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中将张灵甫“自杀”真伪揭秘

鞠九江 盛 楠


盛政权


  55年前,在惊心动魄的孟良崮战役中,华东野战军一举歼灭了国民党“王牌”整编七十四师,其中将师长张灵甫命归黄泉。然而对张灵甫的死,国民党涂脂抹粉为“自杀”。张灵甫果真自杀身亡?过去曾受命为张灵甫验尸的原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陶勇司令员的保健医生盛政权,在缅怀陶勇逝世35周年、纪念孟良崮战役胜利55周年之际,详细披露了55年前孟良崮战役结束当日,他对张灵甫验尸的真实内情。
  盛政权,今年76岁,祖籍江苏启东新港镇,现住江苏省如皋市如城镇,是一位享受地市级待遇的离休干部。他1944年参加新四军,1945年春至1949年6月任陶勇保健医生,并随军参加了苏中七战七捷、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等。1952年10月他赴朝作战,1963年被授予“少校主治军医”军衔,离休前任如皋市人民医院副院长。最近他在笔者独家采访时,愤然抨击了国民党美化张灵甫的“自杀”之说。

“张灵甫自杀了!”

  1947年5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在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陈毅的直接指挥下,以第一、四、六、八、九纵队向盘踞在山东蒙阴东南孟良崮山区美械装备精良的国民党七十四师发起猛烈进攻。激战至16日,国民党军号称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被全歼,其中将师长张灵甫也一命呜呼。
  “运输师长张灵甫,工作热情又积极,运武器送弹药,慰问我参战野战军……蒋介石的‘大红人’,你替狗卖命见阎王……”5月16日,时值黄昏,解放军战士扛着战利品,押着俘虏,哼着小调一队一队走下山来。
  此时,在孟良崮战役的告捷声中,设在山下的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部指挥所频频接到战斗前沿打来的电话:“张灵甫自杀,张灵甫自杀了!”指挥所里人头攒动,指战人员奔走相告,拍手称快。被陶勇称为“小白脸”的盛政权也情不自禁地狂呼着:“噢——,打胜仗了,张灵甫自杀了!”
  “是自杀吗?”待战斗前沿报捷电话又一次打来时,陶勇紧锁双眉,操着浓重的安徽霍丘口音大声询问。
  “报告司令员,是俘虏兵讲的?”电话那头未敢作出肯定性答复。
  “混蛋,怎么搞的?”陶勇火气爆爆地将电话一撂训斥着。
  指挥所一下子静了下来。陶勇一支接一支抽着“前门”牌香烟,室内烟雾腾腾。
  盛政权跟随陶勇当保健医生多年,他知道首长的脾气,心情好时,幽默风趣,爱下棋遛马,待人也温和;心情不好时,耷拉着脸,爱骂人训人。
  司令员发火了,大家谁也不敢吭声,但心里总在咕噜着:“仗打赢了,张灵甫也死了,首长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备马,寻找张灵甫尸体!”

  夜幕渐渐降临,又暗又湿的司令部指挥所闷得让人直发慌。陶司令来回踱着步,数十双眼睛盯着他来回转动,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室内空气几乎凝成了一团。
  “警卫员,备马!”陶司令将手中的半截烟揿灭,粗声粗气命令着:“去600米高地,寻找张灵甫尸体!”
  “是,集合!”警卫班长立正行了个军礼。瞬间,警卫班20多人齐刷刷地立成一队。
  “马夫老吴,医生‘小白脸’(盛政权皮肤较白)随队出发,再在当地找个熟悉地形的向导!”陶司令又下了一道命令。盛政权左背急救包、右挎药包,随队消失在夜幕中。
  从山下的第四纵队司令部指挥所至孟良崮600米高地,直线距离约8公里。雷雨过后,天空依然乌云密布,夜色朦朦胧胧。漫山遍野的山坡上一片恐惧,到处都是弹坑、死尸死马,有的尸体已腐烂发臭,阵阵臭味袭来,直让人呕心作吐。陶勇骑一匹枣红马走在队伍中间,他的前后是全副武装的警卫战士,左右是两名随身警卫。老吴牵着马,盛政权走在队伍最后面。
  山路崎岖曲折,举步难行,有的地段几乎要匍匐前进。人在尸体群中行走,稍不慎就踩着人头手臂,让人心里毛悚悚的。行至半山腰,因马受惊,陶司令员不慎从马背上摔下来,盛政权和警卫扶着他走一段路仍不能骑马,陶司令即弃马随队一起步行上山,老吴牵着马跟在队伍后面。
  在向导的指点下,队伍抄小道赶到600米高地。光秃秃的孟良崮山顶躺满了横七竖八的敌军尸体。随从人员迅速行动,搜寻张灵甫尸体。约一刻钟后,一警卫人员在一只炸毁的发报机旁发现一具身穿将官制服且面部朝上的尸体,当他取下其胸章时止不住大叫起来:“找到了,找到了!”他随即将写着“中将张灵甫”的胸章交给了陶司令。
  已骑上马背的陶勇悠闲地点了一支烟,他看过胸章后风趣地说:“张师长,你醒醒,我陶勇看你来了!”

“小白脸,为张灵甫验尸!”

  张灵甫尸体找到了,大家轻松地喘了口气。
  “小白脸,为张灵甫验尸!”马背上的陶司令语调铿锵激昂,声震山谷,打破了万籁俱寂的黑夜。
  验尸,是盛政权担任保健医生以来第一次接受此项任务,而面前的死者又是国民党赫赫有名的中将师长,他不免有点紧张。
  “小白脸,能为张灵甫验尸是你的‘荣耀’!”陶司令的心情渐渐好起来,他逗乐后又补上一句:“责任重大,验尸结果要向世人公开哟,不可马虎!”
  “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盛政权坚定了信心,操一口江苏启东口音回答着。
  四名警卫员协助验尸,四把手电筒将尸体周围照得通亮。张灵甫尸体躺在山坡上(头朝山头,脚向山下)。他身着一套美式将官制服,头戴大沿帽,身材魁梧,四方脸,浓眉毛,面色如土,硬梆梆的尸体活像一条大鲨鱼一动不动地躺着。
  盛政权一丝不苟地进行着验尸。他首先检查头部,发现除左面颊擦去一块皮外,其他无伤痕。他解开张灵甫胸前纽扣,发现其前胸有两个枪眼,子弹是直穿心脏从后背飞出的,躯体倒在血泊里。他反复检查枪伤,判断两枪眼均是200米以外远距离射击的致命贯通枪伤。枪眼口径较小,符合我军战士使用的美制“加拿大”冲锋枪口径。按惯例,国民党高级将领自杀,一般都惯于用手枪打太阳穴,而张灵甫头部无枪伤;退一步分析,就是张灵甫当胸开枪,也难以连发两枪形成两个枪眼,况且衣服上没有火药燃焦的痕迹,故排除了自杀。验尸结论为:张灵甫系被我纵击毙身亡。
  盛政权将验尸结果报告给陶司令,并详细说明其理由。陶司令满意地点点头:“我说他不会自杀的,他想突围逃命,才落得这个可悲的下场,该死,他该死!”
  “报告司令员,发现一本军官证和一张照片!”验尸后一警卫人员从张灵甫内衣口袋搜出两份遗物。
  陶司令接过一看,军官证外部血迹斑斑,但夹在里面的张灵甫照片完好无损,他幽默地说:“军官证上交,这照片嘛,‘小白脸’验尸有功,就留着‘纪念’吧!”
  盛政权细看照片,这是一张一寸的张灵甫免冠照片,照片虽有点模糊,但仍能看出张灵甫颇有一番将军风度。他将照片包好放入急救包内。
  当晚9时许,原班人马顺利返回四纵队指挥所,陶勇即将验尸结果电话上报军区司令员陈毅同志,得到陈毅的认可。
  夜深人静,乌云渐渐消退,月亮露出笑脸。“老梅,来盘围棋!”陶勇兴奋之意涌上眉梢,与参谋长梅嘉生连下几盘围棋至深夜。
  数日后,延安的《解放日报》报道了张灵甫被我纵击毙的消息,从而纠正了张灵甫自杀的错误说法。

“自杀,这纯属无稽之谈!”

  七十四师的全军覆灭及张灵甫的死亡震撼了国民党反动统治内部。蒋介石痛心疾首,气急败坏,惊呼“真是空前大损失,能不令人哀痛?”为稳定军心,振兴士气,国民党对张灵甫大加颂扬,撒起弥天大谎。此后不久,我军在缴获国民党的大批文件中有多处美化张灵甫的描述:“灵甫见大势难支,乃召集各部长官至山岩指挥所当众宣示:‘战局已无可挽救,自身决心一死报国,成我军人气节。’然后率部属从容步出指挥所,举枪高呼‘中华民国万岁,蒋主席万岁!’声震山谷,旋即入内,自杀成仁……”云云。
  蒋介石在悼七十四师文中说:七十四师“饮水断绝,粮弹绝尽,全师孤立,四面受敌,即在阵地相率自戮者计有师长张灵甫等高级将领20余人,悲惨壮烈!”
  “自杀,这纯属无稽之谈!”当盛政权听到这些文字描述时,他即以现场验尸者的身份进行了愤然抨击:“歪曲历史,颠倒黑白,一派胡言!”
  全国解放后,上海、北京等地党史军史研究部门及辞书出版单位曾来信,向盛政权了解他为张灵甫验尸的有关情况,盛政权如实反映为张灵甫验尸的真实情况,揭露国民党的“自杀”谎言,从而确保了党史军史及辞书出版对这段历史记载的真实性。
(责任编辑 吴 明)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