快。于是挥笔写了《又论“第三种人”》:
  中国的左翼理论家是否真指“忠实于自己的艺术的作者”为全是“资产阶级的帮闲者”?据我所知,却并不然。左翼理论家无论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