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医疗事业的奠基人王聿先

○ 王小敏

父亲王聿先(1909-1997)离开我们已有19 个年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却依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忘怀。

从1937年投身抗战,到1997年魂归道山,60年革命生涯中,在新四军浴血奋战那段时间,是他晚年常常挂在嘴边的话题。他讲陈毅伯伯对他的关怀,谈皖南事变后伴囚叶挺将军的遭遇,说上饶集中营被关押的经历。但很少谈及他自己的作为。

1998 年,父亲去世一周年后,他的老战友、老朋友以及他在新四军时期所培训过的学生,写出大量回忆文章,编辑出版了《王聿先纪念文集》。从叔叔阿姨的陈述中,我才知道,父亲是新四军医疗卫生工作的创建者之一,他主持筹建的新四军医院,是抗战时期少数比较模范的医院之一。他在战火中因陋就简,筹办了多期医疗培训班,培养了大量人才。

中断学业,抗日从军

1909 年,王聿先出身于没落地主家庭,1927 年至1934 年就读于沈阳辽宁医学院(俗称小河沿医学院),是当时中国举办较早的优秀的英国教会医学院之一。

在校期间,父亲经常阅读进步书刊,探求救国真理。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一部分同学与家庭失去联系,生活困难,父亲和其他进步同学发起成立“一分会”,父亲任会长,号召同学每天捐献一分钱帮助敌占区困难的学生,为此遭到日本特务的怀疑,认为“一分会”是共产党组织。

1934 年毕业后,由于成绩优异,父亲被留校任教。留校后,他随即被安排到华西医科大学口腔科进修。与此同时,日本特务对“一分会”的侦查也没有放松。侦查过程中,他们认为父亲思想进步和参加抗日活动,对他实施逮捕。父亲因已被派往华西医科大学进修而逃过一劫,但进修也被迫终止,不得不和医学院脱离关系,自谋生计(当时日寇缺席审判父亲并判刑15 年)

而父亲的好友崔义田叔叔(1949 年后任国家卫生部副部长)却为此遭殃,有人告密,说崔义田事先知道王聿先的作为而不报,日宪兵抓走了崔义田。义田叔叔在狱中受尽折磨,但没有供出父亲,也没有连累学校。没有证据,日宪兵只好释放他。后来,父亲知道这些情况后,给义田叔叔写信,表示不安。这成为他们维持半个多世纪友谊的一个因素。

1937 年七七事变后,王聿先和同学宫乃泉、齐仲桓决定投身抗战,参加共产党的队伍。他们给延安写信,提出到延安做医务工作。延安方面回信告诉他们:汉口有新四军办事处,新四军和八路军都是共产党的部队。于是,三人来到汉口,报名参加新四军。

参军后,父亲写信给已经在湖南工作的崔义田,邀他一起来。义田叔叔马上到长沙新四军办事处向徐特立请求参军,并随后到南昌军部。这样,四位同学好友又相聚在了一起。他们以自己的专业知识,为新四军的医疗卫生建设,做出了贡献。

其实,父亲和这三位同学完全可以像其他同学那样,或留在后方医院工作,或参加国民党部队拿着少将、中将军医的俸禄——在那个全民抗战的岁月,那些军医也是在为抗日尽力——但他们四人却选择了一条当时摆在中国知识分子面前最艰苦,最具牺牲精神的道路: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场。父亲的人生,也由此充满曲折和艰辛。

记得文革后期,父亲还在被监督改造的时候,他的那些在文革前期被作为反动学术权威打倒的同学陆续被解放,时常见诸于报端,父亲每每看到这些,总是感慨万分。我曾悄悄问过父亲:是否后悔当年选择参加革命道路?父亲听后若有所思,却不回答。

创建新四军的医疗卫生事业

1937 年,王聿先在武汉参加了筹建中的新四军,并任新四军南昌军部军医处医务主任。1938 年春,根据中央的安排,南方八省红军游击队集中于安徽歙县岩寺整编,组编成新四军四个支队。陈毅任第一支队司令员。

在第一支队准备开赴江南茅山时,陈毅做动员报告。父亲递上请求随部队上前线的报告。会后,陈毅任命他为第一支队军医处处长,父亲成为新四军第一个上前线的医师。

在第一支队,陈毅司令员对父亲关爱有加,特批一匹战马给父亲乘骑,同时父亲每月还享受一块银元的特殊津贴。当年有“红小鬼”之称的陈丕显叔叔常常要父亲买炊饼吃,陈毅也经常以他特有的四川腔调,向父亲“讨”酒喝,父亲每每回忆起这些情景,脸上总挂着满满的深情。

父亲说,当年,陈毅有个著名也比较超前的观点:“卫生工作也是战斗力。”他和父亲交谈时,多次谈到军事史上因为传染病流行影响战斗力的战例,强调做好卫生工作的重要性。

在陈毅司令员的指示下,父亲在军中设立卫生课,普及卫生知识,预防疟疾、回归热、痢疾等疾病。建立公共卫生、厨房、饮食卫生制度,开展伤寒、霍乱、牛痘的预防和接种。部队配发毛巾、肥皂、牙刷、牙粉、口杯和雨具。在1930 年代的贫穷落后的中国,在日本占领区农村水乡,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有战斗就有伤亡。父亲认为,要更好地救助战士,必须建立前方医院。这个想法得到了陈毅的坚决支持。1938 年9 月10 日,父亲在茅山下九龙堂建立了一支队前方医院,开始集中救治伤员。

当年在医院工作的周振欣叔叔说:“王聿先是新四军一支队和江南茅山抗日民主根据地卫生工作的创建人”,“是新四军医师中最接近火线、最早研究战伤治疗的人。他的精湛技术,在战伤治疗中得到了最充分的发挥,取得了惊人的效果,对部队的震动和教育很大,令人大开眼界。山上下来的老红军感叹道:如果过去在山上,早活不成了,现在还能治愈归队,真是神医啊。”

1938 年10 月,父亲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 年,新四军军部军医处内部以坚持皖南三年游击战的“老红军”派,和以1937 年后陆续从全国各大城市参军的“医生大夫”派之间,发生了尖锐矛盾,使身为处长的沈其震同志难以开展工作。在此情况之下,项英副军长亲自点名,急调父亲任军部军医处副处长并主持工作(为此陈毅伯伯还有些不舍),从此父亲走上了统领新四军军医事业的领导岗位。

在军部军医处的领导岗位上,父亲以高超的医术和较强的组织协调能力,赢得了同志们的信任,既团结了同志,又解决了矛盾,使军部军医处的工作迅速走上了正轨;他因陋就简创造性地建立了新四军战地医院,大凡重症伤员,父亲均亲自诊治或主刀;为了解决医务工作者紧缺的局面,父亲分期分批开设了大量的培训班,并亲自授课,金针度人。他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讲课风格,深受广大学员欢迎,每期学员毕业后,都成长为新四军战伤事业的中坚和骨干。父亲还为部队驻地附近的百姓治病,不仅密切了军民关系,还提高了民众的抗战热情,为此还受到新四军政工部门的表扬。父亲组织部队开展卫生保健工作,诸如驻地的环境卫生,饮食卫生,战士个人卫生等等,在广大指战员中普及卫生知识,以减少疾病,增强体质,从而提高部队战斗力。

1939 年2 月23 日至3 月14 日,受中共中央委托,中央军委副主席,新任中共南方局书记周恩来,视察了新四军云岭军部。在此期间,周副主席还前往泾县、旌德、太平三县交界处的小河口新四军后方医院,看望和慰问住院的伤病员,并对在场的医务人员说:“你们在战时,在山沟里能建成这样一个医院,很不容易啊!”对医务人员的出色工作给予肯定和表扬。叶挺、罗炳辉、粟裕等领导同志来医院视察时,也给予热情鼓励。 1939 年8 月美国著名作家史沫特莱曾访问新四军军部,并视察了新四军后方医院,她感叹地说: 新四军后方医院是她在中国各战区看到的最好最正规的伤兵医院(摘自《崔义田纪念文集》第1 页)。这些都是对父亲领导的新四军军医事业的客观评价。

父亲不仅是第三战区赫赫有名的大医生,更是新四军医学教育、战伤外科和军队卫生教育的创始人和奠基人之一,为新四军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了历史性贡献。这是一段父亲引以为豪的历史,更是一段父亲为抗战奉献热血、知识和才干的历史。但是,后来发生的皖南事变,彻底改变了父亲的命运,把父亲推向了历史的深渊。

陪伴叶挺作楚囚

1941 年1 月,国民党反动派发动震惊中外的 “皖南事变”,新四军军部及直属部队9000 余人,除2000 余人在新一支队司令员傅秋涛的率领下突围外,大部被俘或阵亡。项英副军长、周子昆副参谋长等人在蒋介石下令停火后突围逃出,后遭随从副官刘厚总杀害。父亲作为随从医官,陪同叶挺军长下山与国民党部队谈判,随即遭国民党宪兵扣押,并关押在上饶地区李村。父亲在此陪伴叶将军一年多时间,后来叶将军被转移至重庆白公馆关押,父亲也被转移到上饶集中营石底监狱,和黄诚(新四军政治部秘书长)、李子芳(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上饶集中营秘密党支部书记)及徐锦树(新四军第三支队五团团长)等人关押在一起。

上饶集中营是皖南事变的历史产物,是国民党政府于1941 年3 月在江西上饶周田、茅家岭、李村、七峰岩等地设立的一座规模庞大的监狱。

主要囚禁皖南事变谈判被扣的新四军军长叶挺,还有弹尽粮绝后被俘的新四军排以上干部、部分从东南各省抓来的共产党员和其他爱国进步人士共计760 余人。负责管理的是军统康泽系特务,国民党第三战区特务团派遣一个加强排担任看守,监狱门外有荷枪实弹的卫兵日夜站岗。

在上饶集中营关押期间,父亲的作为在《叶挺将军传》中有所体现。书中记载说,叶挺将军被关押在李村,他提出自己需要专门的医生随身照顾。顾祝同要派医生来,叶挺提出,他自己的医生、新四军军医代处长王聿先就被关押在七峰岩,要王聿先为自己看病。顾祝同没办法,只好下令解除王聿先的镣铐,押到李村来见叶挺。这样,常常与叶挺聚会的,又多了王聿先。

叶挺非常关心几个年纪比较大的新四军领导干部的健康状况,几次提出让王聿先给他们看病,都遭到监管特务的拒绝。后来,新四军政治部秘书长黄诚患急性阑尾炎,因他拒绝写悔过书,痛得死去活来也不给医治。叶挺大发雷霆,逼着特务同意王聿先去救治,结果不但挽救了黄诚的生命,而且打破王聿先不能为难友治病的禁律。此后,父亲可以公开为难友治病。当时春夏之际,回归热、斑疹、伤寒和疟疾等传染病十分猖獗,大批同志得病,有的还因此丧命。父亲千方百计和国民党当局交涉,想方设法弄来药品,以他精湛的医术,挽救了不少同志的生命。

据纪白薇同志回忆:浙赣事变后,日寇沿浙赣铁路推进,国民党第三战区撤退了,上饶集中营也随之向闽北转移。临行前将五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