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炳文与早年朱德的友谊

倪良端

   
左图:1918年孙炳文(右)与靖国军旅长朱德在泸州合影;中图:1923年朱德在德国哥廷根留影;右图:1923年孙炳文在德国哥廷根留影


相识相交在川南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复辟帝制。蔡锷组成护国军讨伐袁世凯。年仅29岁的朱德被任命为护国军第三梯团第六支队支队长。他率部攻打北洋军,攻占了泸州,立下战功,升为少将旅长。但在那个军阀纷争不息的动荡岁月里,有着强烈的民主、共和意识的朱德,感到极度的无奈。正当朱德感到苦闷、徘徊之时,一个对他一生影响深远的人物——孙炳文出现了!
  孙炳文,1885年出生于四川省南溪县。自幼苦读,后考入京师大学堂文科预科班,思想进步。他参加革命后,因谋刺摄政王事泄露,遭袁世凯通缉,被迫潜回南溪以教书为业。
  1917年春,孙炳文在胞兄孙炳章的促成下,往泸州会晤朱德。他们一见如故,倾心而谈。朱德豁达朴实、谦逊谨慎的作风深深吸引着孙炳文。孙炳文豪爽、侠义、正直无私的品德也给朱德留下了深刻印象。孙炳文剖析时政,抨击军阀混战,痛斥民不聊生之现实,详细介绍当今兴起的新思想、新文化……颇富见地的一席谈话,使朱德茅塞顿开,相见恨晚。
  数月后,孙炳文来到靖国军旅部拜访朱德。孙炳文郑重告诉朱德:投笔从戎,协助朱德干一番事业。朱德即聘孙炳文为旅部咨议,协理军政事务。从此两人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结为挚友。
  孙炳文任朱德旅部咨议后,帮助朱德建军建政,兴利除弊,使朱德及所部深受川南人民的拥戴,进一步巩固了朱德名将的地位。
  朱德率部驻守泸州期间,部属陈平辉将堂妹陈玉珍介绍给丧偶的朱德,同来南溪会面。朱德与陈玉珍结婚后,南溪成了朱德的第二故乡。在简朴、新颖的家庭中布置了一间精致、典雅的书房,朱德与孙炳文常在这里倾心交谈,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这期间,朱德阅读了孙炳文推荐给他的《新潮》、《新青年》、《向导》、《每周评论》等刊物,还研读了陈独秀、李大钊、孟真、达尔文、卢梭的书籍。此时的朱德思想活跃,心情舒畅,决心为国家、为民族干出一番事业。
  五四运动爆发,马克思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的号角唤醒了身处川南军营的朱德。他认识到用老的军事斗争的办法不能达到革命的目的,有必要学习俄国的新式革命理论和革命方法来从头进行革命。孙炳文也一再表示,愿意去北京追随五四运动的领袖。朱德提出,在走上其他道路之前,应先研究外国的政治思想和制度,看看外国怎样维护他们的独立。在此思想指导下,朱德和孙炳文决定出国寻求新的革命道路和方法。1921年初,他们约定:“孙炳文先去北京,朱德则待打倒唐继尧后即离开军队去和孙炳文会合。”于是,春节后孙炳文偕妻子任锐和女儿去北京,作出国学习、考察的准备。

到马克思故乡去

  1922年7月初的一天,朱德在北京火车站下车,雇人力车直奔宣武门外方胡斋胡同找到孙炳文。两人见面,格外高兴,孙炳文对朱德如约而至尤为钦敬。住下来后,他们详细倾诉了分别一年多来各自的遭遇。
  几天后,孙炳文陪朱德北上游览、考察。途中,孙炳文介绍风起云涌的中国工人运动,说他的朋友李大钊去年参与组织了新党——中国共产党,纲领是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反对封建军阀、解放劳苦大众、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朱德很感兴趣地说:“这是个好党,我在上海时有所闻。一定要找到,我也想加入。你能介绍我和李大钊见面吗?”孙炳文说:“很不巧,李大钊去南方了。据说共产党的领导人陈独秀在上海,此人我认识,我们去找他。”
  8月中旬,朱德与孙炳文顶着骄阳来到上海,在闸北见到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陈独秀。孙炳文向陈独秀介绍朱德后,朱德坦诚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殷切地向陈独秀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陈独秀侧着头听完朱德的陈述后,两眼直盯着朱德上下打量一番,若有所思地说:“不客气地说,像你这样身份的人,还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和真诚的申请,再经过长期的锻炼和考验,共产党才会接受。所以,我奉劝你不要加入共产党,还是回到旧军队里去……”陈独秀一席话,犹如一瓢冷水泼在朱德头上。朱德和孙炳文带着满腹委屈和失望,默默地走出陈独秀的小屋。
  9月初,朱德与孙炳文登上法国邮轮“阿尔及尔”号,离开上海。10月中旬船抵马赛的当天,他们乘车去了巴黎。
  在巴黎期间,朱德与孙炳文寄住在一位中国商人家里。十分眷念故土的主人有空就请孙炳文、朱德介绍祖国发生的事情,他也热情地讲述巴黎的情况。一天,他说:“听说有一个中国留法学生团体是共产党,在宣传鼓动革命。”朱德急忙追问:“这个团体在哪里?”商人不知道,只说:“明天,我带你们去认识我的一位朋友,他知道,会告诉你们的。”
  朱德与孙炳文在这位热心商人的带领下,来到那位朋友家里。弄清了最近成立的中国留法学生团体,名称叫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负责人之一是周恩来。不巧,他已去德国柏林。那个朋友把周恩来在柏林的地址,告诉了他们。这意外的消息,点燃了朱德、孙炳文找党的希望之火。他们决定去柏林,找周恩来。

由周恩来、张申府介绍加入中共

  朱德与孙炳文循着街道,瞅着门牌,谨慎地核实号数,轻轻叩响房门。开启房门的是位面目清秀的年轻人,彬彬有礼地站在他们面前。朱德问:“我们刚从中国来,有一位名叫周恩来的先生,在这里吗?我们要见见他,请通报通报,行吗?”那位年轻人没有回答来者的提问,热情地让他们进到房间,倒来两杯开水递到他们手上,又端来两盆热水,说:“擦擦汗。”待朱德与孙炳文洗过脸,落座后,他笑容满面地注视着他们说:“我就是周恩来,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朱德吃了一惊,自我介绍:“我,姓朱名德,字玉阶。”又指指孙炳文,说:“他,姓孙名炳文,字睿明,我俩是同乡、同志。”
  一阵寒暄后,朱德与孙炳文结识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之一、年仅24岁的周恩来,一切疑虑烟消云散了。在热情、友好和无拘无束的气氛中,朱德用他那浓重的川北口音,一字一句地叙述他走过的道路和追求革命的经历……朱德表示:“我决心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不再回到旧的生活里去。我一定努力学习和工作,党派我做什么都行。”孙炳文也详细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与追求,提出加入中共组织的要求。
  周恩来、朱德、孙炳文就国内形势、各种思潮流派以及对共产主义的认识、中国革命的方作政策,赞成国民党‘一大’的宣言。推进国民革命,任重而道远啊!”他充满信心地说:“咱们一起把国民党支部的工作抓起来,给它来个脱胎换骨的改造。”
  不久,朱德被选为由孙炳文主持改组后的中国国民党驻德支部执行委员。他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身份没有公开,中共旅德支部仍派他在国民党驻德支部工作。他不摆资历,不拿架子,十分默契地支持配合孙炳文的工作;支持和配合时任国民党驻德支部书记、南溪县籍青年刘鼎的工作。在朱德、孙炳文等协助下,刘鼎执行国共合作统一战线政策,争取了留德学生中的中间派和右派中的一部分人加入国民党。教育他们向左转,加强了中国留学生国民党左派的力量。
  五卅惨案的消息传到柏林,中国留德学生群情激愤,中共旅欧支部立即发动留学生组织声援活动。朱德以他主持创办、与孙炳文共同担任主笔和编辑工作的《明星》报为阵地,通宵达旦编印了介绍五卅惨案、揭露英日帝国主义者屠杀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的《明星》专号,迅速散发到留学生、华侨、德国工人和革命群众中。朱德和孙炳文等组织中国留学生上街游行、发表演说、散发传单,声援国内的五卅运动。
  1925年6月19日,德共在柏林市立陶乐珊中学广场组织演讲会,声援中国等国人民的革命斗争。朱德与孙炳文带领在柏林的部分中国留学生应邀参加集会,大会结束时大批德警突然冲入会场,逮捕了朱德、孙炳文、刘鼎等20多人,将他们关进亚历山大广场旁的监狱里。三天后,柏林当局和法院没有任何解释,悄悄地把朱德、孙炳文、刘鼎等释放了。

革命友谊长存

  不久,中共组织派朱德到苏联学习。孙炳文于1925年8月离开柏林,转道莫斯科回国。后,孙炳文接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等人电邀赴广州,就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上校秘书。第二年6月,调任总政治部秘书长,住中共广东区委军委办公处,与周恩来、郭沫若、邓演达等相邻,工作交往十分密切。国民革命军挥师北上,邓演达随军出征,孙炳文升任总政治部后方留守处少将主任,负责筹备经费、器械、药品和补充战斗人员、训练骨干等工作。虽然任务繁杂而艰巨,但是孙炳文工作深入,廉洁奉公,严明法纪,身体力行。1927年4月,孙炳文接邓演达电令,赴武汉就军事委员会总务兼军事厅厅长任。其时,粤汉铁路中断,孙炳文于13日率总政治部工作人员及家眷10余人,由香港搭法国邮轮赴上海。此时的孙炳文尚不知道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那天,孙炳文在甲板上散步,与褚民谊狭路相逢。褚民谊为邀功请赏,借法轮电台把孙炳文行踪密告蒋介石。
  16日,船抵上海,一群法国巡捕冲上船,孙炳文和14岁的长子孙宁世、副官张斗南被捕。孙炳文等被引渡到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看守所,脚镣手铐加身。警备司令杨虎秉承主子“力主劝降”的旨意,威逼利诱,耍尽花招。孙炳文不为所动,怒目逼视,严词痛斥蒋介石及其帮凶走狗危害革命、屠杀人民的罪恶行径。孙炳文坚定、自豪地宣称:“我是共产党员,要杀就杀!”反动派无计可施,于4月20日凌晨将孙炳文押赴龙华密林深处……
  时年42岁的孙炳文被蒋介石国民党当局杀害了,《民国日报》用醒目的标题报道了这一沉痛的消息。朱德闻此噩耗,放声痛哭,悲愤至极。孙炳文遇害后,周恩来、邓颖超一直关心着烈士全家,对遗孤视同己出。
  1945年,中共七大召开前夕,朱德审读了孙炳文妻子任锐的来信和撰写的《孙炳文同志的简史》后,欣然提笔复信任锐。信中说:“炳文同志传,你写得很好,最亲切……在烈士传中我必从侧面再写,以光其模范。”为悼念亲爱的战友,朱德又为孙炳文写下赞语,高度评价其战斗的一生。赞语曰:“炳文同志革命意志坚强,以民族民主革命的锐志而走到无产阶级的战士,是一贯革命精神。一生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深通历史及文学、哲学,最后在德国留学时,研究马列主义最有成果,并影响一批前进青年加入革命。平日生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