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新民主主义

王也扬

  近来人们又在讨论新民主主义,其用意无非是想推进理论创新和改革开放事业,这是值得肯定的。记得上世纪80年代,对邓小平理论做出过重要贡献的于光远先生曾说,中共当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里面,还包括要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社会的理论,从“新民主主义社会论”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正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探索历程。于老的用心可谓良苦,他是想为我们今天所走的道路寻找某种理论的依据。

  新民主主义旗帜,确是中共的胜利旗帜。对此,著名党史专家胡乔木和胡绳都有论述,他们一致认为,如果不是党用新民主主义争取到了包括中间阶级在内的多数民众的支持,就不会有194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于是读者的问题就来了:既然新民主主义的纲领最适合中国的实际,为什么要把它提前结束?既然毛泽东对中国“需要资本主义的广大发展”有认识,为什么建国后又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一系列“左”的错误?

  对此,杨奎松先生和笔者,曾先后撰写论文(杨奎松:《毛泽东为什么放弃新民主主义——关于俄国模式的影响问题》,《近代史研究》1997年第4期;王也扬:《历史地看待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及其变化》,《中共党史研究》2001年第3期),回答了读者上述问题。我们指出,中共当年的新民主主义,具有政纲和政策两重的性质,其制定的依据,是列宁关于资本主义后进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策略。(其代表作为撰于1905年的《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见《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511627页)列宁提出“两步走”,即共产党先参加并争取领导民主革命,掌握政权后,再“不停顿地”转向社会主义革命。列宁说:“无产阶级应当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这就要把农民群众联合到自己方面来,以使用强力打破专制制度的反抗,并麻痹资产阶级的不稳定性。无产阶级应当实现社会主义革命,这就要把居民中的半无产阶级群众联合到自己方面来,以使用强力打破资产阶级的反抗,并麻痹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的不稳定性。”(这段引文在原著中为黑体字——引者)读者可知,在革命的不同阶段,列宁要求党选择不同的联合对象与麻痹对象,而革命对象与麻痹对象之间也是一种转换的关系。“麻痹”之谓者,施以手段,使其不察而利用也。这正是列宁主义策略的巧妙所在。当党一旦夺取政权,又有了足够的力量之后,列宁便公开表示:“我们将立刻由民主革命开始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并且恰恰是按照我们的力量,按照有觉悟有组织的无产阶级的力量,开始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我们主张不断革命,我们决不半途而废。”

  我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及其转变,是完全遵循列宁主义办事的。开国之初,中共与各民主党派签订《共同纲领》,一致同意以新民主主义即人民民主主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政治基础,实行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团结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国内各民族的人民民主专政;并规定国家存在多种经济成分,在国营经济领导下,合作社、个体、私人和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分工合作,各得其所,以促进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虽然毛泽东对党内打招呼说:“新政协讨论通过我们提出的《共同纲领》,是我们同资产阶级直接交锋的开始。”但为了巩固政权、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基本好转,以积蓄“我们的力量”,他还是号召:“全党都要认真地、谨慎地做好统一战线工作。要在工人阶级领导下,以工农联盟为基础,把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团结起来。”他解释道:“我们不要四面出击。四面出击,全国紧张,很不好。我们绝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三年之后,国家经济顺利恢复,抗美援朝、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诸项斗争节节胜利,毛泽东认为向资产阶级发动总攻的时机渐趋成熟。19526月,他明示党内:“在打倒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后,中国内部的主要矛盾即是工人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故不应再将民族资产阶级称为中间阶级。”继而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出台,提出经过三个五年计划,基本完成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毛泽东对所谓“过渡时期”下定义说:“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完成,这是一个过渡时期”。于是有人不解:《共同纲领》里可没有这样写。甚至党内高层也有人思想跟不上,认为还是稳一点好。毛泽东批评离开总路线的右倾观点说:“‘确立新民主主义社会秩序’。这种提法是有害的。过渡时期每天都在变动,每天都在发生社会主义因素。所谓‘新民主主义社会秩序’,怎样‘确立’?要‘确立’是很难的哩!……‘由新民主主义走向社会主义’。这种提法不明确。走向而已,年年走向,直到十五年还叫走向?”于是又有人不解:那么新民主主义社会、新民主主义国家究竟是有还是没有?按照毛泽东上述观点,可以说既有又没有,因为一切都是变化的。这就是列宁和毛泽东都非常强调的革命的辩证法。果然,说15年完成的过渡,三年就解决了问题。事后毛泽东说,关于对待资产阶级的问题,好多国家怀疑中国是右了,好像不像十月革命。因为我们不是把资本家革掉,而是把资本家化掉。其实把资产阶级化掉,如何可以说右呢?仍是十月革命。他还指出,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而当我们回头看列宁关于“两步走”,关于联合多数民众、麻痹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按照我们的力量”不断推进革命的阶级斗争策略时,这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近年研究新民主主义的论者都十分看重所谓“新民主主义社会”和“新民主主义国家”的概念,认为它的含义主要是肯定了像中国这样的落后国家,在民主革命胜利到转入社会主义革命的过程中,存在着一个相对稳定且比较长的经济发展时期,以补上资本主义这一课。其实,这是用我们现在的认识来解释历史。笔者要强调的是,今天与过去的最大不同在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已经彻底否定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理论和实践。”(见中共十七大报告)因此可以说,当年的新民主主义与如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社会实践中的产物。简单搬用过去的某些东西来为我们今天行事找根据,可能一时有用,却弄不好会在理论上陷入自相矛盾的境地。我们现在需要继续努力的,恰恰是真正否定和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理论和实践”,而不是“重走过去的路”。君不见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后,民营企业家中的很多人仍然加入了移民潮。他们是对党的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策不放心,有疑虑,担心有朝一日,又像当年放弃新民主主义那样,说变就变。

  还值得一说的是,新民主主义推出之初,也曾叫做“真三民主义”,这说明它虽冠之为“新”,实与“旧”民主主义在内容上并没有多大区别,只不过宣称共产党人是真心实行民主主义,而批评国民党对民主主义不那么真心。民主主义,是20世纪人类文明进步的世界潮流,至今涌动不已。孙中山在创立三民主义的时候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不要忘记,当年中共正是顺应这世界潮流,高举新(真)民主主义的旗帜,才赢得了全国民众的拥护,取得革命胜利的。今天有人一面说新民主主义,一面却否认有世界民主潮流这回事,其自相矛盾若此,令人无语!愿一切有理性有良知的人们,为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着想,坚持和推进改革开放的事业,坚持和推进社会历史的进步,这才是国家的希望所在。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 杨继绳)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