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家张谔的战斗人生

黎 辛



墨索里尼荣获第一名 作者 张 谔

  张谔是我久闻大名的漫画家与美术活动家。可是,到1942年初我调到延安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作副刊编辑时,才认识他。

“漫画成家  广告立业”

  报社编辑部在延安东关渚凉山西头的十孔石砌窑洞中办公,工作人员住在东边石砌的两排窑洞中。我调来时山上没有空窑,临时住在山下的石窑里。张谔住的石窑大约比我住的高10米,在我斜对面。一天中午下班我从办公窑回住处,忽听有人拖长声音喊:“噢!——黎辛!”
  我抬头,见张谔向我走来,“是黎辛同志吗?你好,我是张谔。听说你是新来的副刊编辑,我是美术科长,我们是文艺的同行,我想认识你,到我窑里坐坐吧。”他说着转身往回走,我跟在他的后面,来到他的窑洞。窑外有小平坝,窑门上贴着对联:“漫画成家,广告立业”八个美术字。我说《解放日报》有什么广告?只有报眼上有时登个启事或声明,没什么商业广告。他说这是暂时的,我在《新华日报》当美术科长也管广告,报纸的广告是大有可为的。
  张谔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体重约90公斤的大个子,但行动灵活,很有朝气,对人和蔼可亲,没有文艺家的架子,说话总是笑着。
  他让我坐坐,我说该打饭了。他说打饭来我这里吃,我有红烧肉,味道还不错,是用国统区进口的大头菜烧的,延安的酱油不行。他边说边从书桌下的凳子上端出一锅红烧肉来。揭开锅盖,果然,肉香诱人。他问:“你打麻将吗?我东边两孔小窑住的是中央印刷厂厂长祝志澄,他老婆在外单位,星期六他老婆回来他才来住。你们副刊的陈企霞星期日也常来,我们四个人打麻将。你要是打麻将就好了,我们打,谁输了做两斤红烧肉请客。”

“讽刺画展”

  1942年2月15日至17日,延安美术家协会在军人俱乐部举办“讽刺画展”,展览一室为蔡若虹的作品,二室为张谔的作品,三室为华君武的作品,每人展览20多幅漫画。
  2月15日,《解放日报》文艺栏第82期出版专刊,发表三位画家的《作者自白》。文中说:“为了画展的举行,我们很高兴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中,能让我们指出它的缺点,也就是我们大家的缺点,而得不到压迫和损害。我们为什么不应该对这社会有更高的热爱?我们就将以这次的画展来表达我们的热爱,我们的画展的主旨是揭发旧的思想意识中带过来的渣滓,它附着在新的社会上而且腐蚀着今天新的社会。”张谔的《老子天下第六》、《文化水平提高了》等漫画,揭示了生活中“不健康的,不合理的,可笑、可鄙的,甚至可恶的事情”。
  当时报上报道讽刺画展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展室“挤挤拥拥,说说笑笑,空气十分活跃”,“观众五千余人,把窑洞的门都挤坏了”。延安参加整风学习的干部与党员总共才一万人左右,参观画展的人数却占了参加整风人员的半数,很不常见。

麻将牌局

  3月中旬,舒群调报社接替丁玲任副刊主编,住在张谔西边祝志澄让出来的一孔小石窑里,陈企霞和我常去,晚上没事四个人就打麻将、吃红烧肉。张谔嘴里说输牌赌二斤红烧肉,一般都是他请客,他慷慨大方。星期天遇上舒群夫人回来,有时也烧菜加餐。
  博古社长路经这里有时也进来看看张谔和舒群,他知道张谔处常打麻将,有时遇见张谔时,他哈哈大笑地说:“张谔你喜欢打大牌,什么时候我来打一次,一定叫你和不成,赢你两斤红烧肉。”博古是说说玩笑而已,他工作忙,早上六时起床去上早班,晚上翻译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从不跳舞、打牌,他哪有这个闲暇?张谔说:“你只说不干是嘴把戏,谁知道你的本领怎么样?”有一天,博古终于进到张谔的窑洞来打牌,他坐在张谔的上手,我坐张谔下手,舒群坐张谔对面。博古脑子灵,他记得谁打过什么牌,估计谁手里有什么牌或可能要什么牌。一次,舒群打一张“发财”,张谔说:“碰”。博古说:你“碰”什么?张谔说:“碰”发财呀。博古说:“刚才黎辛打‘发财’,你为什么不‘碰’?”张谔说那时他还没有“对儿”,怎么“碰”?博古从自己的牌里拿出一张“发财”,说:“黎辛打一张,舒群打一张,我有一张,你凭什么碰?你是偷黎辛打出去的‘发财’凑对碰的,不行!”张谔争辩:“我明明是一对‘发财’,你不让我‘碰’,讲不讲道理?”博古要张谔把从“地上”拿的“发财”交出来,把“地上”换“发财”的那张牌拿回去。张谔拿了张“北风”进去。博古说:“不对,你打全幺九,你拿出来换‘发财’进去的是‘三条’。”说着便把“三条”给张谔。这样,张谔和不成了,却让我和了牌。摊牌时,博古笑着说,“张谔你好大的野心,你要和清一色全幺九对对和,你要的‘东风’我这里有两张,‘白板’我也有。”摊牌时,张谔感叹说:“‘东风’我可作麻将,如有一张‘白板’,我这副牌就厉害了。”
  到1942年4月3日正式开始整风学习,我们就不打麻将了。以后几十年我都不打了,虽是娱乐,太费时间。

张谔的漫画与“拳头”

  张谔为抗日战争与反法西斯战争画了许多漫画。1942年7月28日的《解放日报》发表第一幅反法西斯的漫画。张谔预言希特勒必败的作品,他用屠格涅夫的诗句作标题“幻影消失了,留下的只是现实!”画面画的希特勒是只大蜘蛛,在丝丝紧扣的蜘蛛网里垂死挣扎,耐人沉思。
  张谔的漫画表现了抗日战争与反法西斯战争的重大事件,意大利法西斯的墨索里尼垮台了,张谔画《墨索里尼“荣膺”第一名》,三个法西斯头子带头赛跑丑态毕露,第一名墨索里尼摔出跑道,希特勒也将跑到终点。
  1943年蒋介石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调集二三十万大军,阴谋进攻延安。张谔的漫画《“四大领袖”之一》,揭露了所谓抗战“领袖”的蒋介石两面派的真实面目。画面上的蒋介石一边朝着斯大林、罗斯福、邱吉尔,这是同盟国的“四大领袖”;另一边朝着希特勒、墨索里尼与日本天皇,这是轴心国的“四大领袖”。
  为配合整风学习与毛泽东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号召知识分子放下架子,改造思想、立场,张谔的《老子天下第六》,画了一个妄自尊大的傲者戴着眼镜,军帽戴在后脑袋瓜,上衣有9个钮扣,口袋插着3支笔,得意忘形地站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与毛泽东挂像前张望。
  张谔在延安发表的绘画数量仅次于华君武。

胸怀纳百川

  当报上发表各个山头美术家各种形式的作品时,张谔组织稿件不分山头,不讲流派,也不论名家与新人。报上发表的漫画名家有蔡若虹、华君武、黄铸夫、陈叔亮、钟灵、彦涵等的作品。木刻名家有胡一川、陈铁耕、沃查、马达、陈叔亮等作品;还有青年木刻家古元、罗工柳、华山、焦心河、夏风、计桂森等的作品。报上这些内容与形式丰富多彩的美术作品,可说是美术科长张谔胸纳百川的功劳。
  华君武发表漫画,也发表连环画,如《相差不多》,一组连环画左边画法西斯罪行七幅,第八幅:墨索里尼倒毙在地;右边画国民党反动派罪行七幅,第八幅画个大“?”。
  木刻家也画连环画,如夏风的《劳动英雄孙万福》。
  古元木刻的《秧歌》,以秧歌这民间艺术形式表现群众的艺术活动,刻绘得生动形象,让读者感受到民间艺术的情趣与魅力。
  印刷厂锌版极少,后来完全绝货。报上需用领导人头像,英雄模范头像,或者专栏小报头时,怎么办呢?便由张谔绘画,工人把它刻在木版上印刷出来。其中有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与副主席李鼎铭的头像。

地图、插图、美术字

  读者阅读战争新闻,总想要看到与之有关的地图。当时由于国民党反动当局的封锁,延安非常缺乏地图,为报纸绘制地图的任务便落到张谔身上。1941年5月19日报上发表社论《地中海形势》,张谔不仅绘制一般战争形势图,还绘制了《地中海形势图》、《苏联西部边境图》、《日本陆军分布图》,给读者阅报以方便。绘制地图的资料,个人、报社资料室都没有新的国内外地图,张谔只好跑去外单位借用,画完再还,再画再借,不厌其烦。发表地图没有锌版,只好木刻,而木刻的地图上又不便有许多美术字的地名,张谔便与工人商量,在木刻上打洞嵌入铅字。
  鲁迅先生说:“书籍插图,原意在装饰书籍,增加读者的情趣,补助文字所不及,所以应是一种宣传画。”张谔受到了启发,认为党报发表的文学作品也应该有插图。副刊发表黄钢、杨思仲、冯牧的报告文学《我们的中队长在山林中》,有古元作的木刻插图。发表赵树理的小说《李有才板话》,张谔请木刻家罗工柳与杨君作插图。孔厥的弹词插图则是由木刻家力群作的。张谔重视给文艺作品作插图,可以加深读者对作品的理解,又可增添读者审美情趣,与作品相得益彰。
  1942年整风初期,报上发表整风论文,读者难以理解,张谔有时也请画家插图。如5月5日发表艾思奇的一篇文章,就请华君武插图二幅,其中一幅,描绘“不要落井下石”的意思。
  《解放日报》美术插图水平之高,数量之多,在新闻史与文艺史上是罕见的。在今天报纸印刷出版技术进入高科技时代,借鉴和发扬《解放日报》为文学作品插图的优良传统,仍有其现实意义,照片是不能代替美术插图的。
  当年中央印刷厂的字体很少,报纸的新闻标题只有老宋体和黑体字两种,显得单调。张谔便向博古社长提出他写美术字,为头版头题作标题字。开始只为头版头题写,后来他的美术字写多了,其他标题也用。给新闻报道写标题字需及时,张谔便每天清早与新闻编辑一起上早班,写完标题字即赶往排字车间,与工人师傅商量印刷。

毛主席接待三位漫画家

  毛主席说过“漫画还要发展”。漫画家希望见见毛主席面陈请教。我记得,那是1942年夏天的一个下午,蔡若虹、华君武、张谔与舒群一路去枣园毛主席的住处。
  蔡若虹回忆当时毛主席接见的情况:“我记得清清楚楚,毛主席接待我的第一句话是以张谔的介绍开始的。张谔对主席说:‘蔡若虹就是蔡公时的侄儿。’”蔡公时是著名的外交家,在济南与日本侵略者办外交,被日本鬼子割舌头,挖眼睛,刺刀向着他的身体乱刺……死得悲惨壮烈。
  蔡若虹记得当时是张谔先请毛主席谈谈对讽刺画的意见。华君武对毛主席说:“您只要谈谈我们作品的缺点就行了,我们都希望听听您的看法。接着,毛主席对我们看了一眼,才慢吞吞地开了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