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路两座大宅的故事

黄秀雄


  张自忠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的上将,他亲临前线,身先士卒,屡建赫赫战功,是第一位战死沙场的上将。解放后,国家追认他为烈士。为了纪念抗日英雄,北京有三条马路以抗日英雄的名字命名:张自忠路、赵登禹路、佟麟阁路。
  张自忠路在东城区,旧名铁狮子胡同,是因为有座大宅的东、西两旁各立着一座两米多高的大狮子而取名的。改建成马路后改名为张自忠路。
  张自忠路3号大门口东边的墙上嵌着一块汉白玉,上面刻着“段祺瑞执政府旧址”。石狮子旁立一碑,刻着“‘三一八’惨案发生地”。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26年3月18日,北京两千多爱国群众和学生为抗议日军炮击大沽口事件,从天安门游行到段祺瑞执政府,段祺瑞命卫兵开枪,打死40多人,打伤200多人,其中十分之九是学生,刘和珍与一些同学壮烈牺牲。鲁迅在日记中写:“这是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接着,又写了《纪念刘和珍君》一文。他写道:“以时间的流逝,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的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作者的心情是悲痛的、愤怒的。他担心岁月流逝,烈士的血迹成了淡红色,以此喻示后人的记忆被岁月冲淡。鲁迅警告人们,忘了这惨案,我们就是偷生在这似人非人的世界中。这是多么可悲啊!
  文学家、清华大学教授朱自清也参加了游行,他目睹了惨案发生的过程,写了《执政府大屠杀记》一文,详细叙述惨案的实况,其目的是留下历史档案,警示后人。
  大宅的地下室是囚禁赵世炎烈士和他的战友们的水牢。水牢是地上注水的牢狱。
  抗日战争时,北平沦陷。日本军官冈村宁茨和他的部属就住在这座大宅里,许多罪恶的指令从这里传出。
  作家姚雪垠写的《李自成》一书中说到这座大宅的沿革:它是明末崇祯皇帝一个爱妃的父亲建造,硕大的两座狮子就是那时制成的。“文革”期间,一群红卫兵想毁掉这象征封建权力的两个狮子,无奈它们太坚硬了,没毁成。
  解放初期,这座大宅成为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新闻系、档案系所在地。后来三个系都迁到西郊去,这大宅成了教职工宿舍。
  有趣的是,20世纪50年代中期,著名农民作家、《半夜鸡叫》和《高玉宝》等书的作者高玉宝曾在此读书。
  从张自忠路3号往西走到23号,是本文要说的另一座大宅,它现在是招待所。这座大宅是明末驻守山海关的吴三桂爱妾陈圆圆住的。李自成起义军攻进北京后,起义军将领刘宗敏掳去陈圆圆,吴三桂开关迎清兵,他想靠清兵消灭起义军。这便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
  20世纪初,国民党著名外交家顾维钧买下这座大宅。顾维钧是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才生,31岁时代表中国政府参加巴黎和会。
  
  1924年,孙中山先生和夫人宋庆龄应冯玉祥将军之邀,北上议政,就住在23号大宅里。孙先生因患肝癌住进协和医院,终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1925年3月12日在这座大宅去世,终年59岁。孙中山弥留时,断断续续地念着:“和平、奋斗、救中国……”孙中山先生为革命辛劳一生,他的最后一句话是:“救中国。”
  (责任编辑  赵友慈)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