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权的根基

○ 沈敏特

 

"网络乱象"的来由

  我们正处在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崭新的时代;这个时代的基本特征就是:网络超越神话。神话中有"顺风耳",能听到如风速一样的声音,如今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甚或地球吸引力都消失的宇宙空间,发声和听声几乎是同步的。神话中有"千里眼",如今何止千里,图像的源头与可视的终端,人们可以同步看到一模一样的风景和人物。天才也好,凡人也好,甚至庸人,都可以平等地享有同样的声音和文字、图像。面对这个不可思议的现实,人们的反应大不相同。有的人脑中冒出了这样的认识:网络乱象。引出来的呼声是"赶紧整治"、"严加管控"……

  值得思考的是,传统媒体也有种种问题,却从来没有戴上"乱象"的帽子,诸如"期刊乱象"、"电视乱象"等等,为什么独独是网络有点问题就蔑称"乱象"?

  杜勒鲁奇说:把握事物的起源,就是把握事物的本质。所谓"网络乱象"的来由是网络媒体带来了与传统媒体大不相同的特征,这些特征触及一些人难以适应的习惯,触及话语权的重新分配。于是,一些人感到"乱";由此带来了怨惧,带来了惩治的呼吁,带来了有悖网络规律的管控,带来了丧失网络新机遇的危机。

  网络与中国传统媒体的区别何在?

  传统媒体比较单一的声音变成网络媒体比较多元的声音。

  传统媒体所传播的多属于严格审查的产物,而网络媒体多有不经审查的产物,即属于"自媒"。

  传统媒体多用于宣传,而网络媒体发挥了社会公器的功能;它既能为执政者当作宣传的工具,也能成为舆论传播的空间。

  传统媒体的传播渠道大体是从上而下的,而网络媒体中的舆论则以由下而上为主。

  这样的区别不仅触动了传统媒体养成的习惯,更触动了话语权的分配问题。即垄断性的话语权须得让位于共享性的、交流性的话语权。在网络上,话语权显示出了人人平等的新特征。并不是人人都能欣然接受话语权重新分配的新常态。

新媒体促使舆论本质的复归

  过去有两种说法大行其道,一曰舆论一律。二曰大造舆论。而今天,一个粗通文墨的人都会懂得:舆论是永远不会"一律"的,"一律"的,一定不是舆论。舆论是不能"大造"的,"大造"的一定不是舆论。

  因此,必须说清宣传和舆论的区别。

  主体不同。宣传的主体是执政者。而舆论的主体只能是执政圈外的公众。

  对象不同。宣传的对象是执政圈外的公众,而舆论主要是公众对执政者的审视与期待。

  工具不同。这一点在中国尤其突出,因为传统媒体一概属于"党的喉舌";只有网络媒体的自媒性,才使舆论有了合法的工具。

  影响不同。宣传是体现公仆对公民的服务功能,它在告诉公众,执政者如何与将要如何为公民服务;而舆论主要是对服务的评估与建议。

  我不敢说网络问世之前,我们没有舆论生存与传播的空间,但应该承认一个铁的事实:舆论生存空间狭小,甚至处于非法状态;文革后期,以《天安门诗抄》为代表的真实的舆论,属于镇压的对象。有了网络这样一种自媒体,它在中国的特殊贡献,就是创造了一个使舆论的本质复归媒体的平台和载体。

网络的常态是"乱"吗?

  舆论既然是民情民意的自由表达,多元是它永恒的特点;它转化为共识是一个过程;而成为共识也不是绝对的,即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一致,并包含着同中之异。而这种多元并非网络独有,它更是人类精神世界的根本特征,网络的这个特征不过是人类精神世界的反映。如马克思所说:

  你们赞美大自然悦人心目的千变万化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和紫罗兰发出同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马恩全集》第一卷第7页)

  马克思的思想历程并非直线,也有曲曲折折,但以人为本是根本的目标,他正是以这个目标的价值观,揭示了人类精神世界的本质特征和发展方向。而媒介的发展历史与人类的精神世界发展的轨迹是完全吻合的。媒介发展的大框架是三个阶段:精英媒介、大众媒介、个人媒介。这是一个逐渐靠拢以人为本的发展过程。而网络正标志着媒介开始进入了个人媒介的新阶段,它将以允许以人为本,推动以人为本,发展以人为本,完善以人为本,升华以人为本,作为媒介进展的中心线。在这个无止境的过程中,舆论本质的回归,多元化的展示,公平化的话语权,是媒介文化的基本特征和新常态。

  既然是新常态,大家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但由于原有的利益因素,特别是话语权的重新分配,人们在能否适应的问题上出现了难易之别;对于习惯于垄断话语权的人来说,适应更加困难,少数人可能永不适应。于是,打出反对"网络乱象"的旗号,为夺回垄断性的话语权创造条件。

  多元化是网络常态,而绝不是"乱象"。它是舆论传播的最新基地,是舆论的本质不被淹没、不被篡改的保护神。

  对于社会来说,网络恰如医院里的CT。CT把人的全身骨架、五脏六腑的健康与病象显示出来,给对症医治提供了不可缺少的前提,我们能说这是医院的"乱象"吗!网络把社会的好事与坏事尽可能地展露出来,引起警觉,促进治理,这是"乱象"吗!

  正是网络,使社会大大小小的危机及时暴露,成为最好的警报器,是社会安宁的保护神。

  正是网络,给宣传与舆论的沟通提供了最好的平台,这就是所谓"政通人和",恰是社会和谐的大救星。

  《炎黄春秋》2015年第11期第58页说了一种现象:从1987年至2010年,被绳之以法的120名省部级干部,没有一个是由报纸从发现蛛丝马迹开始,步步深入揭发出来的。这说明传统媒体未能很好地发挥舆论监督作用,而网络却弥补了这一大缺憾。

网络是现代公民提升素养的大学校

  舆论以任何媒介为载体,有一个基本状况是不变的,即舆论的多元性意味着其中有真有假,有是有非,有美有丑,其他还有品性的高下,知识的厚薄,智慧的深浅等等的差别。再极而言之,还有捍卫法律和突破法律底线的言论。由于网络的公开透明,传播快速,覆盖广远,给人的印象会更加强烈。

  正是网络为公众创造了相对自由的空间,媒体加上了一个字,称之为"自媒体",这就给公众的公民自觉的苏醒和提升创造了空前优越的条件。从人性发展的历史规律看,自由所给予的自由选择的权利,是自尊、自爱、自控、自纠、自强的最肥沃的土壤;不能想象,一个精神奴隶能有公民的自觉。因此,网络既提供了负面现象快速暴露的可能,更创造了公民自我纠错、自我调整、自我教育的强大功能。

  网络上有低俗、下流、猥亵的文字,而几乎同步出现了针砭、批驳和呼唤文明的声音。

  网络上有造假、谣言、欺诈的行为,而几乎同步出现了揭假、辟谣和戳穿、公布真相的言论。

  网络上有令人一时难解的疑难、困惑、纠结的种种社会现象,而几乎同步出现了七嘴八舌、共同探讨的议论。

  一个共同担当、人人有责、集思广益、携手共创的公民社会在网络文化的推动下,正愈来愈清晰地在我们的眼前萌芽和成长。

  网络文化的实践,向我们展示了一条规律:公民社会是在创造公民社会的实践中培育和成长的;民主的精神和能力是在民主运作的实践中生长和成熟的。

  网络文化的实践,再一次证明:任何启蒙,任何"训政",离开了广大公众的民主的实践,是无效的;所谓要把老百姓"调教"好了,再"给予民主",是一个不断破灭的神话,它只适用于专制主义的维系。

  网络的最大贡献正在于此,它给公民社会的建设,提供了公民素养生长和成熟的实践空间,夯实着一个国家、民族的根基。

网络管理需要新的管理理念

  并非文字游戏,网络管理的新理念,实际上是在网络时代马克思的原有的观念,即如何管理精神世界的根本理念的回归;由于这个理念遭到长期的忽视,而至今更显得毫不过时,它的回归具有了"新"理念的意义。马克思说:

  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了群众,也会变成物质的力量,理论只要能说服人,也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而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马克思在此提出的是两种改造世界的,虽有密切关系,却绝不能互相替代的手段。对物质世界的手段是"武器的批判",即用物质对待物质,如用武器摧毁武器,用战争抗击战争,用以权力为后盾的各种强制手段和惩治手段。对精神世界的手段是"批判的武器",即用精神力量对付精神力量,具体而言即是摆事实讲道理,战胜的标志是"说服人"。在政治运动频仍的前三十年,所谓"批判"、"大批判"的本质都是"武器的批判",大都是以权力为后盾的强制手段和惩治手段,这就是我们在口头上已经否决,而在行动上并未完全弃绝的"以言治罪",达于高峰的标志是文革中出台的《公安六条》。其后果之严重,损失之巨大,已众所周知。

  网络世界的管理,急迫需要的是法治的管理,这个管理的核心问题是以法来保证"武器的批判"与"批判的武器"的严格区别。对网络上的犯罪行为,如侵犯隐私,人身攻击,散布谣言,泄露机密,行骗欺诈等等,需要一个法律的负面清单,触犯者追究不贷,坚决依法给予"武器的批判"。对网络上的不同意见,不论针对哪一个级别的公仆,即使实践证明属于错误,也只能按照人民内部矛盾,讨论、辩论、平等地交换意见,使用"批判的武器",让宪法第35条率先变为宪政的实践。

  由于网络空间正在成为全球性的互联互通、共享共治的,必须构建为全球的命运共同体。这就涉及了国与国之间的主权问题,即习近平主席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的"尊重网络主权"。

  因此,网络管理的要义是依法卫护人民在网络领域的权利,使网络成为现代公民性茁壮成长的一片肥沃的土地;这是一个国家网络安全、网络主权的最强大的根基。

  是的,生活在一个超越神话的媒体时代,只要科学地对待和应用,公民一定更加幸福,国家一定更加富强。■

  (作者为南京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 冯立三)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