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军监狱的中共党支部

张泽石


  1951年10月,在韩国巨济岛上美军宪兵司令部的监狱里,有三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成立了一个地下党支部,领导了一场令敌人胆战心惊的爱国斗争。
  当时被关押在这个监狱里的81名“刑事犯”,都是美军从巨济岛第86号战俘营抓来的“暴动分子”,罪名是我们在10月9日晚上“带头挑起了一场大规模流血斗争”。而事实真相是美方唆使我被俘人员中的叛徒在10月10日那天升起“青天白日旗”,企图以此证明中国战俘都心向台湾是不愿回大陆的。我们被迫组织爱国力量在头天晚上包围了叛徒操纵的“战俘警备队”,经过激烈搏斗,夺取并烧毁了那面青天白日旗。美军见势不妙,立即派了一个连的海军陆战队,强行闯入战俘营进行血腥镇压,叛徒们当着美国兵的面将共青团员王绍奇活活打死;我们这些斗争骨干则被叛徒搜捕出来,在美军的喝彩声中逐个毒打后以“刑事罪犯”名义投入监狱。
  在监狱中,美军C.I.D.(刑事审讯科)警官布莱克中尉对我们进行审讯,因C.I.D.没有汉语翻译,只得临时指派我担任译员。我趁机向他介绍了叛徒们在战俘营内实施白色恐怖,对不屈的战俘进行政治陷害、精神折磨和人身摧残,以强迫他们背叛祖国、放弃归国权利的详情,争取了他的同情。当我向布莱克中尉了解我们这些“刑事罪犯”将如何处置时,他告诉我:在对我们拘留一个月后,将送回86号战俘营,甚至是叛徒控制更严的72号集中营。这对我们十分不利。因我们的政治面目已完全暴露,无论是去“86”或“72”,都只能被叛徒们更严格地控制隔离,遭受残酷折磨,甚至消灭肉体。尽管我个人还可能在“翻译”的位置上免受皮肉之苦,但再想以“灰色”面目应付美军监管人员,并继续和叛徒周旋是不可能的了。
  我把时占魁、曹明、钟骏骅、周铁行等难友找在一起,分析了我们面临的形势。大家决定为保存这批可贵的骨干力量,立即向管理当局表明:誓死不去“86”和“72”,坚决要求单独成立一个“志愿回国的中国战俘营”。
  为了加强团结和增强组织领导力量,我建议把这81个难友中的共产党员组织起来,成立一个地下党支部,以领导大家迎接更为残酷的斗争。由于当时条件特殊,党支部只对内公开,大家一致同意了我的建议。在86号战俘营时,大家是以“弟兄会”的名义组织起来的。“弟兄会”成员友爱互助,为维护祖国荣誉,总是走在斗争前面。经过“弟兄会”中的一段了解,进一步组织起来的可能已经到来。但调查结果81个难友中只有时占魁、曹明和我是党员,钟骏骅、周铁行、余国藩、杨守让、袁朝模等十五六个人是共青团员,剩下的都是非党团群众。
  我们三个共产党员当时商定,由担任过连指导员的时占魁任党支部书记,曹明任组织委员,我任宣传委员,对外我们任81人的战俘代表。地下团支部由周铁行任团支部书记,钟骏骅、杨守让为团支委,他们参加党支部扩大会议,作为核心领导成员。
  当天晚上,我们举行了由全体难友列席参加的地下党团支部成立大会。一张用铅笔头在烟盒纸上画的党旗贴在北墙上,同志们整齐地排坐在发霉的草垫上,三个共产党员站在“党旗”下,支部书记时占魁同志宣布大会开始,第一项议程:全体肃立,唱《国际歌》。难友们都跟着站了起来,室内安静极了,只听见远处传来的阵阵海涛声。我低声地起了个头,大家低声齐唱:“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有人声音哽咽,脸上淌着热泪。
  大家坐下后,由我代表支部讲话。我先向着北方深深地鞠了一躬,面对着“党旗”说:“亲爱的祖国,敬爱的党,我谨代表远离您怀抱的三名共产党员和您的被敌人囚禁在孤岛上的全体战士表示我们对您的忠诚!祖国啊!我们自从被迫远离了您,就像一群失去了母亲的孤儿。我们在苦难中每时每刻都深深感受到无依无靠的痛苦……”
  我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背后响起的一大片压抑着的哭泣声更加揪疼着我的心,我的眼泪汹涌而出。顷刻间,战斗失利,突围不成,大批被俘,鬼子的淫威,叛徒的猖狂,一幕幕重现在我的眼前……
  顷刻,一种责任感强使我忍住了眼泪,继续讲下去:
  “今天,我们三个共产党员,81个爱国者,重新在您的旗帜下组织起来,做好准备去迎接更加残酷的斗争!我们深深相信祖国始终在关心着我们这些忠诚的儿女,四万万五千万同胞始终在支持着我们!我们将把党的理想化作我们的灵魂,用我们对祖国的热爱燃起斗争的怒火,踏着那些在战场上,在突围时,在集中营的斗争中壮烈牺牲的战友们的血迹,继续和敌人战斗到底!”
  “亲爱的祖国,敬爱的党,现在,就在敌人的枪口下,在异国的孤岛上,我们这群炎黄子孙向自己的母亲庄严宣誓——”我举起了右手,握紧了拳头,领读誓词:
  “茫茫大海,汹汹怒涛!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宁为玉碎,不愿瓦全!宁做他乡鬼,不当亡国人!”
  宣誓完毕,我转过身来,先向难友们表示了我们党支部和大家共生死共患难的决心,然后讲了我们目前面临的险恶前途,要求大家紧紧团结在地下党支部周围,共渡难关。
  紧接着,曹明代表党支部表扬了“弟兄会”的斗争精神,肯定了他们在斗争中的贡献,然后宣布“弟兄会”已完成其历史任务,从现在起停止活动,今后全体“弟兄会”会员将在党支部统一领导下继续开展对敌斗争。团支部代表和群众代表也讲了话,他们激动地表示了坚决服从党支部的领导,绝不在艰险面前动摇,绝不向敌人屈服的决心。
  正是由于有了这样一个监狱里的坚强核心领导,我们81个中华儿女紧紧地团结在一起,跟美军将我们送往被叛徒控制的72号或86号战俘营的图谋展开了殊死斗争。我们在用中、英文写给巨济岛美军军官的“血书”中明确表示:“如果美方一定要将我们交给被叛徒控制了的集中营,只能是将我们的尸体搬进去!”
  1951年11月10日,即我们“刑满出狱”的那天,美军竟然不顾我们的坚决反对,硬将我们押往72号那“阎王殿”。就在到达72号营门口的这一生死攸关的时刻,我们党支部指挥大家手挽手紧紧围成一团,坐在马路中间,拒绝前进一步。当押队的美军少尉指挥他那一排军士持枪围上来准备威逼我们就范时,我愤怒地用英语向他喊:“少尉先生,你如果真下令动武,我就下令我们81个人来抓你一个人,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一口气,咬也要咬死你!”
  那少尉惊恐地后退了,急忙进了72号战俘营,用电话请示司令部,然后出来让对面71号战俘营打开营门,最后对我说:“我算是认识你们这些不要命的中国人了!你们胜利了,到‘71’号去吧,你们将成为一个独立的中国战俘大队!”我将少尉的话翻译给大家听,大家竟含泪欢呼起来。大家随即排成整齐的队列,开进了71号的营门。
  (责任编辑洛松)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