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公山三次惊动国家最高当局

笑 冰


  鸡公山在豫、鄂两省交界处。它是大别山的余脉,西与桐柏山脉相接。然而,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国人未曾发现它那美丽的风景和优良的消夏避暑功能。最早发现它的,竟是一个美籍挪威人、基督教传教士李立生。此后,这个面积只有27平方公里,中心区只有三平方公里的弹丸小地,在上世纪的70多年中,竟发生了三次惊动国家最高当局的大事件:第一次是满清朝廷;第二次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第三次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

第一次 清朝末年(1903-1907)

  1902年平汉铁路通车,鸡公山下有一小站,名叫新店。1903年春夏之间,信阳教会的李立生和汝宁教会的施道格等曾几次在新店下车登山游览观景,发现山区景色秀美,气候凉爽。其中一次时值盛夏,他们在山上留连忘返,天晚下不了山,只好在山上一农家借宿(当时全山只有三户山民,数间茅舍)。这次他们发现山区夜晚凉风习习,空气清爽,虽在盛夏,犹如晚秋初冬天气。他们为自己发现了这个秀丽凉爽的人间仙境无比高兴。
  经过奔走谋划,讨价还价,李立生于1903年9月15日用156两白银,从山场主人、湖北人叶接三手中,买得随田山场一处,长约三里,宽约二里。在信阳知州衙门(时任知州曾毓龄)报税获准建房四幢。1904年7月,汝宁教士施道格用562两白银,从山主信阳人张君仁等手中,买得水田11亩,随田山场一处,方圆五里。在信阳新任知州徐佐尧衙门报税获准建房两幢。随后,郾城教士饶裕泰等也前来买地建房。前两次他们尚能向当地官府报税。以后,他们竟把官府撇在一边,私下议价立约买地建房。几个愚昧无知的山主和两个糊涂州官,犯下了出卖国土,丧权辱国的罪行,而自己竟昏然无知。
  李立生等占山建房之后,得意洋洋地给汉口的美国领事馆写了喜报。美领事带随员登山游览,无比喜悦,随撰文在西方国家报纸上宣传鸡公山风景优美,泉清林翠,气候凉爽,适宜避暑。并称,鸡公山地处“三关”(九里关、武胜关、平靖关)之间,自古以来为中原战略要地等等。引得许多外国人纷纷前来察看。李立生、施道格遂将所买山场,分片作价,转卖给各国教士商人。这样一来,在汉口、上海、广州、天津、青岛等地的美、英、法、德、挪威、丹麦、日本、俄罗斯等国的教士商人,以及设在汉口的英国汇丰银行、华昌银行,法国永兴银行、宝正洋行,丹麦幸福洋行,日本三菱洋行、大全洋行、正金银行,俄国商行等都蜂拥而来,在山上买地建别墅、修教堂。建筑所需石料就地凿取,砖瓦开窑烧制,木料及金属材料等买自汉口,工程师多为外国人,工匠则雇自汉口、孝感、信阳及山下村镇。他们不惜重资,竞比豪华,争分夺秒,日夜赶工。两年间已有英、美、法、俄、日本等国建成各式楼宇27幢,寓居外侨70多人。而地方官麻木不仁,听而不闻,熟视无睹。湖广总督张之洞闻知此事后,上奏清廷。朝廷震怒,严令张之洞和河南巡抚张人骏迅速查办,并通过外交途径收回国土。
  两省督抚遵从清廷旨意,一面严斥信阳知州曹毓龄、徐佐尧“于教士购地时,并不详查,遽予税印,又未据实禀明,实属异常疏忽。奏请一并暂行革职,仍令随同妥慎办理,以观后效;一面委派胡藩、韩国钧等,先后到山调查实情,拟定对策,交涉收回。”两省督抚派出之官员以各个不平等条约和大清《总理衙门通行章程》为依据向各该国领事馆指出:外国人在鸡公山所买之地及所修之建筑物,必须作价赎回。而驻汉口各该国领事,以种种理由拒不接受。同时暗中支持鼓励各国教士商人,加快工程进度。而鄂豫督抚态度亦趋强硬,据理抗争,寸步不让。如此反复争斗,周折了两年之久,终于迫使外国人让步,于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达成了《鸡公山租屋避暑章程十条》。主要条款为:凡外国人购买之山地,不论已税未税,一概由中国方面出价赎回;在原教会地(教堂公产)外,划出923亩作为外国人避暑官地;官地内已建筑之房屋,由中国方面估价收回,然后出租给外国人避暑;以后“外国人在避暑官地内新建房屋,必须先将图式合同,送由中国官府核准,始乃照图盖造。成后仍由中国给价收回起租”。这种管理体制,一直延续到1935年。
  此后,中国的军阀、富商、豪绅也认识了这个“三伏炎蒸人欲死,清凉到此顿疑仙”的避暑胜境,先后上山选址建房。直系军阀靳云鹗在避暑官地与豫森林地之间,建造了比所有外国楼宇都高大雄伟、方正端庄的大小颐庐。随后,吴佩孚、萧耀南、杜节义、吴庆桐、袁英等北洋军高级将领以及许多富商豪绅,也相继上山建造豪华别墅和娱乐场所。到上世纪30年代中期共有23个国家的教士商人和中国官绅建造的各种风格的崇楼峻宇、豪华别墅300多幢。夏季避暑人口达二千多人,南北街开设商店40多家,各类学校六所,服务人员多达数千。抗战开始后,鸡公山的消夏避暑活动渐趋冷落。

第二次 民国时期(1935年)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鄂豫皖苏区迅速扩大,红军发展到十几万人。国民党军“围剿”与红军“反围剿”的斗争十分激烈。
  1935年初夏,国民党军112师对鸡公山东部何家冲、香炉寺、长岗一带展开“清剿”行动。7月6日,他们胁迫2700多名群众,开始“倒林烧山”。鄂东北道委和罗陂孝特委被困在新县的卡房、仰天窝和罗山的大、小鸡笼山一带,情况十分危急。罗陂孝特委在罗山何家冲山洞里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用游击战破解山区之围。战斗部署分为三个方面:一、潜入鸡公山抓洋人作人质,阻止敌军“清剿”。二、令便衣队出击,捕杀一批反共保长和民团头目,挖掉敌人耳目,筹集粮款,以便长期坚持。三、派人去鄂省联络,在平汉路沿线展开游击活动,以策应鄂豫边区的反围剿斗争。
  经过周密计划,由鄂东北独立团手枪连连长黄云先带10名队员,乘夜色从大东沟潜登鸡公山,经长林岗进入东部别墅区,在61号和63号别墅内,抓获了闻达卫、叶和慈等三个美国人和美文学校的华人管理员刘占甲。将他们押到山下,交给当地的施大安便衣队,隐藏在观音寨山洞里。
  次日晨,蒋介石闻讯,紧急电令礼山县县长蒋少瑗“速谋救出盟友”。国民党军103师闻讯派兵追击,企图武力夺救美国人质。便衣队拖着洋人辗转迂回,敌军紧追不舍。在危急关头,便衣队在北安山杀掉一个,弃尸于路,迫使敌军停止追击,便衣队乘机转移。随后,另一支部队侦察到游击队行踪,继续追击,快要追上时,便衣队在礼山县城附近又杀掉一个,并在洋人尸体上留下字条,警告敌人。敌军怕再杀洋人,便停止追击,要求谈判。蒋少瑗在蒋介石严令下,急派刘前初、骆耀文进入游击队驻地,与游击队领导人何耀榜进行谈判,答应了游击队提出的三个条件:一、国民党军及地方民团立即停止“追剿”。二、释放“围剿”中被抓去的“政治犯”和被押的群众。三、以后一切交涉都用公函。随后,国民党军各部队和地方民团都接到了一星期内停止军事行动的命令,武汉行营给红军送来一批现款和物资。游击队依约放回了人质。
  这次事件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以政民伍二字第2934号训令,令湖北省政府主席张群,将鄂豫鸡公山地段统为一体,划为特区,设鸡公山管理局,统管全山行政治安事务。管理局由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直接领导,局长先由行营秘书丁超少将兼任,后由行营委员魏伦兼任,制定了一系列安全保卫措施,并调陆军31师一个营常驻山上,直到1938年。

第三次 改革开放初期(1981年)

  1981年4月6日,新华社第716期《国内动态》清样送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手中。这一期的题目是《鸡公山风景区遭到严重破坏》,作者陈乔炎、何成章。文中说:“最近记者上山目睹的,却是一派令人痛心的景况:不少小楼别墅残破不堪,有六座全部倒塌,九座被人拆毁,马歇尔楼只剩残垣断壁,宋美龄跳舞厅楼板全无,裸露着地基。20多座小楼摇摇欲坠,多数通往山间亭阁的石阶被人搬走。据当地人反映,山容严重破坏的原因是由于管理不善,尤其是住在山上的131医院的一些人,随意砍伐树木,拆毁建筑物所致。”
  这期内参4月5日编印,4月6日就得到了胡耀邦总书记的批示。胡耀邦批示如下:
  我的意见如下:(一)我们现在搞社会主义建设,不论是物质文明建设,还是精神文明建设,是一场严肃的、紧张的、艰巨的战斗,任何部门,任何战线既要抓方针政策的领导,又要切实解决具体问题。我们对任何部门、任何干部都要职责分明,赏罚分明。现在我们工作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一大堆问题无人负责,无人过问,因此要抓住一些具体事例加以解决,扭转风气。(二)如果这个材料属实,我认为武汉军区131医院是一个破坏国家风景胜地,损害国家财产,目无国家法纪的单位。必须追究责任。……(三)鸡公山今后必须明确管理责任。我的意见,该处必须由河南省(或信阳市)经营,在该处的一切外来单位,一切属于山区的行政事宜都要服从它的指挥和规定,任何人不得违反,而该山今后风景管理不善也唯这个管理局是问。
            胡耀邦
       四月六日(一九八一年)
  总书记批示后,中央办公厅主任冯文彬和国家旅游总局局长韩克华4月9日就组成一个六人调查组。
  中央六人调查组4月13日上午到郑州,武汉军区、河南省政府人员加入后,当日下午就到了信阳。14日听取了军、地双方汇报,15日上了鸡公山。联合调查组在山上经过十天深入、细致的调查,查清了情况,分清了责任,指导武汉军区和河南省政府达成了《关于鸡公山驻军营区及营房划出部分交地方作旅游区的协议》,并于24日写出了《关于鸡公山风景区问题的调查报告》。报告肯定记者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指出了131医院的错误和应负的责任,同时对该院在山上做的好事和他们在管理上的客观困难也作了认定。131医院党委态度诚恳,检讨深刻,并写出了整改措施。山上干部群众表示谅解,对医院为群众做的好事表示感谢。军、地双方都很满意。
  调查组回京后,向中央办公厅、国家旅游总局、总后勤部、军委纪委作了汇报,由冯文彬、韩克华向总书记作了报告。1981年5月23日,中央办公厅下发了(1981)26号文件。文件写道:“关于鸡公山风景区问题的调查情况和办理意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