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的读书生涯

张维绅


  人们都说,梁启超是我国近现代史上政治活动家,启蒙思想家。我却要说,如从性格本色来看,梁启超首先是个“书生”,而从“书生”的本分“读书”来看,他又是千千万万个“书生”中的佼佼者!
  梁启超(1873—1929年)的读书轨迹是曲折而丰富的。他迈入读书园地的第一步是为科举考试而读书。读书的目的是“金榜题名”,仕宦闻达。在这段从四五岁到十七岁的读书时期内,不论读的内容还是方式,都是由家长和塾师决定的。他只是按照长辈和塾师的指点,记诵苦读而已。据史料记载,在这段时期里,他最先熟读的是《四书》、《五经》、《史记》、《汉书》、《纲鉴易知录》、《古文辞类纂》和唐诗、八股文。十二岁考中秀才后,开始学到训诂、词章之学并对它们产生了兴趣。尤其是读到张之洞所著《轩语》和《书目答问》之后,眼界大开,开始知道“天地间除帖括外还有所谓学问者”,因而萌生厌弃科考念头。但由于强大的习惯势力的影响和家庭长辈的督责,他还不可能完全背离这条追求个人功名利禄的读书道路。他只能压抑着个人的兴趣爱好,继续沿着这条路艰难迈步,直到十七岁考中举人。梁启超这段读书生涯除了取得“秀才”和“举人”的称号外,实际意义在于熟读了中国文化中的一些基本典籍,对中国的经、史、子、集有了一个轮廓了解,从而为一生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文化基础。待进入广州学海堂正式学到在当时被视为“显学”的训诂、词章之后,他已经进入了中国旧学中的殿堂。
  1890(18岁)是梁启超读书生涯发生根本性转折的一年。这一年他拜康有为为师,进入了康有为的万木草堂求学。在这里,他不仅读到了万木草堂大量藏书,更在康有为的指导下,用全新的观点,研读了中国典籍,了解了西方的种种学说和政治、经济、军事、教育等情况,对中国历代的沿革得失、兴亡盛衰的原因及救治方略,都有了深刻了解和明确主张。加之康有为的“志于道、依于仁、据于德、游于艺”的教育思想熏陶,他确立了“经营天下”大志,决心用维新变法来挽救危在旦夕的国势,使祖国走上独立富强的康庄大道。
  这一时期的读书是到1894年结束的。梁氏这一时期的读书,由于得到了明师指点,所读所获更加广博、更加深入、更加全面、更加系统;他的知识结构也更趋合理、更趋进步、更趋实用。这为他踏入社会,登上政坛奠立了稳固而广博的基础。从这个角度说,这一阶段的读书,无疑是他一生事业的关键。
  自1895年至1912年(23至40岁)是梁启超步入社会后的第一个读书时期。这个时期又可分为两个阶段,它们以1895年9月戊戌变法为界。政变前,梁启超用其所学,协助其师康有为策划、组织、领导“公车上书”,积极参与变法活动。梁氏在这段辉煌岁月里,以其十余年读书所获,发表了《变法通议》等著作,鼓吹变法维新,在社会激起了强烈反响。他也像一颗灿烂明星,辉耀于中华领空,为千百万人所识、所知、所仰望。梁氏这一阶段的读书,是紧紧围绕维新变法进行的。这时的梁氏已经把读书视作变法斗争的手段和武器,自觉地运用读书为变法斗争服务。从他这一时期的许多著作可以看出,他阅读最多的是“西书”,即西方的译著。例如在他1896年编撰的《西学书目表》中共搜罗到325种西书,他读过的即达252种,余下的只是些当时并不急需的医学、工政和兵制著作。这些阅读,对他的变法维新的宣传,无疑起了重要作用。
  寓居日本后,梁启超为血腥的政变所震撼,他沉痛地回忆着变法的前前后后,思考、分析着变法失败的原因,寻觅着进一步斗争的策略。当时他认为,要想取得变法的最后胜利,必须开发民智,走“新民”的道路。因此他创办了《新民丛报》,提出了“新民”学说。而为了实现“新民”理想,他大读“西书”和“东书”(日本人著作),并将读书所感、所悟、所得向国人作广泛介绍。根据记载,梁启超这一时期发表在《新民丛报》上的大量文章,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一些国家如英、德、法、俄、日致富致强的原因,包括变法的经验、教训,以及他们的政治、经济、军事、教育建设。二是一些国家如波兰、越南、朝鲜等国固步自封、因循守旧而衰亡的原因。三是歌赞一些保卫、建设祖国和革命斗争中的豪杰与英雄,如意大利的罗兰夫人、英国的克林威尔等。四是对西方和日本的主要社会学说、哲学思想及其代表人物的推介。如孟德斯鸠、卢梭、霍布士、斯宾诺莎、培根、笛卡儿、康德等这些评述介绍,都是他广读“西书”、“东书”的结果。可以这样说,“新民”说的产生和提出,就是梁启超在他通过读书获得的广博知识基础上,博览“西书”和“东书”并加以融汇的结果。
  自1913年至1929年(41岁至57岁)是梁启超步入社会后的第二个读书时期。这一时期也可分为两个阶段,而以1920年游历欧洲归来为界。梁启超是在民国建立的第二年即1912年归国的。归国后,他希图通过“贤人政治”,实现“改良国家”的理想。因此先后出任北洋政府的司法总长、币制局总裁、财政总长,还组织过政党,担任过进步党主席。当袁世凯恢复帝制时,他不顾身家性命的危险,和蔡锷等策划、组织了反袁斗争。张勋复辟时,他又参加了反复辟斗争。这一阶段的梁启超,可以说日理万机、席不暇暖,但他仍见缝插针地读书不停。他的这时期读书基本是围绕所担任的职务和工作来进行的。如研读许多有关宪法、法律、货币、财政、税法等方面的中外著述与文献,并写出了许多相关专著和专文。
  1920年,48岁的梁启超由于目睹了欧洲资本主义的种种矛盾和弊端,对中华传统文化重新燃起了希望。又由于“贤人政治”理念被军阀争权夺势、互相残杀的残酷现实所粉碎,他对政治完全失去了信心,决定息影政坛,全力从事教育事业,用传授中华传统文化来培养年轻一代,以达到振兴中华的目的。由1920年开始到1929年去世,是他整个读书生涯的最后阶段。在这一阶段,他的读书是基本围绕着整理、发扬中华传统文化进行的。根据他的著述可知,这时期他的读书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1、中国历史尤其是中国的学术思想史;2、佛学、佛典;3、文学艺术;4、读书、治学、做人;5、教育。根据这些阅读,他为人们撰写了一大批永垂史册、泽被后世的著作,如《清代学术概论》、《先秦政治思想史》、《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国历史研究法》、《中国历史研究法补编》、《墨经校释》、《老子哲学》、《儒家哲学》、《中国佛教史》(未完)、《大乘起信论考证》、《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中国之美文及其历史》、《治国学的两条大路》、《国学入门书要目及其读法》、《要籍解题及其读法》、《古书真伪及其年代》、《趣味教育与教育趣味》、《作文教学法》等。就是这些著作,把梁氏推上了杰出的学术大师宝座,永远受到人们的崇敬和敬仰。
  梁启超的一生,是在紧张的读书中度过的。读书一面给他以精神的满足,一面又激起他更强烈的读书欲求。就在这种不断的精神满足——追求更大的精神满足中,他的知识不断的积聚、更新、创造着,他的为人也在人生台阶上不断攀登,不断地被塑造着、改变着。综其一生可以看到,读书先使梁启超掌握了帖括之学,成了秀才和举人;读书又使他学得了训诂、词章以及康有为的“新学”,使他站到了当时中国学术的最前沿,成了立志经营天下的变法志士和维新运动的领袖;读书还使他登上文坛,创造了一种明白晓畅、笔锋饱带感情因而耸动一世、风靡海内外的“新文体”,将当时的西方思想、学术介绍给了国人,撕破了笼罩在中国人民身上的封建思想的罗网,他自己则成了中国思想界的陈涉和文坛盟主;又是读书,使他成了学术大师和年青一代的导师。因此我们说,梁启超是政治活动家、启蒙思想家,但他首先是“书生”,是“书生”中的佼佼者。
(责任编辑 吴 思)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