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常林钻石”姑娘的曲折人生

石为开


                     魏振芳和丈夫在自己后院劳动                                               右图: 这颗晶莹的矿石“是块大金刚钻”

  1977年12月21日,山东省临沭县华侨乡常林村21岁的姑娘魏振芳,与生产队的女社员一起扛着铁锨到田间翻整土地。夕阳西下,社员们都陆续收工了。魏振芳挖完自己所分的地块,刚要收工回家,忽然发现邻近地头上还有一片茅草没有挖完,也不知是谁撂下的。于是她便走过去,挥动着铁锨挖起来。当她挖第二锨时,突然从茅草里滚出一块鸡蛋黄大小的东西,魏振芳好奇地捡起来一看,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据县志记载,临沭县处在沂沭断裂带上,1668年常林村一带曾发生过8.5级的大地震,被称为“旷古奇灾”。正是因为地震作用,地下岩石错动断裂,使经亿万年间形成的天然金刚石被冲击到地表,于是,临沭县成了我国著名的金刚石产地。
  魏振芳没有上过一天学堂,自然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她知道眼下手中的这颗晶莹的矿石“是块大金刚钻”!惊喜不已的魏振芳捧着宝石急忙赶回家,父亲那双发抖的手托着钻石,脸上的表情很难看出是惊喜还是惊恐。这位从旧社会过来的饱经苍桑的老人,不由地浮现出40年前罗佃邦老人一家的遭遇。
  1937年秋天,离常林不远的罗家莫疃村罗佃邦老人,在金鸡岭做农活时,从雷草沟内捡到了一块重达281.25克拉的巨大天然金刚石。有个叫王善新的老乡,在上海做皮货生意,得知罗老汉捡到了大钻石,便提出用40亩地、两头牛、一辆车换这块钻石。罗老汉不换,把钻石藏了起来。到了1938年,附近南朱庄的朱英三和朱喜品投靠了日本鬼子,两个人找了借口把罗老汉抓到据点,关押了一个多月,逼迫他交出钻石。罗的家人为了保住性命,无奈地把钻石交给这两个汉奸。惨无人性的汉奸为了不泄露风声,竟残忍地把罗老汉一家七口全杀了。村民不满这两个汉奸的行为,向李庄警察局局长李学俭举报。李学俭派人捉来朱英三和朱喜品,把钻石弄到手后,又把这两个汉奸杀了。不久,驻临沂的侵华日本顾问川本带着一队人马来到李庄,把李学俭请到临沂城,就再没见他回来。后来,这颗钻石终于被日本人掠去带回了日本。
  全家老少围坐在炕头上,听着父亲讲述往事,看着那块不知能给家人带来福还是祸的钻石。母亲瞅着眼前这个在磨难中长大的女儿,禁不住热泪长流。魏振芳的父母一共生了8个儿女,4男4女,她就是老七,下面还有个弟弟。魏振芳是母亲在讨饭的路上生下的。
  “娘,你是说俺命里担不起这个金刚钻?俺是要饭的命?那就把它扔了吧,谁拾去咱也不眼红,只要咱全家人平平安安。”魏振芳说完,扑进母亲的怀里哭起来。
  最早获悉有人捡到钻石消息的是附近八O三矿的领导。矿党委童书记听说后,立即乘车赶到临沂市,向地委书记朱奇民反映了此事。朱书记听后非常重视,马上派地委的朱胜利等人随童书记一起到临沭,找到公社党委书记玄德印和李加廷的宿舍。童书记说明了来意,并传达了地委朱奇民书记的指示。一是抓紧时间找到捡钻石的人,把钻石保护起来,绝不能让投机倒把分子弄去;二是要注意保护魏振芳一家的人身安全;三是请公社负责同志配合,做好魏振芳家人的思想工作。
  李加廷等人走进魏家,已是深夜。魏父说:“别听外边瞎说,俺闺女拾的是块马牙石,哪有什么钻石啊?”李书记笑着说:“小魏拾的是钻石还是马牙石,让矿上的技术员用仪器一测就知道了。”
  魏振芳坐在父母身边,欲言又止,眼睛里隐藏着一丝不知所措的神色,一会儿望望父母,一会儿看着满屋的来人。
  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魏振芳终于开口:“那块石头被我大哥拿去了。”李书记便让小魏去找大哥,大家等了两三个小时,魏振芳回来说:“大哥说给了二哥了,我到二哥家,二哥说给三哥了,我又去了三哥家,三哥说给了四弟,我去敲四弟的门,他说又送给大哥了。唉,转了一圈也弄不明白在谁手里。”
  听了小魏的话,李书记当下决定,派管区老卓同志找村里的干部,让一位村干部陪一位随李书记下来的同志,分头到小魏几个哥哥家,耐心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不久,小魏几个哥哥陆续来了,李书记询问了几句,断定他们不是在做游戏,一个转一个地传着,是防备外人摸清底细。
  拂晓时,魏振芳的几个哥哥终于把钻石拿出来,大家睁大眼睛望着,这块钻石用红白两种布包裹着,八O三矿技术员小刘通过鉴定,又称了称,告诉李书记:这是一颗罕见的天然特大钻石,重量是158.7869克拉。
  天已大亮,县里的领导就闻讯赶来了。
  魏振芳一个哥哥发话了:“这块钻石是俺魏家的传家宝,俺要自己留着,好传给子孙后代。”
  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坐在那里一直不声不响的魏振芳父亲身上。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似乎是经过深思熟虑,突然发话了:“自从振芳拾到这块钻石后,这两天全家人没睡个好觉,没吃顿安稳饭。俺也说不清这块钻石会给魏家带来福还是忧,俺寻思着,要是在旧社会一家人就要大祸临头了,断送了全家的性命啊?当然啦,现在共产党当家了,这块钻石是谁买也不卖,谁要也不给,俺要领着闺女到北京,亲手把钻石交给华国锋主席……”
  父亲的话一锤定音,几个儿子再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的。
  1978年1月3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联播节目里向全世界发布了魏振芳拾宝献宝的消息,使她一夜之间成了轰动国内外的名人。
  为了表彰魏振芳的爱国精神和贡献,国家要给些物质奖励,领导征求她的意见,她想了半天,只提出了一个要求:“俺大队里太穷了,连台拖拉机都没有,要奖的话就给俺大队买台拖拉机吧。”再问她自己要什么时,她摇摇头再没说什么。在场的人听了,一股钦佩之情油然而生: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姑娘,把宝石献给了国家,她想到的是大队,唯独没有想到改善一下她那贫穷的家庭。
  1978年1月7日上午,中共临沂地委、临沭县委、原岌山公社党委在公社驻地曹庄召开了千人庆功大会。会上,领导给魏振芳披红戴花,奖给她千元奖金,给她办理了农转非户口,安排她到八O三矿当了工人。国家也答应了她的要求,奖给常林大队24马力拖拉机一台。
  国家在奖励魏振芳的同时,也对临沭县及岌山公社给予一定奖励。国家奖给临沭县100万元,后来县里用这笔钱建了一个常林针织厂。奖励岌山公社20万元,公社利用这笔钱建了岭南头电灌站,大大地改善了当地的水浇条件。
  很快又传来消息,这块特大天然钻石被当时的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命名为“常林钻石”。中国科学院经全面鉴定,认为它色泽透明,呈淡黄色,具有金刚光泽,折光能力特强,光彩夺目,是迄今我国发现并保存下来的最大的一颗钻石,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科学家认为,这颗金刚石对于地球科学的研究、寻找原生矿及研究天然金刚石形成的环境等都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魏振芳成了大名人,全国各地纷纷邀请魏振芳前去作报告,让她讲如何发现钻石,又如何献给国家的。每次报告都让魏振芳感到别扭和犯愁。因她没上过学,作报告前两三天,领导便安排秘书根据当时时髦的政治口号,为她写好讲话稿,再一句句地念给她听,教她背。
  后来不管上边开什么会,也不管跟她有无关系,县里都要派她跟着参加。时间久了,魏振芳感到自己好似是供人们观赏的一件展览品,一个被人们摆来摆去的木偶人。
  魏振芳说她是幸运的,1978年8月,魏振芳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全国第4次妇女代表大会。期间,她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华国锋、叶剑英、邓颖超和当时的全国妇联主席蔡畅的亲切接见。1995年9月,魏振芳还参加了联合国在北京召开的第四届世界妇女代表大会,并被大会定为重点采访对象。9月16日,中央电视台《半边天》栏目播放她的专题节目,使人们又重新目睹了这位17年前献宝姑娘的风采。
  魏振芳17岁,母亲就给她找了婆家。未婚夫叫李洪轩,是离常林村5里路的东郭疃村青年农民。他们于1972年12月22日正式订婚,魏振芳因献宝一夜之间成了大名人,那时他们已经恋爱8年了。
  李洪轩是勤劳朴实、性格内向的农村汉子,平时喜欢独来独往,不善话语,但却很有个性。当他看见未婚妻因拾宝而身价骤升时,感到自己配不上了,白天躲着魏振芳走,夜里一个趴在被窝里哭泣。有时魏振芳到婆家找他,李洪轩便找借口不见面。渐渐地,魏振芳意识到了未婚夫的顾虑。她找到李洪轩,动情地说:“洪轩,你放心吧,在我心目中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如果你同意,咱们就结婚吧。”为了表明自己的感情,不久两人便领取了结婚证。
  魏振芳结婚1年后,国家又给农民身份的李洪轩转了户口,在县水泥厂做供销工作。接着,魏振芳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取名叫李明。双喜临门,小夫妻沉浸在幸福和快乐之中,对美好生活充满了憧憬。
  在八O三矿场时,魏振芳本来可以任意挑选一些轻松的工作,但她却向组织说,自己没有文化,能力有限,要求到劳动最繁重的水晶石车间当一名拣石工。这项工作整天用锤子敲打挑选闪光的石英石,不比她在家做农活时轻松。不久,她被调入临沭县矿产站工作,还是做那种“铁锤声声石尘扬扬”的工种。她早晨总是第一个来车间打扫卫生;收工时总是最后一个走,不管有多累,她心里都感到充实,觉得人活的有价值,这样一干就是十几年。
  1984年矿产站改为公司,在选举公司领导班子时,魏振芳以全票当选,当领导找她谈话时,她却说:“我能力有限,当个助手吧!”于是,又进行第二次选举,还是以全票当选。最后,还是遵照她的意见,当了经理的助手,因她工作勤奋,没有名人的架子,关心职工的生活,被职工称为自己的“贴心人”。
  1998年6月,她被选为厂工会主席。由于她工作勤奋,群众威信高,先后被评为“山东省三八红旗手”、优秀党员和先进工作者。
  可魏振芳又是不幸的。1980年,魏振芳患了乳腺瘤,在领导关心下,在山大医院做了手术。直到1985年才痊愈。
  祸不单行。1990年,李洪轩到临沂城办公事,被扒手掏走了数百元公款。他怀着痛苦的心情回到家,在妻子面前失声痛哭:“振芳,你跟着我……没用啊!”当时,妻子已经8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和其他特困职工一样,家庭生活非常艰难,李洪轩觉得愧对妻子。魏振芳得知详情后,含泪笑着安慰道:“他爸,别难过,破财免灾,伤了身子可不值得。”
  不久,由于李洪轩在单位的压力太大,又因公款被偷精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