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向国民政府领饷记

窦孝鹏


中革军委向红军下达改编命令

  一
  1940年4月,抗日战争进入第四个年头,在山西武乡县王家峪八路军前线总指挥部,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终于收到了国民党政府愿意补发拖欠八路军半年的军饷的电报。他们脸上浮现出胜利的微笑。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后,国共两党建成了共同抗日的统一战线,红军奉命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称第十八集团军),国民党政府对八路军一一五师、一二O师、一二九师按4.5万人计算,每月发给军饷63万元。其中经常生活费30万元,战务费20万元,补助5万元,医疗补助费1万元,米津贴补助费及兵站补助费7万元。以后几年虽有小小的调整,但总数却没有超过70万元。
  那时物价飞涨,如一套军装1939年费用为2元,1940年涨到5元。同时,由于全民抗战的开展,全国人民踊跃参军参战,八路军人数剧增,1939年达到20万,1940年达到40多万,但国民党不但不增发相应的军饷,就连4.5万人的标准也千方百计进行克扣或拖欠不发。1939年冬和1940年春,国民党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除派胡宗南部向延安进犯外,还以阎锡山、朱怀冰等部进攻太行山根据地及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对国民党的挑衅,八路军进行了必要的还击,消灭了他们的几个师,打退了他们的反共高潮。对此,国民党老羞成怒,找借口停发了八路军1939年10月至1940年3月的军饷。为此,朱德总司令向行政院军政部长何应钦发出质问电,质问他这样做的用意何在?是想使饥寒交迫的八路军冻死饿死吗?或者另有什么深谋密计?与此同时,《新华日报》也就此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八路军、新四军四年来深入敌后,坚持苦撑,作战达一万数千次,牵制了百分之四十至五十的敌人,夺回了广大失地,消灭敌伪盈千累万。然而八路军、新四军虽为抗战最力,建功最大,但其所受待遇则是全国军队最菲薄的。”这些,都使全国人民更加认清了国民党、蒋介石限共、反共,破坏抗日、破坏团结的嘴脸。
  经过我党我军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同时迫于全国舆论的压力,国民党终于同意了补发所欠八路军的军饷。
  根据达成的协议,国民党发给八路军的军饷,都是由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向军需局领取。这些钱对几十万八路军来说,尽管是杯水车薪,但半年下来毕竟是个不小的数目。怎样把这笔巨款通过层层封锁线,从西安安全地运到总部来,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为此,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与左权参谋长和后勤部部长兼政委杨立三研究后,确定派后勤部供给部副部长周文龙(解放后曾任华北军区后勤部部长、国家石油工业部副部长、总后勤部顾问)去西安领这笔军饷。当时正好朱总司令要经西安去重庆谈判,周文龙可以同朱老总一起前往。
  周文龙是老红军,他办事认真、机警,上个月才由抗大校务部长调到八路军后勤部供给部任副部长。杨立三陪周文龙一起来到左权参谋长办公室,左权笑着点点头说:“文龙同志,你刚来供给部,就派你出这趟远差。去时可以同总司令一路同行,关键是回来的时候,携带巨额款项,又要通过国民党军队的占领区和日本军队的封锁线,困难很多,要把可能发生的问题和困难充分考虑到前头,切不可掉以轻心!”最后,左权又说:“为了工作方便,总司令带去的电台可以留下来为你们工作,随同总司令的警卫武装,你也可以带回来,作为护送你们的监护连,希望你们严守秘密,提高警惕。”
  从左权办公室出来,他们又到后院去见彭德怀。彭总说:“这个任务很重要,也很艰巨。这些钱来之不易,关系到几十万人的吃饭穿衣问题。此行真可谓任重道远,一定要多做几手准备,确保路上安全,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最后,杨立三又把周文龙请到自己的办公室,交代他捎带办两件事。一是供给部现有5万元的破旧币,要他带到西安,兑换成新币,派一名出纳员具体办理。二是在去年底国民党发动的反共高潮中,八路军设在晋城、阳城、高平一带的兵站被顽军打掉了,人员物资都受到很大损失,有些人被抓去关了起来;现在只剩下河南的渑池兵站和晋南的垣曲兵站办事处,这两处虽然还存在,但却被顽军围困着,岌岌可危。要他设法将被抓人员和这两个被围的兵站解救出来。将人员和重要物资尽量带回来。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杨立三作为八路军总部的后勤部长兼政委,同时还兼着兵站部的部长兼政委。当时从延安到华北抗日前线的兵站线有三条:北线从绥德、米脂、吴堡到山西柳林、离石,主要连接晋西北的一二O师部队。东线从延川县延水关过黄河到山西的永和、大宁等,主要连接一一五师和晋察冀军区的部队。南线从延安南下经西安东去,过潼关到河南渑池,然后渡黄河北上到山西的垣曲、阳城、晋城、高平至晋东南,主要连接一二九师及驻在这里的八路军总部。这次去西安,走的就是这条线。这条线虽然被顽军破坏,但同行的朱德总司令这时已经有了国民革命军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的头衔(司令长官为阎锡山),借着这个关系,沿途的顽军不会太猖狂的,解救兵站人员也是有希望的。
  
  二
  1940年4月20日上午,阳光灿烂。在朱德的带领下,一行四百余人从王家峪出发了。前面是150名老兵组成的警卫连;朱德、康克清,随行参谋、秘书及电台工作人员走在中间;周文龙带领供给部的人员走在后面,有科长、出纳和从兵站部调来的两个运输连,还有10匹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骡子,是专作驮运军饷用的。
  周文龙跟着朱老总夜宿晓行,一路向南行进,先后经过黎城县、平顺县、壶关,来到了国民党军队占领的陵川县。这里驻的是第二十七军。二十七军是受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节制的,军长范汉杰已接到卫立煌的电令,对朱德一行进行了热情的接待。
  这天晚上,周文龙得到一个情报:去年12月我高平兵站遭顽军袭击后,有50多名官兵被抓起来,就关在二十七军军部,他们受尽了凌辱和苦役,有的还硬被逼着给顽军当了兵。这个情况就是被迫当兵的一个哨兵提供的。
  周文龙想起杨立三部长临出发前的交代,当即向朱总司令作了报告。朱德说:“明天我就正式向他们提出这件事。”
  第二天,朱德对前来探望的范汉杰说:“范军长,在去年底的反共高潮中,据悉贵部对我高平兵站进行了袭击,至今,被抓的50多名官兵仍关押在你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请问范军长,是否真有其事?”
  范汉杰一惊,尴尬地笑着说:“我没听说过这件事。即使有,也是下面的人干的,他们没敢向我禀报过。这简直是乱弹琴!我马上就去查查,若确有其事,我一定严加惩办。”
  很快,50多名被抓的兵站官兵被释放了,他们见到自己人,一个个失声痛哭。朱德指示周文龙:这部分人编入供给部的队伍,一同随军南下。
  又经过几天的行军,他们来到了阳城县的白洋泉河畔,这里紧挨着日伪军的白晋公路封锁线,为了避开敌人,他们连夜越过封锁线来到黄河岸边的白坡渡口。坐镇洛阳的卫立煌特派他的参谋长兼第九军军长郭寄峤带着军乐队和大小汽车多辆,来河边迎接朱德一行。有了汽车,行军速度大大加快。5月7日下午,朱德、周文龙等来到洛阳,受到卫立煌的热情接待。卫立煌1938年曾到过延安,受到过毛泽东主席的接见,他对八路军的抗战精神十分敬佩,对朱德一行表现出了十分友好的态度。他向康克清赠送了一支精制的德国制小手枪和自来水笔;还找来裁缝,为朱德、康克清、周文龙等几个干部赶制了一套优质斜纹布的灰军装。朱德也把缴获的一匹日本大洋马、一把日本军官的指挥刀和一件日式黄呢子大衣回赠给了卫立煌。
  在洛阳的几天中,卫立煌安排朱德接见了许多军官和有关政界要人。因为这里是河南省政府和省党部所在地,卫立煌又兼着省政府主席,每天活动很多,朱德便利用这个机会积极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和八路军抗战以来所取得的辉煌战果,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周文龙利用这个时机,派人打听此地有无被抓关的我兵站指战员。几天后他们终于打探到:在去年12月,国民党第十四军陈铁等部,打掉了我陵川县和垣曲同关镇的两个兵站,抢走了大批财物,抓走各级干部46人,将这些人全部交给了第一战区长官部。但卫立煌并没有将这些八路军干部押送集中营,而是临时关在长官部的特务营。他留了个心眼,怕以后对八路军不好交代,所以对这些“俘虏”的待遇还算不错。
  弄清情况后,朱德正式向卫立煌提出要人。卫立煌满口答应说:“即使你不提,我也准备把这些人全部归还贵部的,这完全是一场误会,还请朱副长官多多包涵!”
  5月17日,朱德、周文龙离开洛阳去西安,卫立煌率党政军要员亲自到洛阳火车站送行,并派他的副长官陪送到西安。火车行至灵宝车站,前面就要进入陕西的潼关了,却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呢?”朱德着急地发问。
  随行的副长官打听后告诉说:从灵宝到潼关的火车,因经常遭日军炮火的袭击,造成很大损失,现在停驶了。
  经过与驻灵宝的国民党第十五军军长刘茂恩联系,他们为朱总司令准备了几匹马,并答应派一个骑兵连,护送朱德沿山路去潼关。周文龙因为带着5万元旧币,怕路上行走不方便,火车站便给他提供了一辆压路车,载他们去潼关。压路车是铁路上巡路用的一种小车,四个轱辘,靠手摇作为动力。周文龙和管理科长宋正古、出纳员吴福兴及几名警卫人员轮流替换着摇动手柄,警惕地躲过驻扎在不远处的日本军队的眼睛,疾速地向前驶去。由于心情紧张,加上要用力摇车,每个人的衣服几乎都被汗水湿透了。经过几个小时的紧张努力,他们终于抵达潼关车站;又过了一会儿,朱德等一行骑马的人也都赶到了。朱德握着周文龙汗涔涔的手说:“没发生问题就好,这一路我的心一直悬在空里,现在可以放回肚子里了。”
  这里,已经没有日本人的威胁,他们乘上火车,风驰电掣地向西驶去,于当天黄昏时分,安全抵达西安。
  
  三
  周文龙到达西安后,住在八路军设在西安市内七贤庄的办事处。这是七七事变后八路军在国统区建立的第一个公开的办事机构,是全国各地与延安联系的一个主要联络点,在输送大批进步学生去延安、转送干部进出陕北、为八路军筹措物资采购军用品方面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七贤庄分前后几个院,前三院为接待室、办公室、客房,周恩来、叶剑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