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与"执政"释义

 ○ 张明军

 

   在一党领导并执政的情势之下,政党与法的关系、党的领导与依法治国的关系如何?它直接影响着党的领导的实现和依法治国的功效。对于此问题的研判,目前主要有三种观点:一是认为:坚持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注1"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就必须自觉坚持党的领导;自觉坚持党的领导,应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逻辑起点和逻辑归宿",注2 二者是相统一的关系。二是认为:"依法治国会削弱党的领导",注3依法治国具有对领导主体行为的排他性,推进依法治国,会影响党的领导功效的发挥。三是认为:"坚持党的领导会妨碍依法治国。要搞法治就不能强调强党的领导,就不能搞一党执政"。注4 上述三种认识可以归纳为两种思想:一种认为坚持党的领导与依法治国具有内在统一的逻辑性;另一种认为坚持党的领导与依法治国是相互对立、冲突和排斥的关系。上述思想分歧是多种因素交织作用的结果,究其根源在于对"领导"与"执政"两个基本概念的错误研判,在坚持中国共产党一党领导的逻辑前提下,欲实现依法治国的伟大方略,必须对"领导"与"执政"的本义,做出正本清源的解释。

"领导"之析

   只要有人类存在就要有领导,领导活动是人类永恒的实践活动。因此,"对领导的研究与人类文明出现的时间几乎是同步的"。注5 目前,世界上关于"领导"概念的定义有350多种,较为典型的定义有:美国的约翰·科特认为,"领导指的是有助于引导和动员人们的行为和(或)思想的过程"。注6 巴斯则认为,领导可定义为:"组织内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之间的相互作用,这种相互作用通常会涉及建立或重建一种架构,以及组织成员的意见和期望"注7。中国部分学者认为,"领导是一种统治形式,其属下或多或少地愿意接受另一个人的指挥或控制"注8。另有部分学者认为:"领导是对一个组织起来的集体为确立目标和实现目标所进行的活动施加影响的过程"注9。

   近年来,随着对领导科学研究的逐渐深化,形成了理论界和学术界较为共识的阐释:领导是"组织或群体中的一些成员运用所拥有的权力引领其他成员实现组织或群体目标的过程"注10。此处的"引领"主要体现为"影响",因此领导又可以解读为是"组织或群体中的一些成员运用所拥有的权力影响其他成员的过程"注11。

   通过上述分析和归纳,领导这一概念主要具有如下特征:

   第一,领导的本质是"影响",不具有强制性。领导不是上级命令和支配下级完成某项任务的过程。在这种影响关系中,领导者具有主导性,以自身的价值追求、理想信念和客观行为影响被领导者。被领导者则改变自己的行为,与领导者自觉地保持一致或基本一致。

   第二,领导与组织或群体成员之间的关系。领导者和被领导者都是组织或群体中的成员。作为组织或群体中的成员,其地位是在组织或群体中形成的,因此,领导地位不是固定不变的,随着影响力的动态变迁,被领导者可以成为领导者,领导者亦可以成为被领导者。能否保持领导地位的关键在于自身的影响力。

   第三,领导过程中的权力与国家公共权力没有必然的联系。领导和被领导是在特定环境中通过权力实现的,但这种权力既可以是组织或群体中的内部权力,也可以是国家的公共权力,至于何种性质的权力,一般视领导者在国家中的地位而有所不同。当组织(主要指政党政治组织)在国家中居于执政地位时,领导者的领导过程主要是通过国家公共权力和组织内部权力的混合运用实现的。当组织在国家中处于非执政的在野地位时,领导者的领导过程只能运用组织内部的权力予以实现。如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之前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实施的领导等,主要是运用组织之内的权力完成的。

   关于领导的本质是"影响"而非命令和强制的主张,不仅理论界和学术界形成了基本的共识,在实践中也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所认同。1940年3月毛泽东曾指出,"所谓领导权,不是要一天到晚当作口号去高喊,也不是盛气凌人地要人家服从我们,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己的模范工作,说服和教育党外人士,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注12。为克服将领导嬗变为命令和强制的行为,保障将党的领导作为影响去实施,毛泽东针对实践中出现的偏离领导内涵和本义的现象,告诫党的领导同志,"绝不能以为我们有军队和政权在手,一切都要无条件地照我们的决定去做,因而不注意去努力说服非党人士同意我们的意见,并心悦诚服地执行"注13。建国后,周恩来提出,要实施好领导,"中央与地方也要互相影响。中央包括党中央和国务院,处在领导地位,可以比较全面地看到大局的发展,但也比较容易忽视某些实际问题、局部利益和群众的眼前利益,而在这方面地方是处在有利地位的。地方比较容易接触群众,接近实际,能更多地看到实际问题、局部问题和群众的眼前利益,这正好弥补中央的不足。单靠一方面不能够很好地实现领导,必须双方合作,互相影响,才能很好地领导"注14。在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的生态下,为防止将党的领导理解为强迫和指令的行为发生,邓小平在1956年9月指出,"执政党的地位,使我们党面临着新的考验",确认党的领导,"就是确认党没有超乎人民群众之上的权力,就是确认党没有向人民群众实行恩赐、包办、强迫命令的权力,就是确认党没有在人民群众头上称王称霸的权力"注15。"我们党已经在国家工作和社会活动中的各个方面,起着领导作用。很明显,我们党的状况对于国家的生活,已经比以前任何时候具有更广泛更直接的影响"注16。1987年10月中共十三大第一次阐释了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即政治原则、政治方向、重大决策的领导和向国家政权机关推荐重要干部。党对国家事务实行政治领导的方式是:使党的主张经过法定程序变成国家意志,通过党组织活动和党的模范作用带动广大人民群众,实现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注17。

   这里的政治领导所体现的依然是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影响力问题。因为党的主张经过法定程序能否变成国家意志,党组织向国家政权机关推荐的候选人能否成为法定的负责人,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能否在实践中得以有效实施,主要取决于党的影响力和影响作用发挥的效能。

   通过上述对领导范畴的探究,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首先,领导的本质是"影响"。影响的效能是各种因素交织作用的结果,其中权威而非权力是最重要的因素。其次,领导力实质上是"影响力"。影响力不是强制力,而是一种政治号召力、说服力,也可"视为合法意义上的权利"注18。第三,政党作为领导主体之一,其领导权是"基于人民的自觉接受和信从,而不是强制和命令"注19。此种领导权的行使是在政党理论的先进性,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性和政党自身的模范作用基础上实现的。

"执政"之义

   相对于领导范畴,执政概念古代已经出现,其主要含义有两个方面:"(1)掌理国家政事。《左传·昭公十六年》:"辟邪之人而皆及执政,是先王无刑罚也。"(2)掌理国家政事的大臣;当政者。《左传·襄公三十一年》:"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执政",指子产"注20。进入近现代后特别是在政党政治时,对执政概念的理解主要偏重古代(1)的阐释,但在新的政治和社会生态下,又赋予了更为丰富的内涵和不同的解读。归纳和概括而言,主要有以下文本释义。

   国外学者对执政较为共识的主张是:执政是"政党旨在通过赢得公职来实施政府权力"注21。基于此种认识,在实践中衍生出两种观念:一是以美国为代表的执政理念。判断民主党与共和党是否执政,唯一的标志是能否赢得总统竞选的胜利,即获取政府首脑的职位,掌握行政权。至于在国会参、众两院竞选的胜负、所占席位的多寡,与执政没有任何关系。二是以英国、以色列为代表的执政主张。判断政党能否执政,首先取得议会选举的胜利,只有赢得立法机关席位的竞选,获胜政党才具有组阁的权利,进而获得对行政权的掌握。议会竞选的胜利是执政的前提基础,与政党执政具有内在的必然联系。

   中国学者对执政概念的理解则比较复杂,主要体现如下方面。

   部分学者认为,执政就是"执掌国家政权。这是执政这一概念的核心意义,或者说是执政的质的规定性。原初意义上的执政就是针对国家政权而言的。掌握国家政权,首先是由执政党的精英或以执政党的精英代表为主体组成国家机关,包括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军事机关及其他国家机关"注22。

   另有部分学者认为,执政是与领导重叠的政治行为,可以从两个维度予以理解,第一种维度是政党的领导大于执政。政党首先是领导党,然后才是执政党。在这种情势下,"党对国家政权的领导就是执政"注23。第二种维度是政党的执政内含领导。主要针对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而言,具体体现为,"共产党的执政就是领导和支持人民掌握管理国家的权力,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权"注24。

   还有部分学者提出,"执政是一种支配,执政是指操纵政府公共权力从而实现对国家和人民进行统治和支配的一种事实状态,按照现代的民主政治价值理念看,执政是一种行使国家权力的公共性行政行为状态"注25。

   国内外学者对执政范畴的阐释尽管在内容上不尽一致,甚至呈现较大的差异,但仍有基本的共识主张,透过此种共识意识,执政的特征具有如下方面。

   其一,执政是对国家政权的掌控。执政最显著的目的是依靠国家公共权力、制度和机制,通过合法程序贯彻和落实执政党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因此,获取并掌握国家政权是实现执政目的的前提基础。虽然在获取国家政权的方式上具有暴力革命和民主选举之别,在掌控国家政权的内容上亦有掌控行政权与掌控立法、行政、司法等大部分和全部国家政治权力之分,但对掌控国家政权的概念却具有共识的意义。因此,掌控国家政权成为执政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其二,执政具有两种合法性。合法性可以从两种维度予以研判,一是法律意义上的合法性。主要是指其行为结果是否符合法律的既定程序和实质要求。二是政治学范畴中的合法性,主要是社会民众对执政主体掌握和运用国家公共权力行为的认可和服从。作为执政的合法性主要是指政治学视野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