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虎城么女杨拯陆献身大西北

李升旗

  在黄埃萧索的准噶尔盆地西北缘——克拉玛依油田一线指挥所,我会见了杨虎城将军的女婿谢宏同志,他现为管理局副局长兼总地质师。他给我们谈了杨将军的么女杨拯陆的动人往事。这些尚不为人知道的事迹,激励我们把它报道出来。
  当我们走进指挥所那简陋的小屋时,老谢热情地让坐,他说:“这里条件艰苦,刚到夏令气温就热到38度多。”他随手打开电扇,风声便呼呼响起来,谈话也就进入正题。他说,《西安事变》电影真实再现了历史,先父那正义而壮烈之举跃然银幕,催人泪下,我看了两遍,还想看。缅怀将军,不由也引起我对将军的么女,拯陆烈士的思念。
  谢总拉开抽屉,拿出珍藏多年的杨拯陆照片和资料指给我们看。他说,西安事变时,她还是婴儿,接下来将军被蒋介石拘留,拯陆、拯汉的生母谢葆真在狱中惨遭国民党特务杀害,幼小的弟妹们在我地下党掩护下,跟随外祖母,躲到四川乡下一个偏僻地方,才免遭毒手。先父的教诲和西安事变的巨大影响,牢牢铭刻在孩子们的心灵,是她们日后献身革命事业的强大动力。
  19年之后,1955年夏,拯陆于西安西北大学地质系毕业,她坚决要求到祖国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去,当听说被分配到新疆时,高兴得手舞足蹈,放声唱起歌来。我和她是同班同学,毕业后又在一起当地质队员,我俩又有恋爱关系,所以我对她的情况很熟悉。在工作中,她吃苦在前,勇于挑重担,总是出色地完成勘探任务。不久,被任命为106地质勘探队队长,当时,她是唯一的女子队长。由于106队工作成绩显著,被光荣地誉为“青年突击队”,她自己也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
  地质勘探队员的工作非常辛苦,爬山越岭,风餐露宿,经常在恶劣的环境下工作。准噶尔大戈壁草木稀少,荒无人烟,许多地方连水都找不到。夏日炎热,太阳当头一照像个大蒸笼,气温常在40多度,到了晚上又寒气逼人,离不开老羊皮袄。春秋两季,黄沙弥漫,大风一场接一场刮。就是在这种自然条件下,拯陆和她的战友们肩挎皮囊,头戴草帽,足迹几乎踏遍整个盆地,为祖国寻找石油。在盆地东部的克拉美丽山下勘探时,要用汽车从百公里外拉水。一次车坏了,断了水,她就把自己水壶里的水让给别人,自己跑到几公里外喝沟里的脏水。那时条件差,汽车不够用,工作完全靠步行,每天走路都在40里以上,早晨出工见星星,太阳不落不回营房。做饭、烤火无燃料,就到戈壁滩上打梭梭柴。拯陆总是事事干在前,把山高路远的任务包揽下来。野外作业分组多,炊事员不够用,她提出,她的小组不要炊事员,收工后自己做饭。帐篷不够住,她便拿上一块老羊皮,往戈壁上一摊,在野外露宿。有一次,因搬家天太晚了,帐篷没来得及搭,大家一个个疲惫不堪地躺下了,她坚持一个人把帐篷搭好。由于她吃苦耐劳,谦虚谨慎,大家都愿跟她在一起,全队的地质勘察任务也就完成得好。
  1958年7月,她带领106队在炎热、缺水的情况下,以惊人的干劲完成了克拉美丽地区的地质详查任务,完成了国家计划的187%。接着,他们又马不停蹄地开赴位于中蒙边界的三塘湖盆地,进行石油地质普查。8月份,他们队又超额完成了月定额。9月份,他们在21天里完成6800平方公里的普查任务,完成国家计划两倍多,并且质量完全合乎标准。这时,传来了朱德委员长于9月中旬视察克拉玛依时对石油工人的问候,这对战斗在戈壁上的一群年轻地质队员们,无疑是极大的鼓舞。正当她率领大家投入新的战斗时,一场不幸发生了。
  9月25日,她和同组的地质员张广智同志,从营地出发步行到几十公里外的地方搞普查。下午突然变天,先是下雨,接着又降起大雪,七八级狂风吼叫着,气温骤降几十度。他俩穿的很单薄,又迷失方向,在大风雪中艰难地搏斗着、前进着……在106队的营地里,大家焦灼不安地等待着他俩归来。汽车开出寻人去了;入夜,又燃起通红的篝火,给迷途人昭示方向。然而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第二天天刚亮,人们在营地几公里外的地方发现了他俩冻僵的尸体。从雪地上的足迹可以看出,张广智先倒下,在他身旁有许多散乱的脚印,那显然是拯陆扶他走了几步,但她自己也支持不住了,在距他几十米远处,她也倒下了。在她怀里,揣着图纸和当天测得的资料。她英勇牺牲了,时年仅22岁。之后,新疆石油局决定追认她为“党的优秀女儿、坚强不屈的共产党员”,并且号召全体职工向她学习。决定指出:杨拯陆的名字在新疆石油勘探史上留下了光荣的一页。
  说到此,谢总的眼眶湿润了,在场的同志也无不为之感动。停顿片刻,他接着说,拯陆能这样英勇献身,决非偶然,孩童时她便立下志愿,长大要像父亲一样以身许国。在党团组织培育下,她很快成长起来,大学一年级就入了党,先后担任过团总支书记和党支部书记。1954年,她在《陕西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我要做一名祖国工业化的尖兵》的文章,尽情倾吐她的志向。谢总拿出那篇文章给我们看,文章写道:
  还在上中学时,我对自己的未来,就充满了理想。我想做一名地质工作者——祖国工业化的尖兵,我羡慕那些工作在荒僻山野的勘探队员们,他们披荆斩棘工作在最荒凉的地方,而在他们身后却建立起巨大的厂房。没有他们,工业就没有粮食,千变万化的大自然就永远是个谜。我愿和他们一起探求大自然的秘密,找寻埋藏在祖国辽阔土地下的丰富宝藏。就这样,我走进了地质学科的大门。有人说女孩子不适合搞地质,我想,在我们国度里男女都一样,我身体又好,为啥不能当一名勘探队员呢?我想到多少工业正急切等待石油、煤炭和矿石,就感到肩上的担子的重大,我希望尽快投身工作,为建设社会主义大厦添砖加瓦。我准备把自己的全部青春、智慧和劳动贡献给祖国的地质事业,决不辜负祖国和人民对我的期望。
  谢总思绪万千地继续谈下去:“她先去了,大家仍很怀念她。她的精神也一直鼓舞着我,正因为是先烈之后,才应该在艰苦的地方工作。先烈献出了宝贵生命,难道我们还怕吃苦吗?”
  陪同访问的同志介绍说:“谢总是个忙人,他总是深入到第一线抓生产。他还是石油上产400万吨指挥部的副总指挥哩。”
  边说着,我们几个人相跟走出简朴的指挥部,只见炎阳高照,渺茫无垠的戈壁上,正升腾起缕缕热气。谢总边握手告别边说道:“今年克拉玛依油田产量达到400万吨,比1958年拯陆牺牲时的年产量增长了许多。但是这离祖国和人民对我们石油工业的要求还远,我们只有加倍努力,才不愧对杨虎城将军和拯陆同志。”(责任编辑致中)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