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良谋写春秋

杨湛山

              ——献给《炎黄春秋》的诗文


  我早就想给《炎黄春秋》杂志(以下简称《春秋》)写点读后感之类的文字,然而迟迟没有动笔。这是为什么呢?一是手头确实在忙,二是自感积累不足,担心词不达意。但是,当看了第七期《春秋》,特别是其中的《知识分子能感动中国吗?》以后,就抑不住激情迸发,信口流出了一首拙诗:

圣洁灵魂遍古今

圣洁灵魂何处寻?神州大地遍古今。
无私奉献伴终生,一心为国更为民。
泰山压顶不弯腰,只为立言又立身。
马恩大纛光万丈,科学民主是精髓。
传到中国走弯路,哲人慨叹两头真。
和平崛起论发展,三民理念争创新。

  我是《春秋》的老订户、老读者,现年七十又六。在我有生以来的阅读视野里,没有哪家期刊能改变我的阅读命运,而《春秋》使我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我原来是小说迷,现在竟变成了文史迷,《春秋》迷。但这决不是感情用事,我反复观察思考,做过比较,确实觉得《春秋》品位高,因为她具理论勇气、史料价值、锐敏目光、民主科学思想、知识水平......一句话,她的可读性最强。因此她早已成了我须臾不可离的良师益友,随身伴侣,即使过春节也不忘把她带上。大年初二到小女儿家聚会,唯恐让闲聊贻误了时间,躲进静室阅读《春秋》刊载的《我们心中的耀邦同志》。在夜晚踏雪归来的路上,竟吟成了《党的灵魂胡耀邦》这篇长诗,并经过反复阅读和兼读其他文章及征求诗友意见,最后定稿,送给内部诗刊发表,受到好评。那首诗是:


党的灵魂胡耀邦
(读史咏叹)

党有良心党兴旺,党内党外夸耀邦。
可惜贤哲不长寿,但喜精神大发扬。
故人一生多壮举,人格风范树榜样。
知错就改讲真话,面对诤友说赞赏。
拨乱图“新隆中对”,百废待兴抓大纲。
真理标准大论战,冤假错案一扫光。
联产承包心灵史,中南海边笑声朗。
精神文明作决议,社会主义模型创。
科学民主称旗手,中华文化放馨香。
首都八千人集会,倡廉反腐震天堂。
除却痼疾开心扉,姹紫嫣红百花放。
平地冒出“自由化”,无端罪名把人伤。
无奈请辞心不退,志走全国炼纯钢。
为人生来求上进,苦学苦思想独创。
通读马恩最刻苦,高层领导鲜有双。
化解多少常凄凄,总是心胸坦荡荡。
智勇诚仁真童心,为国为民更为党。
赫赫丰碑立神州,马恩大纛永飘扬。

  在纪念邓小平百年诞辰的那一年,经过反复阅读《春秋》的有关文章、报道,我写出了《满江红·念小平》和《任仲夷解读邓小平》两首诗词,以表达对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改革开放先驱任仲夷的深切怀念。


满江红·念小平
(读史咏叹)
  风雨百年,人尤念“小平您好”。普天下,众生良知,赞誉升高。英明卓绝世敬慕,国党万幸民族豪。力挽狂飙改弦易辙,觅新道。创理论,构想高,总设计,小康妙,驾世纪快车,决胜赶超。文韬武略震寰宇,高瞻远瞩黑白猫。人民儿子酷爱人民,心操焦。


任仲夷解读邓小平
(读史咏叹)

九旬志叟论改革,语重心长出新说。
感念小平总设计,杰出领袖功绝卓。
只缘马翁召见早,时不待人怎奈何。
政治特区当创试,总结推广到全国。
民主监督世瑰宝,治党治国堪上策。


  今年是中共建党八十五周年、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我反复阅读《春秋》兼读其它期刊,创作了《湘江鏖战铸党魂》,加上前年创作的《淮海浩歌》,即形成一个“系列”,并注明(读史咏叹),专写党史、军史、战史和党史人物,以便让人们通过通俗易懂的文学形式了解党和国家的历史。
  这样一来,便进一步加深了对《春秋》的渴望和眷恋,每当月初即翘首仰望,等待到来,当从传达室拿到手时,即边走边看,巴不得一口气吞下所有的铅字。
  我还禁不住坦言向《春秋》建议,在我的记忆里,杂志对毛、刘、周、朱、陈、邓等党的领袖人物的报道还不够充分,尤其缺乏重点报道。最好约请一部分权威资深老干部,老知识分子等,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用不同视角,像报道胡耀邦那样加以报道,因为这样的报道有历史过程有生动细节,最感动人,最教育人,也最鼓舞人。
  在此,我还想到,在阅读《斯诺文集》时,发现以推行极左军事路线而驰名中外的李德,在被撤职后,并未沉沦,到达延安后,竟自告奋勇帮助红军训练骑兵,仍然积极向上。另外从别的报刊上看到,他在四方面军时曾制止了一名军人持枪威胁毛泽东的行动,这都是对他的正面肯定,也应该有意识地组织人撰写,否则就会在党的历史上给人们留下一个谜团。
  还有,在《春秋》上还不时出现,把“文革”极左行动都扣在“造反派”头上的现象。事实上“保守派”在扫“四旧”、“抄斗赶”中的极左行动也不逊色,例如对“反动学术权威”和“文物”的推残和破坏,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邓小平说“两派都是错误的。”因此鉴于《春秋》的品位和在国人中的影响,也应组织人撰写“文革两派斗争史”。如果现在再不组织人写,再过十年、二十年,能口述这段历史的人物将不复存在。
  我衷心期望《春秋》越办越好,获得更大的成就。
  最后,我想以本人前不久创作的一首拙诗献给《春秋》,作为本文的终结。


良知良谋写春秋

刊海报山欲何求?爱不释手桌埋头。
去日沧桑秉笔纸,岁月悠悠载舌喉。
志士仁人志相聚,民主科学竞自由。
国幸民幸党大幸,良知良谋写春秋。

  (2006年8月3日—8月15日于趵突泉畔忧乐斋)

(责任编辑 赵友慈)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