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后玉玺与江青

王兆麟


吕雉“皇后之玺”印文

  在西安城南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展厅里,陈列着一方通体晶莹润泽的玉印,它高2.8厘米,重33克,印上部为螭虎纽,虎形呈伏卧状,头尾微向左边蜷曲,怒目张口,造型生动。玉印四周有线雕云纹,印面为正方形,边长各2.8厘米,上面阴刻“皇后之玺”四个篆字,经考证印的主人是汉高祖刘邦的皇后吕雉。专家认为这方玉印的发现创造了两项全国之最:一是我国最早发现的皇后印玺;二是玉玺的主人是年代最早的皇后。故历史、艺术价值很高,被列为国家级文物。
  “皇后之玺”问世于文革前期,出土地点在陕西咸阳汉高祖陵园的一条地沟边,它是被一个小学生在放学途中偶然发现的。
  陕西是周、秦、汉、唐等13个王朝建都千余年之地,埋藏地下的文物遗存难以计数。据长期在咸阳从事文物工作的学者张德臣、张延峰介绍,事情发生在1968年9月的一天傍晚。咸阳市区东北30多公里的韩家湾公社韩家湾小学的14岁学生孔忠良放学回家,他沿着渭惠渠边的路走到狼家沟,无意中看见渠南边的土坎上有个东西在夕阳斜照下闪闪发光,开始他以为是只躲在草丛中的小兔子在偷看他,就好奇地走近一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那亮光仍在闪烁。于是他放下书包,用手刨挖起来,终于发现有个东西的一角露了出来,由于土质松疏,他很快便把这东西刨了出来。他擦去上面的泥土,原来是一块光亮的玉石,玉石的上部趴着一个动物,下面四四方方的,好像刻着字,可是他一个字也认不出来,于是把它带回了家。到家后便把玉石给哥哥看,两人研究半天,觉得可能是颗印章,准备把上面的字磨掉,刻上自己的名字留着玩。可是这玉石特别坚硬,上面的字怎么也磨不掉。过了几天他们的父亲孔祥发要到西安给生产队办事,孔忠良就把印章拿出来让父亲带到西安,找家刻字铺把印上的字磨平后刻上自己的名字。孔祥发向小儿子仔细问明印章的来由,端详着印章的造型、质地、文字,尽管他也认不出是什么字,但总觉得这东西非寻常之物,他想到印章出土之地在刘邦陵园之内,自己在担任大队干部期间,同到这里来的文物工作者打过多次交道,有一些文物知识,再联系到这一带常有人挖出古代陶盆、瓦罐、瓦当、麻钱之类的古物,意识到这颗印章可能是文物。
  第二天他到西安后,先没有办其它的事,而是直接找到省博物馆,请他们对玉玺鉴定。博物馆的人一看印章上的动物造型和印面上的“皇后之玺”四个篆字,当即认定它是珍贵文物,在详细介绍了出土地点和发现经过后,孔祥发表示愿意将这方玉印上交博物馆收藏,博物馆给予了奖励。
  陕西省博物馆的有关专家进行了研究、鉴定,结合出土地点,查阅了许多古代文献。据《汉官旧仪》上记载:“皇后玉玺,文与帝同。皇后之玺,金螭虎纽。”而韩家湾发现的“皇后之玺”在吕后与刘邦合葬的封土之西约一公里的陵园之内,其形制、式样、印文内容及字数均与《汉官旧仪》所载相符,当为吕后之印玺无疑了。有些专家还认为,它可能原来是放置在吕后墓旁的便殿中供祭祀之物,后来便殿被毁,玉玺遗落土中,被水冲到狼家沟,遭泥沙覆盖而致湮没二千余年至今。
  吕雉(公元前241—前180年)是山东单父县人,其父吕文,后来一家迁居江苏沛县,吕父和沛县县令是好朋友,吕文看中了沛县泗水亭长刘邦,将女儿吕雉许配给刘邦为妻。刘邦与项羽争夺天下时,发生战争,刘邦出征在外,吕雉留在家乡,项羽把刘邦父亲和吕雉俘虏,成了人质。公元前203年,楚汉停战谈判,以鸿沟划界,刘邦父亲与吕雉被释放。后来刘邦战胜项羽,即大汉皇帝之位,封吕雉为皇后,史称“吕后”。吕后出身贫寒,但颇有才干,为人果断刚毅。在刘邦讨伐陈叛乱时,吕后与丞相萧何密谋斩韩信于钟室,继而除掉了一些实力强大、功高震主的功臣,稳定了汉初的政局。
  吕雉生一男一女,男名刘盈,被立为太子。女儿嫁宣平侯张敖为妻。刘邦后来认为刘盈生性软弱,天资平常,打算改立戚夫人的儿子赵王如意为太子,因吕后不满和朝臣的劝阻,未能实现。刘邦死后,刘盈即皇帝位,因年幼由吕后掌权。吕后掌权后,将戚夫人断其手足,剜眼薰耳,饮以哑药,扔在厕中迫害惨死,又将其子如意缢死被中,刘盈吓得害了一场大病,从此不问朝政,很快去世。吕后独揽朝廷大权后,将吕姓亲属四人封王,六人封侯,以巩固吕氏家族的统治。
  吕后所作所为引起朝廷大臣不满,两大势力展开斗争。公元前180年,吕后病死,以周勃、王陵为首的汉室元勋抓住机会,一举诛灭了吕氏集团,拥立刘桓为帝,即汉文帝。由此,吕后的女皇梦破灭,结束了政治动荡时期,汉代进入了“文景之治”的昌平阶段。
  由上可知,这方皇后玉玺的主人吕雉,在汉初的政治斗争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并一度掌握了国家最高权力,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凶残专横、篡权窃国的阴谋家、野心家。可是江青却对此人十分欣赏,妄想有朝一日步吕雉的后尘,登基当女皇。她大肆吹捧“吕后也了不起。她对汉高祖刘邦的事业起了很大作用。”借以比喻自己。
  据学者党军调查,1974年“四人帮”发动批林批孔,批儒评法,为其篡党夺权大造舆论,此时江青野心膨胀,做女皇梦正酣。她听说前些年发现的“皇后之玺”是吕雉之物,欣喜若狂,连忙追问玉玺的下落,快拿来给她看看。当她得知吕后玉玺收藏在陕西省博物馆时,便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当时正在西安出差的一位中国女领导,要她速将此玉玺找到带回北京。这位领导干部不敢怠慢,立即到陕西省博物馆找来负责人传达江青的话,要他找出玉玺,馆负责人当即领她到“秦汉文物陈列室”看实物,当她看到文物标签上并未标明是吕后之物时,有些不解,陪同的有关专家解释,对此方玉玺学术界尚有不同意见,因此未明确标注。这位领导同志说:那江青同志说是的,那就是的嘛!随后命陕西省博物馆派人将玉玺护送去京,江青见之如获至宝,迟迟不还,直到粉碎“四人帮”之后,这方“皇后之玺”才得完璧归赵返还陕西省博物馆收藏。
  早在1973年6月20日,周恩来总理陪同外宾参观设在碑林的陕西省博物馆时,对陕西省负责同志说:“陕西文物很多,展室窄小,在适当时候,新建一个博物馆。”1991年6月20日,一座国家级的大型现代化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在大雁塔西北不远处建成开放,原陕西省博物馆收藏的文物移交新馆(原馆址改为碑林博物馆),这方历经沧桑曲折的国宝,从此在这座被誉为“左都明珠,华夏宝库”的艺术殿堂中正式陈列,公开展出。(责任编辑 方 徨)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