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几个经济问题的思考

吴若增

  一、关于生产力要素问题

  历来的说法是:生产力是由三个要素构成的,而且,也只有这三个要素。它们是:劳动力、劳动工具和劳动对象。就是说:资本家使用资本,作用在这三个要素上,进行生产。这个生产的结果,产生剩余价值。而剩余价值,便为资本家所占有。这样的一个演算方式,就使我们看到了资本家原来是这样占有工人的剩余劳动的。这当然是不合理的,是剥削。

  然而,倘若不是从某一个角度去片面地观察,而是居高临下地去观察全局,那么,我们就会看到另外一个景象。那个景象清楚地表明:前面说到的这个演算,存在一个明显的缺失。这个缺失,就是我们在确定生产力诸要素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其他要素。

  比方说上面谈到的生产,没有资本家(投资人)出面组织,那个生产能够进行吗?就是说,倘若只有劳动力、劳动工具和劳动对象,那个生产能够进行吗?显然不能。既然不能,就是说在没有资本家的情况下生产不能进行,那么,资本家是不是也应该算作是生产力的一个要素呢?显然应该算。

  再比方说资本。没有资本,生产能够进行吗?显然也不能进行。那么,资本是不是也应该算作是生产力的一个要素呢?当然应该算。

  又比方说我们现在连科学技术和管理艺术等等,都要算作生产力了,那么,企业的经理、管理人员等等,他们的工作不也是生产中必需的吗?

  这样看起来,应该说:举凡与生产发生关系的,而且是必需的,其实就都应该算作生产力之要素。那么,倘若把这些要素统统考虑进去再加以演算的话,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何况,资本家的投资并不总是赢利的。常常的,可能还要亏损,甚至是血本无归。这种情况下,那个剩余价值在哪里呢?当然,如果顺利的话,那就还有扩大再生产,还有生产技术革新,还有产品升级换代甚至转型……这种情况下,那个剩余价值又在哪里呢?

  所以在我看来,关于生产力要素问题,我们有必要去重新认识了。同时,关于价值、剩余价值等等,就也要去重新认识了。

  二、关于人在生产中的作用问题

  关于人在生产中的作用问题,历来的认识中,有一个失误非常致命。那就是:有意无意地把"人"与"物",等量齐观了。这个等量齐观的结果,是"人"被"物化"。而人一旦被"物化",那么,人的特质便消失了,人在生产中的那种不同于物的作用也就消失了。

  简而言之,生产就是人作用于物,从而产生产品。在这里,如果你不注意人与物的本质区别,你就很容易把二者等量齐观。比方说在历来的认识中,认为生产力由三要素组成,演算中你又没有把人与物加以严格区分,那么,你就很可能把劳动力与劳动工具、劳动对象等量齐观。这样一来,你就是在实际上把人混同于物了。

  在生产过程中,资本家、劳动力(工人,或以工人为主体的从事生产活动的人)、企业经理人员、各级生产管理人员等,是人,不是物。而人,就具有不同于物的特质。这是其一。其二,世界上没有同样的人,因此,人与人相较,又具有很大的差异。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看到:作为生产活动中的人,他们在知识、教养、性格、观念、能力、智慧等等个人素质方面,均有着很大的差异。这些差异,都要在生产中发挥作用,从而对于生产发生不同的影响,并使生产的结果发生很大的不同。当然,他们的责任心和主动性,就更是直接作用于生产活动的更加重要的因素了。

  显然,在市场环境相同的情况下,那些具有优良素质的人的企业,能够赢利;相反,那些具有低下素质的人的企业,就要亏损——虽然,它们在物的那方面,具有同等的条件。

  这就是人的因素在生产活动中,所发生的完全不同的作用。遗憾的是,将人与物等量齐观起来,你就完全看不到这一点了。看不到这一点,经济学就变成了物的经济学,而不是人的经济学了。作为经济学,当然应该是人的经济学。

  三、关于所有制的问题

  历来的观点,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决定社会性质。因此,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要围绕着解决生产资料所有制来进行。具体地说,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要变生产资料私有制为生产资料公有制。这个变革,被认为是社会主义革命的核心,或者说是根本。遗憾的是,一个世纪以来的世界性的实践证明:生产资料私有制为生产资料公有制取代之后,并没有激活生产力,因此,也就并没有造成社会财富的巨大增加,相反,却因了生产力被抑制,社会反而贫穷了起来。贫穷不是社会主义,那么,这是为了什么?

  这是为了:"人"这个东西,在不同的所有制中,其表现差异甚大——如果不说是完全不同的话。生产总是由人去进行的。而人在生产活动中,总是要与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因此,在生产活动中,人只有在把生产资料掌握于自己手中的时候,也就是说只有在把生产、经营、分配等等权力掌握于自己手中的时候,或者至少是能够与生产后的利益分配相关联的时候,才会发生责任心和主动性。坦率地说,这就是"人",这就是"人性"。这个人和这个人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明明白白地说,没有人能够例外。

  过去的许多时间里,我们曾经相信宣传教育,相信鼓动号召,以为通过如此这般地"狠斗私字一闪念",人就可以忘我,可以无我,可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对不起,倘若是为了一场战斗,那是可以的;然而,倘若是使人进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产劳动状态,这就是不可以的了。

  人的责任心与主动性,与生产资料所有制直接相关,与由这个所有制所发生的"责、权、利"直接相关。而这个直接相关,却只有在生产资料私有的情况之下,才有可能发生联系并发生作用。这就是生产资料私有制之所以合理的根本原因。换句话说,没有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人就没有生产活动的责任心和主动性。而没有生产活动的责任心和主动性,生产活动就无法正常进行。生产活动无法正常进行,生产活动其实就是没有了"主人"。请注意:这个主人,其实是生产活动中的灵魂。没有这个灵魂,生产活动就将是盲目的、混乱的、无序的、低效的,甚至是无效的或破坏性的。

  当然,这里说到的私有,并不仅仅是个人私有,它还可能是集体个人私有,比方说董事会中的董事。此外,也并不仅仅是资本家私有,倘若工人或他人购买了工厂或公司的股份,那么,工人或他人也可以个人私有。那么,公有制呢?公有制的主人,据说是从事生产活动的"全体人员",甚至也包括了不从事生产活动的"全体人民"。对不起,在经济活动中,所谓生产资料归于"全体人员"或"全体人民"所有,不过只是个幻想,实际上并不存在。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公有制其实是没有主人的。

  我们是经历过公有制的。1958年,人民公社席卷全国,受到了狂热的赞美和迅速的普及。而人民公社的突出特点和所谓巨大优越性,就是"一大二公"。所谓"大",就是告别了单干户、互助组、合作社,规模大了。所谓"公",就是生产资料公有,即公有制。然而非常遗憾,仅仅一年过去,那个公有制所带来的灾难,就铺天盖地地体现了出来:那是一场连续3年的全国性的大饥荒,导致了许多人的非正常死亡。

  那么,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生产无人负责。

  人民公社将农民的生产资料以及其他财产甚至包括许多生活资料,统统收走,说是"公有"了,但这个公有的范围又实在是太大了,乃至大到让农民们看不清,摸不着,觉得跟自己的利益无关。无关,我凭什么在乎它?谁都不在乎,那么谁还去关心生产呢?于是,生产就成为无人负责的事情了。

  同时,也正是因了这个"一大二公",在生产与管理等方面,又出现了严重的"官僚主义""强迫命令""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以及"一平二调"(平均主义供给制和对于劳动力与财产的无偿调拨)等等。显然,没有人民公社的公有制,这些都是不可能发生的。而这些问题之所以发生,又的确证明了人民公社的土地、财产、劳动力等等,其实是没有主人的。试想想:倘若那些土地、财产、劳动力等等,都是"有主"的话,那么,哪个主人能够允许你如此胡来呢?而这些胡来的人之所以胡来得肆无忌惮,其实是因为他们手中有权罢了。他们仗持着手中有权便胡来,偏偏能够证明的是:他们也不是主人。因为如果他们是主人的话,他们也就不会那么胡来了。

  所以,从实际情况来说,我们过去施行的那个公有制,其实是一种"权有制",或曰"官有制"。而所谓公有制,从来就没有真的全民所有过。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农村的"联产承包"开始的。一个联产承包,把生产和利益挂了钩,农民们的生产积极性也就是责任心和主动性马上就被激活并激发了起来,于是,粮食马上就有了,人们马上就吃饱了肚子。瞧,够立竿见影的吧?合理的利益追求,在生产中的作用就是这样的神奇。

  另有一个国有制问题。

  对于涉及国家核心利益,要害领域,自然垄断的非竞争性企业,规模上又往往是超大型企业,实施国有化,建立国有制,是必要的。这个做法,从世界范围来说,不管是什么社会制度,都在广泛施行。这一点,似无争议。但在实践中,国有制企业所普遍存在的低效率,又一直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这一点,世界各国皆然。而这个问题之所以难以解决,说到底也就是那个有效责任制能否得到真正落实,即落实到相关责任人身上的问题。从这个问题迟迟找不到妥善的解决办法来看,就也是证明了生产责任制的极端重要。

  所有制问题,并不只是一个利益问题。历来的看法,只把它看成利益,实在是太过狭隘太过片面了。从生产的角度去看,它其实也是一个责任问题。所以我说:生产资料所有制,其实就是生产责任制。其中的根本问题,就是要有主人。有了主人,就有了责任归属;没有主人,就没有责任归属。私有制的主人,是很明确的。那么,公有制呢?它的主人在哪里?

  四、关于社会财富的二次分配问题

  经济问题说到底,是财富分配问题。从全社会来说,在当今生产力情况下,社会财富的分配是否合理,是否公平、公正,是社会主义观念和原则的主旨体现,也是社会主义全部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