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的评弹情结

霞 飞


陈云观看上海市人民评弹团演出后与演员握手(1962年于北京)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中,陈云爱听评弹,可以说,陈云有一个评弹情结。

自幼爱听评弹

  陈云自幼家境贫寒,2岁丧父,4岁丧母,随舅舅生活。家庭的变故和不幸,失去父爱和母爱的童年生活,随舅舅生活所遭受的种种艰辛,使陈云养成了坚毅、内向的性格。在舅舅的帮助下,陈云从8岁起读私塾,后又断断续续地读了初小、高小,虽然小时的陈云也有与其他同学交往的机会,但因幼年的陈云遭遇特殊,使他从小就很内向,很少讲话,更很少大笑。他沉静、孤独、寡言,很少与周围的孩子们交往,更很少与他们一起玩耍、游戏。他平时很少与同龄的孩子、同学沟通,这是因为他独特的经历使他很难与其他孩子有共同语言。这时,一种文艺形式——评弹吸引了小时的陈云。
  评弹于清代发源于苏州,是广泛流行于江苏、浙江、上海一带的民间说表艺术,深受江南普通百姓的喜爱。清末民初,评弹在江南一带形成了一个大发展的时期。那时,江南一带从城镇到乡村,都有大大小小的书场,评弹艺人们操弄简单的乐器(以琵琶为主),二三个人往书场里一坐,就开场了。书场大多为租用。书场的拥有者与评弹艺人们共同商定每天所要说的曲目,然后派一个伙计扛着一块写有当天要说的曲目的木牌子,并吆喝着说书的时间、听一场书的价钱,敲着锣,在镇上招揽听众。听众只要花上二三个铜板买一个书筹,就可以到书场中去听。评弹书场大多是由小茶馆兼做,茶馆主人给听客上茶,又可以赚一笔钱。评弹的曲目,多以说唱古代的故事为主,听者听一场书,不光得到了艺术享受,也得到不少历史知识。
  陈云的舅舅平时爱听评弹。他听评弹时,就带上陈云一起去听。陈云听着听着,也就对评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至上了瘾。舅舅生意忙时,不能去听,陈云就自己去书场外边站着听,在当地管这叫听“阴立”,即站在书场外边阴影处听(相当于北京人在场外听京剧),这样可以不花钱。小时的陈云只要一有时间,就自己去书场外边听,一站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累。评弹的音乐,陶冶了陈云的情操,评弹中起伏的故事情节,驱散了幼小陈云心中的孤独感,评弹中的历史故事,也使陈云积累了不少历史知识。评弹中的说表艺术,使沉默寡言的陈云学习到了口才艺术。陈云后来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当学徒、当工人,休息时也去上海一些书场去听评弹。可以说,听评弹,成了陈云幼年时代、少年时代、乃至青年时代的一大爱好。
  1925年,陈云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工人运动,很快就成了工人骨干。当年,陈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逐步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道路。他在共产党内,先担任基层党的领导干部,后来逐步走上了区、省、党中央的领导岗位。繁忙而又艰险的革命工作,使陈云再也没有闲暇时间听评弹了。后来,陈云从上海到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工作,又参加了长征,遵义会议后不久,他受党中央的委派回上海恢复党的组织,后转赴莫斯科工作,又从莫斯科到新疆工作,再到延安工作,到东北工作,建国后又回到中央工作。陈云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没有再听评弹,使他与评弹失缘几十年。陈云自己回忆这段历史时说:“我十岁前就听书,先是跟舅舅去听,听上瘾了,有时就一个人去。后来干革命,很多年没有听。”

50年代听评弹,使陈云病情缓解,陈云又重新喜欢上了评弹

  1957年,陈云因工作劳累,加上在反冒进问题上,受到了毛泽东的批评,心情不好,因此,旧病复发,不得已,只好到南方去休养。当时南方城镇评弹艺术已经有了很大发展,陈云知道这一情况后,勾起了他旧时对评弹的怀恋之情,便多次去听评弹,还请评弹艺人到住处来说书。听评弹,使他郁闷的心情好了许多,身心得到了放松,病情也缓解了,很快就重返工作岗位。1959年,陈云又发病了,他再次到南方去休养。陈云身边工作人员知道陈云爱听评弹,也知道上次陈云生病时,是因为听评弹使他的病情缓解的,便安排他听评弹。那时,陈云还购买了很多评弹唱片和录音带,每天都放一段。听评弹再次缓解了陈云的病情,很快就康复了,回到了工作岗位。1977年6月19日陈云回忆这段历史时说:我50年代后期两次到南方养病,听听评弹,觉得对养病有好处。本来头脑发胀,听听书就好些。陈云说,他参加革命后中断了的听评弹,就是从这时起又重新捡起来的,他又重新喜爱上了听评弹。陈云不光是听,还注意收集和保存评弹录音和唱片,这个爱好一直保持到他逝世。

周恩来一句话,使陈云注意起评弹的艺术走向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陈云也受到了冲击。1967年1月19日,在康生的策划和中央文革小组的煽动下,一群红卫兵闯进了陈云家里抄家。他们把陈云所保留的中央文件都抄走,还说陈云保存的评弹录音带和唱片是“四旧”,也要一起抄走销毁。中共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听说红卫兵要抄陈云的家,带人赶到劝说红卫兵,但红卫兵们不听。张耀祠只好报告给周恩来。周恩来听说后,马上派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童小鹏到陈云家去制止,口头向红卫兵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陈云同志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他的档案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机密档案,任何人都不准动。但红卫兵不听,周恩来就打电话给中央文革小组的戚本禹,让他出面制止红卫兵的行为。戚本禹见周恩来发了火,只好给红卫兵打电话,让他们撤走。那时,戚本禹是红卫兵的偶像和后台,红卫兵都听他的,就准备撤出。但有几个红卫兵头头认为,文件可以不抄走,但评弹唱片是“四旧”,要抄走。在现场的童小鹏制止不住,只好又打电话给周恩来,周恩来在电话中指示说:评弹是苏州一带的文化艺术,不能当作“四旧”破,不能把陈云同志保存的评弹唱片和录音带抄走。童小鹏向红卫兵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红卫兵只好作罢。
  由于周恩来出面干预,使陈云多年收集来的评弹唱片和录音带保留了下来。但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陈云却不敢再听评弹的录音带和唱片了,因为在极左的氛围中,听评弹会被认为是严重的政治问题。但陈云对评弹的爱好并没有衰减。
  到1973年,评弹艺术又恢复了。但此时的评弹是在极左的政治气候下恢复的,评弹的唱法和唱腔乃至伴奏,都被改变了,自弹自唱的形式被取消了。江青等人认为,这是他们搞“文艺革命”的一大功绩,并且特意请周恩来去听。周恩来听了两次被改编的评弹,一句肯定的话也没说,听完看完,掉头就走。此后不久,周恩来见到陈云时问了一句话:你有没有听评弹?陈云说:没有。他问陈云的这句话意味深长,意思是说:你陈云是喜爱听评弹的,你也去听听吧,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了。陈云听了周恩来的话后,心里明白了。1975年,他到上海,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一段被改编的评弹,已经成了高腔高调,并且是一群人在唱,伴奏的乐器也改变了,加了许多新的不协调的乐器,像是唱戏,又像是唱歌。陈云把这种改编的评弹戏称为“评戏”、“评歌”。陈云对此十分讨厌,他不再听被改编的评弹了。1977年6月,陈云在回忆这段历史时说:周总理问我有没有听评弹,他当时是听过了,就是没有讲意见。我1975年到上海从收音机里听到的评弹,已经改得不成其为评弹了,很扫兴。

重听评弹后做的六件事

  粉碎“四人帮”后,全国政治形势向好的方向发展。虽然从全国来说,在“两个凡是”的束缚下,还没有真正做到思想解放,文艺界也没有大的突破,评弹这门艺术也没有恢复和发展;但陈云作为个人爱好,却可以把自己此前收集到的评弹录音带和唱片拿出来听了。这给陈云带来了极大的艺术享受。
  陈云此时听评弹,却决不只是考虑个人的艺术享受,他要为评弹艺术的发展做几件事。
  陈云为评弹艺术发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出评弹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服务的问题。他说,文艺是意识形态的东西,要为经济基础服务。我们的评弹,也要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评弹作为一种文艺形式,也有一个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服务的问题。评弹要面向广大群众,创作和演出好的引人向上的,为人民大众所喜爱的作品。
  陈云为评弹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恢复被江青一伙胡改乱编而破坏了的艺术形式。陈云多次对评弹发表评论、讲话,他说,对评弹原来的艺术风格和形式,要保留,不能乱改,改了的,要恢复,包括伴奏,都应该恢复到原来的风格和形式,才像评弹的样子。在陈云的推动下,从70年代末起,评弹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艺术形式和风格,并且出现了一批新的作品。
  陈云为评弹做的第三件事,就是提出并推动评弹艺术走新旧并举的道路。陈云多次指出:传统书目也有可以利用的东西,老书也可以说。过去我曾经提出,要找一些老人对古书进行圈点。如果那些老人都死了,就难办了。我们从地底下发掘出来的几千年前的东西还要拿到国外去展览,为什么不可以把没有问题、能起作用的传统书目拿出来演一演呢?以前,于会泳、徐景贤在上海听书,说有点“回潮”,演员就怕了。我看“精干毕剥”、“刮拉松脆”(意为干燥),一点也不“回潮”。在陈云的推动下,评弹很快恢复了说唱一些老书,同时又创造出了一批新书目,在短时间内实现了新老并举。
  陈云为评弹做的第四件事,是把评弹艺术发展概括为四个阶段,并且指出了现在阶段的主要任务。陈云说:评弹发展有四个阶段:(一)说传统书和二类书为主略有新书的阶段。(二)一刀切,都说新书的阶段。(三)“四人帮”搞“评歌”、“评戏”(即“四人帮”毁灭评弹,把评弹乱加改编,改得像是唱歌和唱戏),否定评弹艺术的阶段。(四)现在以说新书为主,同时保留传统书目的优秀部分的阶段。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这是合乎历史辩证法的。陈云特别提出了在评弹发展的第四阶段,即现在的阶段的任务,他说:我们发展评弹艺术,就要搞新的,新书搞出来,就是粗糙一点,也没有关系,再加工,再发展嘛。我们对新的东西要鼓鼓掌,撑撑腰。在陈云的推动下,新创作出来的评弹书目多了,也产生了一批好曲目。
  陈云为评弹做的第五件事,是提出要加强对评弹理论研究的课题。他说:要加强对评弹理论的研究。评弹究竟是来自人民群众,还是来自士大夫?我看,主要是来自人民群众,由文人收集加工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