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栏目:首页 | 文坛事 | 萧军与毛泽东

萧军与毛泽东

张毓茂


20世纪30年代的萧军



  我和萧军先生是忘年交。在上一世纪50年代初期有幸拜识先生。那时他正身处逆境,对我这个敢于同他交往的东北小老乡,十分亲切,无话不谈。谈的最多的是关于鲁迅和毛泽东。
  萧军说起毛泽东,总是充满尊敬和爱戴的感情。他认为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伟大人物,文治武功,都是前人所无法比拟的。在延安时期,萧军与毛泽东有过一段亲密的交往,书来信往,毛泽东经常邀请萧军“惠临一叙”,称赞萧军说:“你是极坦白豪爽的人,我觉得我同你谈得来。”萧军是非常讲义气重感情的人,对于领袖给予的关怀和友情,铭刻在心,终生不忘,即使在被严厉批评、遭受不公正处分的二十年里,也始终没有动摇对毛泽东亲切的感情。
  萧军先生说,他第一次到延安是1938年3月中旬,那时萧军因反对阎锡山倒行逆施,愤而辞去“民族革命大学”的教职,想到五台山去参加抗日游击队,直接投身前线的战斗,为此途经延安。毛泽东听说萧军到了延安,就派秘书邀请萧军见面。萧军却以不便打扰为由辞谢了。想不到第二天毛泽东却亲自登门拜访,并在招待所宴请了萧军。这下子把萧军深深地感动了。萧军晚年回想这一往事,还感到愧疚。他说:“毛主席当时真是礼贤下士,平易可亲,气度非凡。和毛主席相比,伟大的是毛主席,自己年轻气傲,就太渺小了。”在延安逗留期间,萧军曾应邀参加了不少活动,又曾见到毛泽东。如在陕北公学开学典礼的会场上,毛泽东看见萧军时就把他介绍给在场的陈云、李富春、成仿吾等同志,拉着萧军一起在操场上会餐。在尘土飞扬的大风中,轮流地共喝一个大碗里的酒,开怀畅饮,高谈阔论,放声大笑。那种“大风起兮云飞扬”的豪迈壮观的场面,非常投合萧军的脾气,使他激动万分。直到晚年回想起来,仍然神采飞扬,心向往之。
  萧军第二次去延安,是在1940年6月,从此生活和工作在延安,直到抗战胜利。萧军刚到延安,感到这里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光明,到处生机勃勃,充满活力,便满腔热情地投入工作。他被选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延安分会”(简称“文抗”)的理事,以后又被推为七个主席之一,还担任了《文艺月报》编辑,“鲁迅研究会”主任干事,《鲁迅研究丛刊》的主编等等。在从事大量的文化社会工作的同时,萧军仍继续撰写他的长篇巨制《第三代》,还不时在《文艺月报》、《解放日报》等报刊上发表杂文和评论。萧军到延安的初期,工作辛勤积极,心情是十分振奋的。
  然而,萧军生性豪放不羁,坦率直言,却不注意方式。这就使他在人际关系上很快出现了矛盾。比如,他在《文艺月报〉上发表文章批评何其芳的诗《革命,向旧世界进军》和周立波的小说《牛》。说何其芳那首诗“我感觉不到情绪、形象、音节、意境……只是一条棍子似的僵化了的硬棒棒的东西。”萧军甚至说“这不是诗,何其芳不适宜写诗。”如此尖刻的批评,自然引起何其芳等人的反感。当时刘雪苇曾出来为何其芳辩护,萧军又在报上同刘雪苇展开激烈的争论。再加上革命文艺队伍从上海左联时期就开始出现的宗派主义倾向,在延安也仍然存在,就更使萧军感到苦恼、烦躁。这时,周扬在《解放日报》上发表了《文学与生活漫谈》。烦躁的萧军看了这篇文章就更烦躁了。周扬这篇文章在论及延安当时文艺界情况时,指责了一些作家,说他们写不出东西却把原因归之为没有肉吃……周扬的指责激怒了萧军。他便与艾青、罗烽、白朗、舒群等开了一个座谈会。由萧军执笔,把大家意见归纳为一篇文章。题目是《〈文学与生活漫谈〉读后漫谈集录并商榷于周扬同志》。这篇文章针锋相对地说:人要吃肉,是生理需要,和吃饭、睡觉、结婚一样都是正常的。只有三种人不想吃肉:一是发下了宏愿决心不吃肉……二是生理上有不吃肉的毛病,三是像周扬同志那样有自己的小厨房可以经常吃到肉……此外,还讲到凡是到延安来的,都不是为了吃肉,是为了来革命;正如周扬到延安来不仅仅是为了当院长、吃小厨房和出门有马骑……一样。文章也寄给《解放日报》,却被退回来,艾青、罗烽等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争强好胜的萧军却认为不公平,太不民主。在萧军看来,既然周扬可以写文章批评别人,为什么反批评的文章得不到发表呢?他对这种“宗派主义和行帮作风”十分反感。这期间,萧军还碰到一些其他不愉快的事,懊恼之余,便想索性离开延安回重庆去,以便直接和反动派进行短兵相接的斗争,省得在这里生闲气。
  1941年7月下旬,萧军到毛泽东那里去辞行。毛泽东感到十分意外,便诚恳地询问他为什么要离开延安?希望开诚布公地提出来。毛泽东的热诚感动了萧军,他便直言不讳地批评了某些同志的宗派主义行帮作风,也指出了所见到的延安的一些不良现象。当然也谈到了同周扬的有关争论和《解放日报》的不公平做法。毛泽东非常认真地听取了萧军的倾诉,虚心地接受了其中合理的部分,同时对有些问题做了深入的分析和解释,对萧军的偏颇和局限,也没有一味迁就,做了平等的朋友式的批评和劝导。萧军是一个豪爽的硬汉。毛泽东的理论素养和人格魅力,使萧军感佩和倾倒。至于他和周扬的争论,毛泽东并没有表示什么倾向性意见,只是给萧军出了个主意:
  “《解放日报》不发表你们的文章,有什么了不起!你们不是有个《文艺月报》吗?可以在那上面发嘛!你看怎样?”
  萧军心情舒畅地接受了毛泽东的建议。接着又问毛泽东:“在文艺方面,党有些什么政策呢?”
  “哪有什么文艺政策?现在只忙着打仗、种小米,暂时还顾不上呢!”毛泽东诚恳地请萧军提建议,萧军便把自己近来考虑的想法和盘托出:
  “党应当制订有关文艺的政策,使延安和各个抗日根据地的文艺工作者有所遵循,统一思想和行动,加强团结,更有力地引导革命文艺工作健康发展。”作为具有高深文化素养的革命领袖,毛泽东早已在构思和设计文化战线上的战略部署,为了鼓励和安抚萧军,并把他纳入革命文艺发展轨道中来,毛泽东便因势利导地支持萧军的建议,说:
  “这个建议很好,你别走了,帮我收集一下文艺界各方面的意见和情况,作为将来制定文艺政策时的参考,你看怎样?”萧军当时即爽快地表示:一言为定,不走了。
  萧军回家以后,立即把手里现有的一些材料陆续寄给了毛泽东,并于7月8日给毛泽东写信,向他借阅《毛泽东抗战言论集》,同时要求再次见面谈谈。萧军等了将近一星期,未见毛泽东回信,他便不耐烦了,又萌生去意。7月15日萧军又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

泽东同志:
  本月八日曾有一函奉达,想已收到。惟迄今不见回示。我推测原因或许不外以下三种:1.信未收到。2.近来工作忙。3或是我的要求“不可能”或有“越级”等嫌疑。如属第一、第二两项,我还愿再等一星期,如属第三项,我也就决定不再干求了。我所以要和您作一次谈话的原因,除开施政纲领之中引起我一点不能决定的疑惑外,附带还有把一年来在边区的观感,尽情说出,虽言一得之愚,对于党的本身,或有小用。因为我到边区一年有余,近来很想到大后方行走行走,此会晤算作“告别礼”也可。余无他求。敬祝近好。附上第一信收条。
萧军    
一九四一年七月十五日

  8月2日,萧军接到了毛泽东的复信:

萧军同志:
  两次来示都阅悉,要的书已附上。我因过去同你少接触,缺乏了解,有些意见想同你说,又怕交浅言深,无益于你,反而引起隔阂,故没有即说。延安有无数的坏现象,你对我说的,都值得注意,都应该改正。但我劝你同时注意自己方面的某些毛病,不要绝对的看问题,要有耐心,要注意调理人我关系,要故意的强制的省察自己的弱点,方有出路,方能“安心立命”。否则天天不安心,痛苦甚大。你是极坦白豪爽的人,我觉得我同你谈得来,故提议如上。如得你同意,愿同你再谈一回。敬问
  近好!
毛泽东  
八月二日  

  从这封信中,我们看到毛泽东对萧军这样知识分子的心理和特点,是非常了解的。当时的毛泽东非常能听取不同意见,非常能团结和吸引各种来到延安追求革命的人,也非常善于做思想教育工作。萧军后来遭到那么不公平的待遇,受到那么残酷的折磨,即使不是毛泽东亲自授意,至少毛泽东是知道的。但萧军一直对毛泽东心悦诚服,没有丝毫的抱怨情绪。毛泽东去世时,萧军当时还处于逆境之中,但却失声痛哭。这固然说明萧军对党对领袖忠贞不贰的情操,但也显示出毛泽东作为领袖的魅力是何等深远。
  萧军接到毛泽东信后,立即回信。表示毛泽东“诚恳地指出我的病根,这是值得尊重感谢的!”承认“缺乏信心”,“走极端”、“不善于调理人我关系”是在社会上碰钉子的主要原因。萧军又十分苦恼地说,“一个人和自己格斗所费的力气,那是十倍于敌人的啊!”同时萧军又心悦诚服的表示,“我是很羡慕你那样从容宽阔的,但这一时是不容易学习的。”萧军向毛主席提出请求:“如果可能,将来可以随时寻你去谈谈。”
  从此以后,萧军成了毛主席座上的常客。毛泽东热情耐心地接待萧军,也想通过萧军了解和团结更多的文艺家。萧军呢,他也很希望更多地从国统区来的作家们见到毛泽东,像自己一样得到毛泽东的关怀和教诲。有一次,他在和毛泽东谈话时说:
  “现在有大批的国统区作家到延安来了。他们到延安来投奔革命,都想见见您。艾青、罗烽、白朗、舒群都有这种愿望,你能不能抽个时间和他们见见面呢!”
  “群贤毕至,有失远迎啊!”毛泽东亲切风趣而又深表歉意地说,同时要萧军转达他的问候,“你代我向大家问好,过几天我一定去看看大家。”
  8月11日傍晚,毛泽东从杨家岭住处漫步来到萧军等作家在“文抗”的住处。萧军喜出望外。一边请毛泽东到自己住的窑洞里坐下,一边赶快去通知艾青、罗烽、白朗、舒群和其他作家。由于毛泽东事先并未通知他要来,所以罗烽、舒群都未在家等候。只有诗人艾青在家。他像过节日一样,脱下平时穿的旧军装,换上仅有的西装,系上一条漂亮的红领带,显得笔挺、潇洒。这显然是为了向领袖表示欢迎和敬意的一种礼节。艾青很兴奋也很拘谨。萧军却很随便,一则生性豪放,不拘小节;再则他与毛泽东多次交往,知道毛泽东平易近人,喜欢无拘无束的交谈,便毫不在乎地在毛泽东谈话时插话,开玩笑……毛泽东不但不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