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女侠丰碑——风雨亭

程竞明


  古轩亭口是浙江绍兴城的闹市中心,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街和府横街在这里交接。轩亭,始建于唐代,久经沧桑,现已荡然无存。如今巍然耸立着一座庄严质朴的方碑,高7米,四周环以石栏。花岗石碑上镌刻着“秋瑾烈士纪念碑”七个鎏金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纪念碑的须弥座,正面刻有蔡元培撰、于右任书写的《秋瑾烈士纪念碑记》。方碑之下,南来北往凭吊先烈的游客络绎不绝。人们瞻仰纪念碑,默读碑文,仿佛亲眼看到烈士正气凛然的英姿。
  秋瑾号竞雄,别名鉴湖女侠,是辛亥革命时期杰出的革命家,第一个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女英雄,也是近代诗坛上的爱国女诗人。她曾经书写过许多声讨清王朝的战斗檄文、革命文告和风格卓异的壮丽诗篇。有一首《对酒》写道:“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不幸的是,古轩亭口便是她洒热血化碧涛的地方。风华正茂的秋瑾在经受了各种酷刑之后,于1907年7月15日慷慨就义。当天夜里,有人在古轩亭口贴出对联:
悲哉,秋之为气;
惨矣,瑾其可怀。
  上联以萧瑟秋风影射残酷镇压人民的清朝廷,下联以美玉象征坚贞不屈的革命情怀,联内对称地嵌入烈士之名,寄托哀思。
  绍兴城内卧龙山的西南峰,有一座构筑精致的“风雨亭”,与古轩亭口的纪念碑遥遥相对。这是当地人民于20世纪30年代初修建的,亭名取自革命烈士的绝命词“秋雨秋风愁煞人”。登亭便可俯视当年拘押秋瑾的典史署。风雨亭单檐六角,亭角飞挑,石柱上镌刻着孙中山题写的挽联:
江户矢丹忱,感君首赞同盟会;
轩亭洒碧血,愧我今招侠女魂。
  联内“江户”即日本。秋瑾目睹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庚子之乱,立志救国雪耻,只身东渡留学,在日本结识孙中山、黄兴等,后被推选为同盟会浙江主盟人。
  解放后风雨亭几经修葺,四周葱葱茏茏,成为后人缅怀革命先烈的胜地。有联多副:
漫言半山孤亭,看气象万千,雨来风满;
不尽腔中热血,举诗篇一二,石破天惊。
巾帼拜英雄,求仁得仁又何怨;
亭台悲风雨,虽死不死终自由。
  著名的爱国将领冯玉祥也题写对联一副:
丹心应结平权果,碧血常开革命花。
  联内“平权”指秋瑾曾在东京创办《白话报》,鼓吹民族民主革命,提倡男女平权,并组织了我国最早的妇女团体——共爱会。归国后在绍兴两所女校执教,又到上海创办《中国女报》,为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兴起呕心沥血。
  绍兴和畅堂18号是一座粉墙黑瓦的民房,由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便是与古轩亭口纪念碑、卧龙山上风雨亭齐名的“秋瑾故居”。从1906年秋瑾由日本归国直到壮烈牺牲之前,这里是她联络革命志士、密商革命大计和从事革命活动的主要场所。
  少年时代的秋瑾曾经在这里读书习武,投身革命以后,她经常身穿男装,骑马佩剑出入和畅堂。故居的墙壁上悬挂秋瑾挚友吴芝瑛赠送的对联:
英雄尚毅力,志士多苦心。
  故居设有“秋瑾烈士文物陈列室”,展出手稿、信札、照片等各种珍贵文物数百件。祖籍绍兴的周恩来于1939年书写的“勿忘鉴湖女侠之遗风,望为我越东儿女争光!”手迹照片也陈列在这里。(责任编辑 南 云)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