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将军逸事

李 波


许世友(正中)与南京军区某部军师干部交谈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南京军区某军专事新闻摄影,有幸数次跟随许世友司令员下部队视察和采访,耳闻目睹了许将军不少趣闻轶事,并拍摄了一些照片。在我案头上,这几张尘封38年的老照片,述说了将军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许世友将军1903年出生于河南新县一个贫苦农民家里。1926年就参加党领导的武装起义。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戎马一生,从战士、班长、排长、营长、团长、师长……一步步地从枪林弹雨中冲杀过来。红军期间,他五次参加敢死队,当了营长和团长后还参加敢死队。他八次负伤,其中两次是当了军长以后挂的彩。他身经百战,在战场厮杀中,仅乘骑的战马,被敌军打死、打伤的就有几十匹,真是一生沙场,一生风尘。

将军穿草鞋走过了他的人生路

  许世友一辈子穿草鞋,参加革命一直到老年。解放后,要说草鞋的变化,只不过在草中再加点棉纱或布条,打成“布”草鞋。许世友穿草鞋不仅在夏天,而是每年从四五月,一直穿到十一二月。
  一次,许世友一行在经过某团“红六连”炊事班时,正看到炊事班的战士们在和面蒸馒头。他便跨门而入。一个年纪很轻的战士,上下打量这位不速之客。可能这个新战士,一则还不认识他们的司令员,二则看到他这般模样:大热的天,军容整齐,风纪严密,脚上却穿着一双草鞋的老兵,似有大惑不解之意。许将军看出这位战士的心思,笑着说:“你们看过红军、八路军的电影么?你们看我像不像那里面的一个老兵?!”他用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军装和草鞋说:“那时候我们穿的是灰布军装,布没有现在的好,可脚上穿的就像这样的草鞋。可别小看这草鞋,好处多着哩!不要选号码,轻巧,透气,还没有脚汗臭。穿破了一甩了事。再找几把草,一袋烟工夫就能打双新的。”
  有关“老兵”穿草鞋下连当兵的故事,在这个军的“临汾旅”更是传为美谈。那是60年代初期,这个部队在远离军营的山区进行军事训练。一天,许世友戴着列兵军衔,扛着背包,到某团一个连当兵。起初,连队的战士们只看到他整天军容整齐,脚上却穿着一双布草鞋,与战士同吃、同住、同训练,却不知道他就是威震敌胆的许世友司令员。后来战士们与他闹熟了,知道他不仅枪打得好,武功也特别棒,都想跟他学一手。每当这时,许世友总是笑而不示,说:“那都是基本功,你们现在摸爬滚打,也是基本功。要练成真功夫,可并非一日之寒。”凡知根知底者,都对将军的话深信不疑。
  幼年的许世友,由于家贫,八岁就到少林寺当了一名杂役。也就在这个“拳禅一体”的少林寺,他得到修身练武的机会。论气功,他能飞檐走壁;论武功,能倒拔杨柳。到十六岁离开少林寺时,不仅刀、枪、剑、戟、叉,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而且臂力过人,大小红拳、罗汉拳、炮拳、梅花拳等也深得精要。他五步起跳可上城墙,丈余高的房子跳上去,屋无声,瓦不碎。
  由于他艺高胆大,又是位传奇式的将军,所以,许世友这个“老兵”走到哪里,战士们也就跟到哪儿。为此,他也收了不少“徒弟”,不仅手把手地教他们学会打草鞋,而且还教了他们几路拳术,使这个部队在很长时间里,官兵们穿草鞋,练功习武成为风气,成为时尚。笔者也是那时跟将军学了些许套路,现在还时常杂耍几下。
  这天在炊事班里重提草鞋,许世友更是津津乐道。他问战士们穿过草鞋没有,自己会不会打?见战士们笑而不答时,他说:“你们不会打,办个学习班,叫你们团长、连长都参加,我来当教练,欢迎不欢迎?”说完,他自己也忍俊不禁地哈哈大笑。他这一笑,把这些原本拘泥的战士们也个个逗乐了。

司令员赶麻雀的故事

  1965年金秋十月,是个收获的季节。
  一天下午,许世友一行由南京乘坐军用吉普车,来到安徽境内某部汪波荡军垦农场。下车后,他们沿着农场的土路,走向一望无际的水稻田。这时,成群结队的麻雀在头顶上唧唧喳喳,从这块稻田飞到那块稻田,毫无顾忌地啄这啄那。许世友时而俯身摸摸稻穗,或摘一二粒放到嘴里嚼嚼,时而抬起头,望着不远处的麻雀和插在稻田里随风摇曳的稻草人。
  突然,他拿过警卫秘书的马步枪,对着一群麻雀,“砰、砰”地开了几枪。枪响之后,麻雀纷纷飞去,但过了不大一会儿,它们又聚拢而来,仍安然自得地在稻棵上、稻草人上跳来蹦去。
  来农场之前,根据后勤部门的统计报告,每年这个季节里,仅水稻每个连队被鸟雀吃掉和糟蹋的就达上千斤。一个农场就要上万斤。全军区大小几十个农场,其损失便可想而知了。
  下午五时许,农场营以上干部会议,在场部门前空地上召开。会上,他形象地说:“凡事都要心中有数。心中无数者,就像炊事员做饭炒菜不放米和盐一样,结果是清汤寡水,淡而无味。对待鸟虫之害,也要像打仗一样,要摸清情况,知己知彼。”最后,他提出,要保住稻谷不遭损失,就要设法把麻雀赶走!放枪不行,扎稻草人也不行,各连队可以把锣鼓家什用起来,叫站岗放哨的战士在田边敲锣打鼓,来个声势浩大、威震“敌”胆的人民战争!
  会后,农场各连队立即采用此法,从早到晚,锣鼓喧天,彼此呼应,对麻雀实行疲劳战、持久战,不让一个麻雀有落脚之地、落脚之时。不几天,麻雀又饥又累,都纷纷飞到别处去了。当年水稻收成也大大高于往年。此后,我们在报道这个农场丰收喜讯时,着重介绍了这一做法,并在军区各农场推而广之。

“我许世友倒不倒,要由毛主席发话”

  1966年秋,一代虎将许世友也处在危难之中。即使如此,许将军仍心系军队,想到部队的训练和生产,想到官兵们的安危冷暖。
  一天午饭后,许世友乘坐吉普车,从隐身住地,渡江北上,驶上浦镇北城圩某部视察。闻讯而来的军师首长们,见到被“炮轰”而东躲西藏久违了的司令员,个个心情激动,倍感亲切。他们相互搀扶着,在坎坷不平的田间小路上,指指点点,谈笑风生。那亲密无间的情景,令人非常感动。我也不失时机地按动着快门,拍下了不少动人的瞬间。
  一次,当我站在他的面前,拍摄他的特写镜头时,将军可能听见相机快门的响声,笑着对我说:“怎么又是你这个小鬼?不要再拍了,说不定我还是个黑帮分子哩!”此话一出,顿时惊住了军师首长们。许世友语调平静地说:“我许世友倒不倒,要由毛主席发话!”数月后,周恩来总理在接待江苏省暨南京市造反派代表时,传达了毛泽东主席的讲话(即《1·28讲话》),严厉批评说:“许世友打仗这样勇敢的人,都被你们撵得‘钻’了山洞,这是毁我长城啊!”难怪在此后不久,毛泽东主席召见许世友时,他“跪拜”毛主席,一诉衷肠。
  悠悠岁月,弹指三十余年,将军早已作古。但他的传奇人生,和那些凡人轶事所体现的品格,却常令官兵们缅怀。
(责任编辑 吴 思)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