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掉“柏林墙”从小处做起

马晓星

  近日读到习近平有关两岸关系的谈话:"不能把政治分歧一代一代传下去。"言辞恳切,反映了人心所向。然而,"政治分歧"并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也不仅仅是主义、制度之争。两岸的政治对立年深日久,不但承载着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更浸透了国共内战带来的敌视与仇恨。一家骨肉,势同水火;壁垒森严,阻隔人心。

  我在这里讲一件事,这件事表面上只涉及一个家庭,实际上也是两岸关系的缩影。我有一位朋友,他的父亲是为对岸政权工作的,1950 年夏潜来上海执行任务,不料行踪泄露,在一家饭店被捕,几个月后便被处决了。朋友一家前三十年的生活,我不想多叙述。两个政权的对抗史,就是无数同胞的血泪史。后来两岸关系渐渐缓和了。大约十多年前,听说其父的牌位进了台北的"忠烈祠",台湾有关部门还发了抚恤金。虽然钱并不多,但朋友一家觉得可以趁此机会去祭拜,因为父亲在大陆没有任何遗物,也没有可以祭拜的场所。根据台方的规定,领取抚恤金需要大陆公证处出具证明,证明朋友一家与死者确为亲属关系,并且证明其父已经死亡。就这样,朋友去了一家区公证处。办事员起初没有异议,当即收取了费用,让他回去等通知。不料一周以后,公证处来电话说,请示了上级,出于政治原因,这类公证不能办。这件事就被搁置下来了。

  又过了几年,国民党主席前来大陆访问,与共产党总书记握手会晤。《参考消息》上又透露,台北市举办了"白色恐怖受难者"展览,当年被处决的大陆谍报人员也在受难者之列,国民党领导人亲临致哀。我这位朋友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加上母亲已经年迈,迫切希望了却心愿,于是托人去询问,现在能不能办这个公证?答复是:"政策没有变。"直到去年,这位朋友利用去台湾自由行的机会,中途找了个借口,悄悄去了台北"忠烈祠",祭拜了父亲的灵位。可是,母亲已经于三年前去世,带着遗憾走了。而那笔抚恤金至今无法领取。

  我的父母亲都是在新中国成立前秘密加入共产党的,按理说,我们家庭同国民党政权是处在对立面的;然而,我听了这位朋友讲述的家史以及近年来的遭遇后,仍然感到非常难过,久久无法释怀。我认为,大陆有关部门在处理这类事上,思维是落后的,做法是不人道的。这说明敌对意识仍笼罩着涉台工作。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德国逐渐走向统一

  既然是为对岸政权工作并殉职的,指望大陆这边发给抚恤什么的,当然是不现实的。原则上,你的人你抚恤,我的人我抚恤,但双方都要为对方提供方便。对岸已经发放了抚恤金,这是负责任的表现,大陆有关部门应该态度积极,鼓励

  并协助其家属去领回来。生命无价,人性相通。这不仅仅是经济补偿问题,而是让死者获得尊严,让生者得到安慰。已经造成的悲剧是无法挽回了,然而,在处理善后事宜时如果能够多一点理解,多一份温馨,同样可以收到暖和人心、减轻伤痛的效果。至于死者家属想去对岸祭拜,更应该绿灯放行。两岸关系改善的过程,就是不断将红灯转换为绿灯的过程。"慎终追远"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信条。历朝历代,哪怕是在昏君的统治下,也没听说过有不许祭祀先人的规定。在同一片国土上,每到清明时节,仍有一部分同胞因为内战造成的禁忌,无法正常地祭奠先人,凄凄惶惶,情何以堪?

  "忠烈祠"不是靖国神社,里面还祭祀着众多抗日英灵。诚然,"忠烈祠"至今还染有党派色彩,就像大陆的许多纪念物带有党派色彩一样。这是内战的历史遗存,本可坦然面对,无须回避。我听说,大陆方面在组织"台湾行"时,再三叮嘱游客不要去"忠烈祠"。你不喜欢"忠烈祠",那是你的自由;但死者家属要去祭拜,这是天经地义。国共内战是一段不幸的历史,无论正义在哪一方,杀掉的都是自己的同胞,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将来有一天,两岸会共同修建内战死难者的祭祀场所,两岸领导人将并肩站在一起,共同为所有内战死难者致哀——我深信这一历史性时刻终将到来。但这要有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眼下应当着手的,就是在处理两岸关系时进一步"脱敏化",多做一些让人心暖而不是心寒的事情。政治谈判需要宽松祥和的氛围。很难想象,在"忠烈祠"都成为禁忌的氛围下,谈判桌上还有多少实质性的话题可谈!

  "不能把政治分歧一代一代传下去",这话说得在理。同样道理,不能让内战的仇恨一代一代延续下去。想要解决政治分歧,愿望固然很好,但我们不要忘了一个基本事实:两岸的政治分歧,不是由互相吵嘴造成的,而是由杀人竞赛造成的。尸山血海,刻骨铭心。第一代死了,第二代老了,第三代已经长大,第四代也已出生,难道还要将内战筑成的壁垒继续维持下去吗?中国有句俗话:"冤仇宜解不宜结"。中国还有句成语:"解铃还需系铃人"。请给年轻人一个没有历史仇恨的世界吧。一百五十年前,美国同样发生过一场大内战——南北战争,历时四年,死伤无数。然而,为什么那场内战并没有在人们心上刻下永久的伤痕,并没有阻碍美国后来的政治文明建设?只要看一看林肯政府是怎样对待战败的南方政权的,看一看美国人民是如何安葬与祭奠双方战死者的,我不能不遗憾地说,我们这个民族在这个问题上终究是输人一筹。

  尽管两岸的交流越来越密切,然而时至今日,台湾海峡依然横亘着一道"柏林墙"。这道墙既是有形的,又是无形的。敌对意识就是无形的墙。这道"柏林墙"比德国的更难拆除,因为它是用无数白骨垒筑起来的。但是,中华民族若要走向永无内战的灿烂明天,这道墙是无论如何一定要拆除的。政治谈判的第一步,就是革新思维,去除敌对意识。两岸不再是"敌对政权",而是由历史原因形成的"区域性间隔"。思维应该变一变了,不是敌对,而是间隔。不管你是否愿意正视,国共内战已经走入历史了。即使对岸目前仍由国民党执政,你也不能再把它叫作"国民党政权",因为对岸的政治体制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对岸不是"敌占区"。那些陈旧的观念,譬如"谁胜谁负""你死我活"等等,应当坚决摈弃。前往对岸领取抚恤金,属于跨区域操作,自当办理一定的手续,但决不能视作"敌性行为"。想去对岸祭拜先人,也可堂堂正正地提出申请,不必再借助什么旅游了。两岸交流,"三通"还远远不够,还应继续迈向"四通""五通",最后是"心通"。"要想一条心,就得心换心。"连一笔小小的抚恤金都不让死者家属去领,那还怎么去"抚平历史创伤",还空谈什么"两岸一家亲"!

  在两岸逐步迈向政治谈判的进程中,如何人性化地处理内战遗留问题,将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课题。拆除因内战造成的"柏林墙",两岸应当共同努力,大陆方面尤其应该展现包容天下的气度。事实上,大陆有关部门在这方面是明显落后了。共产党员朱枫的遗骨都能隆重地迎回大陆,对方死者的家属为何不能体面地前去祭灵?死者未瞑目,生者不自在,两岸即使勉强启动政治谈判,也将是别别扭扭,十有八九会流产的。我建议,根据两岸正在变化的形势,全国人大应举行特别会议,调查、审议内战遗留问题,制定善后条例及实施办法,让有关部门在执行中有章可循。凡是已经过时的政策和法规,都应该重新修订或废除。如果需要的话,还可成立专门的工作委员会。

  化解政治对立,须从小处做起。每一件感动人心的小事,都将成为一块石子,铺砌在通向政治谈判的道路上。我们不能苛求具体部门的工作人员,他们只能照章办事,凡是章程上没有的,断不敢擅作主张。但对政治家的要求则不同。政治家应当具备战略眼光,能从细微处发现契机,推动历史进步。"事之难易,不在小大,务在知时。"大事可以化小,小事可以做大,一切取决于眼光和胸襟。一个乒乓球该算很小了吧,然而它在旋转中照样叩开了两个大国的政治对话之门。何况海峡两岸同属中华民族,骨肉相依,血脉相连,没有不能打破的禁忌,没有不可拆除的藩篱。■

  (作者为《上海滩》杂志资深编辑)  (责任编辑杨继绳)



相关链接东方网新华网中青网凤凰网21CN新闻中经网中广网南方周末博客日报新民网中国网大洋网南都网中华网
凯迪网南方网文新传媒人民网中新网文史天地星岛网千龙网环球网
E_mail:yanhcq@126.com