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济泽纪念文集》出版记

杨兆麟


温济泽

  在人们的殷切期盼之中,经过有关同志的不懈努力,《永远的怀念——温济泽纪念文集》终于和读者们见面了。和温济泽并肩战斗多年的老友们,和他在各单位一起工作过的同事们,曾经受教于他的同学们,他的亲密的家人们,都可以告慰他在天之灵了。我们几个参与编辑工作的人,了却了深藏在心中三年半之久的夙愿,总算没有辜负各位作者付出的精力和心血。
  当读者拿到这本文集的时候,会首先看到封面上的“永远的怀念”五个大字,署名“胡绳”。当时,这位受人尊敬的老学者已经沉疴在身,难以执笔为文,却正如他一贯的严谨学风,工工整整、一笔一画地写下了这五个字,并且郑重签名。据我们所知,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题写书名,见字如见人,成为他留在人间的珍贵遗墨。文集的封底,印着温老笔录的一首古诗:“春蚕不应老,昼夜常怀丝;何惜微躯尽,缠绵自有时。”表明了他“做人的准则:‘春蚕作茧,不知疲倦,微躯断尽,在所不惜’”。他在晚年赠给朋友们的这一诗句,同样是留在人间的珍贵遗墨。
  编委会聘请于光远、李锐二位耄耋学人担任顾问,他们不仅欣然同意,而且都撰写了饱含深情的纪念文章。李锐在文章的最后,引用温老生前所写《告别二十世纪》一文中的话:“我一生经过大小八十一难,得到了一部真经,这部真经是:迎接未来世界的机遇和挑战,最重要的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坚持创新,勇于创新。创新是我们民族的灵魂,创新是我们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的动力,人的思想解放是无止境的!科学发展是无止境的!世界发展也是无止境的!”李锐衷心希望“温济泽的朋友们,都不要忘记他最后的留言”。于光远在文章中说:“温济泽是一个好人,所有了解他的人都这么说。他很正直,也很温和。他特别勤奋,老了仍旧笔耕不辍。”这句话说得非常朴素,真实、生动地刻画了温老的为人和精神,值得人们仔细品味。
  当年曾经在新华社共事、又同属社排球队、可谓名副其实的“老战友”方实和我,受命担任这本文集的主编。我们怀着战友情和使命感,在晚年又一次合作,颇为默契,也很愉快。我们认真拜读了所有的文章,那流露在字里行间的肺腑真情,使我们深受感动。尤其是阅读了几位老人的文章以后,沉思默想,时常情不自禁,热泪盈眶。温老1929年参加革命,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经常称共青团为“我的母亲”。1932年由于投身抗日活动而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入狱。和他同时被捕的原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杨超,撰写了《我与温济泽在苏州单人监狱度过的岁月》。这位90老人记忆还十分清晰,叙述非常具体,使我们看到温济泽这位忠贞的革命青年,在铁栏中坚持斗争的身影,他刻苦攻读马列主义著作和自然科学书籍,为他以后长期的革命工作奠定了丰厚的理论基础。由于他立场坚定,工作积极,1936年还在国民党的牢狱中就转为中共正式党员。虽然在延安大家都叫他“小温”,而在交往和言谈中,无不感到他既年轻又老成,原来他早已有了不平凡的革命经历。文集中收入了原湖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翟定一的500字短文,末尾写着:“1999年6月16日口述于病中,妻罗文珍记录。”当编委会的约稿信寄到的时候,他已经身患绝症,卧于病榻,艰难地口述了《深切怀念温济泽同志》,文短情长,高度赞扬温老“为人宽厚,待人诚恳,乐于助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是坚持真理,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为党为人民鞠躬尽瘁”。我们一字一句地阅读,倾听了一位垂危老人发自胸臆的诚挚心声,深知它是多么宝贵。我们不久就得知,仅仅在他口述此文的一个星期以后,也随着温老和我们永别了,那500字真是非同寻常啊。当年和我们同在新华社工作的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廖盖隆,获悉噩耗,内心哀悼,表述为文,撰写了《纪念我的朋友温济泽》一文,称颂他“是一位品格高尚、学识渊博,又为人民作了许多贡献的好共产党员”,他“尊重真理,富有思想,且为人忠厚,以谦和、平等、民主的态度待人”,“绝无害人之意,也无防人之心。正因为这样,他在多次政治运动中吃亏挨整,走着一条坎坷的人生道路”。廖盖隆工作勤奋,生性乐观,大家亲切地称他“老盖”,不过体弱多病,不久也永远离我们而去了。读者在本书的目录中看到,翟定一、廖盖隆的姓名上,都标识着已故者的黑色,会感到几分沉重。我们因胡绳、翟定一、廖盖隆都来不及看到这本文集的出版而深为遗憾。新闻界的老前辈、同样是90岁高龄的谢冰岩,和温老是“小同乡”,有着70年的战友之谊。他的一只眼已经失明,另一只眼为青光眼所折磨,仍然奋力撰写了3000字的长文《一瓣心香献老友》,然后用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地校对了一遍,真是难为他了。他们在中学时期成立了“稚鸿社”,出版反帝、反封建、探索人生和国家前途的刊物《稚鸿》,虽然自己感到有些幼稚,却怀抱鸿鹄之志,在广阔的天空翱翔,任凭雨暴风狂,而顽强不屈,展翅霄汉。温老在晚年把一百多篇文章编辑成书,终生丹心不变,取名《征鸿片羽集》,刚刚出版,就赠给我一本,并且以我熟悉的字体,在扉页上写道:“我是一只鸿雁,在漫长的征途上,苦苦地飞奔了这么多年,经受烈日晒,狂风吹,暴雨淋,雷电轰,剩下这稀疏的片片羽毛。”我反复阅读,深知他自谦的这“片片羽毛”分量有多重!
  温老的女儿温飚和外孙女杨捷的文章,真实具体,感情细腻,使我们了解他对后代的严格要求和细心关怀,娓娓道来,感人至深。他像一头老黄牛那样勤奋耕耘,忙于写作,在间隙中不忘对女儿的关心、教育,借用鲁迅的话说:“我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甚至是血啊。”他十分推崇方志敏烈士的高风亮节,让女儿和外孙女用心学习《清贫》一书,使优良的革命传统一代一代传下去。杨捷写道:“姥爷是一个关心青年、平和宽厚的老人,一个一生实事求是、追求真理、具有高尚品格的人。姥爷走了,而我将带上他留给我的精神财富,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上前行。”
  在我最后一次阅读文集的校样以后,不由得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做完了一件事。”此时此刻,几十年的种种往事,再一次浮现在眼前。从延安清凉山到瓦窑堡(即子长县)史家畔的窑洞,从太行山麓到滹沱河畔的农家小院,乃至北京城里的办公室和宿舍,温老和我们一同工作和生活,度过了战争年代和青春年华,经历了几次政治风暴的考验,又都从中年进入了老年。他是我的兄长和领导,我目睹了他是怎样工作、学习和生活的,聆听和感受到他那种崇高的理想和坚定的信念,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精神。他待人接物那样温和、谦恭、平易,没有一点令人生厌的“官僚口气和故意摆出的架子”。他的言谈,他的笑声,不时在我耳边回响。读者朋友们,不论老年人还是中青年人,也不论和他相识还是不相识,如果从这本文集中受到启发,有所收获,就是我们编书人的最大心愿了。(责任编辑 程 度)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